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图 | 《转山》剧照
1
问:
最近,上海一位外卖小哥三年赚102万元的新闻成为热点,之后「90后瓦工日薪2000在省会买房」「00后男生收破烂年入20万」等新闻也上了热搜,引发人们对「不体面但赚钱的工作你愿意做吗」这个话题的讨论,冯叔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冯仑:
最近有些新闻很有意思,经济压力比较大的情况下,一些媒体、特别是自媒体在介绍,平凡人做着那些看起来普通甚至不太体面的工作,怎么通过勤奋努力、压缩睡眠时间挣到不错的回报。比如最近上海有一外卖小哥为了还债,每天只睡三五个小时,三年收入超过100万。
我听到这样的故事,总感觉心里不舒服。一个人被工作压榨到这样的程度,才能勉强地维持生活,这不应该是正常的生活状态,也不应该是政府所营造、大家所希望的社会氛围,更不应该是未来生活的发展方向,这三方面都绝对不是。
我们翻过来想,现在公务员是强制休假且有稳定工资,你不能说社会变成了这样——公务员强制休假、工资稳定,还有福利,但在社会上打拼的人却需要压缩自己的休息时间,让生命处于一种劳碌、紧张甚至是挣扎的状态,来维持生活。
我觉得这两幅图景放在一起是非常不舒服的,还是应该尽可能地让所有劳动者能够很好地休息,有体面、有尊严地工作,同时可以赚取支持正常生活、令人感到幸福的收入,这才是一种好的社会氛围,才是我们期待的未来生活。
2
问:
近期,国务院要求对天津、内蒙、辽宁、吉林、黑龙江、广西、重庆、贵州、云南、甘肃、青海、宁夏,12个债务较高省份加强政府投资项目管理,「砸锅卖铁」全力化解地方债务风险,在地方债务风险降低至中低水平之前,严控新建政府投资项目,严格清理规范在建政府投资项目。冯叔怎么看?
冯仑:
因为经济发展遇到了一些挑战,许多地方政府在过紧日子,所以对于公共工程、商办项目等基建项目纷纷给了红灯,换句话说,要暂缓、叫停。
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特别简单,和地方政府的职能有关。我们的地方政府既承担了公共服务的职能,也承担了相当一部分的投资职能。
国外地方政府很少自己去投资,但在国内,地方财政收上来的钱进入财政预算,在支出时,除了提供公共服务,还承担一部分投资职能。如果税收的钱不够,地方政府还有预算外其他的收入,合并到旗下投资平台,这些平台再通过负债加大杠杆,执行地方政府的投资意志。现在财政比较紧张,支出的钱重点保公共服务,地方还要化解债务风险,所以限制新投资。如果不限制,又高负债,整个财政压力会更大。
这样一种特殊的政府职能,为的是「集中力量办大事」,就是把投资的一部分事变成政府的大事,导致政府财政收入和支出的方式具有「中国特色」,这才出现了现在集体叫停的「刹车」行为。攻坚克难、加油快干,办大事快事,这是「中国特色」;大踩刹车、紧急叫停,这也是「中国特色」。
目前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财政吃紧导致的,如果地方政府职能不调整、不改变的话,这样的事件、现象还会重复发生。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