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看到最后,有福利,有金条
咳咳,说正事。
昨天和几个同龄同事在公司门口抽烟,都在自嘲变成了老顽固,抱着十几年前的爱好不放手。
或者说,我们根本没有意识到已经过了十几年。
历历在目的,都是当初热火朝天的样子。
这种感觉,约莫像《倚天屠龙记》里,张三丰瞧着郭襄的遗书,眼前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明慧潇洒的少女,可是,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
而我还心心念念着《地下城与勇士》的60版本。
可是,那是16年前的事了。
16年前的6月19日,一款2D横版格斗游戏在中国横空出世。
《地下城与勇士》,玩家平时更喜欢说他的英文简称,DNF。
DNF公测当日就达到了19万的同时在线,爆发出来的能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
那时是举办北京奥运的2008年,南方周末的新年贺词最后一句说,没有任何一个时代有如此之多的困难,又有如此之多的希望。
网络世界开始埋根发芽,第一批90后在QQ空间的浪潮中浮沉,大部分80后不屑为伍,仍混迹在天涯和MSN。
网络游戏这块,倒颇有一点天下已定的感觉,《传奇》大杀四方,《梦幻西游》攻城拔寨,《魔兽世界》的台词喊遍了大江南北。
几大游戏代理商,最初没一个看得起DNF。
一个在3D大势中逆行的横版2D游戏。
一个刚上线就被疯狂的玩家挤爆服务器的游戏。
DNF的火爆程度让运营方都始料不及,地下城与勇士被叫成掉线城与虚弱勇士,可依旧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玩家。
哥那时还是一个高中生,用着一个信号特别差的小灵通,同桌哥们连这也没有,一天他给女孩写的字条被人截获,我跟着大家一起起哄,他涨红脸:不是不是,闹着玩的。
其实我有点羡慕他,我没有他那样的勇气,最大的勇敢,是在学崩溃的一个半夜翻墙去网吧。
就是在那个晚上,我从哥布林手上救了一个名叫赛丽亚的少女。
从此就上了她的贼船。
被忽悠的不止哥一个。
DNF的800万勇士,有一个算一个,都与她有着一段不解之缘。
回忆过去十几年,这个只要登录就能见到的姑娘,一直陪伴着玩家。
好比你一天上完夜班回到家,家中不再是只有冰冷的地板,取而代之的是玄关处等你回家的某人:
“你回来了。”
有唱白脸就有唱黑脸的。
和温柔赛丽亚相对的,是可恶的凯丽。
武器强化系统的出现让凯丽成了风评最差的NPC,我砸光自己辛辛苦苦积攒的游戏币,把心爱的武器爆掉。
结果往往变成一堆无用的垃圾材料。
比现在的甲方还气人!
摔!
其他游戏每天都有各种任务要完成,打个游戏跟打卡上班似的。
DNF不一样,几天不玩也不打紧,没有各种工会逼着上线,偶尔刷刷就当是个佛系游戏。
等你闲的时候,大号小号各种副本可以一刷一天,没熟人当单机游戏玩,有熟人也可以组队刷图。
正是在这个游戏里,哥第一次知道还有“疲劳值”这个东西,消耗完啥也玩不了了。
当时我气得捶胸顿足,现在我反而感谢它。
没有疲劳值,我大概率会一段时间疯狂入迷,然后因为实在肝不动而慢慢脱坑。
不光保护了我的肝,还大大延长了DNF的花期。
这一延,就延到了我的而立之年。
人到七十古来稀,换算成游戏运营时间,大概就是十年。
DNF到现在16年,大概是属老乌龟的。
说实话,哥工作走上正轨后,就很少上线了。
但DNF里的音乐,常常是哥写稿的背景音。
一个2D横版游戏没必要做到面面俱到,但DNF做到了。
赛丽亚旅馆的BGM舒缓放松,西海岸的BGM带着海风和一丝慵懒。
痛苦之村列瑟芬,每每听到我的心仿佛都被狠狠撞了似的疼。
我曾想过,我对《地下城与勇士》念念不忘,究竟是因为游戏本身,还是怀念当时的人?
后面我想通了,其实两者一回事。
正是因为游戏,我才结识了第一批网友。
有暴躁老哥、有江湖骗子,有土豪站街,有平民搬砖。
我见识过礼包全买的大佬神壕,也膜拜过浑身是肝的平民超人。
每个人在阿拉德大陆都有自己的位置。
余华说,当一个人独自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日落时让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孤独的形象似乎值得同情,然而谁又能体会到他此刻的美妙旅程?
也许在外人看来,当时的我不过是个钻小黑屋的游戏宅男。
可我知道,我和我的朋友们,在不可思议的世界里经历了一场又一场冒险。
我们一起从格兰之森到天空之城,从天帷巨兽到万年雪山。
我们一起走过高耸入云的城堡,一起看过飘在天空的大鱼。 
别误会,DNF并不是只成了回忆。
我现在还经常上线转一转,看看自己的另一个世界。
是个游戏就有黄的一天,但DNF显然不在此列。
每年都有人说DNF要凉了,可他每年收入名列前茅。
无数同行想在这个领域内和他二分天下,结果都被他耗死了。
老玩家们会退坑,但只要你还在玩游戏,在各种各样的同类游戏间兜兜转转,最后总归会回到DNF。
回到赛丽亚身边,听着她熟悉的语音:
“看到你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
是啊,我回来了,好久不见。
赛丽亚。
在今天。
在《地下城与勇士》手游里。
从多年前传出消息,到游戏在海外上线,再到今年2月游戏过审。
已经有6000万人预约。
DNF玩家尽管人数众多,却总是像北冰洋里的冰山一样只能露出一角,多数时候沉浸在水面下,被世人所遗忘。
只有当每次手游上线的消息传出,我们才会冒出并昭告世人,我们不仅没死,而且还活得很好。
就是很急,真的很急。
急到了今天,2024年的5月21日。
《地下城与勇士》手游上线。
小小骄傲一把,哥比大家早一点玩到了。
我选了鬼剑士作为初始职业,和我16年前的选择一样。
相当长一段时间,鬼剑士还是我的QQ头像。
玩下来,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老玩家应该知道, DNF 的技能贼多, 60 版本只有六个技能快捷键,其他技能得记住它的按键顺序,像是搓升龙拳一样搓出来。
而手游把技能都塞到了屏幕的右边,最多时候技能有十好几个,有点按不过来。
不过手游也为我这种手残党提供了解决方法,它新增了一套连招系统,一键释放一套技能。
至于其他的,哥不能透露太多。
哥只能告诉你,早点去下载。
绝对对得起情怀。
期待与你们在阿拉德大陆的相遇。
长按下方二维码下载。
就有可能,我是说有机会——
拿到华为全家桶,
甚至是金条
我祝福老玩家,在手机上找回年少的自己。
我更羡慕新玩家,居然还有如此一个有趣的世界,等着他探索。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