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的故事》开播至今,凭借女主角刘亦菲在内娱独一份的国民热度和亦舒原著的加持,热度一直居高不下。
▲ 《玫瑰的故事》不仅在开播第二天登顶全网收视率榜首,而且播出至今热度有增无减,播出数据创下纪录。除了《玫瑰的故事》,《庆余年2》和年初的《繁花》也是出自腾讯。
除了年近40的刘亦菲的不老容颜,其中讨论度最高的还要数大美人黄亦玫几段惊心动魄的虐恋,不久前我们聊过几期《玫瑰的故事》,详细论述了。
剧中黄玫瑰的美自是无需多言,除了气质儒雅邪魅的霸总初恋庄国栋,黄玫瑰的几任恋爱对象也是一口气集齐了各种类型的帅哥。
剧中的女配角们也美得各具特色。


▲ 这部《玫瑰的故事》里还有性感美人朱珠(2021年朱珠大婚,我们写过朱珠颇为神秘的另一半和那场婚礼),冷感的气质美人万茜和娇俏美人蓝盈莹,巧合的是她们都参加过近两年大热的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特别是万茜和蓝盈莹,2020年夏天“浪姐”的大热直接带火了她俩,我们当年也写过“浪姐”里这些姐姐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玫瑰的故事》中饰演爸爸妈妈的老演员们年轻时也是气质绝伦,个个大有来头。
尤其是玫瑰的父母,清华大学的教授夫妻,儒雅大度,格局高远,一般的演员演不出那种贵气。
也难怪,饰演黄爸爸的是87版《红楼梦》中的大帅哥侯长荣,而饰演黄妈妈的是八八年嫁给体坛名将的大美人吴玉芳。
▲ 除了当年在《红楼梦》一人分饰柳湘莲、北静王两角的美男子侯长荣,回看三四十年前的《玫瑰的故事》中的“妈妈们”,个个都是当年最美最火的女明星,无论是颜值还是气质,都丝毫不输当下的顶流们。
今天想跟大家聊聊《玫瑰的故事》里这些“爸爸妈妈们”的故事。
特别是在《红楼梦》里演柳湘莲的侯长荣和在80年代顶流电影《人生》里演刘巧珍的吴玉芳,以侯长荣和吴玉芳为代表的这些80年代偶像美人们,到底凭借怎样的魅力成为一代人心中有关时代的回忆和印记,以及这些年来,他们的境遇又是如何呢?
一生一世一对人
咱们先从黄亦玫爸爸,当年87版《红楼梦》里的“柳湘莲”侯长荣说起。

▲ 当年这个在《红楼梦》里面如冠玉的美男子侯长荣,近40年后的今天依旧是气质卓群。
侯长荣是学戏曲出身的,从小在江苏省戏剧学校学戏。1978年,18岁的侯长荣从戏剧学校毕业后,即进入江苏省扬剧团工作。
▲ 侯长荣本身就是扬州人,扬剧是家乡扬州的地方戏。侯长荣从小就具备优越的外形条件和表演天赋,1987年拍摄《红楼梦》之前,侯长荣一直是专业的扬剧演员,资历丰富,屡获奖项。
▲ 早年的侯长荣跟随扬剧团在全国各地演出,很吃过一些苦,也正是早年艰苦的从业经历的打磨,侯长荣身上没有身为美男子那种自视甚高的虚浮和油腻。
80年代中期,《红楼梦》剧组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选角,侯长荣凭借自身优越的外形条件入选。
▲ 当年剧团里和侯长荣一同入选《红楼梦》剧组的还有饰演平儿的沈琳,图中坐在侯长荣身边的是他的太太陈剑月,当年《红楼梦》里的香菱。
当初选角小组最早属意让侯长荣演主角贾宝玉,但由于侯长荣当年过于冷峭的气质不似贾宝玉身上的小儿女情态,178cm的身高也没法和剧中的年轻女孩们配戏。
于是落在侯长荣身上的就变成了长相俊美、性格落拓不羁的世家公子柳湘莲和贵气谦和、但给人以距离感的北静王。
落选贾宝玉之后,侯长荣向剧组推荐了欧阳奋强。
