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上方二维码,选购尊尼获加龙年限量)
(识别图中二维码,开启你的新车之旅)
本文转载自:最西澳
近日,矿业巨头必和必拓(BHP)总裁Mike Henry宣布了公司的战略:
将撤销对镍行业投资的35亿美元,并逐步关停西澳的镍厂!
BHP还考虑将雇佣3300名工人的Nickel West公司停产维护。
Henry向澳洲证券交易所(ASX)发表了一份声明,其中表示:“西澳镍行业正在经历高度不确定的时期,我们正在采取行动应对当前的市场状况。”
Nickel West经营着Kalgoorlie冶炼厂和Kwinana冶炼厂,开采出来的镍只有经过这两家冶炼厂的处理才能继续被下游行业利用,因此该公司的停产将切断西澳镍行业的命脉!
消息传出后,BHP股价在大盘下跌1.7%,至45.18澳元,而西澳政府,更是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席卷全球的镍业危机

现在,电动汽车风潮席卷全球,各地矿商也纷纷抓住机遇,开采能用于电动汽车电池生产的矿物。镍、锂等就是重要的矿物原料之一。
澳洲本应借着自身矿产资源丰富的优势捞一笔,但去年印尼的镍供应量大幅增加,导致价格大幅下跌,迅速挤占了澳洲镍行业的市场,夺走了澳洲镍行业的光明前景。
其实澳洲镍行业的灾难十年前就已埋下隐患。印尼的镍储量全球最多,2014年Joko Widodo当选印尼总统,此后他一直在推动印尼利用矿产资源来发展经济。
2014年印尼的镍出口额为1.278亿澳元,到2022年,这一数字激增至89亿澳元。
BHP认为,印尼的大量供应压低了镍价,世界最大的普通金属交易市场——伦敦金属交易所是“帮凶”,因为它接受了印尼产的镍。
BHP的镍业务在去年12月开始亏损,预计镍业务低迷将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BHP已宣布关闭Kambalda,西澳镍业部门全部撤销,Nickel West大幅缩产,裁员2500人。
上个月底,IGO将其Cosmos镍项目关停,400人失业。IGO首席执行官Ivan Vella表示:“最近镍价的走低导致我们关停项目,并重新评估镍行业的未来。”
亿万富翁Andrew Forrest的Wyloo Metals公司去年7月通过收购Mincor Resources获得了镍矿,近期宣布今年5月底起,西澳Cassini的矿地将停产维护。
Chalice Mining本年西澳Gonneville金属项目开发投资预算削减40%
First Quantum Minerals关闭西澳Ravensshorpe的采矿作业。
除了西澳,其实澳洲其他地区和全球的镍行业也在经受着大洗牌:
总部位于瑞士的矿业大鳄Glencore Plc本周也宣布,即使法国政府有资助,但目前的运营成本仍很高昂,加上镍市场疲软,因此出售了镍矿和镍加工厂KNS的股份。
South32重新评估哥伦比亚的Cerro Matoso镍矿,转变经营策略。
Panoramic Resources自愿管理人暂停了昆州Savannah镍业项目的运营。
First Quantum Minerals达尔文附近Finniss项目暂停采矿。
印尼镍产业的过山车
十年内当上了世界镍行业的头儿,印尼是怎么做到的?
