璩静的视频内容和引起的争议揭示了企业文化与现代社会期望之间的差异。
企业需要倾听公众的声音,调整内部文化,确保其价值观与公众期望相符。
公关团队需要不断适应数字时代的变化,更新沟通策略,并提高对社交媒体影响力的认识。
作者 | 肖洒
来源 | 雷达Finance(ID:leidaplus
金错刀(ijincuodao)授权转载
5月7日,“百度副总裁称员工闹分手提离职我秒批”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
相关内容显示,五一期间,简介为百度副总裁璩静的账号在社交平台开始发布视频,目前已有96万粉丝。在其发布的第一条视频中,璩静谈管人称“员工闹分手提离职我秒批,为什么要考虑员工的家庭”。
对于这样的说法,网友的评价却褒贬不一,有人认为职场雇佣关系不需要提供情绪价值;也有网友吐槽:“这是什么管理水平?简单粗暴而已。”“是这么个道理,但有点冷血了,普通员工可能接受不了吧。”
截至5月7日中午,抖音账号“我是璩(qú)静”中5月6日可见的“员工闹分手提离职我秒批”视频已不见,仅剩下其他3条。但随着事情发酵,下午时该账号下所有视频均已不见踪影。
身为百度的公关一号位,璩静在回复网友时称“短视频是公关的基本盘”。不过就在分享内容引起争议之际,还有自媒体质疑璩静的账号疑似买粉做数据,而并非“五天涨粉百万”。
回顾过往,百度公关的“翻车”案例不少,从早期的魏则西事件、章子欣事件,再到去年的自动驾驶无人测试车涉嫌“肇事逃逸”事件,其处置措施屡屡陷入争议之中。
副总裁璩静做短视频引争议
目前的互联网格局中,搜索巨头百度在直播和短视频赛道并不占优。但在直播行业的风口期,百度也曾试水。
2020年11月16日,百度宣布以36亿美元签下欢聚时代的国内视频娱乐直播业务,双方交易预期将于2021年上半年完成交割。
彼时,由于经历疫情,2020年直播行业大发展。百度也在这一年在直播业务上动作频频,包括百家号正式上线直播功能、成立了直播业务中台以及斥资数亿元扶持主播等。
而成熟的YY直播,则是被百度看好的一块拼图。对此,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曾在财报中表示,YY直播将受益于百度庞大的流量和蓬勃发展的移动生态系统,而百度将获得即时的运营经验和大规模基于视频的社交媒体开发技术,以及令人羡慕的创作者网络。
但后续的发展并未如李彦宏所愿,百度与YY直播的交易进展不顺利。2024年的第一天,百度正式宣布与YY直播分道扬镳。
与此同时,直播行业的流量进一步向头部平台集中,抖音、快手、微信视频号成为最终赢家,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的直播部门也传出了裁员消息。
百度没能分到直播行业的大蛋糕,但这不妨碍李彦宏偶尔在直播间露露脸。4月15日,李彦宏在与极越CEO夏一平共同直播时,他表示汽车机器人就是未来,并谈到了大模型上车等话题。
然而,和雷军、周鸿祎、尹同跃、魏建军等几位大佬的泼天流量相比,李彦宏的直播热度差了一些。尽管如此,百度似乎没有放弃的意思,不久后自称“百度副总裁、公关一号位”的璩静下场做起了短视频。
据公开信息显示,璩静毕业于外交学院,曾任新华社中央新闻采访中心记者,离开媒体后曾就职华为公共及政府事务部副总裁、中国媒体事务部部长。2021年8月入职百度担任公关副总裁(VP),负责集团公众沟通部工作。
璩静在评论区回复怎么有时间录抖音时,她直言“这是工作之一,我的工作就是公关,短视频是基本盘”。
值得关注的是,据媒体报道,璩静在抖音开设抖音号以女霸总身份大谈职场看法。
其中第一条视频中,她用辛辣的语气提到“员工闹分手提离职我秒批”,表示和员工只是雇佣关系,没有义务去了解其个人情况,“我为什么要考虑员工的家庭,我又不是她婆婆……”
第二条视频题为“300封举报信撒满工位”,据称透露了在她空降百度担任副总裁时,曾遭到下属妻子的300封举报信攻击。
“你不要拿那些LOW逼招来搞我,我还要找我的律师来告你。”视频中璩静自称刚入职百度副总裁时,就被写了300封举报信洒满工位,“我觉得这是最下作的方式,投诉的内容大部分都是诽谤和杜撰,想把我搞走,你还要在这继续混吗?”