▲ 在自己落选主角的情况下,侯长荣愿意推荐当时和他并不相熟的欧阳奋强,愿意成人之美,这不仅出自侯长荣自身难得的宽厚品格,还源于自小学戏的侯长荣对戏剧的信仰,在一切以戏剧为先的前提下,个人的利益得失理应置之度外。
多年来,欧阳奋强也是一直感念侯长荣当年无私的举荐。

面对不适合自己的角色主动让贤,并不是所有演员都有侯长荣这样的胸襟,特别在当年受到全国人民关注的《红楼梦》剧组,不要说像贾宝玉这样《红楼梦》中的绝对主角,当年贾琏这一角色也是好几个名校毕业的专业男演员在争。
▲ 当年风流的链二爷一角也是许多演员争抢的对象,最终剧组定了几乎毫无表演经验的高宏亮,让许多专业演员出身的贾琏竞争者事到如今都无法释怀,彼此之间“到今天见面还是很微妙”。
▲ 侯长荣饰演的柳湘莲(左)和高宏亮饰演的贾琏(右),是87版《红楼梦》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两大帅哥。
▲ 说句题外话,当年明令禁止谈恋爱的《红楼梦》剧组一共出了3对夫妻,除了侯长荣夫妇,还有“贾琏”高宏亮和当时剧组的化妆师胡焰,“贾芸”吴晓东和“平儿”沈琳。
正如当年很多参与拍摄《红楼梦》的年轻人一样,87版《红楼梦》也改变了侯长荣的一生,不仅让侯长荣从此由戏曲舞台转向电影电视剧的拍摄,他还在剧组结识了自己一生的爱侣,《红楼梦》中的“香菱”陈剑月。
▲ 侯长荣和陈剑月相识于《红楼梦》剧组。
▲ 87版《红楼梦》陈剑月饰演的香菱。
▲ 在《红楼梦》之前,陈剑月已经是供职于鼎鼎大名的西安电影制片厂的专业演员,拍过2部电影,合作的都是中国当时最有名望的电影艺术家。改革开放初期的西影厂人才辈出,张艺谋、顾长卫、黄建新等如今响当当的大导演都是彼时的西影厂重点培育的新人。
▲ 西影厂时期的陈剑月,面若银盆、眼如水杏,是那个时代标准的美人。
和老公侯长荣一样,陈剑月外形条件相当优越,本身又有表演经验,当年他俩都是《红楼梦》剧组一眼选中并钦定的角色人选。
▲ 陈剑月原本在《西游记》剧组试戏,定妆照(上图,陈剑月原计划在《西游记》演“白骨精”假扮的村姑)都拍好了,偶然被《红楼梦》剧组导演助理潘欣欣一眼看中,直接给拉进了《红楼梦》剧组。

进组后的两人可谓是一见钟情,之后就自然而然地谈起了恋爱。
尽管当时剧组明令禁止演员们在剧组谈恋爱,但是挡不住郎才女貌的“柳湘莲”和“香菱”爱得热烈,二人在《红楼梦》还没拍完的时候就一口气完成了恋爱结婚生子。
▲ 2007年《红楼梦》剧组20年再聚首,陈剑月直言在剧组中最难忘的回忆就是结识侯长荣,戏还没杀青,二人就偷偷领证结婚,第二年剧刚拍完孩子就出生了,听到这段往事陈剑月身旁的侯长荣害羞地低下了头。
▲ 侯长荣与陈剑月婚后育有一女,一家三口颜值都超高,图源二人女儿侯允心的小红书@michelle允心。
携手相伴近40载,侯长荣与陈剑月夫妇二人依旧是恩爱如昔。

▲ 年轻时候的侯长荣和陈剑月,真的是一双璧人。
▲ 夫妇俩常结伴出门旅行,侯长荣仍然是陈剑月口中“能懂得自己的人”,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 夫妇俩一起出席艺术活动。

▲ 一起出门见朋友,如今二人的年纪都在60岁上下,但仍然打扮得有型有格,没有老态,形依旧,神依旧。
女儿允心对爸爸妈妈的感情也是非常深厚。
▲ 女儿经常会在小红书晒出与父母的合照,谈起父母也永远是深情满满,称“妈妈(陈剑月)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说到她我都会湿了眼眶!”
