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上方“北美保守评论”关注本公众号。谢谢!
文 | Wei Liu、Lee、Joe

昨天,2020年7月27日,星期一,美国三大社交媒体平台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油管(YouTube)联手与网民展开了一场空前激烈的发帖-封贴大战,帖子的内容不是凶杀,不是暴力,不是色情,不是谣言,而是一群来自全美各地有良心的临床第一线医生,站立在首都最高法院大门前,凭着自己亲身的临床实践,向美国人民来证明:一个已经被使用了60年的老药,可以用来有效地医治去年12月以来令人闻风丧胆、几乎摧毁了全球经济的新冠病毒。
这个药品就是川普总统亲自服用并曾经大力推荐的Hydroxychloroquine --- 羟氯喹
来自南卡罗莱纳州的共和党籍众议员拉尔夫
·
诺尔曼
(Ralph Norman)
参加了医生的发布会。

川普总统昨晚与他的8400万推特关注者分享了该视频的多个版本。该视频被删除之前,在脸书上的观看次数超过了1400万,被分享了60万次;在油管上的观看次数也超过了4万次。川普总统发的推特同样遭到删除。
根据各地疫情统计,新冠病毒已经造成近15万美国人死亡。然而这批医生却斩钉截铁地告诉大家:这款廉价的老药羟氯喹可以有效地使几乎所有新冠病毒感染者完全恢复健康。
来自加州Santa Monica的儿科医生罗伯特·汉密尔顿(Bob Hamilton)说:“总体而言,儿童能够比较好地应对这个病毒。很少有儿童被感染,那些被感染而需要住院治疗的是极低的数字,而且幸运的是病亡率大约在0.2%。”
他还指出:“儿童不会传染给父母,也不会传染给老师。” 他援引苏格兰的一位儿童传染病专家马克·伍尔豪斯(Mark Woolhouse)医生的话说:“全世界还没有发现到任何一个由学生把新冠病毒传给老师的病例。“
氯喹和羟氯喹均已获得美国食物药品管理局(FDA)批准用于治疗或预防疟疾。羟氯喹还被批准用于治疗自身免疫疾病,例如慢性盘状红斑狼疮,成人系统性红斑狼疮和类风湿关节炎。两种药物都已开处方多年。2020年3月28日FDA曾经颁发了硫酸羟氯喹HCQ和磷酸氯喹CQ的紧急使用授权书(EUA)
但是6月15日,FDA撤销了EUA。FDA表示:根据对EUA的持续分析和新兴的科学数据,FDA确定氯喹和羟基氯喹不太可能有效治疗EUA中授权用途的COVID-19。另外,鉴于持续的严重心脏不良事件和其他潜在的严重副作用,氯喹和羟氯喹的已知和潜在益处不再超过授权使用的已知和潜在风险。
脸书发言人向CNN表示:“我们已删除了该视频,因为它们分享有关COVID-19的治疗方法的虚假信息,”他补充说,该平台正在“在新闻摘要中向那些对有害,已发表评论或分享有害信息的人显示消息 我们已删除了与COVID-19相关的错误信息,将其与WHO揭穿的神话联系起来。”
医生们无非是在证明:第一,少年儿童几乎不会感染新冠病毒,更不会传染给成人。第二,羟氯喹可以有效治疗新冠病毒感人者。如果这些医生说得不对,你们可以用相反的证据来驳斥。作为媒体平台,你们既没有一线临床经验,又没有第一手科研数据和疾病统计数据,凭什么删掉一线医生叙述亲身经验的视频?你们到底是FDA或WHO的官媒,还是某些利益集团的代言人?
这三大媒体平台都自称是“公众平台”,人们可以在这些平台上自由发表意见和观点,只要这些意见和观点不是鼓励暴力凶杀、宣扬色情、传播谣言。然而现在,他们居然向专制国家看齐,联起手来封杀与他们不同的观点。这是对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原则的公然践踏!是任何一个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所不能接受的!
