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内经》中曾提到“养生三有”,即“饮食有节、起居有常、劳作有序”。随着社会的发展,生活水平是提高了不少,但“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成为了很多人生活中的奢侈品,不吃早餐、熬夜晚睡等也成了家常便饭。
关于不吃早餐及熬夜都对健康不利的相关研究有很多,譬如近期Cell子刊Immunity发表了一篇文章[1],提示不吃早餐可能会损害免疫系统,不利于抵抗感染,并可能导致患心脏病的风险增加。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在《美国心脏病学会杂志》(JACC)发表的一篇文章[2]表明,熬夜或夜班工作导致昼夜节律紊乱会增加心肌梗死再灌注损伤。风险因素的组合对健康结果的影响可能不同于单个因素,尽管针对早餐和睡眠对健康结果的个别影响进行了广泛的研究,但对它们的综合影响的调查研究却很有限。
近日,营养学知名期刊Nutrients上发表了一篇题为“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Breakfast and Sleep and Cardiovascular Risk Factors”的研究论文[3],发现在不吃早餐和晚睡时间的联合影响下,代谢综合征(MetS)患病率增加,尤其是在男性中更为明显。此外,早餐和入睡时间与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之间的关系因性别和年龄而异。
Doi:https://doi.org/10.3390/nu15214596
自1998年以来,韩国疾病管理本部(KDCA)一直在进行韩国国民健康和营养检查调查(KNHANES),以产生有关韩国人健康和营养状况的代表性统计数据。研究者从第七和第八次调查(2016-2018、2021)中选取了年龄大于19岁的25,341名受试者,按照排除标准排除了缺少检测结果或调查记录、营养摄入不足、测试取样前禁食时间不足等7544名受试者,最终将16121名受试者(6744名男性和9377名女性)的相关数据纳入分析,旨在评估早餐饮食行为及入睡时间与心血管疾病(CVD)危险因素之间的关系。
睡眠时间统计方面,受访者需要回答“在工作日,您几点睡觉,几点起床?”、“在周末(或非工作日),您几点睡觉,几点起床?”两个问题,以便记录具体的睡眠开始时间和清醒时间。并使用以下公式计算了每周平均入睡时间、每周平均睡眠时长、休息日的中期睡眠时间(MSF,即睡眠时间和醒来时间的中点),以及工作日修正了睡眠债务的MSF(MSFsc)四个变量:
  • 每周平均入睡时间 =(工作日入睡时间* 5 +周末入睡时间* 2)/7
  • 每周平均睡眠时长 =(工作日每天平均睡眠时数* 5 +周末每天平均睡眠时数* 2)/7
  • MSF = 周末入睡时间+周末睡眠时长/2
  • MSFsc = MSF -(周末睡眠时长-每周平均睡眠时长)/2
需要说明的是,受试者的就寝时间中位数为23:17,因此,研究者将早于23:17睡觉划分为早睡,晚于23:17睡觉划分为晚睡。
早餐饮食行为方面,受试者需要回答“在过去的一年里,您每周吃几次早餐?”,有以下四种选项:每周5-7 次、每周3-4 次、每周1-2 次、每周0次。其中,研究者将回答“每周1-2次”或“每周0次”者被归类为“不经常吃早餐”,回答“每周5-7次”者被归类为“经常吃早餐”。
进一步地,根据入睡时间和吃早餐的情况将受试者分为4组:早睡+经常吃早餐(1组),晚睡+经常吃早餐(2组),早睡+不经常吃早餐(3组),晚睡+不经常吃早餐(4组)。

将代谢综合征(MetS)定义为满足以下5个因素中的3个或更多:(1)女性腰围≥85 cm或男性≥90 cm;(2)血清甘油三酯水平≥150mg /dL或正在接受DL药物治疗;(3)血清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水平女性<50 mg/dL或男性<40 mg/dL;(4)血压≥130/85 mm Hg或正在接受高血压药物治疗;(5)空腹血糖≥100mg /dL或正在接受高血糖药物治疗。
样本特征方面,结果显示,16121名参与者的平均年龄为48.11岁,其中58.17%是女性。按组别看,1组(早睡+经常吃早餐)受试者年龄最大,男性平均60.14岁,女性平均60.56岁;4组(晚睡+不经常吃早餐)受试者年龄最小,男性平均35.87岁,女性平均36.7岁。不吃早餐(每周0次)的男性比例高于女性。中位MSF男性为3.25小时,女性为3.50小时。男性平均睡眠时长为7.18h,女性为7.22h。