▲ 爸爸侯长荣则是女儿心中的老朋友,“沟通里充满了尊重和包容,他身上没什么爹味。”
▲ 《玫瑰的故事》里玫瑰爸爸的教育理念,与侯长荣私下里的教育理念不谋而合,“父母跟孩子就应该像朋友”。跟同龄人相比,侯长荣的理念可说是非常超前了。
如今女儿允心也有了孩子,侯长荣陈剑月夫妇经常和女儿一起带带外孙,享受含饴弄孙的快乐。
▲ 女儿允心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
如今陈剑月基本已淡出荧幕,大多数时间在家过着岁月静好的恬淡生活,侯长荣依旧是老当益壮,一年能接好几部戏。
▲ 陈剑月经常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的日常生活,看得出她的个性和风格依旧非常“香菱”,恬淡不争,非常有小资格调。
▲ 陈剑月偶尔也出来拍拍戏,过过戏瘾,2017年的热播剧《那年花开月正圆》,侯长荣和陈剑月在剧中合作演了一对夫妻。
▲ 即便拿到几乎没什么戏份的角色陈剑月也会非常珍惜,看得出如今的陈剑月还是热爱演戏的。
虽然侯长荣的演戏机会与陈剑月比起来多得多,参与的也大多是时下最热门的剧,不过侯长荣拿到的大多数角色,都是像《玫瑰的故事》中玫瑰父亲或者《那年花开月正圆》中二当家这样的配角。
▲ 2019年,姚晨、倪大红主演的爆款剧《都挺好》里也有侯长荣,他在片中饰演苏大强的亲家。有关《都挺好》这部剧我们当年讨论过,像片中苏明玉这样的女孩子要强到底好不好?
▲ 2020年的《流金岁月》,侯长荣在剧里演“朱锁锁”倪妮的舅舅,看来如今外形依旧儒雅俊朗的侯长荣,在亦舒剧里演大美人们的长辈(倪妮的舅舅,刘亦菲的父亲)显然是特别有说服力。当年我们也写过《流金岁月》
▲ 2021年周迅与黄磊主演的《小敏家》(这部剧的导演汪俊也是《玫瑰的故事》的导演),侯长荣在片中饰演周迅的蓝颜知己苏老师,仅有一个模糊的近景和局部特写,当年我们也讨论过这部《小敏家》
戏份有限,人物能发挥的空间也有限,不过这好像并不妨碍侯长荣乐在其中,无论从陈剑月还是侯长荣身上,都能看到他们拍戏的用心和热忱,只要有戏拍,无论什么样的角色,均是全情投入。
▲ 即便是俊美如当年的柳湘莲,上了年纪也难免被边缘化的处境,毕竟无论是戏曲还是影剧,舞台永远是年轻人的主场。不过即便只能演些配角,侯长荣仍然对演戏乐在其中,因为“哪怕再小的角色,只要能演得让观众有印象,那都是非常值得的。”
可以感受到除了打心底里的热爱,支撑侯长荣继续演哪怕是一些无足轻重的小角色的,还有一种身为演员的信念感,这种信念感也是老一辈演员身上常常看到而年轻演员又格外稀缺的特质。
▲ 拍戏时所谓的“干行活”是指“流水线式的不投入感情的拍摄”。
▲ 所谓的“不干行活”用侯长荣的话来说就是“(演戏)不去追求这一类,要追求这一个”。
演到哪怕再小的角色,也会用心对待。一旦演到自己喜欢的角色,就一定是废寝忘食。
▲ 侯长荣在《长相思》中演了一位城府极深、威严感极强的君王,有别于侯长荣之前常扮演的儒雅斯文的角色,让他过足戏瘾。
▲ 演到喜欢的角色,“付出再多都无怨无悔”。
对于演了一辈子戏的侯长荣来说,虽然红不红、演主角配角已经不再重要,能演戏已是最大享受,但他仍是不满足的,作为演员,他仍渴望一个真正可以淋漓尽致发挥的舞台,和一个真正称得上伟大丰富的角色。
人过六旬的侯长荣与陈剑月感情稳固,舞台上也仍有自己的位置,入行近40年的今天仍然有戏可拍,时不时还能遇见让自己心仪的角色,《玫瑰的故事》里除了几位主角,他的戏份挺多,表现亮眼,对于一切,他欣然接受,用他自己说的“顺其自然,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横跨体育娱乐的顶流夫妻
