很久没有聊国际疫情了,原本希望不再有机会讨论这个话题。但2021年已经过去了1/3,在疫苗开始普及,大家都在期盼疫情逐渐过去的时候,印度的疫情却突然如海啸般爆发。
从曲线上看,此次疫情的爆发,无论是确诊人数,还是死亡人数,都远远超过去年夏天印度的第一波疫情。和上次的疫情不同,此次的爆发不再集中于印度的贫民阶层,而是在城市中产阶级中的大爆发,所以直接让印度医疗体系崩溃,所以导致了更严重,也更容易被新闻媒体注意到的惨痛结果。
但即便是此次令人惊恐的数据,依旧很难反应疫情的真实情况 —— 印度国内外媒体,以及国际相关组织,普遍认为真实死亡人数要比被统计的数字高几倍到几十倍 —— 印度只统计医院死亡人数,而因为印度医院早就爆满拒绝新患者进入,所以大部分患者是在院外死亡的。
事实上,从印度各邦提报的氧气需求量来推算,估计印度目前需要吸氧的中、重症患者,可能在几十万的量级。而在医疗体系崩溃,氧气供不应求的情况下,这些患者的死亡率就会很恐怖。
其他新闻也能推导出印度的实际死亡人数其实远超出官方数字:印度教徒火葬导致木材缺乏的新闻大家已经看到很多了,而印度是多民族多宗教国家,受影响的也不仅仅是印度教徒。印度最大的穆斯林墓地,德里的Jadid Qabristan 墓地,因为疫情,已经无地可用了。

死亡数激增的原因,来自被挤爆的印度医疗体系。包括很多奋战在第一线的医护人员也因为感染病毒而牺牲。CNN本周采访了已经从业45年的老医生Dr. Gupta,问他作为医护人员的感受,他的回复是“Dying Inside(我们的内心正在死去)”。
那有没有办法来快速缓解印度的疫情呢?
答案是没有。
印度媒体前几天采访了在美国著名的流行病学专家,也是防疫小组核心人物福奇老先生(Dr. Fauci),问他有什么建议。福奇认为疫苗缓不济急,最好紧急封停几周压低疫情,以及学习中国那样迅速搭建专门医院来应对。

