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8日,法国正式公布了一项旨在定义法国气候行动目标和优先事项的《能源主权法案》草案。令人诧异的是,这项法案删除了太阳能、风能等所有可再生能源承诺和发展目标,对核能的规划却十分详细。
法国:不装了,我摊牌了
(图:euractiv)▼
也就是说,法国不打算将风电、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当作实现能源转型的主力能源。这项草案的背后,是法国过于依赖核电的能源和电力生产结构。
能源观察组织和环保组织认为,这是一种倒退。面对批评,法国官员矢口否认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承诺有所减退,并表示:实现能源转型和设定目标是两回事。
正在修建的核电站设施

(图:图虫创意)▼
在西方反核成为民意主流,欧洲与日本将核电置于边缘地位,甚至逐步淘汰的大环境里。法国为什么敢反其道而行之?
福岛事件在一些环保主义者和社会活动家看来
是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的对人世间的提醒
(图:shutterstock)▼
核电撑起的法国
如今法国物价普涨,民众普遍将其归因于能源价格走高。而化石能源带来的环境问题也越来越受法国选民关注。提出项目周期很长的核电计划,既环保又能提供便宜的电能,还得要求政府政策有延续性,可谓一箭三雕
这样的规划之所以能出现,还因为法国长期享受着核电带来的红利所以民众并不反感核电,不会像邻国那样把核电当做问题,而是当做问题的解决方案。
自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事故后
德国就因“安全原因”宣布将“彻底放弃”核电
随之而来的是企业长达数年的诉讼
(图:shutterstock)▼
目前,法国有18个正在运行的核电站,装载了56台压水反应堆机组,包括32台900兆瓦系列,20台1300兆瓦系列,4台N4型1450兆瓦系列,总装机容量61,370 兆瓦,供给了法国70%以上的电力。除此之外,还有1个机组在建、14个机组关闭或退役,可谓数量惊人。
坐落于莱茵河畔、现已退役的费森海姆核电站
厂址大部分已经被拆除
(图:shutterstock)▼
法国的核电站广泛分布在法国的各个地区。核电站通过一次性巨额投入,带来长达数十年的稳定电力供给,而且发电的可变成本明显低于其他发电方式。
法国的电价仅仅相当于欧盟国家平均电价的90%,全体法国人或直接或间接地受惠于遍地开花的核电站除此之外,法国在正常年份还向周边国家出口电力,每年可以获得30亿欧元左右的资金。
“法国人说要有光,于是建了很多核电站”▼
支撑起无数核电站的,是法国强大的核工业因为自从80年代起,核电站在法国的地位便难以撼动。几十年的技术积累让法国拥有成熟、成体系的核工业和数十万名相关领域从业者,形成了以法国电力公司(EDF)为核电站的业主和运营单位,以及由阿海珐等企业负责开发的核电企业群。
阿海珐公司曾与广东核电集团达成80亿欧的大订单
与后者合作建造第三代EPR核反应堆
(图:shutterstock)▼
更重要的是,法国影响了世界核电的标准。比如说我国大亚湾核电站、岭澳核电站一二期工程、秦山二期核电站等大多数二代改进型核电站的设计和建造的标准,都遵循的是法国核电标准“RCC系列
成为行业规则的制定者
巩固了阿海珐、以及法国在行业内的龙头地位
(图:wiki)▼
不过,由于近年来环保思潮兴起,特别是2011年福岛核事故后,欧洲民众普遍对核电观感负面。法国人也受到了影响。
法国社会党总统奥朗德2012年刚一上任,就在一个环保会议上宣布计划关闭法国运行最久的费森海姆(Fessenheim)核电站的两个反应堆。而那两座反应堆虽然老旧,其实并没有明显的安全问题,依旧运作良好。
奥朗德的糟糕表现
使得其后来被评为第五共和国最差劲的总统
(图:Flickr)▼
2015年,国民议会投票决定,到2025年把核电占比从75%下降至50%这类激进的政策逐渐加码甚至连制造核电站钢材含碳不均匀,都成为试图关闭核电站的理由。结果,58个反应堆(当时费森海姆核电站还在向关闭过渡)有20个趴窝,造成法国电力短缺,电价大涨,从欧洲重要的电力出口国,变成了电力进口国。
2015年受政策影响,法国核电发电总量大跌
到2022年法国直接从电力出口国变进口国了
奥朗德背负第五共和国最差总统名声下台后,替代核电站的计划不再那么激进,但是依旧在缓步进行。因为法国的56座反应堆机队的平均年龄为 37 年,按照旧规定到了需要检修或者报废的时期。
直到如今马克龙的计划出台,政府对核电的态度才出现逆转,回归了支持核电的传统。
支持核电的传统

