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系中国国家历史原创文章,转载请后台留言,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全文共6589字 | 阅读需11分钟
红色“看风者”——无名英雄蔡威的故事
麦家在《暗算》中,把从事情报工作的人分为“听风者”“看风者”和“捕风者”三类。“听风者”搞 侦听,在天空中寻找秘密之音;“看风者”搞破译,在乱码之中看  懂无字之书;“捕风者”搞谍报, 在险境中找寻蛛丝马迹。蔡威, 就是工作在秘密战线中的“听风  者”和“看风者”,是红四方面  军无线电通信和技术侦察工作的  开创者和领导者。他用自己短暂  的一生,践行着共产党员的光荣使命。
 19岁的蔡威(20世纪20年代)(陈仕西摄于蔡威事迹展陈馆)
1926 年 月,蔡威在纪念五卅运动一周年集会游行中表现突出,被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加入中共江浙区委上海大学独立支部。当年 12 月受组织派遣,到福建开展地下工作,负责动员民众支援北伐战争。活动期间他被福州国民党右派当作“赤匪”嫌疑人投入监狱,所幸由于党员身份没有暴露,经多方营救得以出狱。再度返回上海的蔡威,发现此时的上海大学被警察局查封,党支部已无处可寻。他只得在同济大学学习电机技术的同时,努力寻找党组织。一年多后,他终于重新回到党组织的怀抱——加入中共法南区委。1928 年,蔡威在亚美无线电训练班学习基础无线电知识。1931 年 4月,蔡威在第一批中共特科学员曾三的推荐下,进入上海党中央特科无线电训练班。 11 月,蔡威、宋侃夫、王子纲、徐以新受中央派遣前往鄂豫皖苏区, 担负创建苏区电台的重任。
电波震长空
蔡威出发去鄂豫皖苏区时,蒋介石正集结15 个师近 20 万人,准备对鄂豫皖苏区发动第三次“围剿”。在国民党的严密封锁下,苏区与上海党中央的交通陷入瘫痪,与其他苏区也无法取得联系。鄂豫皖苏区被人堵住了耳朵、捂住了嘴巴。蔡威到达苏区后,就利用自己的无线电知识,收集历次战斗缴获的“破烂”,自己动手组装鄂豫皖苏区的第一台收报机。现代一名普通的通信专业大二学生,在实训环节都有一门课程是组装一台简易收音机。在配件齐全且性能优良的情况下,都要花费一周以上时间,而且接收范围一般只在 10 米左右。蔡威能用各种性能不一、型号各异的“破烂”组装出收报机,还能接收到中央苏区在瑞金建立的“红色中华”通讯社的新闻,甚至还能接收到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和国际通讯社的新闻,可见技术功底之深、动手能力之强。从接收到的新闻中,鄂豫皖苏区指挥部得以了解、分析全国各革命根据地坚持斗争的情况和红军作战的态势, 为我军制定反“围剿”作战方针提供了重要依据。但是,蔡威和他的战友们明白,鄂豫皖苏区仅靠一部收报机只能“听”,不能“说”,是无法与党中央联系的。要保证一部电台完整地运行,不仅要能“听”,还得能“说”,这就要有收报机、发报机、电瓶、充电机和发电机等组成一套完整的系统。而要找全这些,对于被封锁的苏区来说太难了。1931 年 12 月 23  日,红四方面军夺取了黄安战役的胜利,缴获一部15 瓦的电台,可惜发报机的电容器坏了。一个月后商潢战役胜利,我军又缴获一部 瓦的小功率电台和一部手摇发电机。这可是一部完整的电台系统。蔡威听到消息后格外高兴,立即赶往前线找徐向前同志领取电台。临别时,徐向前同志赠予蔡威一匹高大健壮的红鬃马,方便他行军作战,并要求他“一定要想办法跟上海党中央和江西中央苏区的电台联系上”。
