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位学生,是美国一所著名的文理学院的中国留学生。他说,他的美国白人室友在毕业后,去了非洲当志愿者,教当地小学生全科。
他问室友,为什么想去那里?生活条件又不好,也没有职业发展前途。
他的室友却告诉他,他在高中读的IB,他当时做的CAS(社团活动,包括为社会提供志愿者服务)就是连续两年的暑假去那里支教。后来他在申请大学时,也讲述了这件事,最后被录取了。
但是他说:“拿到大学录取后,我还是念念不忘非洲的孩子,所以我大学期间也回去看过他们两次,最终下定决心,毕业后要留在那里工作一段时间,至少要帮助我教的学生顺利结束中学教育后,我再离开。”
图源:pixabay
我的中国学生听完就非常感慨,美国室友的大学申请材料上写的“服务”(Service),“竟然”是真的!对于很多中国学生而言,做志愿者服务不因为美国大学要求的吗?我能踏踏实实地完成,没有伪造经历,就已经算有良心了。怎么会有人在大学录取后,还愿意继续做奉献呢?
我们害怕孩子真的去“奉献”
国际教育界经常有人批评“虚伪的”志愿者服务经历。
比如:有些学生报名了游学机构的志愿者服务活动,以“跟团游”的形式去做一场被安排好的、模式化的志愿者活动。
再比如:有些国际学校“购买”山区的支教机会,靠学生赠送给山区很多教学用品和先进的设备,来换取对方“陪”自己假惺惺地做一段很短时间的服务。甚至还有的留学机构或者学生自己,靠伪造材料和经历,营造自己乐善好施的形象,来欺骗美国大学。这些情况基本都会受到大家的批判。
然而,如果我们的孩子真的受到国际教育的感召,真的开始同情求助者,想要去长期帮助他们时,往往又会令家长十分不解和害怕——
“你有没有搞错,大学录取都拿到了,为什么还要继续帮助他们?”
“你把时间和精力花在他们身上,会耽误自己前途的,你知道吧?”
“我就不明白了,他们能带给你什么?什么好处都没有,为什么还要帮他们呢?”
“你知道留在那里有多危险吗?又穷又乱,染病怎么办?碰到坏人怎么办?”
然而,与家长们的担忧不同的是,真正的顶尖名校往往都是希望学生是真的“心怀天下”、“悲天悯人”的。因为他们的建校精神大多也与“奉献”密切相关。
图源:unsplash
举个例子,哈佛大学就是由100多名清教徒所创建,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学院的领导者都由神职人员担任,所以奉献意识浸染得很深刻。而宗教本身就承担着救苦救难的职责,于是对招进来的学生也就一直都有为社会谋福祉的“硬性”要求了。
这种精神在现代社会仍然存在延续。每年哈佛的毕业生中,虽然有很多去往了回报更好的工作岗位,但还是有不少人受到感召,仍然愿意放弃高薪,投身于“奉献”的事业,这并不算太罕见的事例。
曾经有哈佛的中国校友就向我介绍过她的医学院同学:“我哈佛的同学好几个都选择到非洲、南美洲比较落后的地方担任无国界医生,一辈子都在漂泊。”
在他们看来,留在美国当医生拿到的高薪,其价值比不上去非洲帮助更多的人,因为贫穷落后的地方才更需要像他们这样的高水平人才。
几年前,作为
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
首位
站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的讲台上发言的中国大陆学生河江,也在他的演讲结尾说到:“或许,将来有一天,一个在农村被毒蜘蛛咬伤的少年或许不用火疗治疗伤口,而是去看医生接受更为先进的医疗。”
可见无论来自何方,接受了哈佛教育的校友,都很重视“回馈社会”、“救苦救难”的价值观,他们中不少人的确是在用行动将哈佛的理念继承下来、发扬光大。
不仅是哈佛一所大学,最近全美众多知名学府的大学生也都有这样的情怀。他们在声援巴勒斯坦时,要冒着被警察逮捕、被学校开除,甚至被武力镇压的安全威胁,却也仍然坚持在给一个遥远、陌生、于他们没有好处的国家,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奉献出自己的精力、机会和爱心。
中式家庭教育的功利心是哪儿来的?
其实我们都知道,中国也有去非洲当无国界医生的,中国留学生中也有走上街头为加沙人民呐喊的。
只是在我们的文化信仰里,更倾向于儒家思想的基底——人是分亲疏远近的。
我们教育孩子,要“父慈子孝”,要为家族的利益考虑。毕竟家族是“亲”,是出钱培养下一代的人,那么下一代就应该做符合家族利益的事,将家族发展壮大才是应有的投资回报。
我们会很担忧孩子去了非洲支教、当医生,会不会影响TA今后的收入和发展,要是出了安全事故,是不是不值当?也会紧张孩子参加了支持巴勒斯坦的活动,会不会因为“多管闲事”,害得之前的学费打了水漂,甚至前途尽毁被赶回国?
