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美国顶尖文理学院鲍登学院发布公告称,现已64岁的捐赠基金掌门人宝拉·沃伦特(Paula Volent)将于6月30日卸任该校首席投资官(CIO),并于8月15日正式加入全球生物医学领域的顶级学府--洛克菲勒大学,掌管该校25亿美元规模的捐赠基金。
宝拉·沃伦特是美国大学捐赠基金之父、前耶鲁大学捐赠基金掌门人大卫·斯文森(David Swensen)的学生。在2000年加入鲍登学院捐赠基金以前,沃伦特曾在耶鲁大学投资办公室担任斯文森的高级助理,并帮助他编写了投资领域的经典著作《机构投资的创新之路》(Pioneering Portfolio Management)。
Paula Volent 图片来源:鲍登学院官网
在过去的21年里,鲍登学院捐赠基金的资产规模从4.65亿美元扩大至24亿美元。去年,鲍登学院捐赠基金以11.6%的十年回报率,击败了资产规模在数百亿美元的哈佛大学、MIT,以及耶鲁大学捐赠基金,成为过去十年表现最好的美国大学捐赠基金。
2020年,沃伦特被巴伦杂志(Barron’s)评为美国金融行业最有影响力100位女性之一,同样在这份名单上的女性还包括前美联储主席詹妮特·耶伦和现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
沃伦特在投资方面的突出表现在很大程度上打破了外界对于女性在大学捐赠基金领域的角色认知,美国媒体将她称为这一由“男性主导的领域里的”先驱。
投资生涯的起点——耶鲁大学捐赠基金
在接触大学捐赠基金以前,沃伦特是一位有着十余年工作经历的艺术品保护与修复工作者。她出生于美国东北部的缅因州,拥有新罕布什尔艺术史与化学学士学位,本科毕业后的第一份正式工作便是在鲍登学院,担任美术馆馆长助理。这份工作使她对融合了艺术史、化学及室内艺术等多门学科知识的艺术保护与修复工作产生了极大兴趣。随后,她攻读了纽约大学美术学院艺术史硕士学位,并获得了由该校艺术保护中心(Conservation Center)颁发的艺术保护证书(Certificate in Conservation)。
在进入投资领域以前,沃伦特的职业理想是从事纸上艺术品保护与修复工作。从纽约大学毕业后,她在华盛顿、纽约、旧金山等多个城市打拼,并在洛杉矶创立了自己的艺术品保护工作室。
在经营工作室的过程中,沃伦特渐渐意识到掌握一定商业管理知识对于经营艺术事业的必要性,同时她还发现,捐赠基金在支持艺术馆运作与发展方面扮演着重要财务角色。这使她下定决心攻读耶鲁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也激励了她进一步学习大学捐赠基金的运作模式。在女儿两个月大时,她找到前耶鲁大学捐赠基金掌门人大卫·斯文森,希望可以在耶鲁投资办公室找一份实习工作。尽管在此之前她完全没有投资经验,但向来愿意给(哪怕是完全没有金融背景的)新人机会的斯文森还是同意了她的请求。
David Swensen 图片来源:耶鲁大学官网
实习期间,沃伦特主要负责档案整理方面的工作,对于冷门的金融词汇也常常感到一头雾水。幸运的是,在耶鲁投资办公室,每一位新人都有机会参与投资项目决策的讨论,而且在斯文森面前,任何问题都不会被认为是低级的。不仅如此,斯文森还非常鼓励女性在这个由男性主导的投资领域发挥更大作用。他对投资的热情感染了身边所有人,其中就包括沃伦特,使她看到了投资在公益与教育领域能够发挥的巨大作用。
1997年从耶鲁大学商学院毕业后,沃伦特本打算加入迪士尼公司管理投资业务,但在斯文森的邀请下,她决定留在耶鲁投资办公室,帮助他编写后来被视为投资领域经典之作的《机构投资的创新之路》,同时担任高级助理参与各类资产的投资管理工作。
2021年5月,斯文森因癌症去世,他在投资管理理念以及在人才培养方面的贡献所产生的影响远远超出投资领域本身。对于沃伦特来说,斯文森“改变了她的生活方式,在形成她个人的投资管理方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耶鲁模式”的继承者
在投资方面,沃伦特继承了由斯文森与他的挚友Dean Takahashi共同开创的“耶鲁模式”,这一模式最突出的特点是将大部分资产配置于流动性较差的另类资产,同时通过增加投资组合的多样性来分散风险。由于在“耶鲁模式”出现之前的80年代,美国大学基金投资组合主要由低风险低收益的股票和债券组成,“耶鲁模式”被认为彻底改变了美国大学捐赠基金的投资模式,斯文森也因此被视为大学捐赠基金模式之父。
斯文森利用这种投资模式,在1985年至2020年的35年里,使耶鲁大学捐赠基金的资产规模从10亿美元扩大至了312亿美元。从资产配置比例来看,上世纪80年代早期,耶鲁大学捐赠基金75%的资产由股票、债券和现金组成,而在2019年,占比排在前四位的资产类别分别为绝对收益类资产(26%),风险资本(18%),外国股权(15.5%),以及杠杆收购(15%)。股票和债券的占比仅为3%和6.5%。
耶鲁大学捐赠基金2019年财年投资组合