小电台一运回来,蔡威立马撸起袖子拆零件,修理之前缴获的15 瓦电台。这台拼凑出来的 15 瓦电台,发出了鄂豫皖苏区的第一声呐喊,代表红四方面军向湘鄂西苏区发出第一份密码电报——《关于黄安战役和商潢战役的捷报》。由于功率不够,鄂豫皖苏区并不能依靠这部电台与上海党中央及中央苏区直接联系,只能由湘鄂西苏区转发,与党中央取得间接联系。不久,蔡威就收到由毛泽东同志签发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的贺电, 这标志着鄂豫皖苏区第一部完整电台正式诞生。
红军技侦人员破译的敌军密电(陈仕西摄于蔡威事迹展陈馆)
鄂豫皖苏区悄悄用电波打破国民党的信息封锁,靠的是一堆缴获拼凑出来的电台。此后,蔡威又用地下战线的同志从武汉采买来的器材,自己装配了一部大功率电台,直接与中央苏区及周边苏区建立联系,并监听国民党无线电信息。一张通信大网正在万里长空中悄无声息地展开,俯瞰地面的一举一动。
电台如生命
1932年 月,国民党再次纠集 30 余万人对鄂豫皖苏区发起第四次“围剿”。新集根据地被围,红四方面军决定向东转移。苏区军委将电台一分为二,配合部队行动:宋侃夫、王子纲指挥一部电台,称“后方台”,随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行动;蔡威率领一部电台,称“前方台”,又称“二台”,随红二十五军七十三师行动。
10 月,红四方面军面临国民党陈继承纵队、夏斗寅十三师、胡宗南第一师、俞济时第八十八师、黄杰第二师和马鸿逵三纵队的全力围剿,情况异常紧迫。蔡威带领“二台”随部队连夜撤离,不料在二郎畈镇休整时被敌人发现, 电台驻地被敌军包了饺子。
“同志们,带上机器,立即撤离。”蔡威一声令下,立即组织撤退。可是电台设备太重了,有些甚至要 个人轮流抬,实在是跑不快。蔡威当机立断,就地埋设备。“二台”的同志们立即散入小树林,分头寻找合适的地方深埋设备,盖上树枝。就在“二台”官兵们处理好设备、准备从边上田地突围时,发现敌人离自己只有不到 200 米远了。如果在树林里发生战斗就可能损伤电台,一定要远离树林才行。蔡威立即向远离电台的方向跑去,边跑边将自己身上带的银元扔向远处,召唤战友如法炮制。国民党兵见状,想都不想就朝他的方向追去,同时四处搜索散落在地上的银元,追击速度明显放慢。撒完银元的蔡威又从背包里掏出电台密码本,边跑边撕边往嘴里塞,生生吞下了苏区无线电密码本。就在追兵即将追上时,红七十三师第二一八团副团长徐深吉带领一个团前来支援,蔡威和他的“二台”才得以脱险, 电台设备基本没有损失。
9天后,蔡威和“二台”又面对“我军转移以来打得最凶恶的一仗”——枣阳新集战斗。国民党军猛扑红军指挥部,所有人都被组织起来参加战斗,“二台”官兵用大刀、刺刀、扁担、石头等与国民党军展开殊死搏斗,从天亮到天黑, 终于守住了电台。
部队行军不仅要防追兵, 恶劣的行军环境也给蔡威出足了难题。“二台”转移至野狐岭时就犯了难。野狐岭只有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盘山路,山路一边是峭壁一边是悬崖,看一眼山底都浑身发颤。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下令,笨重的东西通通不要,连山炮都要炸毁丢弃。蔡威忍痛埋掉一部笨重的充电机,只携带必要装具,开始翻越野狐岭。上山路尚且可以两人一前一后抬着设备缓慢上行,下山路却是又陡又滑,根本没法行走。如果人马滑下去,肯定要摔坏设备。蔡威思虑再三,把“二台”官兵们的毯子、被子、棉袄都收集来,小心翼翼地包裹好设备部件。下山时,前面两名体格健壮的运输员用后背顶住设备,山顶上的战士用绳子拉住机器, 慢慢往下滑, 这才将电台顺利转移出野狐岭。
蔡威将坐骑让给伤病员的纪念浮雕,马侧后方戴眼镜者为蔡威(陈仕西 / 摄)
蔡威带领“二台”跟随红四方面军转战千里,历经多次生死战役。出发时“二台”有 40 多名官兵,到达新根据地时只剩 人,而电台始终没有停止工作。
军中活菩萨
蔡威并不满足于“听风者”的角色。在收集大量国民党情报后,他很自然注意到绝大部分军队命令都是加密后发送的,即使侦听到也不能了解意思,只有成为“看风者”,才能真正洞悉敌人的军事意图。当时国民党军队使用的密码虽然简单,甚至有时会明码聊天,但发布重要作战命令时,会规范使用加密电文,不同的军队甚至会在现有基础上再自编密码, 根据保密程度, 分有“通密”“统密”“智密”等不同等级。
