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真实人物的故事
微信号:zhencaizhijia01
我是Pace学长,麻省理工硕士毕业生,却干起了中介工作。

2018年,我以高分成绩考取了麻省理工学院,继续攻读硕士学位。
因为在申请硕士研究生时,收到了哥伦比亚、康奈尔、西北大学、纽约大学,以及麻省理工学院递来的offer,从而在考研圈子出了名。
学弟学妹们纷纷向我来取经,借此我开启了自己的留学中介兼职工作,并将数百名学弟学妹送进世界名校。
毕业后,我入职麦肯锡,成为了人人羡慕的精英白领,可两年后,我却毅然辞职,全职做留学中介。
在世人眼中,我的选择太low了,但我却在20多岁的年纪,实现了财务自由、时间自由。
(MIT毕业照)
01
1996年,我出生于武汉,家中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小14岁的弟弟。父母之前都在工程建筑领域工作,后来下海经商。
小时候,听妈妈讲的最多的就是:“你小舅是当年武汉的高考状元,直接考上了清华大学,你也要加油啊!”。
那时,我刚上一年级,对清华没什么概念,只觉得小舅能考上,我肯定也行!
但妈妈只给我讲了小舅的光辉事迹,并没有给我制定“如何上清华”的学业规划,还把我放在爷爷奶奶那里。既不给我报补习班、兴趣班,也没盯着我刷题背书,主打一个“我的童年我做主!”
初中的时候,别的同学都在为了中考暗暗较劲,我却迷上了扑克变魔术,天天玩得不亦乐乎。
爸妈看到我喜欢,不仅没有阻止,还帮我在网上注册了一个账号,方便我购买魔术道具。也许他们觉得,这正是平衡我学与玩的一个好机会。
(纽约艺术馆外)
可是,现实并不像父母对我这么温柔,很快就给了我当头一棒。我的中考惨遭“滑铁卢”,虽然靠着之前的保送考试,被保送进了华师一附中最好的火箭班,但成绩却是全班倒数第一。
新生报到那天,同学们都笑话我:“这种成绩,也好意思来火箭班?”
那一天,天空下了点小雨,我的心也灰蒙蒙,我想:“就这样认了吧,安心地当一个学渣。可转念又一想,既然已经没什么可输的,为什么不奋力一搏呢?”
高一那年,我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晚上11点宿舍熄灯之后,我悄悄打开台灯,挑灯夜战,书页被我翻到发黄,一本本的错题集记录着我点滴的进步。
终于,我从倒数第一,变成了名列前茅的优秀生。
按照成绩,即使上不了清华,也能考上上海交大,毕业之后成为一名穿梭于格子间的精英白领。
(在纽约吃晚餐)
但高一那年暑假,我的人生又发生了变化。
父母决定送我出国留学。同学们的嘲讽又一次向我袭来:“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是怕高考才出国的吧!”
可是,我早已不是那个可以轻易被流言击溃的小男生了。对耳边的噪音,直接开启了屏蔽功能,我要去做更重要的事情了。很快,我从高考班转到了国际班。
要想顺利考入美国的学校,英语是必须过的一关,而英语并不是我的强项。
我拿出高一时的学习劲头,甚至比那时更拼,就连吃饭和走路的时候,都拿着一本单词书,嘴里念念有词。
所有的努力,所有流下的汗水,最终得到了回报。2014年,我以托福112分,SAT2260分 SAT2满分、AP五门满分的成绩,成功被纽约大学数学系录取。
从熟悉的武汉到陌生的纽约,从懵懂无知的高中生到需要独当一面的大学生,这一切都变得让我措手不及。
(纽约街头变魔术)
02
到了纽约,才知道身边不少同学的家产都是以“亿”为单位。他们在聚会中经常说某某家里有多少个亿。虽然我的家庭条件在武汉还算不错,但在这里根本不够格,心情也曾一度陷入孤独和苦闷之中。
为了排解心中的寂寞,我又捡起了小时候的爱好——变魔术。沉浸在魔术中,我忘掉了孤独,整个人神采奕奕。这时,魔术只是我情绪的调节器,多年以后,却为我的发展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变魔术自然需要观众,刚开始,我只邀请了五六个比较要好的同学,到家里看我的个人魔术秀。慢慢地,周边知道的人越来越多,第7场的时候,有三四十个在等待候场,这让我既开心又惊奇。
我也和这些观众都变成了朋友,这些朋友,有的还成了日后的合作伙伴。
虽然美国的大学没有国内上学那么卷,但我依然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参加第六季最强大脑)
2018年,我以3.95的高GPA本科毕业,收到了哥伦比亚、康奈尔、纽约大学递来的offer,再三权衡之下,我选择了麻省理工的商业分析项目研究生。
这一年,是这些年中收获最大的一年,也是那段时间的经历,让我对未来的职业规划有了更清晰地认识。
同年6月,我通过了《最强大脑》初试,并收到了江苏卫视的邀请函,让我回国参加节目的录制。
在那次智商与情商双拼的比赛中,我虽没有走完全程,但却是我人生中无比独特的一段旅程。它让我看到,世界上高手如云,我前面的路还有很远,需要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去完成。
因为拿到了多个名校的offer,成绩也还不错,在研究生圈子小有名气,被朋友们戏称为“offer收割机”,学弟学妹们经常会找我来咨询名校的申请方法、申报步骤等。
(纽约大学毕业照)
既然这么多人都有这个需求,我为什么不结合自己和身边的人的经历,做一个付费的留学服务呢?这个想法一出,就受到周边朋友认同。
2019年,我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推文,很快就有一个在埃默里大学读书的同学联系到了我。
