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载自公众号:上海市科技艺术教育中心)
4月22-23日,“学无边界”第二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在北京大学附属中学举行。峰会结合当前社会发展现状及方向,聚焦教育热点问题,从“创新大视野”、“成长的密码”、“学习的神器”、“项目式学习之问”、“教育大社区”、“社群中的学习”、“对文凭的创想”、“创新万花筒”、“教师的社会化成长”、“持续创新”、“多元教育的探索”等几个论题出发,邀请各路创新教育实践者做了精彩的演讲和交流。上海市科技艺术教育中心派出一支青年教师队伍前往参加,聆听最前沿的教育观点,汲取有营养的教育经验,希望这些年轻的教育者,以教育关心生命、教育融合生命成长的情怀,打开教育新视野,创新校外教育的新格局。
为期两天的论坛,干货满满,这些年青教师们奔走在各个开放自由的论坛之间,寻找着自己关注的问题,聆听教育前沿的观点和实践。学无边界,教育变革时代,我们有无限的疑问和无限的求知欲望,创新并不是人为的标新立异,而是为了改变现实,创造未来,这意味着寻找更有效的办法,弥合教育的差距,为明天培养合格的公民。身负未来教育重任的年轻教师们,每个人都在思考着,科艺中心的这些年青的教师,为我们带回来了最新的声音。
“社群中的学习”主题论坛通过聚焦于“学习”的场景和工具,打破时间、空间和体制的隔阂,融合学校、社区和社会的资源,形成更灵活跨领域的学习共同体的4个案例的解读,可以预见未来的社会是“学无边界”,社会化学习必将成为未来教育的根本潮流。社会化学习的实施路径有三条:
1、学习在窗外
这里的“窗”是指传统教育体制。到真实社会和生活环境中去学习,而不仅仅局限在传统僵化的学校教育体制之内。
 2、他人即老师
和“他人”一起学习,向“他人”进行学习。这里的“他人”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学校老师”,而是在同学、父母、社区、社会之间创建各种各样的学习关系。
3、世界是教材
过去,教材就是学习者的整个世界;未来,整个世界都可以是学习者的教材。
四点原因
1)这个时代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工业化时代已告尾声,与此匹配的工业化教育模式,也日益完成其使命。信息时代,以及未来的量子时代,自然需要与之匹配的新型教育和学习方式。
2)我们已经全面步入信息时代,信息本身不是匮乏,而是爆炸。记忆知识已经不再需要,重要的是需要建立“发现问题,寻找答案,并应用到现实去解决问题”的能力。互联网之前的教育模式是Push东西给人们,现在互联网之后的学习模式则是人们自己主动去互联网上找自己想学习的东西。
3)时代变化和知识更新的速度越来越快,学习变成一个终身需要进行的事。也就是说“学会学习”才是人类的基本能力。随着教育形式变得越来越“模块化”,未来的对学习者的认证将是基于课程层面的认证,而不再是拘泥于学位或者某个特定的大学。社会化学习正是这种变化的重要推动力量。
4)技术的发展,也为新的学习模式带来效率和实现上的可能性。无论是互联网平台,还是各种搜索,应用、社交媒体,更不用说很快就到来的虚拟现实的时代。
学无边界的时代学什么?怎么学?
