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政府背信弃义,拒不承认就“仁爱礁坐滩军舰运补‘新模式’”与中方达成一致一事仍在持续发酵。
菲媒报道显示,奉菲政府之命参与此次磋商的菲律宾武装部队西部军区司令部司令阿尔贝托·卡洛斯目前在菲国内已经成为众矢之的,并被免去西部军区司令部司令一职。当初授权他在谈判桌上向中方允诺的菲军方指挥链条多位高官,近日纷纷矢口否认与中方就运补“新模式”进行了会谈,并让卡洛斯“战术性”休假,意图让其默默背下这口“锅”。然而菲政府这种“卸磨杀驴”的做法引发菲国内政客和军方人士的强烈不满,有菲方知情人士近日站出来爆料称,还有一年才退役的卡洛斯目前已被逼提前退休,成为菲军方的“替罪羊”。
终究是卡洛斯一人“扛下所有”
菲律宾多家媒体5月18日报道,菲律宾武装部队当日发布声明称,菲律宾海军少将小阿方索·托雷斯接替卡洛斯成为菲律宾西部军区司令部的新任指挥官,卡洛斯因“个人原因”目前处于休假状态。菲律宾武装部队公共事务办公室负责人薛西斯·特立尼达表示,对托雷斯的任命是菲律宾武装部队的行政决定,“与争议性事件无关”。菲军方领导层和关键职位正在发生变动,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这对于菲武装部队适应不断变化的安全环境、有效应对新出现的挑战是必要的。”
在卡洛斯代表菲政府与中方人员围绕仁爱礁菲方“坐滩”船只运补“新模式”展开磋商的细节被外媒公开后,卡洛斯的处境就陷入尴尬。此前,菲律宾国防部长特奥多罗和菲国家安全顾问阿尼奥都矢口否认安排卡洛斯与中方达成一致,阿尼奥甚至公然宣称关于仁爱礁运补的“新模式”“只不过是凭空捏造”,菲中在仁爱礁问题上“没有达成任何协议”,特奥多罗则表示,只有菲律宾总统才能批准与中国在“西菲律宾海”(即中国南海)达成协议,暗指卡洛斯与中方达成的协议未经马科斯授权,试图将“锅”甩给卡洛斯。在那之后卡洛斯的将位就岌岌可危,菲国内批评人士翻出其曾在中国求学的经历,质疑其与中国的“特殊关系”,菲国家安全委员会甚至表示,将由菲军方决定是否就此事调查卡洛斯。
菲军方此次欲盖弥彰的人事变动,除了试图执意否认与中方就运补“新模式”达成一致之外,是否会加剧南海地区的紧张局势?中国南海研究院海洋法律与政策研究所副所长丁铎19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菲不从根本上认识到其当下南海政策的错误性和危险性的情况下,此次人事变动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南海紧张局势,菲军方对与华磋商降低海上摩擦风险的政治顾虑可能会增多,向菲国内民众和政府高层展现对外强硬立场的意愿增强,美国可能借此人事变动对菲军方特别是西部军区施加更多影响。
菲政府“甩锅”行为引发更多内幕曝光
菲军方“卸磨杀驴”的做法引发菲国内政界和军界多位人士的不满,他们纷纷站出来“声援”卡洛斯,并进一步曝光了该起事件的更多细节。
“卡洛斯自从5月5日被安排休假以来,一直处于杳无音讯的状态,此前他被任命与中方官员就缓和南海地区紧张局势进行会谈,但直到现在菲政府还没有人出面针对此次会谈给出权威性的解释。”菲律宾知名媒体人、前参议员弗朗西斯科·塔塔德近日在《马尼拉时报》撰文称,根据其所掌握的消息显示,此次会谈,中方人员坚持要求卡洛斯必须首先将拟商讨的内容与他的上司——菲国防部长特奥多罗、菲国家安全顾问阿尼奥和菲律宾武装部队总参谋长布劳纳“达成一致”,中方才愿意坐下来和卡洛斯进行会谈。“特别是阿尼奥,其与特奥多罗和小马科斯总统就中国的提议进行了交谈,并允许卡洛斯与中方人员继续会谈,一位消息人士透露,在卡洛斯获准与中方人员会谈后,中方人员也建议卡洛斯与更高级别的中方官员进行了会谈。”塔塔德称。
这一说法也与此前一位知情人士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的情况基本吻合,该知情人士表示,今年1月3日中方官员与卡洛斯进行了对话。在对话中,卡洛斯同意以一种“新模式”处理仁爱礁菲方非法“坐滩”船只的运补行动。并向中方外交官确认,菲武装部队总参谋长布劳纳、菲国防部长特奥多罗以及菲国家安全顾问阿尼奥都对运补“新模式”的建议表示认可。

塔塔德在文章中还称,卡洛斯还表示,是中方首先提出了缓和南海局势的提议,并坚持要求卡洛斯必须获得菲政府高层的许可,阿尼奥与则与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进行了交谈,小马科斯也表达了想要局势“降温”的想法。
塔塔德认为,自始至终,卡洛斯都在严格执行上级的命令,“也没有向中方放弃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他进一步透露,然而在菲军方高级官员和美国外交部门高官的一次谈话中,菲军方高级官员似乎被美方诘问,“你们为什么要和中方展开对话?”对此,菲军方高层当即谎称对此事毫不知情,还迅速将矛头对准了卡洛斯,向卡洛斯释放了一个非常强烈的信息:他虽然还有一年多的服役期,但被“建议”应该提前退休。塔塔德质问,卡洛斯因为不折不扣地服从上级的命令,所以现在必须被牺牲,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这位军官敢于梦想用和平取代强加于菲律宾和南海地区的战争气氛?还是因为对于我们的领导人来说,真正的问题是如何加速对抗中国,而不是缓解?显然,我们的外部盟友认为,试图结束南海浅滩上的‘水炮事件’对它们没有任何好处,在加沙和乌克兰使用的剧本正在南海被同样使用。缓和南海紧张局势显然不是鹰派的选择,必须被否决。”塔塔德称。
如此重大且敏感的会谈,菲方高层竟然以“不知情”“不存在”这样荒谬的理由矢口否认,并把卡洛斯推出来“背锅”,这无异于是一种“自黑”。丁铎认为,中菲此前就运补“新模式”通过外交渠道沟通,涉及处理这一问题的思路,需要遵循的条件以及可操作的实施方式,议题敏感严肃。菲军方无论是什么人和中方谈,无论以何种方式谈,无论与中方达成何种共识,都是职务行为而非私人行为,都代表菲律宾官方而非个人。这种情况下,代表资格肯定是得到授权的,拍板决策是有授意的,沟通内容是逐级报告的。对这些情况,菲军指挥链条必然一清二楚,菲总统作为菲军最高统帅对此不知情基本不可能。“从事实上看,如果菲政府及军方对新模式不知情,那么为什么‘新模式’会有效运转了一次?菲律宾又为何会在‘新模式’运转一次后背信弃义将其抛弃?”
