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上方“北美保守评论”关注本公众号。谢谢!
作者:张洵、雨林
整理:Shawn
今年是美国大选之年,也是多灾多难的一年,年初是疫情的搅扰,接下来弗洛伊德在警察执法过程中死亡导致全国大规模骚乱。美国,这个被里根总统称为山巅之城的国家,现在成了动乱之邦。这样的现象也引发了美国甚至全球基督教教会的困惑和撕裂,今天我们从信仰的角度来探讨应该如何看待疫情骚乱等等,如何坚持圣经真理。
可以看到,关于Black Lives Matter,基督徒之间有很大的争议,虽然大家都有同一个天国价值观,同读一本圣经。
01 | “BLM”运动的起源
2012年2月26日,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桑福德(Sanford),17岁的非裔男青年特雷沃恩·马丁(Trayvon Martin)在进入一小区看望父亲时,被小区治安巡逻员认为行迹可疑,随后发生口角,最后大打出手。巡逻员乔治·齐默曼(George Zimmerman)出于自卫开枪打死了特雷沃恩·马丁。该案经过层层的司法程序甚至引入了联邦调查。最终,于2013年7月13日22时,法院依陪审团决议宣布齐默曼无罪。但这样的判决让许多人不满,他们认为乔治·齐默曼对特雷沃恩·马丁的枪击是受到了种族主义思想的影响,甚至美国的新黑豹党公布了10,000美金奖励捉住乔治·齐默曼的人,这些社会行为以及媒体的狂轰滥炸,使得乔治·齐默曼被迫辞去工作、离开住宅 ……
隔年,“Black Lives Matter(BLM,黑人生命宝贵)”的口号就出现了。
另外,2014年8月,非裔美国青年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在密苏里州弗格森(Ferguson)被一名白人警察开枪打死,美国警察针对黑人等有色人种的暴力执法引发全美抗议。  经过调查取证,有充分的证据证明白人警察无罪,后来这个案件也少有人提起,但是由于该案所激发的“BLM”运动却“蓬勃发展”。
更可怕的是,2016年奥巴马在白宫接见“BLM”领导人,将黑人的安全问题的主要原因归结于种族主义之无义,但实际情况是,美国不到13%的黑人产生了全美国44%的枪击案,真正威胁黑人社区安全的是黑人之间的相互仇杀。每次发生警察和黑人之间的执法争执,都会有大规模的骚乱,但最终证明几乎所有警察都是按照规范来执法的。奥巴马政府无视这些,强行推动所谓停止种族歧视的培训课程,该课程告诉人们,美国的历史是一个建立在种族主义之上的历史,美国的白人天生带有种族主义的“原罪”,这样的理念慢慢渗透到联邦政府,甚至渗透到西点军校。
到了今天,当弗洛伊德案出现以后,局面便一发不可控制,整个美国噤若寒蝉,迫于政治正确的压力很少有人敢出来反对“BLM”运动,这样的情况已经完全违反了美国第一修正案规定的言论自由。最终这个5次入狱,并且曾经用枪顶着孕妇肚子的“英雄〞弗洛伊德在葬礼上获赠国旗,享受国家最高荣誉。
所以美国黑人最大的问题不是种族歧视,而是极其糟糕的法律和秩序的观念,以及超过80%的孩子在单亲家庭长大,大多数黑人成长过程中没有父亲陪伴。小孩子在青少年时期会寻求榜样,一般来说会是自己的爸爸妈妈,如果父亲是一个勤劳工作的人,小孩子也会学着他们的样子。而这些没有父亲陪伴的孩子,只能寻求公众人物来做榜样。但是媒体却不断的渲染那些抗拒警察逮捕的黑人犯罪分子,把他们捧成英雄,这会对黑人小孩产生什么样的心理影响不言而喻。
02 | “BLM”背后是反基督教的价值理念
我们可以通过“BLM”的宣言来一探其价值理念,笔者摘取其中三处。
第一处是:我们反对西方核心的家庭结构,要建立一个相互扶持不分彼此的大家庭,让我们的孩子父母在村庄快乐无忧地生活。西方的核心家庭结构当然是一男一女,这源自圣经,至于后半部分说的在村庄里无忧地生活,相互扶持不分彼此,跟人民公社简直是有如出一辙异曲同工之妙。所以当人背离了圣经以后堕落的姿势是一样的,背弃圣经自然会走到左派,左派的尽头等着他们的便是专制。
第二处是:我们支持性解放群体,我们要从双性恋思维的强势束缚中解放出来。何其熟悉,又是解放,又是造反,造美国传统价值的反。所以黑命贵跟什么反对警察暴力实际上是没有特别大的关系,他们有自己的既定纲领。这种打破一个旧世界,建立一个新世界的观念,某个曾经经历过同样时光的国家的人应该非常熟悉,在这里,可以看见左派和专制暴力的汇合,邪恶和邪恶不会互斥并且可以相融。
第三处是:我们要团结在一起,要争取正义和自由。“BLM”的正义不是圣经的公义,不是法律的公义,而是自以为义,在他们已经认定的种族歧视的大前提下,打砸抢烧白人以及其他非非裔的人成了正义。而他们的自由是你得让我说,并且你得同意我,如果不认同就是法西斯份子,前段时间有一位川普的支持者并没有任何的攻击行为,仅仅是在祷告,竟被“BLM”群体打死。所以他们的自由是他们的观点可以自由自在地的传播并且不接受反驳否定,“BLM”说 Black Lives Matter,有人胆敢站出来说 All Lives Matter(所有人生命都宝贵),那就是法西斯份子,理所应当被消灭。
由此可见,这些人的行为及价值观核心并不是为黑人争取平等,而是反美国传统、反基督教。“BLM”运动的发起人之一卡洛斯,之前接受美媒采访时坦言,自己是“受过训练的MKS主义者(We're trained Marxists)”。以前的美国说谁是SH主义者跟骂人一个意思,SH主义妄图在人间建立人间天堂,这是明显的违反圣经,与人类建造巴别塔无异。
03 | 为何会有基督徒和教会支持“BLM”?
