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项学术调查显示,持续的通胀压力将迫使美联储调整利率路径,年内或只有一次降息。
5月底,芝加哥布斯商学院和媒体进行了一个经济学家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参与调查的39位经济学家中,有超过一半的人表示,美联储今年只会进行一次25个基点的降息。近四分之一的人预测,年内根本不会降息。
三分之一的受访者(占比最大)认为,美联储将在今年9月,即11月5日总统大选前的最后一次会议上进行年内的首次降息。
调查受访者、哈佛大学教授Karen Dynan表示,最近的数据引发了人们对“通胀是否根深蒂固”的担忧。虽然4月CPI小幅降温,就业市场仍释放了强劲的通胀信号,5月非农新增就业27.2万,超过华尔街所有预期,时薪加速上涨。
参与调查的经济学家上调了他们对美联储青睐的消费者价格支出通胀(PCE)的预测,从3月份的2.5%上调至目前的2.8%,远高于央行2%的通胀目标。
经济学家对美国经济软着陆的预期也有所上升。民调显示,52%的受访者认为直到2026年或以后美国才会出现衰退,高于3月份的46%。
6月大概率按兵不动
美联储即将在北京时间周四凌晨召开6月议息会议,经济学家普遍预计,FOMC将继续维持利率不变,但把年内降息三次的预测调整为两次以下。
尽管加拿大和欧元区先后抢跑降息,美联储官员仍认为,就业市场的持续强劲给了央行按兵不动的理由。
曾在美联储任职、现为投资管理公司New Century Advisors首席经济学家的Claudia Sahm表示,若5月CPI意外上行,美联储将降息次数从三次调整为一次。
Sahm说:“美联储不喜欢突然行动,除非不得不这样做。”“但他们想表明他们对数据做出了回应。”
如何权衡大选和降息时机?
拉斐特学院教授Julie Smith认为,美联储可能会在9月份降息,并可能在11月美国大选之后再次降息。
美联储在大选前后调整利率是一个难以平衡的决定,需要非常谨慎地权衡,以避免给人美联储受政治影响的印象。
如果在选举前降息,可能会被解读为美联储在帮助现任总统连任;如果加息,则可能被视为不利于现任总统连任。
美联储的决定可能会对选举产生影响;另一方面,政治压力也可能影响美联储的决策。
债务风暴降临?
除此以外,该民意调查还强调了经济学家对美国财政债务激增的担忧。
美国官方支出监督机构国会预算办公室(CBO)5月表示,到2054年,美国联邦债务将达到GDP的166%。
调查受访者中超过一半的人表示,CBO的债务估计是可信的,超过四分之一的人表示这一估计过低。
美银首席投资官Michael Hartnett此前警告称,如果美联储在接下来一年内不降息150个基点,按照当前趋势,美国政府的年度利息成本可能从1.1万亿美元上升到1.6万亿美元。
⭐星标华尔街见闻,好内容不错过
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不代表平台观点,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请独立判断和决策。
觉得好看,请点“在看”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