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小菲、李厚霖、李国庆……“前夫直播赛道”已然相当拥挤,同是女明星前夫、又同为“老赖”的李亚鹏和贾跃亭,又一起开辟了“欠债老板Vlog专场”,举手投足都是戏。
自媒体人萝贝贝点评称,他们俩在短视频领域,也算是欠债老板里的一对卧龙凤雏。“贾跃亭信念感比较强,李亚鹏毕竟当过演员,较有演技意识。”
马延君
编辑辛野
来源|每日人物(ID:meirirenwu
封面来源Pexels
出走半生,将欠债进行到底
早在三年前,北京朝阳区法院对李亚鹏被控“欠债4000万元”一案作出重审判决时,微博网友@山下山间月就曾感慨过——初中就记得李亚鹏各种投资赔钱上新闻,现在还在赔钱,他真有钱。
如今又三年过去,李亚鹏再次因为欠债上了热搜。这一回,数目变成了75000元。
5月13日,博主“hidingtree”晒出了9张聊天记录,称自己与李亚鹏认识24年,曾合作近4年,曝光李亚鹏拖欠员工工资、社保、业务费等长达10个月,自己也被拖欠了一个半月工资,共计75000元。据他介绍,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讨要未果,只要涉及到钱,李亚鹏便“选择性失明”。
 博主“hidingtree”控诉李亚鹏欠薪。图 / 社交软件截图
聊天记录还显示,这位讨薪者2018年10月加入李亚鹏创办的中书控股集团,次年11月开始向李亚鹏讨要员工工资。但直到2022年12月,李亚鹏的回复都是:“一文都无啊,远超你想像的”,并邀请他“哪天来喝茶吧,免费的”。
回应来得很快。第二天一早十点,李亚鹏发布了道歉视频。他坐在车中,称自己正在前往武夷山寻茶的路上,早起才刷到讨薪信息,承诺当天下班之前会解决问题,并向讨薪者和近一两年离开公司的百余位同事表达歉意。
视频中,李亚鹏神色沉稳、面带微笑,表示经过一年多的努力,亏欠员工的补偿金已经发放了90%多,“胜利在望,我会继续努力”。镜头一转,照向前方道路,他顺势插入一句鸡汤,“人生道路没有坦途”,并握紧拳头,勉励讨薪者,“祝福你未来一切顺利,能够茁壮成长,加油”。
这不是李亚鹏第一次提到补偿金的发放进度。今年除夕前一天,他发了一则年度总结的视频,听员工说整体发放了87%后,李亚鹏叹了一口气,苦笑道:“忙了一年,还是没按计划给大家全都发放完毕啊。”
对面的员工安慰他:其实这一年您已经很努力了。思索了一会儿,他又从员工手里拿回签完字的纸,划了几笔,“我就先不拿了,你分给浩江、老何、小静他们三个吧。”末了,还不忘让员工给大家发几盒“咱自己的茶”,“拿过来我签个名,也算是拜个年”。
李亚鹏在视频中苦笑。图 / 社交软件截图
有网友在底下评论说:“这是新拍的电视剧吗?感人。”还有人给他支招,“我觉得你还是考虑考虑拍戏吧,是不是更好更快。”
李亚鹏陷入资金困境不是一天两天了,但他此前的精神状态并不是一直稳定。就在三个月前,他深夜直播吃饺子的时候,情绪颇为激动。聊到收入,他红着眼眶说,自己正在为人生犯下的最大错误买单,已经还了十多年的债,年后连续吃了一个星期的外卖。
这场倾诉,引起了同为“老赖”的李湘前夫李厚霖的共鸣,后者当即给李亚鹏刷了个上千元的“大火箭”礼物,以示支持。但不少网友很难共情他的处境,反而想到“被你拖欠工资的员工还没地方哭呢”,“你要是送了一个星期的外卖,才知道什么叫惨”。
李亚鹏对于“直播哭穷”的描述似乎很不满,第二天开始全网悬赏,声称“但凡有能提供10秒钟,我直播哭穷视频的朋友,重赏五斤春茶”。
李亚鹏借着哭穷热搜全网悬赏。图 / 社交软件截图
在那则悬赏视频中,李亚鹏展现了一种令人惊叹的“乐观”,他声称碰到了网暴,应该转念一想,“现在大家都那么不容易,如果我的这点不容易,能让大家稍微容易一点点,那不是说明了我的价值吗?”