如果说终身教育提供了学无止境的理想,学习化社会提供了一种制度框架,这一蓝图的真正实现,还需要教育创新的“神器”。互联网技术横空出世了,使得学无边界成为了现实。
 “互联网+”根本区隔于传统意义上的信息化并重新定义了信息化。“互联网+”所蕴涵的,不仅是教育内容、教育体验、教育管理、教育评价,使得教育资源从封闭到开放、教育机构从单一到多元、学习从被动到主动、教学从灌输到互动;而且是对人际关系、人机关系、教育生态和社会生活的重构,孕育着不确定和不可估量的未来。
教育变革应该从后天到明天。为了抵达明天,必须远望后天,否则明天只是又一个今天。从今天到明天很难,从后天到明天比较容易。
以一名学习者的身份,带着对“校外教育该如何进行价值定位”的思考,参加学无边界——第二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峰会内容跨度很大,信息量密集,既有在社会变化的大视野下看教育变革的宏观思考,又有微观生动的教育创新实践案例。
峰会的主旨是“学无边界”,倡导的是在呈指数化变革的今天,每一个人面对未来都是“LIFE学习者”,即在真实的生活中,追求幸福生活的终身学习者。这样的理念投射到教育的场域,教育不再是一个固守的闭环,而是一个面向开放世界的开放空间;身处其中的老师,不能再用过去的知识去教现在的孩子面对未来。知识激增的时代,教师,不再是一个用知识“投喂”孩子的人,而是开启智慧、点亮孩子生命之光的人。这样的理念并非无法突破现有的藩篱而无法落地,事实上,很多体制内、体制外的教育者怀揣着这样一份“执念”,正做着大胆的尝试。
我们都期待着教育的革新,教育的革新也许更取决于教育之外。但若拥有开放的胸怀、开阔的眼界、“大胆设想、小心求证”的勇气和“积小步成千里”的脚踏实地,一切均可改变。事实上,这一切正在改变着。
一、项目式学习
今天深入地了解了美国高技术高中所实施的项目式学习(PBL),真是受益匪浅。其实,研究项目式学习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疑惑重重,今天终于得到了解答。原来我之前理解的项目式学习还是比较保守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项目式学习。这也就能解释我为什么感觉难以推进的原因。
实际上,项目式学习是颠覆性的变革,完全打破学科的界限,进行跨学科的,任务驱动的,以解决真实问题为手段的开放的教学模式。高技术高中没有分科教学,没有固定的课程和教学大纲,也没有班级的概念,没有标准化考试,全部都是项目式学习,学生完全融入在某个项目中,在完成项目的过程中发展自己的个性,增强自己的能力。这完全改变了传统意义上的教师“教”和学生“学”的方式,学生从被动接受变成主动学习。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知识获取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学生将知识与真实情境建立联系的能力,以及运用知识进行创新创造的能力。
二、教师自成长
今天下午聆听了分别由半书房发起人陈庆锐、亲近母语研究院执行院长岳乃红、浪漫物理小屋创办人闫芳、教育行走发起人张文质四位嘉宾带来的以“教师的社会化成长”为主题的论坛。四位嘉宾以创始人的身份介绍了各自创办“教师自组织”的历程和思考。这些“自组织”成员以互联网为媒介,通过社群的形式自愿聚集在一起,传播教育思想,分享教育理念、交流教学方法,共同学习和成长。这其实是教师进行自我提升自我研修的一种方式。这让我这个教师培训工作者极为震撼。他们这种自主教学研修的方式不仅灵活,效果也不比传统意义上的教研差,而更有可能是更佳。
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全国各地的资源和人脉都聚集到一个平台,大家在这个社群中释放自己,成就自己,很有归属感。这是一个教师的精神家园!在这样一个生机勃勃的社群中,教师感受到激情,感受到存在的价值,感受到自身的使命,主动跳出舒适区,继续并持续攀登自己的高峰。我在想,我们的培训或教研组是不是也应该具备能吸纳人才的魅力,具备这种培养隐性知识与软技能的能力。
听了High Tech High school教育领导力学院院长的分享,深受HTH高技术高中的办学理念的触动,最让人钦佩的就是它打破传统的按学科分类的教学模式,完全采用 PBL-Project Based Learning 基于项目的学习方法,让学生们通过完成一个个(工程)项目获得他们这个年纪该学的且实用的知识和技能。
