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严重的热浪不断袭击世界各大州。
在以前,40度以上就已经是热浪,45度以上属于极端酷热,但今年,世界各地出现了大面积50度以上高温的情形,印度的新德里更一度达到52.9度,一天之内就有超过85人被热死。
今年朝觐期间沙特麦加气温异常炎热,一度出现破纪录的51.8摄氏度的高温。6月23日沙特阿拉伯官方证实,到目前已经有超过1300名ISL朝圣者在前往圣城麦加朝圣期间因高温丧命,这是人间惨剧,当然也是以往根本不会出现的事情。
下图是北京时间2024年6月24日21:15左右非洲中北部、欧洲中南部、中东、南亚、中亚和东亚、东南亚局部的温度示意图,中东出现了大面积的50度以上的高温,在这种高温酷热之下不仅是老弱、即便是正常人的生命都会受到严重的威胁。
另一方面,中国的南方在今年遭遇了严重的水灾。
从4月17日到6月7日,在52天中广州国家基本气象站录得降水日45天,只有区区7天没有下雨。气象部门统计显示,5月广州平均月雨量467.7毫米,较常年同期明显偏多48.3%
6月13日之前的30天内,广州国家基本站更只有三天没有录得降水。
广州的降雨绝不是最严重的,粤东、福建、广西等很多城市的降雨量更较常年同期偏多300%以上,这当然是严重的洪涝数据,多数河流都出现有记载以来的最大洪水,而松源河、石窟河等更爆发史料记载以来的最大洪水,这种表述方式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现在,降雨带正在随着副高北上而北移,长江中下游地区正在面临洪灾的考验。2月24日,媒体报道说长沙的强降雨相当于在1个小时内下了54个西湖的水,这种降雨量可以用恐怖来形容,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民众一定要做好防灾抗灾的准备。
如此严酷的气候是怎么形成的哪?以下都只是个人思考。
下图是1950-2022年间地表温度和海面温度走势图,从图中可以明显看到这样的特征,从七十年代中期开始,全球的海面温度和地表温度都开启了升势,但2016年至2022年出现了停滞,海面温度甚至出现了略微下滑。
地表温度和海面温度上升,两者之间呈现的是正相关关系,到底哪一方起主导作用哪?
从图中来看,一般认为是地表温度的上升在起主动作用,因为地表温度上升的更快,当地表温度上升之后能量就会向海洋传导,然后带动海洋温度上升。这也是当代的主流观点,这也是碳达峰、碳中和的意义所在,当人类活动不再净排放温室气体之后,地表温度的上升就会停止,就会阻止海面温度上升的趋势。
上述思维是有缺陷的。人类活动每年向大气中排放约300亿吨温室气体,但在今天的气温条件之下,植物每年通过光合作用固定下来的温室气体也就是二氧化碳最低也在1000亿吨以上,将两者合计起来大气中的温室气体就出现了净亏损,这就让碳达峰、碳中和理论无法自圆其说。在此,人们在忽视这样的因素,海洋是巨大的碳库,其碳含量远远超过大气,很可能是海洋中的碳源持续弥补了大气中的温室气体亏损,并持续推高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浓度,让大气温室气体浓度从150年前的280PPM上升到目前的420PPM左右。
海洋覆盖了地球表面的71%,不考虑地壳、地幔因素所带来的影响,海洋吸收和存储了气候系统中91%的能量,人们平时更关注的陆地增暖、冰川融化、大气增暖仅占气候系统能量的5%、3%和1%,大气这个1%的能量系统要带动91%的能量系统是十分艰难的,这是蚂蚁拉马车,即便能够带动,它所造成的影响也是非常缓慢的,不可能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三十多年中就形成全球海洋和大气温度的快速上升。
大气温度上升的速度为什么又明显高于海面温度的上升幅度哪?或有以下两个原因:
第一,海洋增温之后,海洋就成为一个巨型的“火盆”,地表温度就会上升,就会形成冰退,而冰川、冰原面积减少之后陆地对太阳的反射效应就会下降,陆地就会吸收更多的太阳能,对大气起到加热效应。
第二,海温上升之后,海水溶解气体的能力就会下降,包括温室气体在内的巨量气体就会溢出,不仅会弥补温室气体的亏损还能推升大气温室气体浓度,就会增强大气温室效益,让地表温度加速上升。
然后,让我们看看1880年以后的海温变化图,我们会看到一幅历史的画卷。
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到以下内容:
1880年之后海温开始下降,这会带来冰进和温室效应下降,当然会带来地表温度下降,这会对全球的气候环境和农业活动造成剧烈的冲击,就是在这个周期中,大清帝国退出了历史舞台,此后又爆发了一战和二战。
1940年以后,海温再次出现明显下降,老蒋去了海岛,退出了舞台。
1940年之后的海温下降一直持续到了七十年代,就是在七十年代初期,全球的气候学精英给尼克松总统写信,希望美国制定政策以抵御小冰期的到来。
在七十年代以前,饥荒是世界的普遍现象,也是世界性难题,尤其是亚非拉地区,导致了大量的人口非正常死亡。但是,从八十年代开始,全球饥荒状况得到了迅速的缓解,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实现温饱,全球气温回升显然是决定性因素之一。当温饱问题得以解决之后,社会就会稳定,世界各国就可以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工业活动,所以,这是一个工业化在全球得到迅速扩张的时期,也让经济全球化达到了高潮。
海面温度和地表温度的升势从2016年就开始出现停滞,但2023年海面温度再次出现了飙升,相比2022年的海面平均温度上升了大约0.23度。
0.23度相当于什么含义哪?在星体的含义来说,这样的温度上升就可以用飙升来形容,1950年至1980年的三十年间,环南大洋的海温才仅仅上升0.17度。
从目前的态势来看,全球海温飙升的现象已经延续到了2024年。
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2024年6月13日发布报告称,5月全球大部分海域的海洋表面温度高于历史同期平均水平。英国广播公司基于哥白尼气候变化服务局数据进行分析显示,自去年5月4日到今年4月,全球海洋表面平均温度每天都在打破有记录以来同期最高值。
今年南海、西太平洋海域的高温实际上从3月就开始了,比往年来的更早,温度更高,目前该区域的海温非常高,下图是北京时间2024年6月24日晚9点左右相关区域的海温示意图。
从图中可见,南海海面、台湾和菲律宾以东的洋面基本都在29度以上,局部甚至高达31度。海洋表面温度每升高一度,空气携带的水蒸气就会增加7%,更高的海洋温度就会形成更高含水量的暖湿气流。
从短期来说,地球的整体能量是相对稳定的,当海温飙升之后来自北方的冷空气就会更强势,当冷暖空气交汇时就很容易形成狂风、冰雹等异常天气。从4月开始,副高持续偏西、偏强,有利于孟加拉湾和南海水汽向华南输送,同时南支槽系统和冷暖气流异常活跃,结果就在华南、福建等地形成了降雨条件,让两广、福建的很多地区遭遇了极其严重的水灾。
现在,随着副高开始北进,含水量超高的水蒸气也会向北推进,强降雨开始影响长江中下游地区。
这种情形不仅仅出现在中国大陆,今年也出现在中东。
中东是常年异常干旱的地区,但今年4月却出现了历史罕见的超级洪水。降雨条件消失之后的五六月间又一直被酷热笼罩。
海温飙升,彻底扰乱了全球的气候系统,高温与豪雨并存,今年是去年的延续,只是高温、水灾的程度比去年更加严峻,地球开始咆哮。
在地球历史上,曾经出现过海洋蕴藏的天然气水合物异常溢出、进而导致大气温室气体浓度异常升高和气温异常升高的现象,现在,我们或许又进入了类似的状态。
我们进入了未知海域。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