还不上的“4000万”
李亚鹏口中的“这点不容易”,多与那笔4000万元的欠款有关。
2008年,李亚鹏与兄弟李亚炜等人一起,成立了丽江雪山投资有限责任公司。2012年,雪山公司以1.635亿元买下了一片400多亩的土地,当时还是王菲老公的李亚鹏,在一场夫妻合体的发布会上,激动地谈起旅游度假地产大项目,表示要在三年内追加35亿元投资。镜头扫到一旁的王菲,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在李亚鹏的布局中,最重要的项目是雪山艺术小镇,这是一个以艺术为核心理念,集酒店、公寓、别墅等产品为一体的旅游度假地产项目。李亚鹏选择了专业的操盘团队,为小镇量身设计了130多栋别墅,但由于开发过程中不计成本,选材、人工都要用最好的,景观树也坚持从四川、北京空运,单单其中22栋别墅的园林造价就花去了上千万元。
李亚鹏视频中的雪山艺术小镇。图 / 社交软件截图
2014年,雪山艺术小镇一期开始预售,190平方米的产品总售价达到了400万至500万元,更大的户型则卖到了700万甚至上千万元。凭借着圈内的好人缘,高圆圆、那英等许多明星都购买了这里的房子,而这也是小镇为数不多的“销售成果”——据媒体报道,开盘两年,小镇只卖掉了30多栋别墅。
雪山艺术小镇轰轰烈烈的失败,成了李亚鹏屡战屡败的经商路上,绕不开的滑铁卢。在此之前,李亚鹏为该项目拉来泰和友联的6000万元投资,双方约定合作期满后,泰和友联公司将先行兑现4000万元收益。
但三年的约定时间到了,李亚鹏却迟迟没能支付款项,于是泰和友联选择上诉。经过多场官司,最终2022年7月6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李亚鹏“欠债4000万元”一案做出终审判决:李亚鹏、李亚炜向原告泰和友联支付4000万元及利息。
为了偿还这笔巨款,李亚鹏乘着明星纷纷开直播的东风,进军短视频和带货领域。2021年8月,李亚鹏开始运营自己的短视频账号,经常在乡间小院,对着空气大喊二十四节气,展示干吃鱼食、光脚种萝卜的日常生活。但在不少人看来,这项行动颇为尴尬,口中鸡汤不停的李亚鹏,被网友引用王菲的名言评价道:“我这个人最怕的就是做作。”
到了2022年,李亚鹏正式入局直播带货,以售卖高客单价的酒类和茶叶为主,还推出了自家品牌“书院造”。截至目前,李亚鹏拥有抖音粉丝超450万,2024年来每月直播20余场,堪称带货劳模。
李亚鹏直播勤快堪称劳模。图 / 社交软件截图
飞瓜数据显示,李亚鹏直播间2024年1月累计销售额破亿,客单价高达200-300元,2月虽然降低了一定的频率,但也实现了场均销售额破百万的成绩,但相比其欠下的千万级债务,这些收入显得沧海一粟。
有网友在视频评论区问他:“人生怎么避开4000万?”
李亚鹏回复道:“啥事都别干。”
事实上,欠下的债一天没还完,他一天都避不开4000万带来的后续问题。在最新的回应中,李亚鹏表示自“hidingtree”2024年春天离职后,的确还欠后者六万多元左右的补偿,并指明讨薪者的抖音账号名,“希望朋友们多多关注、多多支持他”。
对此,讨薪者反驳称离职时间和欠款数额都错了,并且李亚鹏欠下的“是工资而不是补偿”。讨薪者还质疑,李亚鹏公布自己的抖音账号动机不纯,“明面道歉,实质带节奏,让人骂我”。
越努力越失败
很难得知,以演员身份名噪一时的李亚鹏,会不会后悔踏上这条经商之路。但一切的源起,或许都与一场酣畅淋漓的摇滚现场有关。
1990年,李亚鹏考入中央戏剧学院。大一下学期,他第一次在北京外交人员俱乐部看演出。那是一个地下室,每下一层台阶,都能更加清晰地感受到声声巨响。当唐朝乐队的四位长发乐手出现在李亚鹏面前时,他被那种狂躁的氛围深深震撼。
那是李亚鹏第一次接触摇滚乐,也是从那天起,他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是与艺术有关的。《梦回唐朝》中的大量音乐元素采风自新疆,李亚鹏决定,要在乌鲁木齐老家办一场摇滚乐演出,让家乡的小孩也能接触到这种震撼。两年后,他认识了唐朝乐队的经理人郭怡广,几番“死缠烂打”后,对方答应他,只要在演出前15天,收到全部演出费,乐队就考虑出演。
