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来自巴菲特1991年在美国诺特丹大学的演讲。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