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夜里我们静静地坐着 | 第3973期
▾  点击收听
海子小夜曲

作者:海子
为你读诗:杨雪|演员
以前的夜里我们静静地坐着
我们双膝如木
我们支起了耳朵
我们听得见平原上的水和诗歌
这是我们自己的平原,夜晚和诗歌
如今只剩下我一个
只有我一个双膝如木
只有我一个支起了耳朵
只有我一个听得见平原上的水
诗歌中的水
在这个下雨的夜晚
如今只剩下我一个
为你写着诗歌
这是我们共同的平原和水
这是我们共同的夜晚和诗歌
是谁这么说过  海水
要走了  要到处看看
我们曾在这儿坐过
-关于作者-
海子(1964—1989),原名查海生,出生于安徽省怀宁县高河镇查湾村,当代诗人。海子在农村长大,1979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1982年开始诗歌写作,到1989年3月14日的最后一首诗《春天,十个海子》,共创作了近200万字的诗歌、诗剧、小说、论文和札记。
有些告别,就是最后一面
「留言」:释放你最近失眠的心事
多少个夜晚,我听到大海的涛细浪。
——夸西莫多
夜深了,无法将心事像脱一件外套似的放在一边,置身于不开灯的房间内,藏匿在深处的秘密才敢显露出真身。深知夜莺只会在寂静无人的夜色里歌唱,我便又奏起了小夜曲,独属于旧时光里的老朋友才得以会面。
将记忆的宝盒开启,我们一起快乐的、争吵的、奔跑的记忆碎片涌了上来,“我什么都没忘,但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也不能想,却又不能放”。(史铁生)
一场爱情的推拉中,“失败者”将要重新学会如何告别与遗忘,“很多人不需要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林徽因)
生这趟疾驰的列车上,随时有人上下车,坦诚而自然接受终要独自前行的事实,不再执着于去问一个得不到回答的问题。两个孤单的灵魂曾彼此照见、共振,而最终谁都不曾有过错,只是时间不具备改写故事的神奇魔力。
夜更深了,奏乐停罢,而等待了一夜的雨终是下了,记忆便以一滴雨水的坠落融进大海,等待着投身于黑暗的那一刻。昔日的爱意燃烧殆尽,一人继续品尝落寞。
“愿我从此再不提起,再不提起过去,痛苦与幸福。”(海子)或许不再相见,不被念起,才是故事的最佳结局。
撰文 | 贺厚铧    审校 | 西格玛
头图、插图 | Jeanne Rosier Smith
配乐 | 小林《叹息》《责备》
▎诗意的人
杨雪
演员,影视代表作:《小鱼儿与花无缺》《黄金时代》《人间正道是沧桑》《活佛济公》《哎呀妈妈》《大唐狄公案》《仙剑奇侠传四》等。
点击上方卡片,关注「为你读诗」
“人,充满劳绩,仍诗意栖居”
▎特别推荐
「为你读诗」2024春夏诗词刺绣T恤 
原价168 元,读者特惠价108元
满两件立减10元  单价最低103元
▎直播预告
▎明日预告
6月12日晚10点,配音演员李梦颖为你读诗人倪湛舸的作品《幕布不会降落》。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