在沃伦特刚刚加入鲍登学院捐赠基金的2000年,其资产规模只有4.65亿美元,投资组合中几乎没有另类资产配置,其他规模较小的大学捐赠基金在资产配置方面也有着同样的问题。沃伦特通过引入“耶鲁模式”,大举配置另类资产,打破了这一传统。
不过对于美国大学基金来说,另类投资策略能否取得成功还取决于能否找到合适的外部基金经理。许多美国大学基金通常都通过外部基金经理来进行另类投资,以期通过积极型资产配置策略获得比被动投资更高的收益。因此,选对基金经理,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事半功倍。
耶鲁大学捐赠基金之所以能取得惊人的成就,与斯文森一手打造的基金经理人脉网络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他的周围聚集着全球顶级投资人,这其中就包括他的学生,而他的学生自然也能够比其他人更加便利的利用这一人脉网络为自己服务的捐赠基金争取更好的投资机会。
在寻找外部基金经理方面,沃伦特从导师身上学到的很重要的一个经验是,发掘和培养那些在自己管理的基金中投入了个人股份的基金经理,而不是收费高但基金经理个人承担损失较小的大型资产管理公司。在沃伦特加入鲍登学院捐赠基金以后的若干年里,她一直努力打造一支顶级风险投资管理人网络,目前,其投资组合所涵盖的国内及国外股票、固定收益、私募股权、风险资本、房地产,以及绝对收益等各类资产均通过外部基金经理,或市场指数进行投资。
沃伦特并不是“耶鲁模式”唯一的继承者,斯文森在耶鲁大学培养的许多学生后来都成为了其他美国高校的CIO,深受斯文森投资理念影响的他们都是另类投资领域的高手,而沃伦特更是其中的佼佼者,甚至取得了超越导师的成绩。
2015年,资产规模仅为14亿美元的鲍登学院捐赠基金取得了14.4%的投资回报率,超越麻省理工学院捐赠基金(13.2%)、普林斯顿大学捐赠基金(12.7%),以及耶鲁大学捐赠基金(11.5%),成为当年美国表现最好的大学捐赠基金。
今年1月,Charles Skorina & Company发布了2020年美国110所大学捐赠基金的10年投资回报率排名报告,这一排名旨在评估大学基金的长期投资能力。当时资产规模为18亿美元的鲍登学院捐赠基金以11.6%的10年回报率排在了榜首,排在其后的三所学府分别是麻省理工学院捐赠基金(11.4%;资产规模184亿美元),耶鲁大学捐赠基金(10.9%;资产规模312亿美元),以及普林斯顿大学捐赠基金(10.6%;资产规模266亿美元)。而资产规模在419亿美元的哈佛大学捐赠基金10年投资回报率仅为8.18%,排名54位。遗憾的是,在美国股市得益于低利率走出10年牛市的背景下,所有大学捐赠基金的10年投资回报率均未能超越标普500指数的14%。
来源:Charles Skorina & Company
重振鲍登学院捐赠基金
鲍登学院捐赠基金诞生于1794年,第一笔捐赠基金是来自詹姆斯·鲍登三世的1000美元,尽管200年后其规模已扩张至超过4亿美元,但在变幻莫测的金融环境下,捐赠基金必须不断扩大且具备稳定可持续的收益,才能在校园不断发展壮大的过程中为其提供源源不断的财务支持。
在沃伦特加入鲍登学院捐赠基金的2000年正值美国互联网泡沫时期,除了帮助捐赠基金及时止损,摆在她眼前更为迫切的重任是尽快带领捐赠基金走上正轨。在过去的21年里,由沃伦特构建的投资组合以及她挑选的基金经理,帮助鲍登学院捐赠基金的资产规模从4.65亿美元扩大至了如今的24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沃伦特在管理鲍登学院捐赠基金的过程中,不仅继承了基于长期理念的“耶鲁模式”,还采用了Stanley Druckenmiller基于宏观趋势判断的短期策略。
Druckenmiller是著名的量子基金创始人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的得力助手,90年代初曾帮助索罗斯做空英镑等货币大赚数百亿美元。作为鲍登学院1975届毕业生,Druckenmiller长期参与该校的投资事务,目前是该校投资委员会主席。
捐赠基金规模的扩大,从根本上改变了鲍登学院的财务实力,人均规模从1990年的约10万美元,提升至2019年的将近90万美元。目前,鲍登学院是美国仅有的19所为学生提供覆盖四年、基于需求且无需贷款的财务支持的院校之一。
捐赠基金的投资收益是鲍登学院每年经营预算的主要组成部分。2019年,在1648万美元的总经营预算中,来自捐赠基金投资收益的部分为6800万美元,占比达38.8%,仅次于占比47.1%的学费收入。
受疫情影响,2019-2020财年,鲍登学院捐赠基金的投资回报率从上一财年的10.9%跌至5.9%,但经营预算中来自捐赠基金投资收益的部分进一步提升至接近7200万美元,其中包括3300万美元用于支持学生财务援助计划。在4500万美元的总财务援助预算中,来自捐赠基金的部分占比接近四分之三。
美国顶级女性CIO
2019年,Charles Skorina & Co.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在资产规模10亿美元以上的109个捐赠基金中,CIO为女性的捐赠基金只占18%,其余捐赠基金均由男性领导,而且男女CIO数量上男多女少的情况仍有扩大的趋势,大多数女性CIO离职以后都由男性CIO接替,而只有极少数男性CIO离职以后由女性CIO接替。
