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全国医生大罢工、医疗系统几近瘫痪之后,韩国政府和医生的冲突持续加剧。
大韩医师协会今日宣布,计划明天(3日)在首尔汝矣岛举行集会,并称其为“反抗政府政策的伟大长征起点”。
预计当天会有2万名医生到场,将成为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集体抗议。
(标语:医生不是罪犯!请建立更合理的医疗体系!)
2月20日医生辞职潮开始发酵后,韩国政府接连出招,先是宣布未服过兵役的医生辞职后将强制入伍服役,昨天更是直接逮捕韩国医学会高层成员“杀鸡儆猴”。
结果医生群体没有吓退,反被政府一连串动作激怒。
他们宣称“医生被诬陷成了罪犯”,要和国家彻底决裂。
一边是找不到医生看病的患者、生不了孩子的孕妇、活活等死的重症病人;一边是群情激昂的医生群体发起最大规模的游行冲击。
大罢工还远远看不到终点,韩国医疗体系凶多吉少...
先简单回顾下事件。2月初,韩国保健福祉部和教育部宣布,因为韩国医生极度紧缺,将从明年起增加医学院入学率,从现行的3058人增至5058人。
一石激起千层浪,以首尔五大综合医院住院实习医生辞职为信号,全国住院实习医生集体辞职,超过70%的医学生申请休学。
站在韩国政府角度看,新政策并没有什么明显错误,而且得到了广泛民意支持。
韩国医生数量本就严重不足,生育率降低和老龄化加剧让全国医疗供需情况继续恶化,有必要通过医学院扩招来补充新鲜血液。
但医生群体却觉得,国家这么做,是在向全体医生“宣战”。
韩国90%以上的医院为私立,医疗行业不愿意接受更多的竞争者和潜在的收入损失。
在他们看来,扩招并不能真正解决医生短缺问题,原因有三。
其一是,培训更多的医生,意味着本就不多的教育经费会被进一步挤压,医学生的教学质量得不到保障,大量“半吊子”学生最后被医疗系统接受,长期来看会严重降低医疗质量。
其二是,目前医疗体系的困境并不在于“医生少”,而在于“医生分配不均”。
偏远地区的医生严重不足,普通人遇到稍微复杂点的病都要转到首尔的医院。
皮肤科和整形外科等高利润的领域畸形繁荣,而急诊科、外科、儿科、妇产科等“钱少事多风险大”的领域,医生人手却严重不足,这不是单靠“扩招”就能解决的问题。
其三是,占比超过40%的实习医生、住院医生,面临着巨大经济压力和工作压力。
和专科医生相比,实习医生与住院医生劳动强度大、工资水平低。
每周工作80小时卷生卷死,未来才可能摆脱实习身份爬到专科医生的位置。
如今政府一扩招,身后的竞争者越变越多,“狼多肉少”的现状将被进一步挤压,实习医生与住院医生因此撂挑子成为大罢工的主力。
总的来看,冲突原因一句话概括:政府要加医生的总体数量,但医生要求先改善待遇和医疗系统的质量。
双方僵持不下爆发冲突,一步步走到决裂的边缘。
韩国政府几天前发出最后通牒,限定2月29日为最终期限,没有返回岗位的医生将被吊销医疗执照,严重者会被起诉入狱。
卫生部副部长提出,医生是为病人服务的,病人都在焦急地等待医生,抛弃病人并不是合理的抗议方式。
如果医生在限定日期前回到岗位,不会追究离开工作场所的责任。
韩国兵务厅还搬出了大杀器:未服兵役的住院医生在辞职被受理后,将在最近的入伍日,也就是明年3月,以医务军官或公共保健医生的身份直接入伍服役38个月。
实习期间的罢工医生待遇更严苛,会被提前强制入伍。
韩国兵役是悬在所有韩国男性头上的一把刀,强制性的服役标准下,18-35岁的健康男性公民都有服役2年左右的义务。
与此同时,韩国军队根深蒂固的“军营文化”、“前辈后辈文化”带来的虐待行为让服役者心生恐惧。
加上媒体曝光过很多欺凌和性侵犯导致的自杀、枪击事件,不少人为了逃兵役无所不用其极。
让辞职医生强制服兵役这一举措,被戏称是“用魔法打败魔法”。
而作为配套措施,还有很多其他限制被加到了医生头上:未服兵役的医生出国必须要得到兵务厅批准、实习医生则必须拿到单位的推荐书。
大韩医师协会闻讯后反击,称兵务厅发出的正式文件和针对重罪犯发出的禁止出境令一模一样:医生不该被和罪犯一视同仁,这种做法是在羞辱全体医生。
但韩国政府不光“嘴上说说”,已经采取了实际抓捕行动。
昨天,警方对被指控违反医疗法的大韩医师协会13人执行了搜查扣押,医协紧急对策委委员长等5人,因涉嫌违反《医疗法》、妨害工作秩序、教唆和协同犯罪被保健福祉部控告。
警方表示已获取医学会会议纪要、工作日志、斗争路线图、群体行动指南等相关材料,后续会做出更具体的处罚。
结果,强硬手段反而激起更大反抗,医师协会计划3日在首尔汝矣岛公园举行“全国医师大会”,预计将有2万人参加集会。
医协发言人矛头直指韩国政府:
“政府如若执意打压,民主的韩国将会完全消失。”
(医协发言人)
面对韩国政府“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医生会因为医学院扩招而采取如此极端行动”的指控,医生们对搜查和扣押提出了抗议:
“这将是反抗的第一步”、“我们正站在悬崖前,无路可退”。
(韩国总理视察医疗所)
医生和政府的对抗风波下,医疗系统的崩溃愈演愈烈。
上周,一名80岁的女性在被7家医院以“缺乏人员和床位”为由拒绝接收后死亡,这是首例与医生罢工有关的死亡事件,政府称将深入调查此案。
由于人员配备不足,急诊室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很多病人的手术已被推迟,患者也不得不转移到其他医院。
连护士们也被迫进入手术室,参加本该由医生同事负责的手术。
仁川一家医院的崔护士称,自己正在负责两人份的工作
“病人很焦虑,医护人员很沮丧,这种情况还在持续,看不到尽头。”
74岁的李女士在首尔塞弗兰斯医院接受结肠癌治疗,她和丈夫担心会有更多医生加入罢工:
“医生太自私了,他们把我们病人当作人质。”
两人表示,如果纠纷能够得到解决,他们愿意掏更多钱看病,只求别耽误病情。
与此同时,大韩医师协会投票决定专业医生是否应该加入实习医生的罢工行列。
媒体分析,如果大批初级医生被捕,专科医生也有可能采取罢工行动。
到那时,韩国医疗将要面对真正的噩梦...
事实上,2020年,韩国政府宣布医学院扩招时,医生们曾集体罢工一个月,逼迫前任总统文在寅收回决策。
有了“成功”的先例,在医生们此次诉求得到满足前,大罢工肯定还会继续下去。
毕竟就算惩罚,韩国政府也只可能会惩罚罢工的领导人。如果真的把大批参加游行的医生投入监狱,本就濒临崩溃的医疗系统只会雪上加霜。
一方想通过扩招快速解决问题,一方想通过罢工维护自己的权益,医疗系统整体性的缺陷得不到改善,这场闹剧会一直持续。
制度有缺陷,医者有诉求。
但行动上罔顾病人生死,把病人当成人质,不惜让整个国家陷入混乱,痛苦承担所有后果的,还是那些躺在病床上等待救治的普通人...
推荐阅读▼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