他说,他看了我的经历,非常信任我,希望我能帮他申请到名校的offer。而我也没有辜负他的这份信任,将自己如何申请、GPA如何拿高分、文书简历怎么撰写、怎么应答面试等,都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他。
这名同学在我们的帮助下,成功地被麻省理工学院录取了。
第一单生意收费虽然很低,但却是一剂强心剂。从那之后,我正式创立了公司,服务的主要对象是想申请英美名校研究生的本科生。
可是,我还是把做生意想得太简单了。
做留学服务,从开始申请到最后拿到offer,中间需要走的流程非常多。但很多客户对这个行业并不了解,总想着速战速决。
(在摩洛哥旅游)
03
有一个学生家长,从报名开始,每天对我们进行信息轰炸,大有“我交了钱,就是大爷”的横劲,要求我们每时每刻向他汇报进度,严重地影响了导师们的正常工作。
因为当时所有人都是兼职,他这样的轰炸,着实让人受不了。导师也向我吐槽,说和这个家长沟通太耗费精力了。
后来,我直接和这个家长联系,详细地向他介绍了留学中介所需要全部流程,并且安慰他:“这个时候,保持一个好心态才是最重要。”还把之前的成功案例分享给他,告诉他别的孩子也是跟着这个导师的节奏走,最后成功了。
在我的耐心开导下,家长听从了建议,他的孩子成功地走进麻省理工学院。
(在MIT和同学郊游)
除了要和形形色色的客户打交道之外,管理团队也是一门学问。
因为我们都是在校学生,没什么管理公司的经验,股东和员工的职责分得不是很清楚,导致在利益分配上,几个股东出现了较大分歧。
这件事让我明白,管理公司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它需要一套完整的体系,而这正是我需要重新学习的地方。
要是能进入到世界顶尖的公司去工作,肯定是一条能快速提升管理经验的捷径。有了这种小心机,我也就有了求职方向。
转眼间,毕业求职季到了,我一边投简历,一边继续做线上留学中介。
2019年,作为麻省唯一一名商业分析和金融双硕士,我成功被麦肯锡录取,成为一名“数据科学家”。
麦肯锡是全球最大的咨询公司,它有一套非常完善的公司管理体系,正是我在管理公司中所欠缺的部分。
另外,在麦肯锡的工作环境和待遇都非常好,而且,无论职位多高的人,他们待人都很谦和,总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在这里工作,无论是我的业务能力,还是待人处事方式,都比之前有了很大的提升。
(MIT校园卡)
但是,咨询行业的压力太大了,经历了两年无规律地出差后,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这种高压生活。
2022年,我正好3年OPT时间满了,于是放弃百万年薪,放弃了即将到手的绿卡,选择辞职回国创业。
当家人听到我要辞职的消息后,一向开明的父母,第一次对我的选择投了反对票。妈妈觉得麦肯锡的工作那么好,放弃太可惜了,而且我一个麻省理工的研究生,去干没技术含量的留学中介,简直太LOW了。这种谁都能干的中介,当个副业就好了,主业还是应该干一些高大上的工作。
但我并不认同妈妈的观点,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而人应该干自己喜欢且能够带来成就感的事,而不是必须给自己立一个高大上的人设。
(公司团建)
04
我给留学生上课、帮他们改文书、指导他们面试,这些都是我一直在认认真真做的事。当他们在我的帮助下,拿到了常春藤名校的offer时,那种成就感绝不是麦肯锡公司的光环可以比拟的。
况且,PH经过几年的运转,发展势头越来越好。唯一的遗憾是学员大部分是北美的本科生,国内的很少。这些人也想申请北美那边的顶尖名校,但没有途径。
这一块的市场需求非常大,而我手中的资源和经验,正好可以帮到他们,这种利己又利他事,何乐而不为呢?
就这样,在家人的反对下,我义无反顾地开始全职管理公司。
虽然公司是一家线上公司,但回国后,还是有学员约我线下见面,这些学弟学妹们激动地对我说,在我的帮助下,他们的人生,甚至他们的家庭,都发生了翻天覆的变化。
有了学员们的肯定,我对自己的选择更加笃定了。
(我的纽约大学毕业照)
现在,距离创立公司已经有5年的时间了。在这5年里,我们帮助过1000多名学生,成功申请英美名校的研究生,是业内唯一一家连续5年都有被麻省理工学院录取的留学中介机构。
我们研究制定的学校排名系列,其认可度一度超过了QS、USNEWS等世界知名大学排名榜,成为业界的标杆。
而我们的PH求职业务,也帮助300人申请到了美国顶尖公司的职位,公司的营收达到2000万人民币。我也在20多岁的年纪,实现了财务自由、时间自由。
今年,我决定将公司由线上,改为线上线下协同办公。
这对我又是一个挑战,怎么能让员工之间的关系变得更融洽,怎么能让整个团队的协作能力更强,这是我最近常思考的一个问题。线下管理公司的难度比设计课程、对接客户遇到的问题更多。
(我和我的团队)
但我并不胆怯,甚至还有点兴奋地想去接受这种未知的挑战。
这些年的求学、求职、创业的经历让我意识到:每个人的人生都有太多可能性,没有哪一种可能性是一定优于另外一种的,人只有坚定地选择自己想走的道路,才能最释怀自己的人生。
虽然我头顶麻省理工研究生的光环,又有麦肯锡的从业经历做背书,但我深信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本文章根据当事人口述整理,真实性由口述人负责。“真实人物采访”友情提醒:请自行辨别相关风险,不要盲目跟风做出冲动决定。)

倡导理性阅读,离梦校更近一步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那就点个「在看」吧!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