下面是记者会医生讲话和与听众问答的全部内容
汉密尔顿医生:“新冠对儿童的致死率是0.2%,而且通常无症状。孩子不是这个病毒的传输者。苏格兰儿科传染病专家和流行病学家伍尔豪斯(Mark Woolhouse)医生指出全世界目前没有一例学生把新冠传给教师的记录,全世界!… 阻碍孩子们去学校的不是科学,是教师工会和美国教育协会,他们就是想要钱。要些钱添加个人防护用品和设施是可以的,但有些要求太荒唐。我从加州来,洛杉矶教师工会(UTLA -United Teachers Los Angeles)要求解散警察!这和教育有什么关系?!他们还要关闭所有的私立学校,而这些学校才是真的在教育孩子。所以,阻止开学的不是科学,也不是为了孩子,而是为了某些成人,教师,和工会。”
伊曼纽尔医生(Stella Emanuel):“我在德州休斯顿做内科医生。我在尼日利亚读的医学院,在那里我用羟氯喹治疗过疟疾病人,所以很了解这个药。我来这里是因为过去几个月我自己治疗了350多位新冠病人。他们当中有的有糖尿病,有的有高血压,有的有哮喘。年纪最大的是92岁,还有87岁,但结果是一样的。我给他们用羟氯喹,用锌,用阿奇霉素,现在他们都很好,没有一个去世。而且,我给自己和我的职工,以及很多我认识的医生用羟氯喹作为预防,因为早期效果最好。我们每天要看10-15个新冠病人,要给他们输氧,我们只戴着外科口罩,却没有一个染病的。羟氯喹是有效的!”
“我在治疗一个不停呃逆的病人时,查了些资料。我发现国家卫生院(NIH - 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最近就有研究。他们不仅在2005年研究了氯喹的有效性,最近还研究了打嗝和新冠的关系。你可以自己去看,搜索‘打嗝和新冠(hiccups and COVID)’你就看到了。他们用羟氯喹治疗了打嗝的病人,还证明了不停打嗝是新冠的症状之一。所以国家卫生院知道羟氯喹对新冠是有效的。我很生气,因为看到病人痛苦地不能呼吸,认为自己快死了。我拥抱他们,告诉他们一切都会好起来。他们一个都没死去。”
“所以如果一些伪科学,一些药物公司资助的人跑出来说,我们做了研究,羟氯喹无效,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那是伪科学。我想知道是谁资助的研究,谁是后台。如果无效我治疗的350多位不可能一个都没死,而他们都好转了。我跑到华盛顿DC这里来,就是要告诉美国人民,这个病毒可以治好,用羟氯喹+锌+阿奇霉素。可以预防,可以治愈!”
“那些伪医生们,别跟我说什么双盲试验,双盲双盲,你们听起来像个机械出了故障。但我是真正的医生。你们这些放射科医师,外科整形医师,还有CNN的神经外科医师古普塔(Sanjay Gupta),说什么羟氯喹无效,会导致心脏病。我问你古普塔医生,你听着,你治疗过一个新冠病人吗?你给谁用了羟氯喹导致了他死于心脏病吗?当你有了再来跟我说。”
“每天我在诊所里,看到惊恐万分的病人,有的开车两三个小时来找我,因为他们那里的急诊医生很惧怕或不给他们开药。我告诉你们这些医生,你们就坐在那里看着美国人死去,你们就像是那些‘好’纳粹,所谓的‘好’是指那些‘好’德国人看着犹太人被杀而不发一声。”
“我收到了各种威胁。他们威胁我,还说要向医学委员会举报我(以取消其行医资格),我说我不怕!我不会让美国人死去。如果我要被钉在这座山上那就钉吧,我不在乎,你可以举报我,你可以杀了我,但我不会让美国人死去。我要告诉美国人民,可以治愈,可以治愈!所有这些愚蠢的决定和事,都不应该发生。”
“人一旦死去就回不来了。等着数据的医生们,如果6个月后数据证明这些药物是有效的,那死去的人们呢?该怎么说?当人们马上要死去时,你还在要双盲试验?这是不道德的!”