要感谢福奇先生在访谈中用 ( an accomplishment that everybody mavelled at saying /令每个人惊叹的成就) 来描述中国的抗疫工作。但他还是犯了一个欧美人民容易犯的错误,那就是不了解中印两国之间的重大差异。
印度的特殊性,决定了这次的印度疫情,无法学习中国的抗疫经验,也无法快速扑灭。
印度和中国对比,一直是国际间一个很热门的话题。但热衷这么做的人,其实往往不是很了解印度或者中国。
印度和中国的确在有些地方很像,比如都在人类文明史上有着重要的历史地位;比如是全球人口前二的大国;比如最近的经济发展速度都较快;比如民众大多有强烈的民族自豪。
但如果我们去深入关注中印两国的历史和现状,就可以发现一些重要的差异。
中国是从秦汉开始,经过几千年基于汉字、儒学等传统文化,逐渐融合而成的一个特殊的“华夏民族”,华夏的概念,更多要从文化而非血缘来思考。这和西方的“血缘民族”概念有很大的差异。
比如占中国主体的汉族,名字来源于汉朝。但真从基因的角度来说,2000年前的汉人,和现在的汉族,从现代“基因学”的角度看,其实差异很大。即便是传说中最“纯血”的客家人,其实也是几千年不断汉土混血的结果。
现代汉族,其实是历史上无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先民族融合混血的后代,无论是汉人,还是曾经的“东夷、南蛮、西戎、北狄”,都是现代汉族血缘上祖先。汉字+中国传统文化的兼容并济,让汉化成为一次又一次民族大融合的最终选择。
这是中国文化中最强大,也是最独特的基因。所以中国的历史是中国史,而不是汉族史。
但印度,尚没有完成这种民族文化融合的步骤。
现代印度国家的根源,是继承英国殖民者所占领的多民族、多文化、多宗教的南亚次大陆,即便是在英国人撤走的时候,还无耻的搞了印巴分治。印度的复杂程度远超过已经整合了几千年的中国。
如果将现代的印度和中国历史上的不同阶段,做一次不负责的脑洞联想对比,其实现代印度有点像是秦刚统一中国的时代,之前是在“共主”旗下的不同国家,目前刚刚合并成一个中央政府管理下的国家,还没有实现真正的书同文、车同轨。
纵观人类历史,现代印度内部的复杂程度 —— 民族、文化、语言、宗教、种姓、阶级……很难找到另外一个能类比的国家。毕竟这不是一个自然演变的产物,而是英国人为搞出来的“现代艺术装置”。
即便是印度的主体民族,信仰印度教的印度斯坦族人,也因为种姓制度,而被再次分化。
昨天,出生在孟买的英籍印度裔著名雕塑家安尼施·卡普尔爵士 (Anish Kapoor)接受了英国4频道的采访。他面对镜头痛斥印度政府在防疫中无视底层贫民贱民的生命。尤其是在第一轮疫情封城时,将大量都市民工粗暴驱离,数以千计的印度贫民在漫长的归家之路上,因为缺粮少水倒毙路旁。
针对印度政府和社会的问题,痛恨种姓制度的卡普尔爵士认为,所谓种姓,其实就是被包装的种族歧视而已。
这并非没有依据,印度教种姓制度,原本就是来自雅利安人入侵之后的种族隔离政策,经过千百年的血缘隔离,印度高低种姓之间的血缘基因具有了极大的差异,的确可以视为不同种族。僧侣贵族的婆罗门和贱民达利特之间,仅从外观就能轻易辨别。粗糙的类比一下,其实可以想象成近代史上西方殖民者和东南亚土著居民之间的关系。
所以如果印度依旧是如此分裂的状态,那即便成为人口第一大国,也很难真正强大。这个问题印度人自己也很清楚,所以现代史上印度的政治领袖,大多以民族整合为自己的目标,但往往会引发地方势力的强烈反抗,比如英迪拉·甘地死于锡克教的刺杀,她儿子拉吉夫·甘地则被泰米尔猛虎组织暗杀。
而现在的印度总理莫迪(Modi),同样有这样的雄心壮志。也是因为这样的志向,引发了这次印度的疫情大爆发。
这一轮印度疫情的爆发,让全球疫情的一个特征更加明显,那就是民粹主义国家更容易被疫情重创,比如人数最多的5个国家:美国、巴西、印度、墨西哥和英国。
这5个国家的共同特点,就是在疫情爆发时的领导者,均是过去几年上台的民粹主义领袖,这里既有右翼民粹,也有左翼民粹。
但无论左右,民粹主义政府往往具备一些特点,比如需要经常举办大量的政治集会,比如领导者必须保持不怕死不怕疾病的强人形象,比如忽视专业科学建议等等。现在印度的莫迪政府也是如此。
2014年,因为腐败等一堆问题,在印度长期执政的国大党(INC),终于再一次被最大的反对党 —— 印度人民党(BJP)掀翻在地。而领导人民党的领袖,就是之后出任印度总理的纳伦德拉·莫迪。
和之前几任的印度总理相比,莫迪的野心和实力无疑都要强大很多。莫迪出生在一个低种姓(吠舍,商人阶层)的贫穷茶叶商人家庭,从小进入印度教组织,在最终一步步登上印度政治宝座的路上,印度教也成为他最大的助力和武器。
莫迪为四分五裂的印度所开出来的药方,就是用印度教民族主义来统一印度。
所以当政之后,莫迪得到了印度教组织的强力支持,甚至被赋予了神明的光环。同时他对其他党派和宗教进行了强力打压。在疫情爆发之前,莫迪在印度高歌猛进,反对党和组织总被压得喘不过气。强人莫迪大有一统印度江湖的气势。


但一场疫情让莫迪的梦想破灭,至少是暂时破灭。

去年3月印度疫情刚刚爆发的时候,为了彰显政府的管控能力,并表现莫迪强人形象。印度政府迅速执行了全国范围内的封城,如果按照规模来看,甚至可以说是全球最大的封城措施。
但因为在执行的时候并没有配合系统有效的策略,只是强制关闭工商业,禁止出门,因此导致大量城市民工返乡,一方面让病毒进一步扩散和隐藏到印度各地,一方面重创了印度经济,导致印度成为2020年主要经济体中下滑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印度2020年GDP衰退7.7%-9%)。
进入2021年,印度的疫情情况原本不错,没有出现欧美去年冬天的大爆发,确诊人数逐渐下降到每日1万人左右。同时印度作为医药生产大国,疫苗产量也是全球最高的之一。所以原本印度国内外都对印度的2021很看好,在这轮疫情爆发之前,原本认为印度2021年的GDP增长可以达到8-10%,可能超过中国的增长幅度。
而又看到实现梦想机会的莫迪则想借此机会乘胜追击,在今年3-4月印度地方选举中,让人民党控制印度几个主要反对党的根据地,包括泰米尔人的泰米尔纳德邦,印共马的喀拉拉邦。尤其是草根国大党控制的人口大省西孟加拉邦,更是人民党和莫迪设定的重要战场。
由于认为疫情已经过去,莫迪政府为了赢得选举,雄心勃勃的进行了几个大战略,包括:1,在媒体上大肆宣布印度已经战胜了新冠疫情,宣扬莫迪政府的伟大胜利;2,快速解除了印度仅有的一些管控措施,允许他的印度教支持者大规模宗教集会;3,为了和中国争夺疫苗外交,获得外交光环,在内部疫情没有彻底管控,施打率很低的时候,就将大量疫苗出口到其他国家;4,为地方选举造势,接连不断的组织大规模的竞选造势集会。
4月17日西孟加拉邦的莫迪竞选集会
其实早在3月,一些印度的流行病学专家就警告过政府,疫情正重新袭来,但莫迪政府无视了这些专业人士的警告。正是他连环性的政策错误,让印度疫情再次爆发,付出了无法计算的生命代价。
值得说明的是,在此次印度全面爆发的海啸般疫情中,几乎所有地区都缺少急救用的氧气。但
还有两个邦除了自用外还能输出氧气支持其他地区
,一个是印共(马)的喀拉拉邦,一个是国大党的恰蒂斯加尔邦,这两个都是印度人民党中央政府控制薄弱的地区。

