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庞大的造船业往往会滋养一支强大的海军,反之,如果没有民用产品做支撑,完全依赖军品订单将显著拉高设计生产流程中的成本,从长远看是不可持续的。
正因如此,拜登政府才会《盯上中国造船》。
近期,美国知名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发表了一篇文章,里面充满了对美国海军保持领先优势前景的担忧。
文中这样写道:
“解放军海军正准备在几项关键海上力量方面超越美国海军,其进程比人们想象的要快。如果中国继续以目前的速度扩大其船队,而美国不振兴自身造船业,那么中国将越来越有可能在一场国家间战争中取得胜利,尤其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大国战争。”
根据CSIS的数据,大约70%的中国军舰是在2010年之后下水的,而美国海军只有约25%的军舰是2010年后下水。
文章称:
“美国海军主导地位的下降将难以逆转,这一过程已经持续了几十年。中国庞大的造船业将在一场战争中提供战略优势,使其能够比美国更快地修复受损船只或建造替代品,美国则继续面临大量维护积压,可能无法快速建造许多新舰艇或在大国冲突中修复受损的战舰。”
作为一家美国智库,CSIS显然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于是它话锋一转说道:
“中国的数量优势实际上被美国海军更大的舰艇所抵消,大型舰艇比小型舰艇活动范围更远,可以携带更多的武器和支援系统,而美国海军在排水量方面占据着优势。更确切一点讲,美国海军的优势地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航空母舰在海上冲突中的效用。”
CSIS的文章点到了中美海军实力对比的关键。
简而言之,在除航空母舰外的其他水面舰艇领域,比如巡洋舰、驱逐舰和护卫舰的数量、排水量、垂发单元等指标,中国海军或将在十年内超越美国。
截至目前,解放军海军拥有055型导弹驱逐舰(巡洋舰)8艘、052D型等各型导弹驱逐舰42艘、054A型护卫舰40艘,美国海军拥有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13艘、朱姆沃尔特级巡洋舰2艘、阿利伯克级驱逐舰73艘,双方的账面力量正迅速逼近。
美军拥有绝对优势的,是其11艘大型航空母舰和69艘核潜艇——这两大领域对中国来说追赶进程仍十分漫长。
考虑到核潜艇中的弹道导弹核潜艇主要用于核威慑,因此具体到常规海上作战领域,以航空母舰为核心的航母战斗群是美军最核心的优势项。
CSIS在文章中写道:
“只要航母和海上空中力量在未来海军作战中保持主导地位,美国的排水优势就会转化为战斗优势,而如果航母在现代海战中的价值有限,那么美国的大部分排水优势将会消失。”
不难体会,大型航空母舰在现代战场下的防御能力、攻击能力和适用能力是美国海军最最关注的事情,但由于未来战场环境日趋复杂,美国人对于航母的战力前景其实并没有100%的信心。
“里根号”航母常驻日本,也经常到南海巡弋,是解放军海军熟悉的对手。
时间拉回到二战。
因为德国是一战战败国,所以其海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受到《凡尔赛条约》的严格限制——《凡尔赛条约》明文规定了德国海军的吨位总数,并禁止其开展潜艇研制。
尽管希特勒上任后废除了《凡尔赛条约》,开始大量建造新式船舰,但海军建设毕竟旷日持久,直到二战爆发,德国海军在许多方面都尚未准备好,主要通过大规模潜艇战的方式封锁消耗英国。
二战期间规模最庞大的海上对决发生在太平洋战场。
不过日本与美国的国力太过悬殊,在最初的存货打完后,日本海军完全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美军也没有遇到真正势均力敌的对手。
到了冷战期间,美苏海军采用了截然不同的远洋海军建设思路。
美国海军以航空母舰为核心,配属的巡洋舰和驱逐舰注重防空能力建设,主要用于保护航母,进攻任务则由航母舰载机去完成。
苏联海军由于缺乏大型航母,采用了以大型巡洋舰为核心组建远洋舰队的方式,巡洋舰上列装了各式反舰导弹,承担进攻敌方舰艇的角色。
美苏两国针锋相对,但并没有手底下见真章。
苏联第一艘大型航母“库兹涅佐夫号”服役是在1991年,也就是“瓦良格号”(辽宁舰前身)的姊妹舰。
冷战期间苏军服役了4艘基辅级中型航母,尽管它拥有飞行甲板,但同时也列装了大量反舰武器,更像是一艘航空巡洋舰。
苏联基洛夫级核动力导弹巡洋舰排水达2.5万吨,舰上装载超过500枚导弹,有“武库舰”的称号,主要任务即制衡美军航空母舰打击群。