早餐频率和睡眠类型对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影响方面,结果表明,在调整了包括睡眠时长在内的混杂变量后,不吃早餐和晚睡的综合效应与更高的MetS患病率相关,尤其是在男性中更为明显,2、3和4组的MetS患病率均高于第1组(OR分别为1.43、1.62和1.47)。在亚组分析中,这种显著的关联在男性中持续存在,无论年龄如何。而在女性中,年龄在50岁及以上的不吃早餐且晚睡人群中显示出更高的MetS患病率
与不吃早餐和晚睡的联合作用与MetS的关联结论相反的是,在男性中,4组(晚睡+不经常吃早餐)的肥胖患病率低于1组(早睡+经常吃早餐)。而在女性中,4组(晚睡+不经常吃早餐)的血脂异常(DL)患病率低于1组(早睡+经常吃早餐),特定性别和年龄的早餐和睡眠模式与心血管疾病风险因素之间的潜在机制尚不清楚。
图:早餐频率和睡眠类型与男性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的关系(来源:文献[3])
在现代社会,大多数员工都有“社会时差”,即身体内部生物钟与由工作等社会义务决定的社会时间不匹配,这种错位会改变早餐和睡眠模式,因此,研究职业状况如何影响早餐频率和睡眠类型与心血管疾病风险因素之间的关联是很重要的。
结果发现,在男性中,无论职业状况如何,晚睡组(2组:晚睡+经常吃早餐,和4组:晚睡+不经常吃早餐)与对照组(1组:早睡+经常吃早餐)相比,无论职业状况如何,MetS的患病率都更高;而在失业女性中,2组(晚睡+经常吃早餐)和4组(晚睡+不经常吃早餐)的MetS患病率高于1组。这些结果提示,早餐频率和睡眠类型根据就业状况和性别的不同而存在不同的相互作用。
图:职业状况对早餐频率和睡眠类型与心血管疾病风险因素间关联的影响(来源:文献[3])
由于早餐频率和睡眠类型的综合影响很少被研究,因此这些关系背后的具体生理机制还不确定。有研究表明,不吃早餐和晚睡都会导致逐步养成不良的生活方式,包括晚餐吃的晚、白天嗜睡、体力活动减少等,这可能会进一步地破坏食欲,影响饱腹感和葡萄糖代谢的调节[4]。
综上所述,本研究有助于了解早餐频率和睡眠类型与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之间的联合关系。研究发现,不吃早餐和晚睡的结合与MetS的高患病率有关,尤其是在男性中更明显。此外,早餐频率和睡眠类型与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之间的关系因性别和年龄而异,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探索其对不同性别和年龄组心血管疾病风险因素的影响。
看到这里,不吃早餐搭配晚睡熬夜的坏习惯是时候改改了,从今天开始,按时吃饭、好好睡觉,有规律的生活,才是健康长寿的秘诀。
参考文献:
[1] Janssen H, Kahles F, Liu D, et al. Monocytes re-enter the bone marrow during fasting and alter the host response to infection. Immunity. 2023 Apr 11;56(4):783-796.e7. 

[2] Zhao Y, Lu X, Wan F, et al. Disruption of Circadian Rhythms by Shift Work Exacerbates Reperfusion Injury in Myocardial Infarction. J Am Coll Cardiol. 2022 May 31;79(21):2097-2115.
[3] Kim Y, An H-J, Seo Y-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Breakfast and Sleep and Cardiovascular Risk Factors. Nutrients. 2023; 15(21):4596.
[4] Elimam A, Marcus C. Meal timing, fasting and glucocorticoids interplay in serum leptin concentrations and diurnal profile. Eur J Endocrinol. 2002 Aug;147(2):181-8.
撰文 | 青叶
编辑 | 小白
精彩推荐:
本文仅用于学术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联系微信:bioonSir 删除或修改!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