蔡威为了搞懂国民党的密码,日夜坚守在电台边,不断侦听、抄录、研究。敌人发一份,他就抄一份,从电台用语、信号和谈话等蛛丝马迹中,与已知对方部队的长官、行进路线等进行逐一比对,一个字一个字拆解密码。
3月的川东北山区寒风刺骨,勤务员刘忠生常常为蔡威生火盆取暖,可蔡威总是全身心投入侦听和解密工作,时常烧了鞋子、烧了裤子还浑然不知。勤务员送的饭菜也是热了凉、凉了热。最后勤务员发现,只有在他工作时突然笑起来,说明工作有进展了,他再赶紧跑去热饭,蔡威才会停下工作吃口饭。
有次蔡威正思索解密方法,边想边去解手,只听身边的战士叫他:“蔡台长,你怎么只穿一只鞋子啊?”他猛然回神,笑着说鞋子落在屋里,打着赤脚就出来了。蔡威日夜研究,又与宋侃夫和王子纲互通有无,终于破解了田颂尧部所用的“通密”。田颂尧所有的军事密令,在我军看来如明码书写一般。此时的蔡威甚至记住了编码与明文的对应关系,边收报边能写出明码, 大大节约了译码时间。这个背诵密码的优秀习惯,一直保持到他生命的终点。
1933年 月 26  日,田颂尧向红四方面军发起了第二期总攻击,扑向通江城。田颂尧前脚下达密令,后脚就被蔡威的“二台”侦获了。红军借机收缩阵线,诱敌深入。田颂尧误以为“击溃”红军,立即向蒋介石发电报邀功,就连这份邀功电报也被“二台”一字不落地抄录后送往红军指挥部。
5月 21日,根据蔡威破译的多份敌军电报,红四方面军反“三路围攻”战役首先从西线开始。红十一师向川军左翼发起猛攻,打得对方阵脚大乱;王树声同志指挥红七十三师乘机从正面向川军发起进攻;红十师、红十二师则向川军右翼猛攻。在那个大雨瓢泼的早上,遍地是炮声、枪声、川军的哀嚎声。敌人左路纵队遭到毁灭性打击,中路纵队和右路纵队败退。随后,红军接连收复南江城、通江,红十一师逼近苍溪,红七十三师到达广元城,红十二师进逼仪陇城,红十师不断前推,迫使川军刘存厚部后撤。红四方面军历时个月的反“三路围攻”战役胜利结束。月底, 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召开反“三路围攻”作战总结会议时, 王树声同志说:“在数倍于我的敌军围攻下,如果没有无线电台工作,我们的仗是很难打的。”月 1  日在巴中城召开的川陕省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上,徐向前同志代表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特别嘉奖蔡威在无线电侦察工作中作出的重大贡献。
破解“通密”后,蔡威与宋侃夫、王子纲又凭借上级提供的 本国民党军密码本及各地报刊资料,反复推敲,逐个破解了刘湘、刘存厚、邓锡侯、杨森等四川各路军阀所使用的“统密”“智密”和“苏密”,并掌握了蒋介石在四川周边嫡系部队的通信密码。敌人自以为万无一失的无线电通信,在我军看来就像主动告诉我们战前部署一般。我们跟蒋介石打战, 就跟用玻璃杯和他摇骰子一样,把敌人的意图看得一清二楚。
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和电台进驻仪陇县团山村时,蔡威截获了一份刘湘发出的密电。译出电报后他吓出一身冷汗,立即跑到总指挥部报告——敌人已经发现红军指挥部和电台方位,正在组织空袭,徐向前和陈昌浩同志果断下令撤退。不多一会儿,国民党数架轰炸机就盘旋在团山村顶,对原指挥部位置狂轰滥炸。徐向前同志对蔡威说:“好险哪,蔡台长, 要不是你及时掌握了敌军的密电, 今天我们很难躲过这一劫。”
