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公众号里的《纽约客》
戳蓝字一键关注渡十娘
转发也是一种肯定
文字|雨净
编辑|渡十娘 
作者简介

旁观者的所见所思

2023年10月底,跟随夫妻都姓陈的朋友一家去夏威夷群岛的最古老、最北端、位列第四大岛、具有“花园之岛”称号的可爱岛(Kauai)度假一周。
虽然执着地怀揣着少年的心,但作为一个事实上退休、年势走高、近视+花眼、伴随飞蚊症、无色可衰的妇女,我也是产生了颇多的感念,并想一吐为快。
万豪在可爱岛的海滩俱乐部,每天都给客户安排不同的活动。这是一节水上瑜伽课。目测上课的学员主要是70岁以上的妇女和在岸边凑热闹的孩子。

夏威夷群岛是旅游、度假者的天堂。万豪(Marriott)、希尔顿(Hilton)、喜来登(Sheraton)等连锁酒店集团除了自有的酒店品牌外,也都开发有分时度假的俱乐部。这些分时度假俱乐部由几个或一组公寓楼群围绕,有独属自己的海滩,还有室外游泳池和温泉。万豪集团在全世界有3000+个分时度假俱乐部。
购买了分时度假资格的会员,每年都需要交几千美元的物业管理费用来维护环境。同时也可以根据自己的权益申请到不同国家的分时度假俱乐部去度假。
在可爱岛上正巧遇到右侧的老陈过生日。左侧是他的大学同学,日本人老米。老米比老陈大4个月,他俩都64岁了。老米专程从日本飞来可爱岛。一方面是因为日本人更喜欢夏威夷,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俩糟老头子持续了46年的革命友谊。纳尼,46年的友谊?
老米18岁的时候,从日本到美国读书。入学第一天,遇到亚洲面孔的老陈。老米自作多情地冲着老陈:哦哈呦、空你气娃,瓦达西瓦弥撒可以嘚是,阿那塔瓦霓虹津得是嘎?
What (我艹),我不是日本人耶。买内幕耶斯强尼陈....。神奇吗?第一面过招以后,这俩臭小子成了一辈子的朋友。各自知道对方最心软的地方,也知道对方最糗的过往。这俩老哥们还没有完全退休,还各自有会议要开,有高尔夫要打。
夏威夷物价贵,并不是传说。一碗有块儿状酱肉的骨汤拉面可以卖到250元人民币。一个本地产的芒果要卖到100人民币。
不是第一次到夏威夷,有经验的老米的行李箱里带着一些挂面、速食米饭、芥末酱、姜酱、七子粉、芝麻酱等调味品。

日本的生产工艺真是没得说。眼前这一堆,我趁着老米外出,拿起来都认真欣赏了一番。
55岁的日本女人卡奥丽身材修长。已经当奶奶的她脸上总呈现少女般的羞涩。

几碗日本速食米饭用微波炉一热;密封鳗鱼用开水浸泡后铺在米饭上,一盆奢侈的鳗鱼饭让人垂涎欲滴。
北海道出生的卡奥丽少年时可以潜水抓海胆。无论是挥着刀切圆白菜,还是搅拌面条,她的神情都有一种幸福感。尤其是吃了一口在日本难以吃到的夏威夷芒果,她竟然眼眶含泪,真是感动到我了。
老米和卡奥丽心思缜密、有备而来。这盒包装精美的软糖我一颗都没舍得吃。连同老米给的一条鳗鱼、一盒米饭,都送给了上大学的儿子。

绝不是崇洋媚外,就是忍不住地想夸夸日本物品的造型、色泽、创意和美学。难怪十一假日到日本旅游的飞机班班爆满。衣、食、住、行,都有独到的吸引力。据说汇率的缘故,现在到日本旅行购物非常划算,搞得我心里还挺痒痒。

泡汤和怀石料理,我都有兴趣。下次去还可以骚扰老米和卡奥丽,想着都很快乐!
在可爱岛的海滩上,每天有6、70只海龟上岸睡觉。岛上有40多人自发做志愿者,在海龟上岸和离岸的时候维持秩序。

志愿者说统计夏威夷有3200头海龟。上岸睡觉的这几十只海龟是在新冠的时候到这里来的。那时候海滩关闭、没有游客。这些海龟来去自由。今年的游客猛增,志愿者想让更多的人一起来保护海龟的习性。
观赏海龟上岸和离岸是一大看点。虽然游人来去匆匆,但是总会在下午的五、六点钟,坐等海龟上岸睡觉。直到天色变暗,大家才不舍地离去。

听说在太阳升起之前,海龟会回到大海。天还没亮我就赶去海边,只剩一只海龟,在给大家表演下海。
看着海龟爬一下,歇两下的从容,真是有治愈感。不知道海龟是不是嘲笑人类急吼吼地不知在奔什么?
遇到这个上岸睡觉的小海豹,在绳子做成的围栏上有志愿者手书:男性、两岁半、早晨九点半上岸。