聊完侯长荣,再来跟大家聊聊以吴玉芳为代表的女配们。

吴玉芳的成名作《人生》是80年代划时代的电影,当时20岁出头的吴玉芳也是那个年代当之无愧的顶流小花。
▲ 当年这部《人生》可谓家喻户晓。
▲ 《人生》的导演吴天明,正是当年西影厂的厂长,他是80年代中国电影的先锋人物,创作能力旺盛,屡屡拍出《人生》、《老井》、《变脸》和《百鸟朝凤》等振聋发聩的划时代佳作,获奖无数。
▲ 当年西影厂出身的张艺谋、顾长卫,初出茅庐的陈凯歌、姜文,无一不受到吴天明的提携,是大多数中国“第五代导演”们共同的伯乐。
▲ 吴天明私下不只是提携后辈,而且广结当时最优秀的华语电影人,李安至今仍记得在90年代和吴天明有过的一次促膝长谈,“对我来讲非常有启发性”。

▲ 徐克90年代来到西安拍戏,得到爱才如命的吴天明的招待,二人一见如故,在场的还有当时与徐克等几位新艺城巨头合作密切、私交甚笃的林青霞。
说句题外话,当年陈剑月被《红楼梦》剧组选中,可是彼时她供职的西影厂不放人,最终陈剑月在厂长吴天明的支持下顺利进组。
▲ 当年西影厂不放人也是出于怜才,觉得为了香菱这么一个小角色搭进去3年时间,对于陈剑月这样一个处在上升期的青年演员来说太可惜了。
▲ 对于当年吴天明的成全,陈剑月一直感念于心,对于那个时代的电影人,吴天明不仅是行业大前辈,也是深受敬爱的人生导师,可惜吴天明已于2014年去世。
当年挑中吴玉芳演刘巧珍的,正是《人生》的导演吴天明。
▲ 吴玉芳1963年出生于上海,十几岁开始就在上海儿童艺术剧院演儿童歌舞剧,是地地道道的上海姑娘,刚开始她属意的是戏中的女二号,想也没想“刘巧珍”这个和她的人生经历相差十万八千里的角色,导演吴天明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出吴玉芳身上的单纯和质朴非常适合“刘巧珍”,直接拍板把吴玉芳定为女一号。
▲ 大城市来的吴玉芳也真的演出了农村姑娘刘巧珍的纯情与善良,吴玉芳清澈干净的笑容,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让当时全国人民都记住了《人生》刘巧珍这一角色。图源水印
▲ 吴玉芳很多年后明白导演吴天明选角时的良苦用心,“人的相像,更重要的是心灵上的吻合”。一部红遍大江南北的《人生》,从此改变了上海姑娘吴玉芳的人生。
当年吴玉芳在西影厂拍《人生》,也顺带见证了那个群英荟萃的80年代西影厂。
甚至当时《人生》的原著作者路遥也在西影厂,他不仅在场,还会亲自下场指导演员演戏。
▲ 路遥教给吴玉芳怎样像农村姑娘一样,学着用腰发力去走路,让吴玉芳获益匪浅。
就是这样一部汇集了当时最顶级导演和编剧的电影《人生》,成就了一个划时代的经典,更成就了当时年仅21岁的吴玉芳。
1985年,吴玉芳荣获大众电影百花奖影后,成为当时家喻户晓的顶流小花。
▲ 当年的《人生》在大众电影百花奖上拿到了包括吴玉芳(左三)的最佳女主角在内的4项大奖,照片中站在吴玉芳两边的分别是导演吴天明(右三)和原著作者路遥(左二)。
不过,吴玉芳在22岁拿到人生的第一个影后之后并没有乘胜追击,1988年,吴玉芳与80年代最炙手可热的乒乓名将江嘉良喜结良缘。
婚后的吴玉芳从圈内隐退,告别大荧幕。
▲ 吴玉芳江嘉良夫妇。
▲ 当年的江嘉良是体坛大帅哥,长相俊美,球技高超,拿遍国内外乒乓球赛事所有大奖,是80年代中国风头最劲的体坛明星,比林丹还要出名。
有两个地方出大明星,一个是影视圈,一个是体育圈,而两个圈的顶流明星结合,当然引发轰动,在八十年代,没有社交媒体,但吴玉芳与江嘉良这一对仍然拥有巨大的知名度,堪称两界联姻,世界震动。