但是现在最不可思议的是,一些的基督徒,以及不少牧师甚至是大名鼎鼎的神学家,他们也支持“BLM”,这背后又是出于何种缘故?
前几天美国的一个华人教会有一个公开宣言,很有代表性,宣言内容是:
  • 我们要以圣经真理来判断是非,要支持社会公义,反对种族歧视;
  • 我们要以爱和平宽容的心来对待一切,我们不支持非法活动,反对暴力动乱;
  • 神的国超越地上的国,我们不争论政治议题,不服从任何党派;
  • 以爱神爱人为最高准则,爱领舍关怀社区扶助弱势群体;
  • 以在基督里归于一为最终目标,向众人传扬福音真理。
该宣言乍一听好像很有道理,其实按照其本意归纳起来是:
第一,因为反对种族主义,所以我要支持“BLM”; 
第二,因为爱与宽容,所以我要支持“BLM”,即使它充满暴力;
第三,我支持“BLM”,你不要反对我,反对我就是争执,就是争论政治议题;
第四,支持“BLM”就是支持弱势群体,就是爱神爱人;
第五,为了更好地传福音,所以支持“BLM”。
可以说这几种观点是几乎所有支持“BLM”的教会和基督徒的依据。另外,如果是白人教会,会再加一点:白人的“原罪”。他们会说因为我们白人的祖先曾经贩卖和奴役黑人,所以我们天生有罪。
那么这6条理由是不是站得住脚?
首先,“BLM”反对种族主义。公共事务层面讨论的种族主义是系统性制度性的种族主义,美国从1964年国会通过民权法案,确认种族隔离政策违宪,并给予有色人种平等的选举权之后就没有了制度层面的种族歧视。非要说有,就是有一项反向种族主义政策,肯尼迪总统提出的平权法,即在入学就业方面给黑人特殊优待,这其实是一项对非黑人歧视的种族主义政策。
第二个理由是,我们支持“BLM”是爱与宽容。当然圣经里面要我们爱神,并且要爱人如己,可是圣经里的爱向来都是以公义为前提,“不喜欢不义”,说得很明白。我们可以宽容那些愿意认罪悔改的人,因为“爱是不计算别人的恶”,可是绝对不能打着爱和包容的旗号纵容犯罪,这触犯了神的公义。
第三点是说不争论政治议题。如果真的不争论政治议题,当“BLM”出现的时候沉默就行,当别的教会反对“BLM”的时候不理就是。自己说完支持“BLM”然后不许别人反对,反对就是争论政治,这是只许我说不许你讲的独裁思维。最重要的是整个西方文明的根基就是圣经,山巅之城美国的建立也是基督徒直接参与的结果,美国国父们所遵循的28条建国原则,无一例外都有基督信仰的深刻背景和圣经经文的确实依据。现在当左派和GC主义疯狂地进攻美国,试图摧毁美国建国根基时,有教会竟然出来说我们不要争论政治。最后,笔者想说如果要讨论公义,就不可能避开政治,政治的好坏涉及了最多最广泛的公义,如果基督徒不参与政治,怎么能让政府的政治理念合乎圣经呢?
第四点,帮助弱势群体,请问弱势群体是以肤色来划分的吗?美国的政治正确已经到了一出事,穷人和富人之间穷人有理,白人和黑人之间黑人有理的地步,还要继续加深吗?