冷战结束后,美国海军将全球各大洋视作一个无可争议的环境,把对方国家的海岸线作为自己势力范围的边界。
这一时期,在没有战略竞争对手的情况下,美国海军逐步将建设思路转变为两栖作战和濒海作战。
为了应对近海的低烈度威胁,美国海军以5亿美元一艘的价格(单价接近052C/D驱逐舰)上了二十多艘排水量3000多吨、小巧玲珑的濒海战斗舰。
因升级成本高昂和严重偏离作战需求,自2021年开始,服役仅11年的首批濒海战斗舰即逐步走向退役。
除此之外,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是美军另一型成本高昂、实战能力备受质疑的“实验性装备”。
该型驱逐舰原本计划建造32艘,后缩减为24艘,后缩减至7艘,最终定案只建造了3艘,单价高达70亿美元,相当于同级别的7艘055型驱逐舰或4艘阿利伯克级驱逐舰的造价。
濒海战斗舰是一型三体船,曾被炒得火热,如今却因升级成本高昂以及性能不符合未来战争所需,提前陆续退役。
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带有新装备试验的性质。
探索来探索去,美国海军最终还是回归“大型航母+通用驱逐舰”的模式。
航母战斗群可以做到全球覆盖、快速部署,拥有强劲的火力威慑,成为美国投射全球影响力的象征,然而具体到军事层面,CSIS在文章中含蓄地质疑了其效能。
文章引述美国海军学院教授鲁贝尔的观点称,航空母舰共有六个历史角色,分别是舰队之眼(侦查)、骑兵(打了就跑)、主力舰、核打击平台、海上机场和地缘政治棋子。
在当前竞争激烈的环境下,航母受到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能力的困扰,角色越来越集中于应对中小国家,而非势均力敌的大国对手
实际上,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军的航母战斗群从未经历过真正的考验,其所谓的实战经验主要是一边倒的“虐菜经验”,比如对越南、伊拉克、也门胡塞武装等。
另一方面,各种新技术的出现也给传统大型武器平台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
比如:在俄乌战争爆发之前,大家普遍没有想到无人机竟然可以对坦克、装甲车构成如此巨大的威胁,甚至可以取代之前一些主流的反坦克方式(如成本高昂的武装直升机)。
再比如:乌克兰在没有海军的情况下,用大量半潜式无人艇重创了俄黑海舰队,军事专家们在叹为观止的同时,也意识到近海作战正面临越来越多的非传统威胁。
一名乌克兰军人演示控制无人艇。
具体到航空母舰,它作为一种超高价值的大型武器平台,攻击方每开发一种新的进攻方式,航母战斗群就必须投入相当的资源去做准备,而这些消耗掉的资源又会反过来削弱航母战斗群的攻击能力或其他方向的防御能力。
实际作战中,美军航母战斗群的编成不是一成不变的,会根据任务需要、对方的攻击能力、威胁环境等条件,对所属战斗支援舰艇以及舰载机数量进行增减。
当面对比较弱的对手时,航母战斗群中的巡洋舰、驱逐舰会把垂直发射单元里填满对地攻击用的巡航导弹,因为航母编队本身遭受的威胁比较有限,需要将攻击能力发挥到极致。
当面对强大对手时,护航舰艇会大大提高防空导弹的比例,以应对来着对方的饱和攻击,即垂直发射单元的配置更偏向于防御。
中国长期重视反舰弹道导弹的研发,目前反舰弹道导弹系统已经进行了广泛测试,被西方军事界认为形成了“初始作战能力”。
反舰弹道导弹飞行轨迹示意图。与打击已知位置固定目标的对地弹道导弹不同,反舰弹道导弹需要专用的传感器链来探测和识别目标,并结合飞行校准系统和高性能终端制导系统来完成攻击。
简单做下总结。
航空母舰历史上曾扮演过多种角色,不过随着各种新式武器日益成熟,它的多种角色正逐渐被取代,例如:巡航导弹和远程无人机的广泛使用一定程度上替代了航母舰载机,核打击的作用则被弹道导弹核潜艇和战略轰炸机所替代。
目前航母战斗群比较侧重于应对中小国家,同时发挥一个“地缘政治棋子”的作用,被超级大国用来施加全球影响力。
站在美国的角度,大型航空母舰以及围绕航母战斗群的海上作战模式,是它相对于竞争对手最核心的优势,虽然带有一些忐忑,但也只能坚持走到底。
站在中国的角度,一方面需要学习参考美国航母战斗群的建设发展思路,另一方面又不能墨守成规、一味模仿,必须依据中国海军的目标》仔细进行规划
回顾世界军事史,战争形态的迭代是家常便饭,很少有一种武器装备能够长期占据战场主导地位,相较于技术细节的打磨,颠覆性军事战术与军事装备的应用往往能够发挥意想不到的效果。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