主持医生:“我希望所有在听的医生都对自己的病人像伊曼纽尔医生那么热情。另外她谈到的国家卫生院的研究,是在病毒学上对当年中国SARS的研究。研究显示了氯喹的有效性。15年前当福奇(Anthony Fauci)是国家卫生院院长时发表的。我们现在用的羟氯喹有同样效果但更安全。新冠与SARS有78%的相似度。”
艾瑞克森医生(Dr. Dan Erickson):我来讲讲关闭隔离,除了对经济的影响之外其它方面的影响。它导致一些公共健康问题,有关自杀的热线电话增加了600%,家暴,酗酒都在上升,不止是人们失去工作。我们应该有一个能长期持续下去的办法,比如社交距离,口罩等,同时也要开学,要经营业务。我这儿不是没根据的瞎说,瑞典的死亡率是每一百万有564人,英国完全关闭隔离,死亡率是每一百万有600人,说明关闭隔离并没有大量减低死亡。”
主持医生:大家有问题吗?
听众中有人提到南达科他州。
主持医生:是的,南达科他州长没有限制人们获取羟氯喹,应该是美国唯一的一个州。有些研究说羟氯喹无效,那是不准确的,因为羟氯喹被他们用在了错误的时间,以错误的剂量给了错误的病人。南达科他州疫情很轻,因为人们可以很容易买到羟氯喹。
听众中有人说要找政府。

另一位女主持:对。你们需要打四个电话:给你们的州长,你们的两位参议员,和你们的国会议员。问他们为什么你们得不到羟氯喹,医生说这药可以减低住院率和死亡率,敦促他们读一读耶鲁大学的传染病教授瑞实(Harvey Risch)的研究。
听众中有人问各种数据到底该信哪个。
主持医生:新冠病例数几乎是无关紧要的,因为很多测试并不准确,还有很多是无症状或轻微症状的。只有死亡数值得关注。如果你在60岁以下,没有其他疾病,这个病的致死率低于流感。
听众:如果你们有信息给福奇医生,你们要说什么?
另一位女主持:听取前线医生的意见,和他们见面开会。还有,很多医生不是急诊科的,他们在做预防,预防病人进急诊。如果你只听急诊和ICU的医生,而那都是不幸发展成了重症的患者,这样你并没有得到信息的全貌。你应该听一听早期的部分。你还应该明白,关闭隔离和恐惧对民众产生了什么影响。
伊曼纽尔医生:我要对福奇医生说的是,上一次你把听诊器放在一个病人身上是什么时候?当你像我们一样每天面对病人时,你就会明白我们的烦恼。你需要有对美国人民的同情和怜悯之心,就像我们这些前线医生一样。他们听你的,那你就应该给他们希望,你应该给我你已经知道的资讯,就是羟氯喹是有效的。
听众:请问伊曼纽尔医生,你打算发表你治疗新冠的显著效果吗?
伊曼纽尔医生:是的我们在做发表数据的事。但我要对医生们说,是数据让你去看病人的吗?现在病人正在死去,有数据当然好,但别整天数据数据数据。
主持医生:已经有很多数据了,但主流媒体不报。我们的网站www.americasfrontlinedoctors.com(译者注:这个网站在我们翻译时已经和本视频一起被封杀。)上有很多数据。所有羟氯喹的治疗结果,死亡率,在7月4日那个星期在底特律发表的。重症病患死亡率降低一半,早期用了羟氯喹的估计有一半到3/4的病人不会死。如果都用了这个策略。可以挽救多少生命!
