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icefighter
来源:天玑情报局
(ID:qiqilibrary)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我们可以先回顾一下历史,看对今天有什么启发?
1929年世界经济大萧条,全球进入了国际贸易的囚徒博弈困境。
这一轮囚徒博弈的发起者,也是美国这个当时经济实力最强大的国家。
由于经济实力最强大的美国率先发起贸易保护,全球其它制造业国家的制造业产能缺少了最大的市场,内卷压力急剧增加,只会往其它没有实施贸易保护的国家拼命出口,对这些国家本国的制造业带来了更大压力。
如果这些国家不实施贸易保护,他们本土的制造业就会被国外产能彻底摧毁。
所以,贸易保护的连锁反应开始了。
经济实力弱于美国的次强大国开始采取贸易保护,保护本国制造业产能。
经济实力最强和次强的国家开始贸易保护,那么其它经济实力弱小的国家,他们本土的制造业面临的压力更大,他们也必然跟随开始贸易保护。
可以说,囚徒博弈这个经典的理论,在全球贸易领域完美展现了它的威力。
1929年经济大萧条后全球贸易保护的发展过程,已经完美证明了这个博弈理论的威力。
现在全球经济再次来到了转折点,类似的连锁反应会再次发生。
第十届欧洲议会选举投票于布鲁塞尔时间9日晚落下帷幕。
统计结果显示,欧洲议会向右倾斜明显。
德国初步统计结果显示,联盟党获得30.7%的选票,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与德国总理朔尔茨所在的社会民主党得票率均为14.5%,德国绿党得票率为12.5%。
根据法国多家媒体9日晚公布的出口民调结果,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获得超过31.7%的选票,在法国政党中得票第一。执政党复兴党仅获得14.9%的选票,远低于极右翼政党。
欧洲右转会有什么后果?
我们一句话概括,右翼就是反对全球化,强调本国优先,效仿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
随着右翼在欧洲的崛起,会出现“欧洲优先”的浪潮。
囚徒博弈理论决定了,一旦美国开始“美国优先”,欧洲最好的策略就是“欧洲优先”。
如果美国和欧洲这两个最发达区域都开始“本国优先”,其它地区没有选择,必定开始跟随。
我们今天主要来看看拉美国家。
据彭博社报道,墨西哥、智利和巴西先后提高了对我们钢铁产品的关税,在某些情况下甚至调高了一倍以上。
哥伦比亚也可能采取类似措施。
根据墨西哥官方公报,墨在对去年8月生效的《进出口一般税法关税法令》进行修订中,将直径小于14毫米的圆钢作为征税大户,税率调高至50%。
墨西哥近期已多次调整钢铝材料等进口税率。
在今年3月,在结束反倾销调查后,墨西哥自华进口的钢球、钢钉征收3.68%至12.35%关税,此外还强行征收31%的临时补偿税。
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前不久签署法令,自4月23日起上调涉及钢铁、铝材、纺织品和服装、鞋类、木材、塑料及其制成品、化学品、纸和纸板、陶瓷、玻璃制品、电气材料、运输设备、乐器等多种进口产品的最惠国关税,税率为5%~50%。
此前,墨西哥曾于2023年8月15日宣布自次日起上调包括钢铁、铝等产品进口关税,税率为5%~25%。此次上调关税是对2023年8月上调关税的进一步调整。
与此前相同,墨西哥排除了对自贸协定(FTA)缔结国征税,中墨之间还没有FTA。
关税的提高,使得与墨西哥之间没有FTA的中国、韩国和印度受影响比较大。
巴西化工生产商正在努力游说政府,希望将巴西主要聚合物和石化产品的进口关税从12.6%提高到20%,以减缓廉价进口产品的涌入。
巴西化学工业协会(Abiquim)表示,已经提出了多达66项建议,要求提高一些石化产品和化肥的进口关税,包括聚丙烯、聚乙烯、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聚苯乙烯或发泡聚苯乙烯等聚合物。其他化学品贸易团体和企业也提出了提高进口关税的请求。巴西外贸委员会已经结束了公众咨询阶段,预计将在未来几周内做出是否上调进口关税的决定。
来自国外竞争对手的超低价格使得巴西化工厂的开工率降至65%,甚至更低。今年第一季度,巴西进口化学品数量达到创纪录的6120万吨,而出口量只有1460万吨。
为了鼓励电动汽车的普及,巴西政府曾一度对电动汽车实施免除关税政策。然而,自今年1月起,政府调整了政策,取消了部分电动汽车的免税待遇,同时计划在2026年之前逐步提高进口税。
自2024年1月起,进口纯电动汽车将被征收10%的进口关税,这一税率将在7月份增至18%,并预计在2026年7月最终达到35%。同样地,混合动力汽车的进口关税也将从今年的15%逐步上升至2026年的35%。
由于巴西计划在2026年将混合动力和电动汽车的进口关税恢复到35%的水平,比亚迪和长城汽车都已经开始在巴西本地生产汽车,以规避高关税带来的影响。
我们总结一下,囚徒博弈这个经典的理论,有可能使得1929年经济危机后全球贸易保护的情况会再次上演。
目前,美国的贸易保护政策还比较有限,因此其它各国面临的压力不大。
如果年底特朗普上台,发动全面的贸易保护,那个时候,囚徒博弈的威力会正式上演。
如果一个国家不跟随美国发起贸易保护,他的本土制造业会被外国制造的低价倾销产品瞬间摧毁。
如果囚徒博弈在全球广泛上演,各国纷纷树立高耸的贸易保护壁垒,那么只有一个结局,不出海的产能就会出局。
高善文最新的策略报告提供了日经外需和内需50指数的走势差异。
日本1990年代地产崩盘之后,全球化红利依然很强,没有面临太多贸易壁垒。
而此时此刻,我们面临的贸易壁垒会远远超过1990年代之后的日本。
我们的内卷程度会比1990年之后的日本更加恐怖。
拥抱出海产能,这是唯一救赎。
版权声明: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