唐朝乐队。图 / 视觉中国
为了办成这场演出,李亚鹏先是跟家人借了800元钱,每天买一份日报,谁刊登的版面最大,就拿着学生证去找谁“投资”。大三暑假,李亚鹏共敲了87家公司大门,得到了9.7万元现金资助。
1993年初秋,“飞燕摇滚之夜”在乌鲁木齐市体育馆连演两晚。演出现场,李亚鹏扯着唐朝乐队的旗子不停奔跑,直到被安保人员带了出去。最终,演出门票卖了14万元,这在当时称得上是一笔“天文数字”,唐朝、眼镜蛇等乐队的演出,让新疆人第一次见识到了摇滚乐的魅力,甚至影响了一代年轻人的命运。
演出结束后,李亚鹏给自己留了一张回京上学的机票钱,剩下的全部拿去印制了纪念海报和摇滚文化衫。一时间,整个乌鲁木齐的出租车上全是摇滚乐海报,许多人穿着黑色文化衫走上大街。
那两场演出的举办,看上去是一个心怀理想的年轻人,完美圆梦的经历。多年后,李亚鹏总结说:“我觉得我的人生是在不断地复制那一段经历。”
但在那之后,他的经商之路却堪称越努力越失败。1998年,李亚鹏拉到50万美元融资创立了“喜宴”互联网公司,做婚礼、婚庆相关服务。中途有人愿意出450万收购30%的股份,他不愿意,开张九个月就宣告倒闭。
到了新世纪的第一年,李亚鹏创办了一本名为《婚礼》的杂志期刊,三个月后,刊号出现问题,最终因为没有投资人接盘而宣布停刊。
几年后,他又与哥哥一起成立了“北京世纪春天影视文化传媒”,投资项目《好人李成功》《海滩》《目击者》亏损连连,只有影版《将爱情进行到底》收回了成本。
2005年7月,他和王菲步入婚姻。婚前几个月,他还在忙着施展自己经商的抱负,投资创立了VIP ROOM酒吧。最终,惨淡经营四年后,酒吧关门歇业。
到了2008年,随着房地产行业的红火,李亚鹏又押上全部身家进军地产,最终欠债4000万元。从2000年到2010年的十年间,李亚鹏每年几乎是三个月在拍戏,其他九个月在上班,就连经纪人都在质问他:公司赔钱,戏不演少赚钱,你算算你到底损失了多少!
当初为了陪女友面试,误打误撞地进入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后又接连拍摄《将爱情进行到底》、《射雕英雄传》爆火,成为当红四大小生之一,顺利的星途似乎并不是李亚鹏心中所愿。
早在2000年《笑傲江湖》播出后,李亚鹏就开始逐渐减少自己的工作量,每年只接一部戏。此后接受《鲁豫有约一日行》访谈时,他也直言:“我不适合做演员,我的理想是当一个商人。”
但在2010年,已经数不清损失了多少钱的李亚鹏,又找到了商业路上的新目标。那一年,他处理掉之前所有的公司,成立中书集团,以中国书院为名,一头扎进传统文化产业。
而这个决定的起源,显得有些草率,或许也昭示了李亚鹏为何会一路失败。
2010年的一个下午,他和助理去一家客栈喝茶,正在院子里溜达时,大门开了,李亚鹏走过去将它关上,可一转身,门又开了,他再次去关上。
等到第三次,院子大门莫名其妙地敞开时,李亚鹏伸手关门的那一瞬间,转身对助理说:“我要做中国书院。”他说,七八年来,自己一直关注书院文化,“但就在那一个神奇的下午,我突然如醍醐灌顶一样的想通了。可能这就叫,朝思暮想,必有回响。”
过于理想主义、又执拗于情怀,让李亚鹏很难在商业世界保有立足之地。这一点,从他对自己从商之路的总结里可窥一二,“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贪玩的孩子,有一点钱就拿出去买各种喜欢的玩具了。”
前夫直播赛道,过于拥挤
和“传奇”王菲的结合,是李亚鹏人生最重要的决定之一。他或许没想到,分开十余年之后,“天后前夫”的标签还是会牢牢地粘在他身上。
为了还债,李亚鹏与现任妻子海哈金喜开启了夫妻档直播。几乎每条视频的留言区中,都会有人问道:“王菲当年怎么会看上他?”
