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学子】3118
10年国际视角精选
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陈屹视线】教育·人文·名家文摘
三访巴黎圣心圣殿
寻名家之路
看同心锁墙
文|向红

我和先生九月中旬开始的巴黎之行,是由大女儿和男朋友一手安排并陪同的。
到巴黎的第当天就去了圣心圣殿,它恰巧离我们住的旅馆很近。
9月17日,我们入住巴黎北部的旅馆后,便步行去了附近的一家法餐厅吃晚餐。在这里,我们享受到了一流的服务。
服务员是一位年轻的男士,后脑勺挂着一溜卷曲的马尾,十分健谈和快乐。他用法语和女儿交谈,不厌其烦地介绍着店里的一道道菜、甜点、种类繁多的法国酒,眉飞色舞,手舞足蹈。我们虽然听不懂法语,但也被他高昂的情绪所感染,感觉很温暖很受欢迎。如此投入和热爱自己工作的年轻人着实可爱。
在轻松愉快中吃完晚餐,夜色悄悄降临,天上飘起了小雨。女儿建议回旅馆穿上雨衣去附近散步,顺便看看不远的圣心圣殿。我们知道女儿喜欢在雨中漫步,也希望饭后能运动一下,便欣然同意。
旅馆通往圣心圣殿的路,是一条条条由青色石块铺成的小道,那一块块近似正方形的石块,呈弧形排列,一道道石弧纵向叠加,横向相连,零而不乱,很有立体感。巴黎的老区有很多这种石块路,与巴黎古都的风格十分相衬。
路上行人很少,细雨绵绵,浑浑沌沌的路灯,照在被雨淋湿的路面上,泛着白白的亮光。尽管不是很晚,却给人夜深人静的感觉。
四个人雨夜行走在一条条完全陌生的小路上,我不免有一丝丝担心,女儿似乎猜到了,一边挽着我的手,一边告诉我这里很安全,叫我放心。
走过一条不起眼的小路,见到一座被夜色和秋雨模糊了的小楼,女儿说,这里曾是梵高、莫奈、雷诺瓦、毕加索等著名画家们居住和活动的地方,他们曾经常到这个咖啡屋喝咖啡。
女儿还告诉我们,这里以前是贫民区,名家们出道之前大多住贫民区。对于这点我毫不怀疑,我的台湾朋友说过,画家们都是饿死后才成名的。一听是名家们光顾过的咖啡屋,我立马倒回去几步,凑到那小屋边,想看个究竟,但因为灯光太暗又下着雨,看不太清,先生试着拍照,也没拍成。
雨渐渐下大了些,还刮起了风。从名家们光顾过的咖啡屋再穿过几条小巷,爬过几段上坡的石块路就到了圣心圣殿。殿堂的大门已经关了,我们在它周围转了一圈,女儿给我们介绍了一下它的由来,先生冒雨拍了张照片,就往回走了。
 雨中的圣心圣殿
女儿说这里离旅馆很近,我们明天再来。我估摸着从旅馆步行到此不到二十分钟。
1914年落成的圣心圣殿,是兼具罗马和拜占庭式风格的天主教堂,通体用白色石材构造,拥有高高的圆顶和双塔。它位于巴黎北部的蒙马特山顶,是巴黎的最高点,从这里可以眺望巴黎全景。
   圣心圣殿正面
第二天,我们赶了个早,七点就出了旅馆的门,顺路去了早餐店买早点。小店刚刚开门,我们是第一轮顾客,买了些刚出炉的热热乎乎的早点,边吃边走,味道特别好。
巴黎人起得早,早上天还没有完全亮,小吃店和水果店就开始做买卖了,路边的餐馆也开门了。路过一家餐馆,外墙和凉棚顶端金色与红色的灯光交相映衬,鲜艳夺目。色彩艳丽的桌椅,一个紧挨一个地在餐馆外围摆了大半圈。
服务员抱着一长叠东西在往桌上摆,女儿男朋友让我猜是什么,我说是碟子,他说是烟灰缸。仔细一看还真是烟灰缸,每张桌上都有一个烟灰缸,嗜烟爱酒是巴黎人的习性。
巴黎的餐馆多如牛毛,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而且座位特别挤。到了就餐的高峰时段,那些当街的餐馆,里里外外都是人挨人,比加州周末的中餐馆还挤。
   清早就开门的餐馆
这天早上我们走了与先天晩上稍稍不同的近路,没有经过名家们光顾过的咖啡屋,就来到了圣心圣殿前面的广场。