毕竟非洲和巴勒斯坦都属于“亲疏之别”里的“疏”,是遥远的世界,我们连自家的问题都没有彻底解决,管什么遥远的世界。
图源:pexels
因此,大部分人看新闻里,那些离我们很远的悲惨故事,总觉得隔了一层纱,只要没有危及到自家门口,就不太会引起太多兴趣,更没有必要为了他们影响自己的人生。
极端一些的,为了家族的利益,连个人都可以舍弃。例如,最近刚刚获得第4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提名的《年少日记》中,就讲述了一个学业能力不如弟弟的哥哥,因为没有办法成为给爸妈挣面子的孩子,所以在家中处处受到爸妈的责骂、打压和无视,他心灰意冷,小小年纪选择跳楼自杀的事件。正是父母所追求的家庭利益,凌驾在了孩子之上,最终压垮了他。
因此,中国家庭与美国大学的价值观的冲突,其实很大程度上,也是中西方文化之间的冲突。
儒家思想里的“仁”有亲疏远近之别,它与基督教和佛教里的“平等博爱”有着很大的不同。只不过,现在的国际教育,是以西方的价值观作为底色的,所以,如果真的要走纯正的国际教育,那么只能试着接受西方文化的内核。
要是觉得中国儒家文化更为正确,或者说,更接近自己的价值观,那么就只能学一些国际教育的“外形”,然后利用这些“外形”去进入美国大学。
换句话说,国际教育的功利化也是无奈之举,只是因为我们既不想接受他人的内核文化,又想进入他人的大学,于是只好“表里不一”了。
图源:unsplash
培养孩子的重点是内核
选择中式还是西式文化,这是因人而异的问题。但是选择注重内核还是注重外表,那还是有结论的——无论我们在哪个国家、哪个大学学习,我们都要培养孩子健康善意的内核,得有自己合理的价值观,不能只是去国外大学给外表镀层金,否则孩子容易变成空心的,甚至是可怕的人。
例如近期的新闻里,有些中国留学生很有智慧和野心,打算在国外创业,但是他们做的却是“盗刷信用卡”的“业务”。
图源:pixabay
一位在美国留学的学生告诉我,一些留学生在华人开的小杂货店、小餐饮店结账时,把信用卡交给服务员后脱离了自己的视线,让犯罪分子有了可以偷偷记录这张卡信息的机会。
店员只要再把信息卖出去,他们就获利了。而收购信用卡信息的人,则会在网上购买电子产品,或者购买打车和美食的优惠券。因为在美国刷信用卡是不需要密码的,连核对卡主签名都常常被商家忽略了。
这也就意味着,罪犯只要有卡的信息,就能绑定购物网站,然后支付。然后罪犯再通过社交媒体,联系到另一些贪图便宜的中国留学生,用很低的价格把这些东西卖出去。这可真是无本万利啊。
这条产业链分布很广,涉及到许多华人圈的店铺、网站,以及大量有中国留学群体的社群,很有代表性和普遍性。
这些专薅中国留学生羊毛的中国留学生,与很多美国大学推崇的“奉献”正好相反,是“毫不利人,专门利己”的。我们即使不愿让孩子去“管外人闲事”,也万万不能让他们做出“坑害别人”之事。
其实,当我们的家长不断批评有越来越多不愿奉献、只顾自己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出现时,也可以学一学那些放手让孩子去为陌生人服务的家长。
把孩子培养成不带有目的性的,愿意尽自己微薄之力去帮助他人的人,至少就不太会成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了。
只是这可能会动到家长的“蛋糕”——孩子要是为了陌生人奉献出了自己的时间、精力和金钱,那么谁来补偿和回报父母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呢?家族的利益又该由谁来保障和发扬光大呢?
这就看家长的教育观是“养儿防老”还是把孩子当成是一个自由独立的人了。或者说,只有当这个社会发达到一定程度,可以有更多人在物质上不需要家庭、子女来托底,在精神上可以独自美丽、包容自由的时候,他们才会更勇敢、更有底气地鼓励孩子去“做自己”和“做世界公民”吧。
近期直播推荐
2024年我们已开启16场美本系列主题直播,场场都是精彩对谈,视频号Eduknow首页直播回放一栏可以看到往期回放。近期我们也正在开启学霸系列主题直播,剩余所有可预约场次直播如下,点击红色按钮可预约收听👇
家长社群推荐
留学全知道家长群,准留学家庭聚集地,定期分享留学讲座、专题直播、资讯干货、课程资源、线下沙龙,扫码即可进群。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