公开指出菲方言行自相矛盾的还有菲律宾“亚洲世纪”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安娜·马林多格-乌伊。19日,她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介绍称,在围绕媒体公布的会谈记录的争议中,菲律宾政府有关官员的回应似乎是脱节的,他们的第一反应是迅速否认这场会谈的真实性,这似乎暴露出某种程度的焦虑。而他们前后不一的表态尤其令人困惑。例如指控“中国进行窃听”就意味着承认录音的存在和文字记录的真实性。相反,包括菲武装部队在内的其他菲律宾政府官员则坚称,这份文字记录“完全是假的”,这些自相矛盾的说法只会使这个问题进一步复杂化。
另一位站出来揭露菲军方指挥链决策程序的菲方人士是菲军退役将领、前菲律宾武装部队西棉兰老岛司令部副司令奥兰多·德莱昂将军,他近日在社交平台“脸书”上分享了其与菲军方人士围绕该起事件进行讨论的观点。德莱昂认为,无论是特奥多罗还是阿尼奥最好辞职,因为这两个人正在煽动一种菲军上下级之间互不信任的文化,他认为“上级知情、认可卡洛斯与中方会谈”不会是卡洛斯编造的谎言。
“卡洛斯可不是傻子,他知道在没有得到上级充分了解和指示的情况下直接与中方交谈是远远超出其职权范围的事,卡洛斯甚至知道这种秘密会谈会被录音,我敢打赌他自己也录了音以防他的上级陷害他。他在录音中多次证实,他的上级知道他与中方会谈这件事,他只是代表他的上级进行商谈。”德莱昂认为,现在的问题是菲军高层是否愿意为了掩盖谎言而加剧与中国的紧张关系。
卡洛斯“背锅”暴露菲政府内部危机
在该起事件中,菲政府最终把卡洛斯推出来“背锅”,这背后也暴露出菲本届政府内部存在的各种内部危机。有菲方学者认为,该起事件不能就此收尾,而是继续追查,菲律宾人民必须认识到这当中存在的问题。
“更深入地研究卡洛斯在这起事件中扮演的角色至关重要。已经公布的记录显示,卡洛斯更像是一个中间人,而不是一个起决定作用的权威人士。他似乎成了记录中提到的菲律宾政府官员的替罪羊,他们有责任通过向民众做出诚实、直接和准确的解释来阐明此事。”安娜·马林多格-乌伊认为,整起事件严重破坏了卡洛斯作为军官的声誉和诚信,并凸显了菲本届政府内部存在的更广泛的问责制和透明度的问题。在这场争议事件中,卡洛斯似乎被当作“牺牲的羔羊”,以保护其他人免受审查,这似乎是不公正和不公平的。菲律宾人民必须认识到这些行为的不良影响,并在处理这些争议性问题时争取更大的透明度、更完善的问责制和更好的公平性。
“此外,不要忘记,信任、信誉、信守大小协议是国际关系的基石和基本原则。它们在维护稳定、促进合作、解决争端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如果信任得到培育和维护,它将成为建立更强大、更有韧性的国际伙伴关系的基石。”安娜·马林多格-乌伊称。
丁铎认为,卡洛斯最终被推出来“背锅”,这反映出菲在南海问题上不断挑衅中国在其国内有成为所谓“政治正确”的趋势,即便是职务行为,当事人也可能被菲政府当成牺牲品抛弃。该起事件还暴露出菲律宾政府把外交沟通磋商,管控海上分歧当成儿戏,达成的共识可以肆意推翻否认。该起事件也成为了菲军高层的一面“照妖镜”,揭露他们从一己私利和个人政治利益出发来考虑和处理这一问题,对菲律宾军方形象、国家形象和中菲关系健康发展没有足够的政治远见和政治担当。
菲律宾国际安全研究学会会长、前菲律宾副国家安全顾问班乐义则对现如今菲政府的官僚政治生态表达了失望,19日,他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认为菲政府官僚政治、部门利益和个人冲突在当前的南海危机中“发挥了作用”,并严重损害了菲中关系,菲政府官员需要出面澄清一些事情,以避免使已经恶化的局势进一步恶化,“我们必须积极地看待那些‘君子协定’,这是管控分歧、避免中菲因南海争议而发生军事冲突的一种方式。我们应该把问题的重点放在和平解决争端上,而不是放在升级紧张局势上。”
环球时报-环球网 报道 记者 樊巍 胡雨薇
审核 | 郝珺石
编辑 | 吴锦
校对 | 于泽淼
热文推荐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