或许没有人会比他们二人更懂得“出名要趁早”的滋味。
▲ 吴玉芳与江嘉良的恋爱属于顶流之间的恋爱,在街上不敢并排走路,恋爱期间光是打车费就能花掉当时一个中国普通家庭好几年的年收入。
▲ 吴玉芳的确是“出名要趁早”,早到她还不懂得名声究竟意味着什么,谈到当年早早嫁人隐退,吴玉芳言语之间还是会有一丝后悔的意味,毕竟当第五代导演在国际上崭露头角,中国影人一次又一次走向世界的时候,中国影坛已经没有吴玉芳的身影。等她再回来的时候,影坛已经没有了她的位置。
八十年代的女性,仍然是非常传统的,一结婚,就以家庭和老公为重。
1988年,吴玉芳婚后息影,那年的汉城奥运会,呼声甚高的江嘉良意外爆冷,无缘奖牌,之后第二年的比赛仍是出师不利,1989年,江嘉良正式退役。
江嘉良退役,吴玉芳息影,年少的巅峰岁月一掠而过,人都是时代的产物,那时的潮流,都是出国,就算是顶流也不例外。
退役后的江嘉良曾远赴东南亚做乒乓球教练,之后又带着太太吴玉芳辗转香港经商,后来回到内地办乒乓球俱乐部。

▲ 退役后的江嘉良一度从球场转战商界,经商有道的他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但江嘉良后来发现,无论做什么,在他心中都无法和乒乓球相比。2004年,江嘉良带着全家定居香港,做起了TVB的乒乓球评论员。
▲ 2016年,江嘉良作为TVB特派员前往里约热内卢做当年的奥运会评论报道,图为江嘉良在奥运会现场采访马龙。
婚后吴玉芳和江嘉良育有两个可爱的女儿,有妻女陪在身边,还能继续自己热爱的乒乓球事业,江嘉良非常满足于自己退役后的人生后半场。
▲ 大女儿江莉馨1992年出生于新加坡,当时江嘉良受聘于新加坡国家队。1995年二女儿江莉婕出生于香港,彼时夫妇二人已移居香港。
▲ 江嘉良仍热爱乒乓球,但并不过分留恋曾经的辉煌,“我已经翻过了乒乓球的那一页,很满意如今的生活状态。”
▲ 夫妇二人经常结伴满世界旅游,享受生活。
婚后吴玉芳跟在江嘉良身后做了10年的全职太太,静极思动,90年代末,吴玉芳再次出山拍戏。
▲ 当时久居家中的吴玉芳身体开始变得不好,江嘉良认为吴玉芳是因为脱离社会太久,积郁成疾,1997年又有拍戏的机会找到吴玉芳,在江嘉良的坚持下,吴玉芳开始复出拍戏。
吴玉芳离开行业的十年,绝对是半世纪以来中国影视业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生巨变的十年,无论是社会大环境、行业生态还是从业人员乃至观众的口味在十年间无一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即便如侯长荣这样从未离开行业的演员,都免不了随着年岁渐长逐渐被边缘化的命运,更何况脱产10年之久的吴玉芳,刚回到剧组时的她,连怎么拍戏几乎都忘得一干二净。
最初,顶着百花影后title的吴玉芳还能拿到一些主角。
▲ 1999年,吴玉芳搭档巫刚主演爱情轻喜剧《女人的天空》,在片中饰演一位空姐。
▲ 2001年,吴玉芳在《涉外保姆》中饰演被丈夫背叛的下岗国企女职员,近几年吴玉芳接演的也大都是家庭题材的电视剧。
再次重新拍戏,吴玉芳不得不从零开始努力,而且人到中年,能接到的角色无论是质还是量都在飞速下滑,再后来,吴玉芳只能给年轻的演员做配,演一些婆婆妈妈类的配角。
▲ 2009年的现象级电视剧《蜗居》,吴玉芳在里面演在别人家当钟点工的拆迁钉子户儿媳妇徐丽。

▲ 2014年言承旭与佟丽娅主演的偶像剧《恋恋不忘》,吴玉芳演“霸总”言承旭的妈妈。
除了角色质量上的落差,吴玉芳从当年万人追捧的顶流小花,到如今不为大多数年轻人所知的中年演员,在行内的待遇也是天差地别的。