女儿计划在这里看日出。但因为天阴,太阳藏在了云雾里,没有露面。圣殿也没有开门,我们就在周围转转,看看巴黎的晨景。
圣心圣殿前的巴黎景色
先天晩上来这里因为天黑,没有注意广场周围的围栏上挂着的锁。这天早上才发现锁挂满了圣心圣殿左右两侧的一道道围栏,越靠近圣殿的部分,锁越密密匝匝,似一道道铁锁城墙。那些锁五颜六色,以金色为主,在晨光里闪闪发亮。很多锁上写着名字,有的是心形图案。
女儿说,以前巴黎的一座桥的两边也挂满了锁,结果太多太重把桥都压垮了,之后桥上就禁止挂锁了。看着那一把把双双锁在一起的锁,不用猜,是情侣们挂的同心锁。
看到这些锁,我心头有种莫名的感动,想象着那一对对来自世界各地的情侣们,在这浪漫之都的圣心圣殿前,把锁留下,把心锁住,是何等感天动地的景象!
人的一生有许多约束,和约是最文明有效的约束。但凡和约都是有筹码和期限的,筹码对等期限明确才能生成和约。婚姻也是一种和约,但它的筹码是爱情,是一种超越物质的精神情感,而且这一以精神筹码为基础的和约,没有期限,一订终身,地老天荒。然而,一方面人类孜孜不倦前赴后继地追求着一种地老天荒的爱情,另一方面爱情又并非总是能地老天荒的。
在可能生变的精神情感上,加上一道物质的锁,时时提醒,以此为证,至少可谓精诚所至。想想这大千世界,世世代代,那么多的爱恨情仇,或许就是因为缺了一道锁在圣心圣殿前面的金锁吧。锁着好,锁着好!明月照我心,金锁定终身。
我心里一直惦记着那个雨夜没有看清的名家光顾过的咖啡屋和小巷,原本希望从圣心圣殿返回的途中好好看一下,但我们离开圣心圣殿就直奔卢浮宫了,没能如愿。先生对此心知肚明,在悄悄等待机会再去。
到达巴黎的第三天早上机会就来了。女儿的行程安排比较轻松,完全是度假模式,给了我们自由活动的机会。9月19日上午,十点之前正好有个空档,先生决定带我再访名家之路。
 名人们曾经走过的街道
名人们经常光顾过的咖啡屋
 咖啡屋侧墙上的图案
咖啡屋侧墙上的图案
清晨我们从旅馆直奔艺术家之路而去。穿过几条小巷,便来到了那条通向咖啡屋的青石路。它不像周围的石块路那样呈孤形,铺得方方正正,两边高中间低,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路上没有行人,安静得很,这正合我意。我们沿着咖啡屋的外墙仔仔细佃地看了一圈,先生也围着屋子拍了个够。我们正准备进去品尝一下那里的咖啡,捕捉一下名家们当年以咖啡会友的艺术氛围,这才发现咖啡屋那天是休息日,没有开门。
带着些许遗憾离开咖啡屋,我们看看时间还早,继续往蒙马特山的方向走。不一会儿,一级级高高的台阶横在了眼前,抬头一望,原来台阶直通圣心圣殿。我们好生欢喜,边爬边数,一鼓作气爬了上去,一共292级。就这样从另一个方向又到了圣心圣殿。
这天圣心圣殿终于开门了,我们得以进到殿内,沿着走廊走了一圈。圣心圣殿比我们以前看过的那些天主教堂大多了,威严而不失华丽。大大小小的祷告厅,沿着走廊排列了一整圈,既庄严肃穆,又舒适宽敞,可分可合,真不亏是圣心圣殿。
这天,我和先生一早就完成了前两天的几乎所有心愿,得意洋洋。在返回旅馆的途中,开始憧憬接下来的工艺美术馆和埃菲尔铁塔了。
有一首歌唱道:
我走过你走过的路,
这算不算相逢?
我吹过你吹过的风,
这算不算相拥?
按照这个逻辑,我们与那些世界顶级艺术家们也算是相逢相拥了一场吧。
向红 10/26/2023 于旧金山
学子】近期发表

精选汇编 ↓↓↓ 百篇尽收眼底
汇编1-15期

汇编1-32期

【穿越访谈】世界华人系列
汇编1-21期

汇编1-35期

汇编1-30期

汇编1-30期

1-30期
喜欢就点“赞↓↓↓↓↓↓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