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爱森斯坦一样,电影人会使用蒙太奇在观众的脑海里建立一种观念。镜头的排列组合能够暗示观众做出理性(或感性)的推断。
卓别林非常熟悉爱森斯坦的作品,他在《摩登时代》(1936)中也运用了类似的联想式剪辑(虽然两个镜头并不足以构成蒙太奇)。第一个镜头中羊群被赶进围栏,第二个镜头中工人走出地铁站、穿过街道、鱼贯地走入工厂。观众会从这两组画面中得出一个恰当的结论。
影片《比利小子》(Pat Garrett and Billy the Kid,1973)中,导演佩金帕使用主题蒙太奇(thematic montage)强调帕特·加勒特警长命运的荒谬性:他最终死于多年前指派他暗杀比利小子的政客之手。佩金帕在两个时间段之间来回切换:第一组镜头发生在1908年,加勒特执行了他的暗杀任务;第二组镜头发生在1880年,比利和他的团伙开枪打向鸡头。结果是,比利朝鸡头发射的子弹似乎射中了另一组镜头中的加勒特。宿命轮回的荒谬性不言自明。加勒特在杀了比利小子之后无意间触发了一系列事件,而这一系列事件最终让他命丧黄泉。
今天我们经典电影《毕业生》为例,为大家分析——主题蒙太奇
案例分析 《毕业生》
影片《毕业生》中一个极富创造力和想象力的片段使用了联想式剪辑。其中,主人公本杰明白天在父母房屋后院的泳池中消磨时光,晚上便和罗宾逊夫人在宾馆房间中纵欲享乐。这段剪辑模糊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观众知道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可能是
许多天甚至许多周—但无法说出具体的时间。最妙的一点是不同的地点和位置如梦境一般彼此渗透。
(a)
在这一段落的镜头1(图a)中,本杰明爬出泳池,穿上一件白衬衫,接着推开天井大门走进屋子。
(图b-1)
镜头2(图b-1)中,穿着白衬衣的本杰明穿过一扇门,却走进了酒店房间,和正在等候他的罗宾逊太太碰面。动作的匹配—本杰明从镜头1的银幕左侧离开画面、从镜头2的银幕右侧进入画面—给观众提供了一种错误暗示,即这些互相连接的空间是同一地点的一部分。
(b-2)
本杰明将头倚在黑色床头板上,任由罗宾逊夫人为其宽衣(图b-2)。
(c-1)
镜头3(图c-1)是本杰明头倚黑色背景的特写镜头,观众会认为这就是前一个镜头中他躺的床—尤其是两个镜头中他的面部表情保持一致。
(c-2)
接着,我们看到本杰明站了起来,穿过房间关上了门,而门的另一侧,他的父母正在用餐(图c-2)。本杰明合上门的时候他们还向他投了一瞥。
(c-3)
之后,本杰明再次穿过房间,并坐在电视机前的椅子上(图c-3)。显然,这并不是酒店房间,而是他父母的房子。

(d-1)
镜头4(图d-1)中,我们再次看到本杰明头倚黑色背景。这次,我们会以为这是电视机前的椅子。
(d-2)
镜头随后拉远,我们看到正在一旁梳妆打扮的罗宾逊夫人(图d-2)。她之后离开。观众再次“误入歧途”。镜头4与镜头3中的房间并不相同。
(e-1)
镜头5(图e-1)是本杰明与黑色背景的另一个特写镜头。
(e-2)
观众以为这是上一个镜头中的床,但是当镜头拉远之后,我们发现他在自己的卧室中(图e-2)。他看了看窗外,穿上泳裤,接着走下楼梯。
镜头6(并未列在插图中)中,他的母亲注视着他跃入泳池。
镜头7(图f)是本杰明在池中游泳的特写镜头。
(图g)
镜头8(图g)中,他跃上游泳池的充气浮垫。
(图h)
镜头9(图h)中,他以相似的动作在罗宾逊夫人身上移动。
剪辑师应用了动作匹配这样的连续性剪辑原则,却营造出时间和空间混沌一片、朦胧模糊的氛围
与当代电影中猛烈、锐利的蒙太奇相比,这种解构时间与空间的方法更加缓慢迷人。观众需要在不同的镜头之间寻找关联。
在这个例子中,这种关联体现在心理层面,与本杰明孤立的心态相关。他陷入迷茫,与周遭所有事物保持割裂的状态,孤独沉郁,始终在现实中梦游。他甚至不明白自己与父母或罗宾逊夫人之间的联系。

扫描上图即可购买课程
下单成功后
请联系小助手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豆瓣及网络,
若有侵权请主动联系我们。」
近 期 好 课
这里有更多优质线上课
点击“阅读原文”马上开始学习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