伊曼纽尔医生:瑞实教授最近发表了数据。他们不需要我的数据做决定。
同一听众:几天前有个9岁女孩死于新冠,据说她没有其他疾病。你认为这个女孩是死于其他原因吗?是不是错的宣传?
伊曼纽尔医生:我无法猜测。我没见过她,没看过她的病历所以说不好。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 …
汉密尔顿医生:在15岁及15岁以下的年龄段死于covid19的人,他们常常是患有心脏病、哮喘、其他肺部疾病等合并症,所以我不知道,我们不知道这个不幸过世的九岁女孩,她不再和我们在一起,但是可能 …… 如果你深入研究,背后可能有一个原因。
听众‬:汉密尔顿医生,你有见过任何因学校关闭而引发的副作用如抑郁或自杀的吗?
汉密尔顿医生:我的意思是我认为这是常识,当学校不开放时,回忆高中的经历,你想到聚会,足球赛、社交 …‬…‬ 想想这些,这些都被关闭了。所有的快乐都不见了,‬ 这至关重要的几年,无法与其他孩子,其他人一起,因为全部关闭了, 随之引发很多并发问题,我们在谈论焦虑,我们在谈论沮丧、孤独、虐待正在发生,以及有特殊情绪的孩子,‬ 孩子也做得不好, 隔离关闭会引发一长串‬的并发症的。
听众:‬你知道我们听到的所有这些研究 … 母亲也不能回去上班了因为不敢让孩子上学,孩子本来就不应该留在家里,但如果母亲回去上班,那么年老的祖父母就要 …
汉密尔顿医生:‬是的,这是个大问题,因为人们害怕。并不是说他们的孩子会特别容易染病,因为我认为他们正在了解真相。孩子们对感染的耐受性很好。但他们肯定也会考虑到他们的环境,他们独特的家庭,我认为在某些情况下,这是一种正当担心的理由。但是作为常规,国家的常规,孩子们应该回到学校。也许有些孩子由于各自的居住环境可能带来潜在的问题,但对于年幼的孩子,他们并不是将疾病传染给成人‬的根源。至於羟氯喹,这是可以使用的。
伊曼纽尔医生:‬好吧,我们谈论的是我们不能开门经营我们的企业,我们不能去上学,父母害怕接受治疗,我个人已经让一百多人接受羟氯喹预防治疗了,医生、老师、普通人、医疗工作者、我的员工、还有我自己 !  我有时一天接待超过15到20个病人,或一天20、15、10位病人,我戴一个医疗口罩,我周围沒有一个人被感染。这个就是答案。你要重开学校的话,用羟氯喹预防covid-19,每隔一周用一粒药就足够了。这就是我们需要让美国人民了解的。我们可以预防,也可以治疗的。我们不需要关闭学校,我们不需要关闭我们的生意。
有预防,可治疗,与其去谈论口罩,与其去谈论封闭,与其去谈论这些东西,倒不如让老师用羟氯喹。让那些高风险的、愿意用羟氯喹的人用吧。如果你想染上病毒,很酷呀,但是你应该被允许得到这种药物来预防的权利。所有我们正在经历的本都是不必要的,因为羟氯喹有预防作用,它叫做氯喹,可以预防covid-19。
听众:较早之前,我听你说药物是使用过的,但是他们以错误的剂量使用了药物,所以我一直在听,但是,什么是正确的剂量?
伊曼纽尔医生‬是的,您要去问您的医生,我再请一位医生也谈一下 。
尔佐医生(Dr Urzo) :这个问题问得好。因为对这种药物的恐惧已经影响了整个政治局势,这种恐惧已经影响到了这种药物,所以让我们重申一点,这种药物是超级安全的。它比阿司匹林、布洛芬、泰诺更安全。它是超级安全的!问题是,在这些研究中,他们在全国范围內用了非常高的剂量, 用的剂量非常大。他们做了重新定义式的研究,一致性的试验,也就是世界卫生组织的试验。还有康复试验,第一天他们就使用2400毫克的剂量,其实预防性你只需要200毫克,每周两次。而他们使用了过量的中毒式的剂量,猜猜他们发现了什么?当你使用过量的中毒式的剂量,那你必然会得到中毒式的结果,当你使用引发中毒式剂量时,药物当然不会起作用,好吧!