李亚鹏曾在采访中自曝,当初为了追求王菲,收集了上百条冷笑话,不间断地发送给对方,王菲开了一整年的演唱会,他就放下工作跟着跑了一整年,光是买门票送亲友,就花了一百万元。
只是轰轰烈烈的追求过后,是更细碎、磨人的现实生活。李亚鹏曾在杨澜的访谈节目中,暴露出不知道王菲唱过哪些歌曲的尴尬。一条久远的视频也被翻出,成为两人志趣相背的佐证——
2012年,李亚鹏拉着身穿便服的王菲出现在I Do品牌商务活动的现场,表示想给妻子一个惊喜,送一枚阔别多年的特别钻戒,还特意准备了一纸箱蝴蝶,做放飞活动。
可当箱子打开,不少蝴蝶已经因为天气寒冷死亡,扑棱棱地掉到了地上,李亚鹏面露尴尬,但还是按照流程,念着赞助商的广告,一旁的王菲则是蹲在地上,一只只地捡起蝴蝶。活动结束后,王菲拒绝了采访,独自离开,几个月后,两人也正式宣布离婚。
而在多年之后,失意的李亚鹏在直播镜头前痛陈还债艰辛,I Do的创始人、李湘前夫李厚霖也悄然加入“前夫直播赛道”,为他刷起火箭的那一刻,不知二人想到的是当年那场尴尬的商务活动,还是作为“老赖”的“同病相怜”。
2022年,李厚霖创办的恒信玺利公司因负债过多,现金流出现波动,业绩暴雷,营收、净利双双大幅锐减,旗下知名钻石品牌I Do也被曝进行大规模裁员,拖欠员工工资数月,紧接着,李厚霖被列入失信人名单。
2023年9月,李厚霖发布了第一条抖音视频,回应公司境况,称“当下正是人生的至暗时刻”,李亚鹏也在评论区力挺李厚霖,“企业家精神是什么,就是永不躺平”。
李亚鹏也在评论区力挺李厚霖。图 / 社交软件截图
随后,另一位“知名前夫”汪小菲为支持老友,特地举行了一场名为“菲李莫属”的I Do直播专场,与李厚霖一起现身直播现场,甚至调侃起自己:“我也囤点戒指。”
在汪小菲的带领下,李厚霖在几天之后,开始了带货首秀,首场直播的总销售额达到了千万元级别,他也因此泪洒直播间,称自己很庆幸做了人生最大的一个突破,“是你们改变了我的余生,让我重新能够再活一次”。
另一边的汪小菲,则把眼泪攻势发挥到极致,靠着白天发疯、晚上醉酒落泪,稳坐赛道头把交椅。在张兰与麻六记的直播间,高潮迭起的家庭连续剧,带来了流量,也为他们卖出了上百万箱麻六记酸辣粉。
而同样因离婚闹得沸沸扬扬的李国庆,则是依靠在直播间自曝婚姻失败细节,讲述同为创始人,却被踢出局的悲惨故事,挤进了“前夫直播赛道”。
同时,他也热衷于和这条赛道的参与者们交锋。跟汪小菲的母亲张兰连麦时,他先是说自己相信爱情相信婚姻,还会找个爱人结婚,又补了句:“哪怕又可能被坑一遍。”
脾气火爆的张兰直接怼了句:“你怎么老说别人坑你啊,你不认为你在坑别人吗?”
那场连麦直播中,李国庆还十分委屈地表示,“当当账上趴着20多亿,不给他这个股东分红,这合适吗?”张兰吐槽要那么多钱干嘛,“你不是实现自我价值吗。”李国庆又解释说,自己有公益梦想,想捐建乡村小学,所以确实缺钱。
张兰和李国庆连麦。图 / 社交软件截图
不论面子是否光彩,戏台子搭得越大,银子赚得越多。2022年10月,在直播间“自揭伤疤”一年多的李国庆表示,已经赚了1500多万,只是自己没拿一分钱,都用来养活自己创办的知识付费App早晚读书和直播公司。
最近,本已拥挤不堪的“前夫赛道”,又多了一名选手——明星甘薇的前夫贾跃亭。相比之下,他是为数不多自身话题盖过前妻光芒的前夫,公众更关心的是他何时回国。
5月7日,贾跃亭通过社交媒体宣布了自己“为救FF做的几个决定”,其中包括一个“和个人追求不太一致的纠结决定”——通过个人IP商业化挣钱救公司、补贴造车。话音刚落,一则他在办公室熬夜加班,饿了吃油条蘸豆浆、啃咸菜的视频全网传开,“欠债老板Vlog专场”正式开幕。
自媒体人萝贝贝点评称,贾跃亭和李亚鹏在短视频领域,也算是欠债老板里的一对卧龙凤雏。“贾跃亭信念感比较强,李亚鹏毕竟当过演员,较有演技意识。”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短视频“前夫赛道”还将热闹下去。
欠债老板贾跃亭。图 / 社交软件截图
参考文章:
1、《李亚鹏上演“真还传”:直播带货填地产坑,2024年以来销售额已破亿》蓝鲸新闻
2、《李亚鹏:我的艺术生命从摇滚乐开始》界面新闻
3、《行业冥灯李亚鹏:初代国民爱豆的衰落史,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大眼萌主
4、《最近女明星的前夫们抱团直播,越卖惨赚钱越多》Vista看天下
来个“分享、点赞、在看”👇
“绝望前夫”李亚鹏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