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我们的电报频道(浏览器中打开)
https://t.me/apapaohio
编者按:2020年11月3日,美国大选日。从当晚7点开始计票一直到今天,选民的心情就像坐了过山车一样随着选情上下翻滚。目前,选情依然胶着,我们还不确切知道谁是下一任总统。估计要到周末,等宾州的选票数出来,才可能会有明确答案。漫长的等待会让人焦虑烦躁,但是美国的选举系统是非常成熟的,我们相信很快就会确定选出一位能带领美国前行的总统,希望每个人都能尊重合法的选举结果。正文前附上一首来自读者的短诗,它表达了一位美国华裔选民此刻的心情,应该是有代表性的。
无题
by 流浪者
从紧张夜晚走到刺激的清晨
孩子的眼泪产生了神奇的希望
举世瞩目将要收场
失落?生活或将失去精彩与跌宕?
呜咽的吼来自左右鼻间
呼出不一样的气息
有恶魔也有善良
坚信上帝
定会
illuminates all things
让世人传唱

我只为我的孩子Cheer sunny days!
他们的担当是生活的希望
不必过分执着
太阳终究晨起暮落
守时送来温暖而明媚的阳光
写在魔幻的举世瞩目的2020美利坚大选日
前言:美国2020年的大选投票结束了,此时此刻还有五个摇摆州在点票。特朗普无数次说他输了就是因为选票舞弊。笔者从2010年开始就在选举日做投票站工作人员。2016和2018笔者都著文介绍在投票站工作的亲身经历,当时收到许多读者留言和问题,本文将从亲身经历来解释为什么选票舞弊非常困难。
正文:凌晨5点,天色未亮,寒风凛冽,笔者来到了一个位于纽约市皇后区韩裔社区的教会(见下图)。其他的工作人员也陆陆续续到达。投票站站长(Romona)给每个工作人员发放口罩,分派任务,然后各就各位,开始准备工作。Romona是一个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选民,我是支持拜登的民主党选民,但是我们已经在这个投票站一起共事将近十年了,合作愉快。作为投票站工作人员,我们唯一的目标就是要服务社区,帮助所有选民顺利地行使他们的投票权利。
(作者提供)
我是纽约市选民,因此本文的内容都是基于纽约市/纽约州的情况,其他州市可能有不同细节。
大选日投票站工作人员的资格
很多读者朋友询问如何成为投票站工作人员?其实很简单,纽约州规定只要是18岁以上的登记选民。首先在网上填写申请表,然后大选之前接受选举局举办的培训,并且通过非常简单的考试,就可以上岗了。通过这样的培训考试,有效一年。如果想在2021年11月的选举日工作,就必须在2021年11月之前再参加培训通过考试。
选民投票之前需要登记
美国50个州的选民登记规定各有迥异。纽约州今年大选的选民登记必须在10月9日之前完成,可以在网上完成,也可以书面填写,邮寄或亲自送到选举局。在大选前一周,每个纽约登记选民都会收到一份选民指南(见下图)。 
(作者提供)
选民指南包括了投票的日期时间和地点等信息,样版如下(见下图):
(作者提供)
读者会注意到,以上指南包括了多种语言。纽约州法律规定了,根据每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数据,必须为多元化社区提供相应的语言服务。最重要的是选民指南还包括了每个选民的选民卡,例如以下的选民卡显示该选民的选民登记验证台是009/40。
(作者提供)
因为新冠疫情,每个选民进入投票站,都必须戴口罩,如果没有口罩,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许多新的口罩备用,提供洗手液,提醒每个人都要保持安全距离(见下图)。
(作者提供)
选民投票的过程
我的工作是信息咨询员,负责接待每一个选民。如果他们有以上的选民卡,就指引他们去相应的选民登记验证台领取选票。如果没有选民卡,我就用选举局的专用平板电脑Surface(见下图),按照选民提供的居住地址,查询他/她被指定的选民登记验证台。如果该选民的投票站是在另外的地方,我就会填写一张便笺,向该选民解释他/她需要到另外一个指定的投票站地址投票。
(作者提供)
选民到了被指定的选民登记验证台后,每个验证台有两位工作人员,一个代表民主党,一个代表共和党。选民报出自己的名字,出生日期,居住地址,工作人员用平板电脑(见下图)搜寻出该选民的登记注册记录,让该选民在平板电脑上签名,验证签名是否吻合,然后给与选票。如果该选民的姓名,地址,签名与纽约市选举局的记录不符合,那么他/她就不能获取普通的选票,只能获得一份“宣誓”选票(Affidavit Ballot),填写之后,统一带回选举局进行验证后点算。如果该选民已经投票了,这个平板电脑会就有所显示,该选民就不可能再拿一份选票。