这是一种非常安全的药物。它集中在肺部,在肺部的浓度是其他部位的200到700倍。它是一种神奇的药物,在血液中不会去到那个高水平,但肺部会,所以你会发现自己获得了预防性,一旦病毒到达那里它将很难通过,因为羟氯喹阻止它了。一旦病毒进入,它就不会让病毒复制。实际上,当服用锌時,锌就会搅乱被称为RDRP的复印机制所以结合药物,它本身在早期疾病中非常有效。它在预防方面非常有效。所以我希望这回答了你的问题。
戈尔德医生(Dr Gold):是的,我想强调尔佐医生所说的,因为我喜欢这个问题。这是一种非常简单的治疗方案,它应该让美国人使用。目前困难的就是因为政治,医生不能给它开处方,药剂师也不能释放它。他们有权否决医生的意见,这就是为什么你在柜台上买不到它。你可以在世界几乎所有的地方买到,在拉丁美洲、伊朗、印尼、撒哈拉以及南非,你都可以自己去买。我的朋友,用量是200毫克,一星期两次,然后每天服用锌,就是这个剂量!我赞成在柜台上就可以买到(非处方),把它给人民,把它给人民!
听众:再问两个问题,谁可以将讯息准确回答我?
詹姆斯医生(Dr. James)我是詹姆斯医生,我想对戈尔德医生刚才说的做一些补充:似乎有一种针对羟氯喹的精心策划的攻击。你什么时候听说过一种药物会引起如此大的争议?一种有65年历史的药物,多年来一直属世界卫生组织安全基本药物的清单,是的,这在许多国家/地区遇到了麻烦,我们看到的是很多错误信息。所以我与人合作撰写了第一份关于羟基氯喹作为冠状动脉潜在疗法的文件。这是在3月份,这在某种程度上引发了一系列的风暴。从那以后,对像我们这样的医生进行了大量的审查。我说的是,我们中的一些人已经被审查了。我们共同撰写的那个google文档,实际上,是被google删除的。现在很多研究已经表明它是有效的,安全的,但你还是看不到那篇文章。
还有一个错误的信息,不幸的是这已经达到了医学的最高等级。在五月,有一篇文章发表在《柳叶刀b》上,这是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医学杂志之一。
因为这项研究,世界卫生组织停止了所有羟氯喹的临床试验。只有像我们这样的独立研究人员才会关心病人,关心真相,深入研究并确定,实际上那些数据是伪造的,不真实的。所以我们做得非常有说服力,以至于这项研究在发表后不到两周就被《柳叶刀》撤销了。这几乎是闻所未闻的!尤其是对于这么大规模的研究,所以我向所有人道歉,因为那里存在着太多的错误信息, 不幸的是,寻找真相困难重重,我们需要在其他地方寻找真相。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这里组建一线医生组织,以设法帮助获得真实信息的原因。我是詹姆斯·塔塔罗博士。是的,我大部分的想法都是在推特上发表的,这个推特最近很不错,但我也有一个网站
medicineuncensored.com‬ 它包含了很多关于羟氯喹的信息,我认为比其他媒体渠道的报道更加客观。
b
听众:这很重要,因为我不仅从医生那里了解到,而且从其他媒体人士那里得知,YouTube实际上是屏蔽了许多特别是关于羟氯喹的信息的。
詹姆士医生:让我简明地重申这个问题,我要说的是Facebook和YouTube采取了最严厉的措施来压制和审查人们。这是来自YouTube的首席执行官和马克·扎克伯格,发表任何与世界卫生组织言论相悖的言论都会受到审查,我们都知道世界卫生组织在这次大流行中犯了很多错误。无论如何,他们都不是完美的。Twitter虽然有一些缺陷和缺陷,并也标记某些内容,但仍是最自由的对话平台之一,我们对这些信息进行了明智的讨论,今天在座的许多人实际上通过这样的社交平台媒体联系在一起的。
听众:您能谈谈您之前提到的药物治疗吗?它已经存在有多久了?