第五点,为了更好地传福音所以支持“BLM”。福音是神的真理,自有神的大能,正真的福音是让人悔改认罪,告诉他若不悔改必因自己的罪受审判和惩罚,而不是通过讨好的方式去传福音。
第六,关于白人的“原罪”。这种观点现在主要是很多白人也接受,这些人表面上看起来很谦卑,说黑人原来多不平等,现在整体上生活也很可怜之类的。问题在于,平等不平等是看黑人白人权利是否平等、机会是否平等,而不是结果是否平等,目前黑人和白人在工作上收入上的不平等是结果而不是原因。上帝给人的恩赐是不一样的,有人擅长数学,有人擅长运动,只管去按照自己的天分去做好了。美国没有职业歧视,蓝领工人挣得也不一定就比大学老师少,目前黑人的困境从“BLM”分子的打砸抢中便可窥见一斑:许多黑人尤其是“BLM”支持者吃福利不去劳作,大把的闲时间全用在了毒品和其他违法事件上,麻烦缠身,恶性循环。
那些支持白人原罪的白人,站在人本主义的立场,篡改上帝的道德标准,扮演上帝“审判”不遵从其观点的人,才是最大的更深的邪恶。
04 | 现在许多的基督徒甚至牧师认同上述观点,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
几乎全世界的教会近些年世俗化的趋势越来越严重,把福音当作商品来贩卖,去迎合世界,也逐步地认同许多不符合圣经的世俗观念,以至于慢慢地被世界所同化,教会不能影响世界,反而被世界所影响,这个是一个很大的原因。另外许多的基督徒乐于向世界宣扬一种抛弃了律法和公义的爱,却毫不自知这是一种道德的虚伪、骨子里的骄傲,上帝是律法的颁布者,一切是与非的判断应当以上帝的心意为准则。
从纵向的历史角度来看,圣经中无数的例子,人因虔诚而蒙神的祝福,因祝福而繁荣,繁荣后却逐渐骄傲直至抛弃神,以人的想法来构建社会秩序,最终衰落甚至亡国。现代西方也是,它的文明它是建立在基督教信仰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但是近代,从启蒙运动到后来的后现代主义,开始逐渐地抛弃神,像“BLM”这样的运动明显违反圣经教导。 
05 | 在这样纷乱的世代下,基督徒应当怎样行?
1. 靠爱胜过罪
我们基督徒是信靠上帝的,是天国的子民,所以不要惧怕这个世界的罪恶。爱一定可以胜过恨,我们不需要惧怕这些从仇恨发出的力量,坚持圣经真理,以神为我们的是非道德标准。
2. 各人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耶利米书31章29~30节说“当那些日子,人不再说:‘父亲吃了酸葡萄,儿子的牙酸倒了。但各人必因自己的罪死亡;凡吃酸葡萄的,自己的牙必酸倒。”就是每个人自己承担自己犯罪的后果,白人不需要去承担150年前自己的祖宗所犯罪的后果。 
3. 相信福音的力量
相信福音的力量,勿要以传福音为耻,很多时候当我们在公共媒体平台谈福音的时候就有人出来说:你看人家欧美白人基督徒从来不跟我讲圣经,多谦虚。我说这些人是要受审判的,是违反圣经的,罗马书一章16节说“不以福音为耻。约翰福音10章14节:“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我们应该要认识神的声音,神是公义的,我们应该要认识什么才是合神心意的。正如父认识我,我也认识父一样,并且我为羊舍命。耶稣基督已经为我们把命都舍了。我们为什么现在为了怕得罪人,怕被孤立,而不敢说出符合公义的话,如果基督徒能够坚持圣经的真理,那么将会获得彻底的自由。 
结语
西方文明由于有基督教作为根基,经历2000年的发展,把其他所有文明远远甩在身后,一支独大,同时又给全世界带来普世价值以及前所未有的繁荣。但是因为人有着不可摆脱的罪性,如同在所罗门时代,由于上帝的祝福,大卫所罗门所带领的以色列人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开始忘记神的祝福,开始骄傲并且高举人,此时野心家就开始替代神,让别人去敬拜,就这样逐渐地堕落下去。 
所以尽管时代变化,但人堕落的模式是一样的,就是人远离圣经教导,开始高举人,用人的义代替神的义。当教会被世俗绑架、牧者偏离圣经,基督徒失去盐味,不再发光,逐步亏欠了神的荣耀,灾难便开始靠近。20世纪GC主义兴起就是教训,现在左派以及GC主义者知道在美国武装夺取政权不可能,就开始逐步渗透美国,渗透学校、渗透好莱坞、渗透媒体、渗透政府和军队,这样下去美国这个山上之国会被倾覆,变成建立在沙滩上面的国,非常危险,所以我们急需为美国发声、为美国祷告。
祷告:亲爱的阿爸父,我们求你兴起你在地上的教会,赐给我们勇气力量和智慧,让我们分辨何为你的公义,并且高举你的公义,让我们除去惧怕的心,使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为你作盐作光,我们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求你使用我们,也请你保守美国继续能够成为山上的城,愿你的心意被高举,愿你的荣耀被全部的人所看见。我们如此祷告祈求是奉靠主耶稣得胜的名而求。 
好消息:“北美保守评论”网站已经开通!
请剪贴以下网址用浏览器打开:
www.nacr.info/WordPress/
本台双号运行
北美保守评论
北美保守评论1
不同内容,同样精彩
敬请同等关注
感谢您的打赏。我们的宗旨:
护卫和宣扬基督教保守主义价值观,
造福个人、家庭、社区和国家
你的支持将扩大"北美保守评论"的影响
PayPal.me/NAConservative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