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澳洲的“反移民”声势越来越大,澳洲当局不断地推出举措削减移民,拒签签证,任何有可能增加移民的举动都会招致民众的反对。
但在这样的浪潮下,一名华人女子申请澳洲身份被拒的经历却引起了大批澳人的声援。
他们不仅呼吁澳洲尽快落实这名女子的身份问题,还要为她的母亲提名“年度澳大利亚人”(Australian of the Year)。
有澳人直言,读了这个故事后,
他对自己是澳人而感到耻辱。
而这个令人感动的故事,还要从二十多年前中国云南的一个偏僻小山村说起……
澳女在华收养多名残疾弃婴
2001年,一名澳洲女子Alexandra Jagelman正在中泰缅的交界地区为一个公益性质的基督教非政府组织工作。
她主要活跃在澜沧江-湄公河流域的上游。

当她有一天下班回家时,一位同事拦住了她,告诉她一个来自贫困山村的15 岁拉祜族女孩通过紧急剖腹产生下了一个疑似脑部受伤的孩子。
她连忙赶往医院。
拉祜族是中国的少数民族之一,主要聚居在云南的西南部。而该民族的传统认为,天生畸形或残疾的孩子会受到诅咒。
Alexandra事后称,婴儿的出生家庭希望她确认婴儿“有问题”,这样他们就会直接杀死婴儿。
“孩子的亲生父母要求我对孩子进行评估,我立即同意帮忙。”Alexandra称,“不过,我告诉他们,要了解新生儿脑损伤的程度可能非常困难,如果我真的发现有脑损伤的迹象,我不会允许他们杀死婴儿,不管有什么问题,我都会把婴儿带走。”
“当我得知婴儿的生命受到威胁后,
我立即决定,为了挽救她的生命,
无论孩子残疾与否,
我都会把她当做亲生女儿来抚养。”

不久后,Alexandra赶到当地医院,她发现婴儿囟门(婴幼儿颅骨结合不紧所形成的颅骨间隙凸出,脑部大量出血,并不断抽搐。
医生对新生儿进行检查时,没有发现任何正常的反射,这说明婴儿受到了由于难产造成的脑损伤。
“我与新生儿的父母进行了交谈,证实了医生的说法,即婴儿很有可能受到了一些脑损伤,但具体程度还无法确定。”
他们(孩子的亲生父母)立即转身走出了医院。”
当医生问Alexandra是否愿意对孩子负责时,她当场表示同意,并告诉医院她将支付女孩的所有医疗费用,包括紧急剖腹产的费用。
“然后我要了一瓶奶粉,坐在病床上,成功地喂养了她,尽管她仍有反射异常。”
她收养了这个孩子,并为这个孩子起名为苏恩济(音译,Enji Su,下同),她的英文名是Hope(希望)。
她没有辜负这个名字,二十多年后的今天,苏恩济已经成为一名“健康、充满活力的年轻女性”。
去年11月,澳洲行政上诉法庭(AAT)裁定她有权获得澳洲公民身份,然而,由于移民部门的介入,联邦法院上周驳回了她的申请。
据称,法院作出这一决定的依据是,尽管苏恩济刚一出生就被
Alexandra收养,但收养行为发生在“出生后”,而不是“出生时”。
而根据澳洲的法律(2007年《公民法》),出生在境外的人,如果其父母在出生时是澳洲公民,则有资格成为澳洲公民。
而在她出生时,
Alexandra还不是她的母亲。
然而,苏恩济的两个同样被收养的哥哥就没有这个问题,都通过“血统公民”的方式顺利获得了澳洲身份。
1998年,苏恩利(音译,Enli "Silas" Su)在云南的一家医院出生,出生时患有唇腭裂(俗称兔唇),被亲生父母遗弃。
当时,Alexandra是医院的工作人员。由于婴儿被遗弃,无人照看,男孩出生三天后,她请求抚养这个男孩。
18个月后,她收养了另一名患有唇腭裂而被父母遗弃的男孩,她为他取名为苏恩慈(音译,Enci Su)。
Alexandra事后了解到,这名孩子的亲生父母说,他们的亲戚一看到这样的孩子就会杀害他,而且他们都付不起去做免费唇腭裂手术的车费。
2021年,苏恩慈从悉尼大学毕业,获得了工程学的荣誉学位,同年他获得了澳洲公民身份。

Alexandra Jagelman是澜沧江-湄公河流域希望外科基金(Mekong Hope Surgical Fund)的创始人,该基金已经运作了十几年,一直致力于筹集资金帮助贫困患者及其家庭获得医疗救治。
其网站显示,他们已经帮助了很多来自中国、老挝、缅甸、泰国等地的贫困家庭,尤其是唇腭裂患者。

澳网友声援Jagelman一家
多名专家发声
在《澳大利亚人报》报道后,更多的人了解到了
Jagelman一家的故事,了解到苏恩济奇迹般获救并长大的经历。
许多人在评论区直接攻击现任移民部长Andrew Giles,质疑他的团队为何让这个家庭面临如此严重的法律困难。

还有不少人表示,Alexandra Jagelman是一名伟大的母亲,
她值得被提名为“年度澳大利亚人”。
还有人表“现在我对自己是一名澳人而感到耻辱。”
澳大利亚律师联盟发言人、大律师Greg Barns SC表示,这说明澳洲应该进行法律改革,关注这类问题。
“在我们看来,这肯定是政府应该关注的案例之一。”
“本案实际上是关于‘出生时’的定义。”他解释称,“这个定义非常狭窄,不幸的是,本案的当事人并不符合这个定义。”
“我们呼吁政府仔细研究该案,并决定是否……需要修改立法,以便考虑到类似情况。”
澳大利亚移民协会(Migration Institute of Australia)全国主席Reuben Saul则表示,移民部长应该介入此案,至少,应该授予她永久居民身份,以便在若干年后顺利成为澳洲公民。
“我们希望看到,鉴于此案旷日持久的性质,以及在整个过程中孩子的父母的善心,并相信孩子是澳大利亚公民这一事实,部长应该帮助加快今后提出的任何收养签证或儿童签证申请,以帮助她早日获得永久居留权。这将使她更快地获得公民身份。”
印象结语
20多年前,一名热心公益事业的澳洲女子
Alexandra Jagelman
来到中国西南部的边境地区,并陆续收养了三个刚出生便被父母遗弃的孩子。

他们都有不同程度的先天残疾,但在她的照料下健康成长。
如今,她收养的前三个孩子都已经长大了。
她还没有停下脚步。根据其社交媒体公开的内容,她似乎又收养了第四个孩子,她的爱心仍然延续下去。
许多人感慨称,这是一种伟大的“大爱”。
而如今,她的养女却在获得澳洲身份时获得了困难。

或许,在这件事情上,澳洲的法律是该改改了。
综合来源:the Austr
alian、
Mekong Hope Surgical Fund


以上为正文内容
↓关注悉尼见闻,看见不一样的澳洲↓
↑ 滑 动 查 看 更 多图 片,扫码观看↑
点击此处“阅读全文”,下载澳洲印象APP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