乔-拉塔坡医生(Dr. Joe Latapo):当然,我是乔-拉塔坡医生。我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名内科医生,同时也是一名临床研究人员。我只是代表我自己,而不是代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所以我想说的是,我想到的是那些正在幕后看此广播的人们,我想与大家分享。因为存在着太多争议,气氛充满了冲突 。现在,这群医生正在尝试做的事情, 从根本上讲,是为了让大家更清楚地了解我们是如何应对covid19这个巨大的挑战,这就是我们的最终目标,并为事物带来亮光,意味着更多地考虑取舍。 
我的一个同事说意外后果,实际上我认为那甚至不是正确的词,正确的词是"未预料的后果"。真的,想想我们在这个特殊的时代所做的决定的影响,我相信人们听到了一些关于羟氯喹的讨论并好奇这些医生在说些什么?他们是照顾病人的医生,有医学认证,医学院,很棒的医学院。所有这些,他们怎么可能这么说? 我可是收看CNN和NBC的,这些媒体对此只字未提啊。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有些问题是道德问题,那真的应该有一个单一的声音,你知道! 所以对我来说,关于人们是否因性别、种族或性取向而受到不同对待的问题,我认为这些都是道德问题,在这些问题上只有一种立场。但Covid-19不是一个道德问题,Covid 19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复杂问题,我们可以从多角度来看待它。所以,当每个人都只能从一个渠道听到一种观点时,这对美国人民是不好的。这样做毫无预警,大多数人听到的观点是羟基氯喹不起作用。是的,这是大多数人在主流电视上听到的观点。
听众所以我的问题 … 我仍然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我想知道关于您的同事所说的,由于学校关闭和政府关闭而导致自杀性上升、焦虑、滥用和其他各种问题的增加。我想知道是否应该将联邦资金分配给一线工人、社会工作者、心理健康治疗师。
医生问题的答案是:伤害已经来临,我们应该如何处理这种伤害,我不知道政府的内部运作方式,但实际上伤害已经来临了,我们必须要做些有意义的事,所以对我来说,作为一名医生,如果你和我都知道我们已经被车碾过了,当然是要先去医院,所以以我的职业来说 …
听众是的,能够帮助这些孩子,我认为这很有意义。
记者大家好,这里是《布莱特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我们将继续为您带来“医生小组”的发言。感谢你收看。请继续关注,我们迟点回来。抱歉有点过度曝光,扯掉我的麦克风了。但是我们将回来。
请关注Facebook上的《Breitbart News》,关注我们的Facebook, Instagram,Twitter,当然还有我们的网站 Breitbart.com,当然还有YouTube,请继续关注。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祝大家好。
今天,这群医生再次来到最高法院门前,做同样的阐述。他们不畏强暴的勇气和为真理做见证的正义感,值得我们深深钦佩。感谢他们!
参考资料:1)FDA《关于撤销氯喹EUA的问答》:https://www.fda.gov/media/138946/download
2)布莱特巴特(Breitbart)新闻:《沉默的一线医生召开记者会挑战权威》https://www.breitbart.com/politics/2020/07/28/watch-live-silenced-frontline-doctors-hold-capitol-hill-press-conference-to-challenge-big-tech/
本台双号运行
北美保守评论
北美保守评论1
内容同样精彩
敬请同等关注
感谢您的打赏。我们的宗旨:
护卫和宣扬基督教保守主义价值观,
造福个人、家庭、社区和国家
你的支持将扩大"保守评论"的影响
PayPal.me/NAConservative

相关精彩文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