▲ 娱乐圈向来跟红顶白,早已不再是顶流的吴玉芳重新拍戏之后也尝尽人情冷暖。
影视圈就是这样现实,就算你得过影后又怎么样?一切要从头开始,人们早已不记得一二十年前的事,但就算接到的大部分角色差强人意,吴玉芳还是一口气坚持了20多年。
2019年,吴玉芳凭借《送我上青云》中梁美枝一角,斩获2019年金鸡奖最佳女配角。
▲ 吴玉芳在《送我上青云》中扮演了一位无力面对老公出轨、女儿重病,永远拒绝长大的“少女”妈妈。
兜兜转转30余年,吴玉芳终于又拿到属于自己的奖杯,从最佳女主角到最佳女配角,不是不感概的。
人,不能永远是女主角,三十年后,还可以成为女配角,不是也很好么,这也很美妙。
▲ 从懵懂无知时拿到影后,到摸爬滚打20年后又重回巅峰,手握金鸡奖的一刹那,吴玉芳内心一定是百感交集的吧,彼时彼刻的吴玉芳,内心的万语千言化作领奖时的一句话“这一刻,真美妙。”
拿奖后的吴玉芳资源明显好多了,虽然还是一些婆婆妈妈的角色,但角色吃重很多,如今年逾60的她,每年会接好几部戏。
▲ 2020年孙俪主演的热播剧《安家》里也有吴玉芳,她在里面扮演娇嗲的上海女孩朱闪闪的妈妈。
▲ 2021年《小舍得》里吴玉芳演宋佳的后妈,张国立的出轨对象蔡菊英,蔡菊英一角被网友戏称“高段位绿茶”。
▲ 2020年的《流金岁月》,吴玉芳饰演了优雅贵气的蒋太太。
可以看到,吴玉芳如今接到的角色几乎清一色是当红小生小花们的妈妈。
但是这些“妈妈们”的角色并非批量生产,她们在吴玉芳精心雕琢的演绎下各具特色,无论是菜市场阿姨,还是贵太太,吴玉芳演什么像什么,这就是实力。
▲ 吴玉芳的演技也获得了广大网友们的肯定。
在吴玉芳身上,我们也能感受到侯长荣说的“不接行活”,“不追求这一类,要追求这一个(角色)”的信念感。
用吴玉芳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你不知道我是谁没关系,“我会用实力去说”。
能坚持下来的都是牛人
讲了《玫瑰的故事》里气质不凡的黄爸爸和黄妈妈。
其实主角们的爸爸妈妈们可都是有故事的人,也都在他们的时代里叱咤风云。
一上场就先声压人,外形和妆造都酷似张兰的庄国栋妈妈,是90年代的金鸡影后于慧。
▲ 于慧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曾在上影厂工作,是当年上影厂的当家花旦,从业几十年不仅屡获大奖的肯定,而且出任过金鸡奖、华表奖评委,履历非常亮眼。

▲ 于慧最有名的角色要数《围城》里把方鸿渐们迷得晕头转向的美艳汪太太。
▲ 和刘晓庆版《武则天》里的萧淑妃。
▲ 和很多六零后的女演员一样,他们都是结婚之后就慢慢退出的影坛,等孩子大了,再回来,千禧年之后于慧远赴美国结婚生子,偶尔回来拍拍戏。
近两年于慧的身影陆续出现在国产剧中,偶尔也玩玩小红书,估计是孩子们都大了,曾经的大美人也想借机重新开启自己的人生吧。
▲ 于慧也演了汪俊导演的《小敏家》。
▲ 在小红书上分享一下自己的拍戏日常和保养心得。
剧中让观众恨得牙痒痒的苏更生妈妈,是《倚天屠龙记》里的“金花婆婆”阎青妤。
▲ 《倚天屠龙记》里金花婆婆一角也是阎青妤本人引以为傲的代表作。
▲ 阎青妤也演过87版《红楼梦》,她演的是薛蟠老婆夏金桂的贴身丫鬟宝蟾。
阎青妤也拿过金鸡奖和百花奖最佳女配角,看来这部《玫瑰的故事》里的爸爸妈妈是人均影帝影后。

▲ 阎青妤和刘晓庆是闺蜜,二人常常一起参加活动,关于晓庆姐的故事,我们之前也写过
《玫瑰的故事》中演另一个让人恨得牙痒痒的方协文妈妈的夏力薪,年轻的时候也是大美人。
▲ 夏力薪演过《我爱我家》中贾志新的女友“溜达小姐”。
▲ 《铁齿铜牙纪晓岚》里的绝色老板娘赛花红。
如今的夏力薪偶尔拍拍戏,平时主要以拍话剧为主。
