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 2024.02 -
在悉尼有这样一位老中医,她行医近六十载获赞誉无数,年已八旬仍不忘初心,不仅用自己的医学知识为当地人排忧解难,更是将传统中医药文化推向更广阔的世界。
她就是新中国
第一位临床医学博士
悉尼福宁中医诊所创始人——郭福宁

01
从西医到中医 
新中国自主培养的第一位临床医学博士
——郭福宁
1967年,23岁的郭福宁本科毕业于中山医学院(现为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的临床医学专业,毕业三年后调到广州中医学院(现为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当医生。期间她师从包括国医大师邓铁涛老先生在内的多位老中医,开始踏入中医领域。而那时年轻的郭福宁,还不知道这段学习经历将引领自己走向何等精彩的未来。
1978年新中国恢复学位制后,郭福宁先是考中了母校中山医学院消化疾病研究专家陈国帧教授的研究生,又在导师的鼓励下报考博士。紧张艰难的课程没有让郭福宁退却。她一路迎难而上,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1985年,郭福宁获得
盖有“中山医学院”钢印的临床医学博士学位证书
,编号为00001,光荣成为
新中国自主培养的第一位临床医学博士。
当被问到最早是西医出身的,又是怎么接受学中医的转变呢?郭福宁诚恳的表示:作为一个医生,就是要想方设法把病人治好,让病人身体恢复健康。
“我当时就抱着这样的理念去学,然后发现中医可以与自己之前学习的西医相结合,弥补各自的短板。”
02
 在澳洲的中医追求 
赴海外求学,来澳探亲引发的中医师之路
——郭福宁
1986年,郭福宁远赴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继续深造,用分子生物学研究疾病发生机理,并获得该校客座科学家证书。次年她来澳洲探亲,几位在当地的西医职业医师好友便邀请她去教授中医课程。
郭福宁用中药诊治了一些西医疗效不理想的病人结果意想不到的好。意识到澳洲中医药知识贫乏,加上喜欢当地的生活环境,郭福宁萌生了留下来开展中医药工作的想法
都说
万事开头难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澳洲开中医诊所,郭福宁遇到的第一个困难,就是
药房
的问题。

“开始我没有药房,就开药方让病人去唐人街别的中药房配药,但药房屡次配错药,造成了很多不便,我就想一定要有自己的药房。后来又经历了两次因房东卖房而导致的诊所搬迁,我最终决定在悉尼市Balmain买下一幢小楼,楼下问诊,楼上储备中药草。”
03
 让澳洲人接受中医 
“你是我最后的希望了。”
——患者
在澳洲,郭福宁主要使用中药来治疗常见的慢性病症,包括消化道疾病、妇科疾病、不孕不育等。她最善长的是消化系统疾病,比如在西方国家很常见的炎症性肠病(包括非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炎和克隆氏病---Crohn's disease),通过中医治疗后效果非常理想。
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总导演曾为非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炎所困,该病容易复发并且难以痊愈,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心理和身体的困扰,但经过郭福宁的中医疗法一个月后就有了明显的好转。经过接近四年的坚持治疗,病人顺利痊愈,活检报告也显示结肠组织完全正常
郭福宁还擅长妇科问题,帮助本地许多不孕不育的家庭成功诞下新一代。她曾给一位30多岁的女性患者用中药调理气血,经过调理后患者身体明显好转,现在事业有成,又自然怀孕生下聪明伶俐的儿女,家庭美满。
在不少痊愈病患的主动宣传下,郭福宁的口碑越传越远,2000年前后郭福宁担任澳华中医学会会长,福宁中医诊所也成为一面响亮的招牌。
早期在澳洲的中医师多数没有经过正规医学培训,行业内乱象频发,导致病人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可靠的中医。但在一个个成功中医治疗案例的催化以及包括郭福宁在内的澳大利亚中医师团体的推动下,维多利亚州政府于2000年规定中医必须要有医师执照,成立州中医管理局。
到了2012年,澳大利亚正式将中医纳入本国医疗体系,全国都普及了中医医师执照,并成立了国家中医管理局。蕴含着中华千年历史的中医药也在异国茁壮发展起来
在澳洲做中医师的三十多年里,郭福宁遇到过很多挑战,最困难的就是如何让当地人接受并相信中医药
郭福宁告诉我们:“澳洲的主流是西医西药,而且有国民保健几乎免费,加上大众观念觉得中医“不够科学”,西医才是他们的第一选择,中医不是。很多病人来到我这里都跟我讲,‘你是我最后的希望了’。”
04
 将中医发扬光大 
“这世界是由一个一个人组成的”
——郭福宁
作为对中西医都有研究的医生,郭福宁表示中医西医各有优势,各有不足,最好的就是取长补短互相结合。西医适合需要手术急诊、重症的病人,中医则能针对慢性疾病,调养身体。她也常常建议病人诊治前后去做基础血检或影像检查,一个是对病症有把握,另一个是查看治疗效果如何。
中医药利用自然界的变化和身体五脏六腑的关系理论,在实践上确实能解决一些问题。“有人认为中医没有科学的大数据支撑,都是个例。”郭福宁说,“但我作为医生的责任,就是治病。医好一个病人我都开心,世界都是由一个一个人组成的。”
今年80岁的郭福宁仍然活跃在澳洲的中医界,为每一个踏入福宁中医诊所的病人尽心诊治。对于澳洲的中医药发展,她还有很多想贡献的。
“现在中医基本上是自费的,而且药物进口严格复杂,尽管中医已经纳入各大保险公司的部分报销项目,(对于一些人来说)经济上是一个负担,希望后面在政策上能推动改善,让中医纳入保险,甚至是进入公费医疗范围,这也是中医在海外努力的方向。”郭福宁说到。
同时在澳多年,她亲身体会到祖国的日益强大是坚固的后盾,华人在海外也越来越有底气了。对于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华人选择澳洲留学或创业,郭福宁也表示了真挚的祝福:
“华人勤劳又聪明,在澳洲这个社会只要努力,都会得到不同程度的收获。”
▲点击视频,查看完整采访故事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