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向北交所。
作者 I 杨文静 王露
报道 I 投资界-天天IPO
北交所美妆第一股诞生了。
投资界—天天IPO消息,近日,广东芭薇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芭薇股份”)在北交所敲钟上市。开盘当日,芭薇股份一度大涨超245%,令人印象深刻。
“中国美妆看广州,广州美妆看白云。”芭薇股份位于广州市白云区,助力联合利华、丸美、仁和匠心、HBN等打造了多款明星产品。掌舵人冷群英曾是一位湖南教师,南下广州耕耘化妆品领域,如今在北交所成功敲钟。
当前A股IPO放缓,一级市场蓦然发现北交所这边依旧“风景独好”。“2024年,退出端的重点工作之一就是研究北交所。”投资人的态度正在发生改变。
湖南老师广东创业,IPO敲钟了
芭薇股份诞生于一个女老师——冷群英之手。
1966年出生,冷群英早年在家乡长沙做起中学教师,一干就是8年。此后南下广州,开启新生涯。
从1995年开始,冷群英先后在广州溢香化工研究所、华芳烟用香料有限公司、广州雅高丽、广州宝生堂等多家企业任职,做过品质管理员、客服、业务员,一步步做到宝生堂总经理的职位。
直到2006年,冷群英离开宝生堂,芭薇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在广州白云区成立。
最初,公司以代工生产化妆品(ODM模式)为主要业务,先后在2013到2014年成立了两家子公司广州智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广州鹰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及一个研发中心“芭薇·智尚个人护理品联合开发中心”。
2015年,芭薇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第二年挂牌新三板,这也是当时广州白云近千家化妆品代工厂中唯一成功挂牌新三板的代表。
此后,芭薇股份陆续吸引到投资人的注意。2018年,同创伟业完成对芭薇股份的A轮投资,成为其首家机构投资人。此轮融资背后的另一家投资方——白云基金,由广州白云金控代表白云区政府、广州金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代表广州市政府共同出资组建。
接下来的几年里,芭薇股份开始从代工业务向自主研发领域拓展。2022年1月,芭薇股份再次完成超亿元B轮融资,由白云金控和金鼎资本共同投资,资金用于数字化智能工厂改造,通过扩充产能、提升利用率和加强配方研发来夯实技术壁垒。
2023年6月,芭薇股份在北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冲击IPO。根据招股书,2020年、2021年、2022年以及2023 年前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 3.14 亿元、4.16亿元、4.59亿元及 2.13亿元;营业利润为 0.30亿元、0.21亿元、0.39亿元及0.24亿元;净利润为 0.28亿元、0.21亿元、0.38亿元及 0.22亿元。
而芭薇股份98%左右的产品销售仍然以代工为主,OBM 模式(代工厂经营自有品牌)实现的营业收入占比不足 1%。我们熟知的仁和匠心植物复合洁颜洁面乳、多芬与喜茶和麦当劳的联名专款、丸美奢颜焕采肌底精华面膜、凡士林淡纹弹润润唇膏等都出自芭薇股份之手。
迄今,芭薇股份累计服务的化妆品品牌商超过1000家,与联合利华(包括多芬、力士、凡士林等品牌)、仁和匠心、HBN、SKINTIFIC、丸美股份、凌博士、纽西之谜、谷雨、红之等化妆品品牌商建立了业务合作关系,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化妆品代工版图。
创业18年,冷群英带着芭薇股份终于IPO敲钟了。
首日暴涨超245%
转战北交所
这是北交所新股振奋一幕——
IPO当日,芭薇股份以16.88元/股开盘,此前发行价为每股5.77元,而盘中股价一度涨至19.97元/股,最高涨幅超245%。
现在来看,选择在北交所IPO无疑是芭薇股份作为一家中小体量企业的最优解。今年以来,北交所接连迎来多家企业上市,且IPO当日的股价表现也相对较好。
稍早前的3月25日,戈碧迦登陆北交所。这是一家从事光学玻璃及特种功能玻璃研发、制造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此前还因华为手机概念倍受市场关注。当日上市,戈碧迦开盘大涨137.40%,全天多数时间在高位运行,当日收盘涨超127%,市值达到31亿元。
还有2024年北交所首个IPO——汽车零部件生产厂商捷众科技,1月5日上市开盘大涨119%,当日最高一度涨超165%;同月,智慧交通服务商云星宇也在北交所敲钟,当日最高涨幅达218%。此后,康农种业、许昌智能、铁拓机械也相继在北交所敲钟,且无一例外,都在上市首日开盘大涨。
过去一年,Wind的统计显示,北交所累计上市新股达到77只,上市首日录得涨幅的有54只,也就是说,有七成新股首日股价上涨,其中又有11只上市首日涨幅翻倍,占比达到14.29%。
一直以来,北交所因市值小、估值低始终被VC/PE排除在外,但如今形势发生了转变。随着沪深两市IPO收紧,建议被投企业北上北交所的投资人开始增多,“北交所不是唯一的出路,但可能是近期的最优解”。于是,越来越多企业开始转战北交所。
正如此前颇受关注的餐饮连锁品牌老娘舅。今年2月23日,在新三板挂牌后的第二天,老娘舅就发出公告称已提交在北交所上市辅导备案申请材料。在此之前,老娘舅一直致力于冲刺上交所IPO,但在2023年11月终止了上市审核。
据财经网统计,从年初至3月下旬已有20家企业转道北交所IPO,其中有10家企业为前次创业板IPO折戟后转战北交所。这或许也是VC/PE退出的一条新渠道。
“退出,我们看北交所”
退出,无疑是2024年一级市场的重要关键词。在IPO整体规模收缩预期下,北交所开始被寄予厚望。
上市周期短、确定性强、锁定期短,这是北交所IPO的优势。普华永道预计,2024年北交所新增上市公司有望达到80家至85家,占A股新增上市公司总数约40%,位居所有板块之首。
与港股相比,北交所流动性并不差。同是上市首日,总市值约十几亿的芭薇股份成交额为1.84亿元。而前一天,在港股上市的连连科技总市值超过百亿,成交额仅为1.5亿港元。
落袋为安,实现退出,免不了会吸引一些投资机构。毕竟北交所上市企业持股10%以下股东没有锁定期,超过10%的股东有1年锁定期,远远短于主板、创业板和科创板36个月的锁定期限。
“当前IPO有了结构性变化——除了港股、科创板外,北交所是一个亮点。”同创伟业创始合伙人、董事长郑伟鹤在今年投资界百人论坛上谈到,“目前北交所的上市回报、流通性都比港股要好。买在无人问津处,抛在人声鼎沸时,这个时候也许是机会。”
稍早之前,海通开元董事长张向阳也透露,2023年海通开元有15家已投公司上市,一半在科创板,一半在主板和北交所等。
“能上北交所就上北交所,小机遇换来大机会,一起等待未来资本市场繁荣时刻。”在天创资本管理合伙人洪雷看来,面对资本市场的收紧,企业需要抓住机遇,及时对接资本市场,获得进一步发展后,静待资本活跃时厚积薄发。
回过头看,好项目通过北交所退出的确定性在增强。往早走往小走,往深水区走,这是属于专业选手的赛道。
而VC/PE如何在北交所这艘船上乘风破浪最终捕获猎物,我们拭目以待。
时隔7年
《中国创投简史(第二版)》新增数万字
进一步梳理科技创新背后的创投力量

投资界创投大咖倾情力荐
点击链接,抢先阅读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