印尼政府给了很多镍生产商免税期。
印尼还采用了一种称为高压酸浸(HPAL)的技术来提高镍产量。HPAL是一种排放密集型精炼技术,生产一单位的镍要排放10吨碳,而澳洲只排放两三吨。
印尼的环境治理标准缺乏,因此虽然镍产量提高了,但环境的负担也日益加重。Forrest因此将印尼的镍称为“脏镍”。
2020年,Widodo又颁布了一项法令,禁止印尼出口镍等关键原材料矿物,迫使企业在加工增值后才出口,进一步提升了印尼的镍垄断地位。
除了印尼镍产量大幅增加压低了价格,终端产品——电动汽车的需求的意外放缓也打击着镍行业。
这一两年来,消费者对电动汽车的热情和需求似乎没那么高涨了,迫使特斯拉等电动汽车供应商和制造商减产,传导到上游后,镍、锂和稀土都受到了电动汽车市场低迷的影响。
行业走向低迷的速度和规模出乎众多矿商的预期,让一众老牌矿商们都摸不清前景。
就在去年9月,BHP总裁Mike Henry还表示,未来30年镍的需求将比过去30年高出400%,认为自己在镍行业的巨大投资是精明之举。
“我们赶上铜和镍需求大幅增长的好时机了。”Henry当时说道,却不知印尼已经准备厚积薄发。
雪上加霜的是,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很大,近年来的电池转型也打击着镍行业:
仅在几年内,中国的电动汽车电池制造厂就将把镍锰钴混合电池的主导地位交给了磷酸铁锂电池,因此镍的需求大幅减少。
转型后锂的需求依然旺盛,镍和钴则迅速被打入冷宫,难再有出头之日。
因此,尽管近两年印尼的镍异军突起,但似乎难以为继:印尼许多正在规划的HPAL被推迟了,近期Jokowi下台,镍厂的税收优惠政策可能要停了。
西澳政府的急救措施
自2023年9月以来,西澳镍行业已有5个矿山关闭或缩减生产,分别包括Panoramic Resources、BHP Nickel West、Andrew Forrest 的 Wyloo Metals 和 First Quantum Minerals。
自去年12月以来,西澳镍行业已经失去了1000多个工作岗位。根据研究公司Mandala的报告,西澳矿产与能源商会(CME)本周表示,最终可能会失去10000个工作岗位!
CWE首席执行官Rebecca Tomkinson表示:“澳洲和西澳的镍行业正面临巨大的经济阻力。2019年以来生产成本上升了近50%,而镍价自2022年以来下降了51%。”
“若澳洲的镍工业崩盘,我们进军电动汽车电池产业、发展相关加工业的目标都将成为泡影,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地位也会受到重大挑战。”
上月末,BHP Nickel West老板Jessica Farrell与资源部长Madeleine King会谈,表示西澳的镍行业已经敲响警钟,拯救行动刻不容缓。
“西澳镍行业正在历经极其艰难的时期。我们正在考虑所有可能的做法,以在严峻异常的环境中保持全球竞争力。”
西澳州长Roger Cook准备减免镍矿商的特许权使用费,但如果联邦政府不提供决定性支持,干预来得太晚,西澳的镍业还是会完蛋。
Cook表示,西澳镍业的发展前景极其令人担忧,危机需要各级政府一同努力来解决。过去一周,他几乎每天都与联邦资源部长Madeleine King联系。
“当前的镍价低迷不是市场周期性问题,是我们镍行业的结构性问题,需要长期的解决方案。”
西澳影子发展部长David Honey表示,Nickel West的倒闭将意味着西澳再也无法从锂电池行业中分得一杯羹。
“这绝对是一种耻辱。税收减免是政府的一种下意识反应,但来得太晚了,无法拯救西澳镍业。”
“政府需要其他解决方案,需要与工会、BHP以及联邦紧密合作。现在的西澳政府正在加速西澳镍业的灭亡。”
事实上,就算西澳和联邦政府再怎么努力,恐怕也很难扭转乾坤了。
虽然镍在钢铁、合金、电镀等行业仍有广泛应用,但都无法取代其在电池产业的大规模使用,一旦被电池“抛弃”,镍矿的黄昏也就近在眼前了。
今年1月,澳洲的失业率已经开始抬头,如果届时西澳就有上万岗位消失,那么被时代的又一粒灰尘挡住去路的普通人,只会更多。
如果您正好是从业者,但愿您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今日话题:
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欢迎留言评论~
- END -

 欢迎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素材来源:The West、WAtoday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