(作者提供)
选民拿到选票之后,就到填写区域的任何一个私密填写台(见下图)独立填写选票。我们这个社区有很多韩裔和华裔,因此选举局预先准备了英文版,中文版和韩语版本的选票以及选票说明,而且有翻译员服务。
(作者提供)
选民填写好选票之后,就来到扫描区,将他/她的选票送入扫描机,扫描机(见下图)在5秒左右就会显示“谢谢您的投票,您的选择已经被记录。” 每一张选票被扫描之后,扫描仪就会显示已经扫描的有效票数。被扫描过的选票会掉入一个保险箱,任何人都不允许打开这个保险箱。
选民的投票就这样完成了。整个过程顺利的话,需要15分钟时间。如果选民填写有误,例如同一个候选人涂圈超过一次,那么选票会被退回作废,该选民需要换取一张新的选票。每人总共只能获得三次机会。
(作者提供)
每个投票之后的选民,我们都会给他们一个“我投票了”的标签,他们都会非常自豪的贴在胸前,高兴地离开。我们今年还特地准备了给小朋友的“我是将来的选民”的标签,给每一个跟随父母来的小朋友,他们都非常开心(见下图)。
(作者提供)
晚上九点,投票结束。我们齐心协力,一起做收尾工作。我负责从扫描机打印结果,然后将扫描机的闪存U盘插入选举局的专用平板电脑,不到10秒就上传投票结果到选举局汇总。最后所有的选票都被密封,交给值班警察,由警察押运回选举局。
我注意到我所在的投票站特朗普得票率以51%多于拜登49%。而民主党现任国会议员孟昭文(Grace Meng)和民主党现任纽约州参议员刘醇逸(John Liu)则也大约以51%多于他们各自的对手,因此我的选区可以说蓝州中的紫色区域。
在投票站选票舞弊的可能性
从以上投票过程可以看到,一个选民首先要在大选一个月之前就登记,每个选民都必须到指定的投票站投票,否则就不能获取选票。然后来到投票站后,需要经过姓名,出生日期,居住地址,和签名的核对验证,才能获得选票。如果该选民想获取第二张选票,就会被拒绝。
如果某个选民不能通过核对验证,就只能获得一份“宣誓“选票(Affidavit Ballot)来填写,但是不会被送入扫描机扫描计票,而是会被送到选举局统一审核,由选举局决定是否有效。
更重要的是,每一张选票的都有特制序列号码,而且每个选区的选票都是不一样的。例如笔者投票站的选票除了选总统以外,还有选国会议员,纽约州参议员,皇后区区长,等等。因此即使在皇后区的其他选区,选票上也会有不同选区的国会议员和州参议员;而在纽约另外四个区,那么区长的候选人也不一样。
因此要大规模造假的话,就需要预先知道特制的序列号吗,需要知道各个选区的地方选举的候选人,制造很多不同选区的选票,如果集中在少数几个选区,就会超过了平常的投票数量,引人注意。还有,每个投票站都有一名警察值班。
因此,对于一般民众而言,企图在投票站重复投票或者冒充身份投票,可以说是几乎不可能的。
其他方式的选票舞弊的可能性
那么其他方式的选票舞弊是否可能呢?笔者一介平民,没有这个想象力,也没有时间去费这个心思。可以有把握地推测,要作弊的话,就必然是有预谋有计划有组织的团体行动。但是要隐瞒如此阴谋是相当困难的,因为需要涉及的人少不了;而涉及人多了,天下没有密不透风的墙,阴谋败露就是迟早的事情。
“我输了,只能是因为选票舞弊”
在2016年大选,特朗普输给希拉里普选票将近300万张两个百分点,于是他就毫无证据地指控有300-500万的非法选票。特朗普上台后任命了一个选举作弊调查委员会(由副总统彭斯和堪萨斯州国务卿克科巴赫Kris Kobach负责,两人都是对特朗普忠心耿耿的共和党人),但是开会两次,没有发现任何证据无疾而终。
这次大选之前,大约五月开始,看到自己的民调一直落后,特朗普又开始指控大规模缺席邮寄选票作弊,为他拒绝承认败选预先制造借口。纽约时报2020/09/24报道,联邦调查局长在国会作证FBI没有看到在全国范围协调进行选票作弊的证据。许多专业新闻媒体都报道这一指控毫无证据。今日美国2020/10/21对所谓的选票作弊案件进行了深度调查,证明没有事实根据。
特朗普很多次毫无证据地说民主党在收割选票(Harvesting)。根据CNN2020年10月14日报道,恰恰是共和党在加州设立非法的选票收集箱,误导不知实情的选民,制造混乱。