尽管女性CIO在数量上远不及男性,但数据显示,女性CIO的业绩却好于男性CIO。根据Charles Skorina & Company的数据,2019年,女性担任CIO的捐赠基金,1年和5年回报率分别为10.73%和8.91%,而男性担任CIO的捐赠基金1年和5年回报率则分别是9.82%和8.32%。在2020年10年回报率排名前15名的大学基金中,由女性领导的捐赠基金有7支,而沃伦特掌管的鲍登学院捐赠基金排在了第一位。
按CIO性别分列的美国前100捐赠基金回报率
沃伦特在投资方面的突出表现在很大程度上打破了外界对于女性在大学捐赠基金领域的角色认知,美国媒体将她称为这一由“男性主导的领域”里的先驱。
在掌管鲍登学院捐赠基金的过程中,沃伦特也十分重视对人才的培养,并积极投身于旨在提高女性在投资领域参与度的公益活动中。
2017年,沃伦特因在人才培养方面的突出贡献被授予由全球行业协会“金融行业女性100强”(100 Women in Finance,简称100WF)颁发的“北美行业领导力奖”,并受邀担任该组织全球委员会成员。2020年,她被Barron’s评为2020年金融领域最具影响力的100位女性之一,同样在这份榜单中的女性还包括现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和前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L. Yellen)。
今年6月10日,沃伦特又被美国经济与金融教育领域的权威学术机构--美国经济教育学会(Council for Economic Education,CEE)授予“远见奖”(Visionary Award)。
8月15日,64岁的沃伦特将正式担任全球生物医学界顶级学府洛克菲勒大学CIO,掌管该校25亿美元的捐赠基金。截止到2020年10月,洛克菲勒大学共产生了38位诺贝奖获得者,是世界上在生物医学领域诺贝尔奖获得者最多的研究机构之一。继续壮大洛克菲勒大学基金,为该校在生物医学研究事业提供强大的财务支持将是沃伦特接下来职业生涯的主要使命。
参考资料

1. Bowdoin Endowment Critical to Financial Aid in Challenging Times. Bowdoin College

2. How does Bowdoin get its money? Bowdoin College

3. Interview with Paula J. Volent. Bowdoin College

4. Paula Volent, nationally acclaimed chief investments officer, to leave Bowdoin after 21 years. Bowdoin College

5. Paula Volent Honored with CEE Visionary Award. Bowdoin College

6. Alumni Spread the Yale Model of Endowment Management. Yale University

7. Paula Volent is named chief investment officer. The Rockefeller University

8. David Swensen, The Greatest Investor You Maybe Never Heard Of, Leaves Powerful Legacy. NPR

9. Barron’s 100 Most Influential Women in U.S. Finance: Paula Volent. Barron's

10. Maine Liberal Arts College Bowdoin Crushes Richest Schools in Endowment Gains. Bloomberg

11. Endowments led by women outperform those led by men. Pionline

12. Endowment Returns 2020, Strange Days. Charles Skorina & Company

13. Bowdoin College Reports: The Endowment

14. Bowdoin College Financial Statements

15. Universities Look to Yale for Investment Managers. Wall Street Journal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投资研究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