我在小细绳的围栏外侧,看着梦中的小海豹翻身、匍匐。海浪声太大,听不到小海豹的鼾声。
好想摸摸他凉凉的肚皮。也幸好可爱岛的海滩游人不算太旺,否则小海豹是不是觉得不爽,再也不上这个岸睡觉了呢。
纹身对我来说是个陌生、遥远的、难以接受的一种行为,或说艺术。我儿子偷偷地在腰、腿、锁骨处做了几处纹身。想着我都气不打一处来,但又无计可施。他的身体,不是应该他做主吗?
这次在夏威夷海边,有机会一睹男女,各种花式纹身。发现在美国纹身非常普遍。想想贝克汉姆的纹身,好像也没有影响他的帅气啊。

在度假屋的阳台往下看,随手拍的这张魁梧大爷,顺着花臂看下来竟然是个右手残缺的残疾人。我顿时对这个糟老头和其威武的走姿抱有好感,甚至对纹身也有了迁就。
夕阳西下,海滩上的孩子们仍然在撒欢儿。他们从大海里到室外游泳池,欢天喜地的跑来跑去、游来游去、蹦来蹦去、跳来跳去。他们和大海成为朋友,他们和自然成为朋友。

一个星期下来,在海滩上看不到任何垃圾,也看不到四处捡拾垃圾的清洁工。
过去读过的一些文章,总觉得西方人家庭味儿淡薄。因为孩子18岁就独立,可以离家出走。贷款上大学、贷款买车、贷款买房...。在电影里看到只有过感恩节和圣诞节,才会有家庭团聚。
这次在可爱岛上看到许多家庭三代人聚在一起。爷爷奶奶陪着孙子扔橄榄球。各有角色,讨论战略,佯装拦住、倒地。

迎着朝阳、面朝晚霞,擦身而过的很多一团、一簇的人群。白发苍苍的老者,跟在推着婴儿车的儿女身后,此起彼伏,如一层层拍岸的浪花。
在一个海浪拍打礁石的景点,看到搂在一起看风景的老者,成为我们的一道风景。
老男人用自己的手臂垫在坚硬的栅栏上,给了老伴儿一份温暖的体贴。老妇人满是水果的海滩花裤衩彰显着浪漫和激情。

这份亲昵的表达我们是不是也需要排练一下,以后也表演起来。
看了很久这俩小孩儿,被海浪一次次推倒,他们一遍遍想爬到儿童冲浪板上。他们都穿着救生衣,投入地玩耍。四下看,不知谁是他们的家长。想着如果是国内的海边,有没有可以这样尽兴的孩子。

去可爱岛博物馆,专门有冲浪的一个展厅。里面有一个被鲨鱼咬下左侧胳膊的女运动员就出生在这里,她用一只手臂依然在冲浪。真是个榜样型的人物。

度假的时候,我每天站在海边,欣赏那些抱着冲浪板颇有仪式感的男女老少,心里是啧啧羡慕和欣赏。真是出生在草原的我离大海很远。出生在北海道的卡奥丽离芒果很远啊。
可爱岛海边,无论是纹身的彪形大汉,还是裤衩陷在股沟里的胖妇,抑或端坐在图片里胖瘦不一的女性,很多都捧着一本书。当然也有捧着电子书的。美国一定是全世界图书出版、发行、阅读量最高的国家。

读书是一种习惯,是需要培养的一个习惯。喜欢读书的人不会寂寞,也不会孤独。我一直遗憾我没有很好地培养出读书的爱好,但是我一直有这个意识。我也很喜欢逛书店,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爱读书的老女人。
在可爱岛上看到大大小小很多群、几百只鸡。我觉得这只是最帅的一只。这只青壮年、踌躇满志的鸡出生在一个很好的地方。可以这样志得意满一下。

我小时候居住的大杂院里也养着几只鸡。公鸡要么是一身白,要么是一身黑。色彩斑斓的公鸡,出落得这么俊俏的还真不多见。
这是我从视频里截下的一张图。腿上有纹身的男性,估计是娃爹。在清晨的海滩上一遍一遍举着娃旋转。这娃抱着爹地的胳膊,跟坐着升降机一样。因为海浪声,我听不到他们的欢笑声。因为近视眼,我看不到孩子的表情。

我不是大惊小怪,我是被这娃爹的身姿所感染。原来孩子不是仅仅可以抱着、搂着、拉着。是可以被高高举着,在海边华尔兹。
我相信这是可爱岛上有代表性的一棵树。它经历过风雨的、岁月的洗礼,它尽可能地伸展着、全身用力、长成自己应该有的样子。
与其说到夏威夷可爱岛上度假,不如说我是到可爱岛上旁观。不会冲浪和游泳,有了很多遗憾。好在我认真地欣赏了海龟爬行,海豹睡觉,也捕捉到落月和伸展的一棵树。
感谢老陈一家,感谢日本友人。特此纪念!

文中照片均为作者在可爱岛拍
Copy
图片 I 网络
整理 I 编辑 I 渡十娘
清单内容来自 I 雨净
版权归原作者 I 如有侵权 I 请联系删除
生活中
总有些东西值得分享
·十·娘
DES
IGN
发现 I 家庭 I 乐趣
想每天与渡十娘亲密接触吗?
喜欢?粉她!
有话想说: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