或许是意识到这些内容并不适合公开,这条视频第一时间被删除。从网传截图来看,其余三条内容分别是“谁挣钱多谁买单”“公关人春节周末没有假期”“职业女性对于家庭的最大遗憾”。
经过媒体报道,随后“百度副总裁称员工闹分手提离职我秒批”等话题登上了热搜,并引发了网友的热议。
不过从评论来看,大多数网友认为璩静高高在上的人设和争议内容,对于百度的品牌形象是负面影响,甚至带来了负面舆情。
有媒体评论指出,企业不能只想享受员工给予的利用价值,而不去承受员工产生的情绪负担。
当越来越多注重情绪价值、强调个人感受的年轻人成为职场主力时,支持“员工闹分手提离职秒批”“没义务了解个人情况”“没必要考虑员工家庭”等冷漠言论,就别怪“00后整顿职场”了。
此外,有关璩静抖音号系购买他人账号和粉丝数据等情况,也引发广泛争议。而截至5月7日下午,抖音账号“我是璩(qú)静”的内容已清空。
百度公关“骚操作”案例不少
如果回顾百度公关的“翻车”经历,危机事件频出的2016年算得上是水逆的一年。
这一年,从血友病吧事件,到贴吧打击盗版,再到魏则西事件,百度一直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这年7月份,百度公关特意开了一个公众号“这届百度公关”,介绍一栏自黑称“我们就是大家觉得不太行的这届百度公共”。不过,“这届百度公关”从 2017 年 10 月后就没有再更新了。
值得关注的是,对于“会如何推动处理当年魏则西事件”的提问,璩静在抖音视频评论区回复网友时称:
第一,世界上没有一次公关危机是相同的,拿今天的经验去应对过往危机,没有意义,也没有可比性;
第二,处理危机,往往做比说更重要,且解决问题需要全方位分析当事人以及各方利益点和诉求,不掌握一手信息和最核心诉求,无法判断;
第三,处理危机最重要是看实时数据,舆情的内容渠道,传播速率扩散平台全部要看动态数据,时隔8年,不宜妄下评论,这不公平。
如果说在多年前,正如百度公关自黑的那样“这届百度公关不太行”,那么2019年的“章子欣”事件中,百度则要为自己的疏忽负责。
当年7月13日,象山县公安局发布通报:经刑侦技术鉴定,下午在象山县石浦海域发现的女孩遗体,确认系杭州市淳安县失联女孩章子欣。
但在警方发现遗体,身份尚未确定之际,一个认证为“章子欣父亲”的百度账号就发布了“哀悼”内容。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自7月10日开始,该自媒体账号已发文8篇,在该平台阅读量超1亿。同时,该平台另有名为“章子欣母亲”的自媒体账号发文1篇。
很快有人质疑,“章子欣父亲”的百度账号发布的动态,非章父本人亲自所写。且有媒体联系了章子欣父亲,对方否认了发文一事。
但百度新闻方面回应称,“章子欣父亲”百度账号是由本人授权确认,账号为假并不属实。
事情最终出现反转,经百度新闻内部调查,确认最新一条“哀悼”内容是未得到章子欣父亲确认回复的情况下发布,并开除负责编辑。
除此之外,2023年7月,某微博大V上传了一条无人驾驶汽车发生交通事故的现场视频。一辆归属百度Apollo旗下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平台“萝卜快跑”的无人驾驶汽车在变道过程中,剐蹭了另一辆正常行驶车辆。发生碰撞后,无人驾驶汽车稍作停顿便驶离现场。
随后,百度方面向该博主表示,“事故是非常轻微的车辆轮胎处接触,已经第一时间处理了,和司机也达成了一致,不存在逃逸相关的问题。”
不过,百度方面的这一说法,被网友质疑为“公开说谎”。
小鹏汽车原公关负责人也曾“翻车”
璩静并非是唯一一位翻车的公关负责人。
今年1月,有媒体报道称,在小鹏汽车新一轮的组织架构调整中,原公关媒介负责人徐静被调任去做企业品牌。
此前有媒体发文吐槽小鹏汽车将在广州车展提问的媒体人士赶出会场,小鹏公关总监徐静则回应该媒体称,“我没请过他来,毕竟连财报都看不懂”。
稍晚时候,徐静进行了解释,她自称没有要跟媒体人对立的意思,更不存在怼人。
当时媒体是去了车展下午投资人IR的专场,那个不是PR负责,也不知道他被IR赶出来。
有分析人士指出,大公司屡屡出现公关“翻车”事件,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一些企业可能过于依赖传统的营销策略,而忽视了社会责任和消费者情感的影响,这也导致营销翻车成为常见的案例之一。
其次,企业可能在危机发生后处理不当,没有及时有效地与公众沟通,这种采取回避或否认的态度,不仅无法解决问题,还可能加剧公众的负面看法。
最后,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企业文化和价值观可能与现代社会的期望有所偏离。在数字时代,消费者更加关注企业的社会责任和可持续发展目标。如果企业在这些方面表现不佳,即使在其他业务领域表现良好,也可能因为公关危机而受到重创。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The End
点个在看 不错过刀哥辣评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