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年前,有这样一个“吹哨人”为了揭露一个可怕的卫生安全危机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她就是王淑平,是河南艾滋血祸事件的“吹哨人”。
她因为敢说真话,勇于揭露河南盛极一时的“卖血经济”中一个安全漏洞——艾滋病病毒和肝炎病毒携带者卖血,而被开除公职,婚姻破裂,甚至被迫流落海外。但她的行动也拯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直到她客死他乡,她也没有得到任何人为她祭奠,没有任何媒体为她报道,甚至没有任何人为她“正名”。
河南艾滋血祸事件
河南艾滋血祸事件是指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在河南省部分地区出现的一场由于非法卖血导致大量农民感染艾滋病和肝炎等传染病的公共卫生灾难。
在当时的河南,有一部分地区存在着“卖血经济”的这一种情况。有许多贫困农民为了赚钱改善生活,通过各种渠道参与到非法卖血活动中。这些农民大多都是因为自己的贫穷和无知,才沦为一些不法分子以及官员的牺牲品,以微薄的报酬卖出自己的血液或血浆。
并且这些不法分子或官员往往会用同一根针头或同一台机器采集多人的血液或血浆,然后将其混合在一起分离出血浆后再将剩余的血液还给卖血者。
然而,这种简易且随便的做法也带来了极大的风险。由于血液没有经过任何筛查,所以很容易造成艾滋病病毒和肝炎病毒等传染病的交叉感染。据当时的数据统计,从1991年到1995年,河南省就有数十万人参与了非法卖血活动,其中更是有超过上千人感染艾滋病病毒,河南就此成为了中国最严重艾滋病高发区之一。
此次的河南艾滋血祸事件不仅给当地农民带来了巨大的身体和心理伤害,也给当地的社会和经济发展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许多感染者因为无法得到有效的治疗和关怀,而死于并发症。也有许多家庭因为失去了劳动力和收入来源,而陷入更深的贫困和困境。更是有许多孩子因为父母的去世或感染,而成为了孤儿或“艾滋儿童”,从此过上了被歧视与排挤的生活。
河南艾滋血祸事件在当时被视为一个不能提及的秘密,当地政府和媒体对此进行了严格的封锁和控制,不允许任何人对外公开或报道。直到1996年,上级才终于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正式开始整改卖血乱象。
志士长医国,良医亦念民
她从小就有着成为医生的梦想,并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医学院,并在1983年毕业后留在了新乡市卫生防疫站工作。
王淑平医生作为最早发现并报告河南艾滋血祸事件的人之一。1995年,她就在调查一起肝炎暴发事件时,意外的发现了一些农民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并与其他人共用针头卖血的情况。见此情况她立即向上级汇报,并建议上级进行全面的调查和干预。
然而,她的报告就如石沉大海一般,很长时间内都没有得到重视和回应。让她没想到的是,与所期望的相反,不仅上面没有做出任何措施,她还遭到了上级的斥责和压制,被指责“捕风捉影”、“损害地方形象”、“干扰经济发展”。她被禁止继续调查和公开这一事件,并被调离了现在的工作单位。
不过王淑平医生并没有放弃。她开始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继续对河南艾滋血祸事件进行调查和记录,并与其他关心这一问题的人士保持联系。她还秘密向北京卫生部门寄送了一份详细的报告,揭露了河南非法卖血活动中存在的安全漏洞和感染风险。
但结果是令人失望的,她所期待的能有相关部门关注的结果并没有到来,这个时候的她才意识到,有些人看着像是活着,但心早就已经黑透了!
她不甘心,看着一个个生命在眼前逝去,身为医生的她怎么接受,难道要让越来越多的人遭受到“血祸”的侵害吗?于是就在次年,她又一次的将调查报告与各类检测数据交到了卫生部,她希望这一次能引起他们的重视,她希望能唤起一部分人的良心!
当英雄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一次的“吹哨”结果很严重。她因此被开除了公职,不得已离开了自己向往一生的职业。医生,多么神圣的名字啊,但现在一位有良心的医生却被排挤走了。但这还没完,她的丈夫同样在卫生部工作,对于妻子的“大逆不道”他当然没有支持,但夫妻之情他又怎会置之不理。可是生活是无奈的,他也因为妻子遭受到了同事们的排挤,能怎么办呢?离婚吧,或许这是最好的选择。
王淑萍带来了希望
不过王淑平的努力其实并没有白费,她的“吹哨”唤起了许多人的关注和支持,也促使了政府采取了一些措施,如关闭非法的血站,提供免费的艾滋病检测和治疗,加强艾滋病的宣传和教育等。据估计,王淑平的“吹哨”拯救了上万人的生命。
然而这些喜讯已经与她无关了,没有感谢,更没有荣誉,能够看到的只是一个凄凉的背影,孤身一人流落在街头。
那个时候的网络并不发达,当时的人们连河南血祸都不清楚,更不会有人知道血站被整顿并增加了艾滋病毒检测这件事。至于背后的“吹哨人”。一个默默无闻、被开除工作、被人们歧视的一个人,更没有人知道她。
无奈离开祖国
01年的时候,只身一人的王淑平移居到了美国,并且给自己起名“阳光”或许在她的心理依旧充满希望吧。也正是哪一年,河南当地的艾滋病危机得到了承认。后来她没有回到中国,在那里遇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并定居在了盐湖城。依靠自己的能力,以及丈夫的支持,她留在了犹他州大学担任研究员一职。
19年的时候,59岁的她在美国犹他州一所普通的医院里,因心脏病发作默默去世。她的死,在世界上没有掀起任何一丝波澜,仿佛她从来就不曾来到过这个世界。她没有得到任何人为她祭奠,没有任何媒体为她报道,甚至没有任何人为她“正名”。她就这样被遗忘了。
“谁胆子这么大,敢把这件事捅到中央去!”在她离世之前,接受过一档节目《女性时光》的采访,这也是当时地方卫生部官员的话。王淑平笑着对记者说,当时的自己直接就站了起来,说报道就是我写的,我是一个女人。
结语:
王淑平说自己承认,说出实话的代价很大,但是值得。或许她并不在乎是否有人记得她,她只知道,牺牲了自己半辈子的幸福,换来的是上万人的生命。但我们应该记住她,把她的名字留在历史上,或许在她的墓志铭上应该留下一段话:她为苍生吹过哨。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