法国核电领先,也有其历史基础法国作为理性主义和启蒙主义的发源地,相对而言尊重科学,具备一定的先发优势。解密核裂变原理的亨利·贝克勒尔和居里夫妇都是法国人,这使得法国成为最早研究核能的国家。
凭借着核领域的杰出贡献
三人荣获1903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
从左至右依次为亨利·贝克勒尔-皮埃尔·居里-玛丽·居里
(图:wiki)▼
法国拥核也存在民情基础。英法百年战争和法国大革命两次整合了法国,让法国成为一个民族国家,也赋予了法国人爱国主义的传统。在法国,掌握自己国家命运的民族情绪长期存在,而掌握资源命脉也是其中的组成部分。
毕竟,这是一个从一次次的革命中凝结出来的民族
无论好坏,都是自由意志的集合
(图:shutterstock)▼
然而,法国资源相对匮乏,这甚至影响到与邻国的关系。历史上,阿尔萨斯-洛林地区之所以成为德法世仇的焦点,也有这里盛产铁矿的因素。
相较于金属,法国更匮乏的是能源。法国的煤矿如今普遍枯竭,尚存的那些也因环保问题悉数关闭,天然气田则索性没有,导致天然气和煤100%依赖进口,石油对外依存度也高达98.8%。如果法国不选择核能,能源卡脖子的问题会比德国更严重。
邻国德国工业化程度高,能源结构高度依赖化石燃料
发电主要依靠煤炭天然气
(图:shutterstock)▼
然而,铀矿在法国的分布却相对广泛,与法国关系良好的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都是排名靠前的产铀国。
经历二战屈辱的法国,在战后极其重视核能。法国光复没多久,戴高乐就组建了国家原子能委员会(CEA),加速开发核武器的同时,强势推行核反应堆发电计划,为法国储备了核能技术。
CEA现在的业务已经从最初的原子能研究
扩展到低碳能源(核能和可再生能源)
信息与卫生技术、特大型实验装置、国防与全球安全四大领域

(图:CEA)▼
上世纪70年代初石油危机爆发后,法国决定大规模发展核电,在引进美国压水堆技术的基础上,制订了一项宏伟规划。因为有一定的技术积累,法国核电站迅速形成规模,占比迅速攀升至70%以上,并稳定在这一水平上。
核电设施依靠近一半的负载
产出了法国年消耗电量的70%以上
在大规模使用核电的四五十年时间里,法国的核反应堆出现过一些事故,甚至造成过工作人员的伤亡。但是与切尔诺贝利、福岛那样浩劫式的核事故不可同日而语,更类似于火电站中也会出现的生产事故。总体上,法国的核电站运行得较为安全,所以法国国内的戴高乐派和传统左翼都比较信赖核电站。
2017年2月9日,法国的费拉曼维尔核电站曾发生爆炸
不过爆炸属于一起技术事故,不会造成核泄漏,也并无人员伤亡
(图:图虫创意)▼
最近,法国说服了欧盟委员会,在投资指南中将核电归类为绿色能源,这使得核电获得了环保领域的免死金牌。由于核电建设、运营成本极高,在争取到了这纸值得投资的官方背书后,其立项、融资的困难都得以降低,为实现核电计划扫清了一些障碍。
毕竟法国是本届欧盟的轮值主席国
欧盟的法国?法国的欧盟√
(图:shutterstock)▼
现实的限制
然而,想要落实计划,还是要面对种种挑战。
即使核电变成了“绿色能源”,也无法改变它需要消耗铀矿的现实,况且铀矿不可再生,又极其稀有。而且,法国目前运行中的核反应堆,技术路线通常较为陈旧,对铀的利用率比较低,消耗却非常大。
所幸的是,法国的传统势力范围西非同样分布着铀矿。从西非进口,显然比从加拿大、澳大利亚远道进口更便捷。
法国曾在马里未求援的情况下
就派兵无偿抵御当地的恐怖袭击活动
无他,马里是法国在西非铀矿最大的供应地
(图:shutterstock)▼
然而,随着中东、北非宗教极端主义抬头,西非萨赫勒地区也受到影响。随着中东反恐告一段落,萨赫勒反而成为了恐怖主义的重灾区。
如今西非政局不稳定,出现了新一轮政变潮,政变上台的军政府多有反法倾向法国驻军甚至被赶出了马里。此外,其他大国同样对西非很有兴趣。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法国对西非的控制能力正在不断减弱。
前不久又发生一次未遂政变的几内亚
使法国在西非的势力权柄危如累卵
(图:Flickr)▼
法国能否如期完成核电计划,有些值得怀疑。
法国在提升国家能源安全,为民众带来极大便利,推进实现碳中和的同时,核电站却面临成本超支的问题。电力是现代生活的基础,电价上涨会引起下游产品价格的普涨。法国作为一个高福利国家,电力部门作为公共基础设施是不能随意涨价的。其结果便是,一方面核电在创造财富,另一方面,发电的电力公司却负债累累。
如果按照计划,在15年内为法国建造6个新反应堆,则还要再增加500亿欧元成本。从以往的经验看,实际花费会远超过这个数字。比如,法国电力公司在法国北部城市弗拉曼维尔的旗舰项目,预算成本为33亿欧元,但实际支出超出4倍,而且比计划投产的时间晚了11年。 
在紧凑预算的逼迫下,核电站与反应堆的建造计划只好一拖再拖
(图:EDF 2021年报)▼
目前,法国56座老核反应堆中,7座有待维修,5座严重损耗。这些反应堆只能实现装机容量的55%至60%左右。修缮、更新这些老反应堆,还需要一笔钱。  
另外,由于反对核电站的声音在2010年前后占据主流,法国核电行业经历了失去的十年
十年听起来不算长,但失掉的除了新兴技术的迭代期以外
也让现役的核电站均变得“高龄化”
(CEA研发的新一代反应堆结构,图:shutterstock)▼
马克龙发表演讲的贝尔福曾是核电站涡轮机的产地。2015年他担任财政部长时,促成了美国通用电气强买法国工业巨头阿尔斯通的交易,被卖掉的产业中包括开在贝尔福的涡轮机厂。此举影响了法国的能源行业,导致大量相关工作流失,也成为马克龙的人生污点。
2022年2月10日,在法国政府的压力之下,法国电力公司又以2亿美元的价格把涡轮机厂从通用电气那里买了回来。这大概可以看做马克龙对此前行为的补救,也可以看做法国对核电行业的补救。
—— END ——
往期文章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