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市皇后区的住宅好区道格拉斯顿镇(Douglaston)一对夫妇在去年斥资200万元购买了一栋满意的退休居所,却因为遭遇无赖租霸,在近半年之后仍然无法搬入;夫妇表示已经上庭数次,却拿租霸毫无办法,还要支付房屋的一切费用,这让他们欲哭无泪。
苏珊娜(Susana Landa)和丈夫约瑟夫(Joseph Landa)在去年10月,在道格拉斯顿花费200万元购买了一栋居所,因为这栋居所方便这对夫妇照顾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儿子,他们十分满意。

前屋主过世 护理员拒搬

然而一个拒不搬出的非法租客弗洛雷斯(Brett Flores),让这对夫妇至今无法搬入。弗洛雷斯是前房主的居家护理员,每月工资3000元。前房主在去年1月去世,但是弗洛雷斯一直没搬出,他表示自己有权利继续住在这里。
根据纽约市目前的法律,只要民众在居所住满30天,他们就是居民,房东只能通过向法院申请强制驱逐令才可赶走他们。约瑟夫对此十分不解,「如果你没有租约,也没有付租金,你有什么权利住在这里?」更过分的是,弗洛雷斯还将房屋放上租赁网站,准备租给其他人。

5次听证会 却毫无进展

忍无可忍的约瑟夫夫妇将弗洛雷斯告上法庭,至今已经进行了五次听证会,但毫无进展,因为弗洛雷斯一直没有申请律师,最近还甚至申请了破产。约瑟夫表示,他感觉法律体系已经遗忘了他们,「这完全不公平,感觉什么都做不了」。
近半年以来,苏珊娜说他们不但无法入住新房,还要支付新房的水电气等费用,还要忍受心理上的折磨,「这太疯狂了,我们的体系已经崩溃,我从来没想过我们完全没有任何权利。我每天早上醒来,晚上睡觉都在想同样的事情,这个人什么时候才会搬出去,这件事已经成为噩梦」。
弗洛雷斯的律师回应,问题将在庭上解决,并且解决的时间会很快。

华人房东:法庭积案严重

这对夫妇的经历并非个案,数据显示,2023下半年,纽约市各地租客遭到逼迁执法的数量大增,全年则共有1万3000多户,数量已接近2019年疫情前水平。华人小房东们则表示,房屋法庭积压案多,而许多案件仍石沉大海,两三年都没有动静。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