这些地方的反对党政府,通过更积极的防疫布局,挽救了大批患者的生命,在印度人民的眼中,这也再次反面凸显了中央政府的无能。
所以在付出了这样惨重的代价之后,莫迪没有迎来自己梦想的选举胜利 —— 在投入巨大动员能力进行疯狂选战的西孟加拉邦,人民党只有少量提升,但远远没能撼动草根国大党的绝对优势。在泰米尔纳德邦,人民党毫无意外的挂零。在喀拉拉邦,原本的一席也丢掉。
在此次疫情爆发之后,印度的经济再次被重创,莫迪的印度统合之梦也破碎了一半。包括去年对莫迪政府防疫工作称赞有加的西方媒体,如今也纷纷倒戈。而和第一次疫情的受害者主要是城市贫民不同,这一轮疫情导致了中产阶级家庭死伤惨重,而这个阶层原本是莫迪人民党的主要支持者。在莫迪接下来的几年任期中,想大有作为,会面临更大的困难。
莫迪的私心不仅仅让印度人民付出了巨大的生命、经济代价,也让整个世界陷入危险。

在去年全球疫情刚刚爆发的时候,我们就曾说过:印度是最需要关注的国家之一。因为从人口、卫生、经济、政治等各方面,印度都有适合病毒传播的因素。
印度的环境给病毒变异制造了很完美的环境,
放任病毒传播,不断变异,最终的结果一定是会突破印度人的天生免疫能力防御。

去年印度第一轮爆发时候,疫情数据并不那么显眼,很多媒体将这归咎于印度人的“百毒不侵”体质。虽然没有证据,但的确可能有一定关系,不过任何人的免疫力都是有上限的,即便是神奇的印度人也是如此,否则1918流感就不会带走1800万印度人的生命了。
无奈的是,对于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的全国性疫情爆发,任何来自外部的援助,都是微不足道的。更何况,如我们前面所分析的,印度疫情的爆发,本身就是因为印度社会和政府存在的严重问题,是莫迪政府失能的结果。国际援助即便到了印度,也很难有效、合理的进行分配。
以当前现实的角度而言,印度并不是中国的朋友,也谈不上是我们的敌人。但病毒并不会管国家之间是朋友还是敌人。任何一个国家的疫情爆发,都意味着我们自己离恢复正常生活更远了一点。但面对这样的现状,除了必要和适度的人道主义援助外,我们能做的,是尽量希望防止疫情再度扩散。
印度的现状就像一场草原大火,靠人力已经无法救助,只能等待它自己慢慢熄灭。但我们还是有能做的事情 —— 如果发现火情无法控制,最重要的就是在火场附近制造“真空带”,防止火情继续扩散。
现在的防疫也是这样。印度疫情无法可救,我们只能等待它逐渐消退。在疫情爆发之后,政府和人民开始逐渐减少群聚,注意防疫措施,这些效果会在几周之后慢慢显露出来。
在等待印度这波疫情受到控制的同时,需要尽力防止印度疫情向其他国家扩散,尤其是印度周边的南亚、东南亚国家。这些国家本身防疫能力可能还不如印度。如果印度的病毒继续变异下去,很可能会突破一些疫苗的防护能力,在那些已经控制住疫情的国家,引发再次的爆发。包括已经因为疫苗接种而压低疫情的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目前也已经发现了印度变种案例,这个信号其实挺危险的。
这一轮的印度疫情已经爆发了1个月,想完全控制回爆发前的水平,可能还需要1-2个月的时间。至于它会对全世界造成怎样的影响,也还需要继续观察才能知道。
最后,很多同学留言问印度疫情对中国的威胁。我们认为只要能坚持已经行之有效的防疫体系,不要松懈,继续普及疫苗,我们可以将这个威胁最小化。但还有另外一个“风险”需要注意 —— 那就是某些自媒体和网友在网络上的公开仇视、嘲讽言论。不管我们个人是否喜欢印度,这在全球防疫的大环境下并不重要。但对外表现出的是同情、慰问、援助,还是嘲讽甚至诅咒,这其实是对世界表达的一种我们自己的道德意识。
在互联网时代,每个网民的网络公开言论,都会被传播到世界的每个角落。我们都希望中国成为世界大国,那大国的气度就是必需的,有的时候,就算是装也要装出来。

我们新增了日常提问咨询的入口,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点击我们公众号下方工具栏的【提问沟通】告诉我们:
与疫情相关的文章,也可以点击工具栏里的【文章查询】,在搜索栏里输入“疫情”来进入相关的文章列表:
近期文章回顾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