晚上观影了纪录片Most Likely to Succeed(《极有可能成功》)讲述的就是这一所位于美国圣迭戈的特许学校High Tech High所带来的教育变革。看到学生拿着钻头、锯齿有模有样地制作仿真桥梁,看到几个学生围在一起测试着他们制作的机器人……学习以现实中的问题为核心,设计一个统合各学科知识的项目,学生必须把自己当做各领域的专家、工程师和实践者,通过师生合作、生生合作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学到真正有意义的知识。
HTH认为知识的整合只能在学生动手实践的过程中实现,这和杜威“做中学”的理念是不谋而合的,所以HTH的项目无论侧重哪个领域,都包含了丰富的实验、模型制作、编程等实践性的操作,鼓励学生身体、情感和思维共同参与式的学习,强调成果必须具有应用于实践的价值。学校没有考试,一年一度的项目展览就是学生们的成绩汇报,内容就是学生们合作的项目,可能是一本书、一个话剧、一架飞机、一幅画或是一个机械装置,虽然是老师设定的项目,但学生们在这个过程中有着极大的自主权。这个展览会对全社区的人们开放,学生们对这个展示非常重视,为此学习的意义变得很真实,不是一个标准化测试来评判的学习。
听完了分享,观看了影片,最后又与Laura院长面对面进行了交流,非常的激动,因为,感受到从某种程度上我们科技教育部在做的或者努力在尝试的科技教育教学模式与High Tech High的教学模式不谋而合,我们很多的科技活动都是基于做中学的理念与项目的学习模式来设计与开展的。学生参与科技活动肯定是能收获知识、技能、经验以及成长。既然是最有可能成功的教学方法,也更加坚定了自己将科技教育工作开展好,用更加科学的理论与模式来完善科技教育活动,让更多的孩子从中受益。
中国的教育改革也呼唤了很多年,也有了各种各样的尝试,因为改革更大的挑战是给予教师的,教师教学理念与方法不愿意改变则是教育改革最大的阻力,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更应该努力为教育改革做些什么。
阿里研究院的梁春晓做了题为《教育变革,从后天到明天》的演讲,选题独辟蹊径,让人耳目一新。他比较了农业社会、工业社会、信息社会教育在规模和教育方式方面的差别,提出利用大数据和云端技术变革当代教育,从平台、个性、自主、智能等角度试图寻找教育变革的方向。
1场闪电演讲,2个跨界大会,5场工作坊,8场自由沙龙,9大主题论坛,13个跨界演讲,这就是短短两天LIFE教育创新峰会所含概的海量信息。
作为一名离开校园许久的教师,很久没有像学生时期那样来回奔波于各个主题会场,静静聆听教育同行的闪电式演讲。在这里,每一个人都能意识到中国教育迫切需要变革,而当下恰巧面临这样一个转折点。教育改革如何从现实中突破?大家各抒己见。
在互联网时代,缺乏的不是学习资源,而是与教学场景的匹配。改变传统线性课程形态,把课程,师生,学习时空,学习技术等核心元素有效地统合起来,打破学科内及学科间的边界,为学生构建一个开放的课程体系是互联网+时代的发展需求。以学习者为中心,聚焦问题解决方案,批判性思考,团队协作,跨界合作等都应该是未来学生所应当具备的核心素养。
学无边界,在一个处处有围墙的社会,学习无所不在。生命的成长远不止课本和课堂。我们应当成为打破藩篱,与学生共同创造,行动,成长的自由人。
4月22日—23日,在北京大学附属中学参加了第二届LIFE峰会,聆听、参与了主题为“学无边界”的多场主题论坛、工作坊、自由沙龙和观影会。
在“终身教育”、“终身学习”和“学习化社会”的背景下,“互联网+”使教育资源从封闭到开放,教育机构从单一到多元,学习从被动到主动,重构了人际关系、人机关系、教育生态和社会生活,孕育着不确定和不可估量的未来。
学习不仅跨越了传统和学校和教室,打破了身份、年龄的限制,也突破了正规教育和非正规教育的边界。
这种跨界改变着教育:走出教室、走出学校;在峰会中,我们看到基于互联网的学习、在社群中学习、多元学习方式、开环学校、学在民间(在家上学和小微学校)等学习模式正在悄然兴起,各种梦想践行家们分享了他们的实践:成功的、失败的、失败后继续前行的。

从学习者个人内部来讲,学无边界可能也意味着打破既有的思维模式和逻辑框架,跳出“舒适区”颠覆自我重新出发。
也许一次好的学习经历,不仅仅在于开阔视野增长见识告诉我们怎么去做,更在于它点亮了一盏灯、播下了一颗种子让我们想做和敢做。
印象最深的一堂课
隐藏着学习最大的秘密
这也是让大家印象最深的一次教育峰会
这里隐藏着教育创新的火种
让我们积攒教育变革的力量
为每一个生命每个人的生活塑造美好的未来!
美       编:金茜
责任编辑:珍珍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