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地球人研究报告
ID:diqiuren005
手机对大部分人来说,现在更像是一个外置的私密部位:能随意触碰的人只有自己,伴侣想碰也得防着,只有万不得已的时候,才能交到专业人士手上(指修手机的)
但唯有一个时刻,能让人卸下这份防备,将这私密之物交付于外人。
被要求写好评的时候。
如今外出就餐,每当你酒足饭饱的时候,都会有位店员悄然滑到身旁,用抹茶大福贿赂出一个好评承诺,并补充一句恶魔低语,要不我来替您写?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让你找不出拒绝的空隙。大部分人这种评价代写也没什么抵触心理:反正就在我眼皮子底下写,可不敢胡写吧。
于是就此交上了手机。
而最近隆重登场的一个话题,则揭示了这种侥幸心理背后的残酷秘密。
店员代写评价的时候,可不是一般的敢胡写。
就在最近,由于几位惨被代写的冤大头顾客分享出自己的经历,人们逐渐注意到了这个行为有可能造成的悲剧——
店员代写好评,很有可能影响你的网络风评。
有女孩去吃顿饭,被店员杜撰成带孩子的宝妈,无中生宝却写得头头是道,差点让人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有人吃顿韩国烤肉,店员为了突出自家店味正,国籍都让店员给偷到韩国去了。
日本料理也同样不甘示弱,硬指顾客为顾客桑。
在店员的笔下,一切信息皆有利于我店,最不看重的就是顾客的死活。
他们的键盘敲击声中,就此诞生了许多珍稀顾客,比如人生中第一次吃火锅的重庆人。
剪头剪到重返18岁的妙龄老太。
这些被代写的顾客们大多对胡诌代写没有防备,直到最近检查自己点评软件上的个人主页,才发现自己对外的人设有多么多彩。
更有甚者,在不知情中被描写成了店员粉丝。
这是因为有大量店员接过手机,对自己猛做自我PR,以至于外人一看,就知道这评价是谁写的。
很难原谅,但多少可以理解。
毕竟当下点评软件上的商家,大多对好评质量要求颇高,需直击自家卖点,图文并茂还得吸睛。与此同时,“赠品”等话术还需规避,不然踩中平台红线还得屏蔽。
这份压力往往最终被交到店员/服务员手上,而这叫「好评业绩」:
一天收集几个评价、店员大名能出现在点评区几次,要么有硬性考核,要么有相应奖励,虽然两者差不多一个意思。
这是如今点评软件上商家评价普遍行情。看的不是硬实力,看的是谁家店员更能豁得出去。
店员有本职工作,还要忙里偷闲当枪手,所以难免会憋出一些“下次结婚还找你”之类的语句。
而除了这些乱套马甲的行为,还有种代写成果常被消费者们津津乐道:
店员假借手机写点评,略施小计抒真情。
最典型的就是,十个帮你写评价的店员,至少有八个都会提到空调不给力。
表面看以为是店员在增加点负面消息来维护真实性,其实是在借消费者之口,提醒老板空调温度该调低了。
猛一看好笑,再一看又觉得心酸。不少打工人只有借点评系统打差评,才敢为自己争取工作环境的提升。
而这几种情况,其实都在反映着当下点评软件里商家评价的普遍情况:
真话只存在于在差评的范围里。
从最近几年开始,无论是哪个点评软件,商家评价的可参考性都已经无限接近于零了。简单一扫,就能大致看清,哪些是用小甜点贿赂出来的,哪些是店员代写的。
导致大部分消费者想看一家店好不好,都会直奔差评区看商家的处理方式。
这种就不行
因为但凡拿过小赠品的人都知道那些个好评是咋来的。
这样的面子工程,大部分人都觉得虚伪,但它也是由大部分人主动被动地维护出来的。
商家其实也不想这么干,但不这么干只能不干。
所以虽然可供参考的点评App更多了,但我们还在过原来那种开盲盒式的生活。
想起上回我用点评软件,找了一家老小区里的手工店玩,店员全程温柔耐心,但在盯写评价的时候还是拿出了熬鹰的眼神,在旁三令五申,多次口头交代导师评语,磨了好几分钟还是让我延毕了。
她急我也急。我急是因为我想走,她急是因为我就这么走了老板得急,老板急是因为高质量好评只能抓出来,毕竟绝大部分顾客会主动给的只有差评。
所以我也还是说了那句万恶之源的话:要不,还是你来替我写吧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地球人研究报告(ID:diqiuren005),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拿个赠品,
押上了这辈子的名誉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