事实上,至今唯一有组织的选票舞弊,恰恰是共和党在2018年北卡州国会第9选区的选举中非法收集缺席选票。国家公共电台(NPR)2019年7月30日报道,共和党人Leslie McCrae因此被逮捕起诉。
让我们再从事实和逻辑的角度,来考察以下三个情况。
首先,2016大选特朗普在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辛三个传统蓝州分别以非常微弱的百分点0.3,0.7和0.7胜出,三个州总共1396万张选票中特朗普仅仅赢了7.7万票,就颠覆了希拉里在全国赢得将近300万张普选票,靠选举人团制度入主白宫。2016年奥巴马还是总统,掌握了全国行政大权,如果民主党要做手脚,为什么2016年不做手脚,反而要等到今年作为在野党无权无势的时候才做手脚呢?
其次,现时的司法部长和联邦调查局长都是特朗普亲自任命的共和党人,如果民主党今年有组织有预谋地大规模选票舞弊而不被发现,岂不是说明特朗普的司法部长和联邦调查局长都是酒囊饭袋的无能之辈吗?
第三,更何况,参议院和众议院的选举结果显示,共和党远远超过大选前的民调预测,如果民主党做手脚,这又如何解释呢?
特朗普在2016大选时就说,他如果输了了就是因为大选被设局了。四年之后,他大权在握了,还是同样说辞,他输了就是因为选票舞弊。美国历史上在特朗普之前,从来没有一个总统或候选人如此攻击诋毁美国的民主选举。连保守派共和党人,前宾州联邦参议员Rick Santorum不得不指出没有一个民选共和党人会支持特朗普的(1)舞弊指控是毫无证据的,(2)一方面要求亚利桑那州继续点票,另外一方面求要宾州和乔治亚州停止点票,这是明显的自我矛盾。
这就如同体育竞技比赛上,参赛双方中的一方,在每次比赛之前都叫嚷,“我输了,肯定是被设局。”言下之意,只有他赢了才是公平合理的。如此逻辑,不是在耍无赖吗?
海阔天空 2020/11/01 纽约
相关文章:
本系列链接:
参考链接
  1. https://apnews.com/article/f5f6a73b2af546ee97816bb35e82c18d
  2. https://www.nytimes.com/2020/09/24/us/politics/fbi-director-voter-fraud.html
  3. https://www.usatoday.com/in-depth/news/investigations/2020/10/20/trumps-absentee-ballot-fraud-claims-not-supported-evidence/5969447002/
  4. https://www.npr.org/2019/07/30/746800630/north-carolina-gop-operative-faces-new-felony-charges-that-allege-ballot-fraud
  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sKxjQ67GKU
  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LJ9sNsXERU
  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zcoYmbsIa0
【编者按】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APAPA Ohio及OCAA官方立场。所有图片均由作者提供或来自网络。如存在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更多精彩文章,请查看我们公众号的主页。欢迎大家积极投稿!
【近期文章】
关于俄州亚太联盟公众号
俄州亚太联盟公众号是APAPA Ohio在Ohio Chinese American Association俄亥俄华人协会OCAA)的支持下办的公众号,旨在为俄亥俄的亚裔群体、尤其是华人群体提供一个分享、交流、互助的平台,宣传APAPA Ohio 、OCAA和其他亚裔团体的活动,促进亚裔社区对美国社会、政治、文化、体育艺术、教育、法律等的了解。APAPA的全名是Asian Pacific Islander American Public Affairs Association (美国亚太联盟),是在美国联邦政府注册的501(c)(3)非营利组织。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