▲ 夏力薪是供职于国家话剧院的国家一级演员,实力也是不容小觑。
影视圈是一个特别残酷的行业。
它永远欢迎年轻漂亮的肉身,而无论你多有名气,抛弃你的时候,也是连招呼也不打。
许多人受不了这种由名利高峰跌下的落差,有的黯然引退,有的粉身碎骨,只有极少数运气特别好,性格特别坚忍或者豁达的人才能在这里存留下来。
对于以侯长荣和吴玉芳为代表的这些80年代红极一时的巨星美人们,他们无一不受惠于时代,在时代红利的加持下功成名就,但他们又无一不受限于时代,在时代的浪潮退去后,难以避免地一步步地走向越来越边缘化的处境。
没有人能红一辈子,但能留下来的都是牛人。
有人是有好性格,有人是有好演技,有人是有好人缘,有人是有好运气,当年有多红,有多漂亮,都是过去的事情,能过好当下,才能得到未来。
作为那个时代的女星,除了刘晓庆这样的特殊人类,大多数女星们都因为婚姻或者爱情,在最好的时候断然隐退,婚姻是她们事业上的一个分水岭,而二三十年后,她们回归工作,完全靠实力挣口饭吃,身后的婚姻不详,确实是活得最努力最坚强的女人。
但如今的顶流女星们,几乎个个都选择了拼事业,而且个个都将事业期拉得很长很长。
从嫁鸡随鸡,到我命由我不由天,从柔软到刚强,一代又一代的女性在不断地探索着自己路径,必须看到,传统的女性把幸福寄托在男性身上,寄托在婚姻身上,而大部分的传统婚姻与感情,都以女性自我收缩自我奉献为基础。
《人生》里善良有一颗金子般的心的巧珍姑娘信赖男人,相信男人,最终因为男人的抛弃而萎顿,只赢得男人的某种愧意。
而新时代的黄玫瑰们,慢慢从高位男人拯救的梦中醒了过来,她们不愿意依附,更不愿意被控制,被收藏,她们要完全的、主动的、全面的掌握自己的人生。
▲ 初恋需要依附,前夫是控制狂,灵魂伴侣身体不好,年下男只是陪伴,黄玫瑰与从前女性角色最大的不同是,感情和男人不是她的归宿,而是让她成熟的经历,她最终依靠的还是自己和她的事业。
不得不说,时代前进,女性觉醒,女人们慢慢发现,所谓的幸福并不在身外,幸福只存在于内在。
所以现代黄玫瑰们不再象他们的前辈一样,可以如此轻易地放下如日中天的事业,因为新时代黄玫瑰们的宣言是:世界在我面前,指向我想去的任何地方,从此,我不再希求幸福,因为,我自己便是幸福。
附录:
1、关于40年三个不同版本的《玫瑰的故事》:学术||40年《玫瑰的故事》,亦舒VS杨凡VS刘亦菲
2、关于《玫瑰的故事》中黄玫瑰的初恋故事:扯白 ||顶级玩家黄玫瑰一见倾心的初恋当然帅绝人寰,怎么这届有点汪小菲化?!
3、关于朱珠的故事:名利场||总说她来头不小,结果就这么悄悄嫁了?
4、关于2020年《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一季的故事:扯白||姐姐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5、关于《都挺好》的讨论:扯白||从苏明玉到姚晨:女孩子要强到底好不好?
6、关于亦舒代表作《流金岁月》的故事:扯白||亦舒笔下的朱锁锁和蒋南孙究竟是什么人?
7、关于《小敏家》的讨论:扯白||中年离异再婚,真的是一条荆棘密布的路吗……
8、关于刘晓庆的故事:扯白||刘晓庆与陈冲“相爱相杀”四十年
推荐:超豪圈||全英国最有钱的单身汉结婚了,富了十几代的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上文:学术||为何现在的前夫们流行找网红?
作者:Vivian
责任编辑:Miss H
出品:蓝小姐和黄小姐
文字原创,配图来源于网络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