1933年 10 月,徐向前同志根据蔡威掌握的刘存厚兵力部署情况, 决定发起宣汉、达县战役。这一战打得刘存厚仓皇出逃,连金银珠宝都没来得及收拾。随后,刘湘又按蒋介石的命令组织“六路围攻”,投入 140个团 25 万余人, 最后却落得“耗资一千九百万元, 官损五千, 兵折八万”的悲惨结局。川军各部损失惨重,田颂尧部更是几乎全军覆没。新中国建立后,陈福初同志在回忆反“六路围攻”期间的情况时说:“常有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下令,说敌人将于次日凌晨五点钟来犯,要求我军部队四点半前进入阵地待命的情况。敌人果然在我们准备好半小时后开始进攻。对敌人兵力部署、进攻时间、进攻地点的信息我军都准确掌握,这就掌握了战斗的主动权, 还不是战战都要赢。”
当红军胜利消息传遍军中时,有些同志不明就里:“为什么我们总能料事如神,以少胜多呢?”陈昌浩神秘地答道:“我供了一位活菩萨,是菩萨把敌人的出没动向都告诉我了。”陈昌浩口中的这位“活菩萨”,指的就是无线电“二台”台长蔡威。1935 年的陕南战役,红四方面军再次缴获两部完整电台,总指挥部决定扩建一个新电台并调整分工。王子纲的“一台”以建立电台联络网为主,不担任侦察任务。蔡威负责的“二台”,不再承担通报任务,转而以侦察掌握国民党军密电,为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提供前敌情报为主。通报任务交由宋侃夫的“三台”和游正刚的“四台”负责。
蔡威事迹展陈馆中的蔡威半身雕像(陈仕西 / 摄)
此时,蔡威和他领导的“二台”,不仅是接收讯息的“听风者”,更是掌握战争密钥的“看风者”。一部电台,抵得了百万雄兵。在部队急速行军的特定情形下,侦译敌军的无线电通讯是获得敌情的最主要方式。“二台”官兵们几乎24 小时站在了电台边,全力侦听、破译国民党中央军、川军、滇军、黔军的情报, 为红四方面军委指挥提供情报。
遵义会议后,蒋介石调集 150 多个团,向遵义集结,企图歼灭中央红军。毛泽东同志在敌众我寡的严峻形势下,用兵如神,四渡赤水,巧妙地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他决策的重要依据,就是蔡威侦获的敌前信息。他曾赞誉“长征有了二局(蔡威‘二台’改编后名称),我们好像打着灯笼走夜路”,“没有二局,长征是很难想象的”。叶剑英同志在回忆时也说:“四渡赤水,在龙里、贵定之间不过 60 华里的地方,红军进进出出,局外人看来非常神奇,但我们十分清楚,很重要的一条,是靠二局情报的准确及时, 如果没有绝对准确的情报, 就很难下这个决心。”
百丈关悲歌
19356月,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在懋功胜利会师。同年 月,为加强红军总司令部工作,调整无线电台内设机构,任命蔡威为红军总司令部二局局长。
820日,蔡威依令率领二局穿越松潘草地,6天后抵达班佑。其间,蔡威侦获胡宗南在四川松潘的布防情况。红军对症下药,精准打击敌守军和援军,冲出草地,为长征的胜利打通了北部通道。9月中旬,蔡威和二局官兵带着不解和困惑,跟随前敌总指挥部折返毛儿盖,第二次踏进了茫茫草地。1936 年 月上旬,蔡威和他的战友们抱定北上抗日的馆。图中牺牲时间经蔡威研究院多方考证为当时填报错误, 应为 1936 年决心,第三次走进草地。持续工作、草地跋涉,饥饿、疲劳和泥淖中的毒水,使他过度疲惫,又患了胃病、肠炎、伤寒,多种疾病折磨得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徐向前同志赠给他的红棕马,早早被他交给了运输队驮设备。即使他早已透支体力,白天仍然坚持和大家一起行军,夜晚伏身在电台边操作。整整 28天,蔡威咬牙坚持走出草地,带领二局官兵再次来到班佑。
朱德同志听说他患病的消息,连忙带着红军总司令部医院院长傅连暲为他治疗。傅院长诊断为重症伤寒,劝他多休息,补充营养,他却依然持续工作。 月 22 日,蔡威病故于甘肃岷县卓坪村, 年仅 29岁。
蔡威牺牲的档案记录,现存于中央档案馆。图中牺牲时间经蔡威研究院多方考证为当时填报错误,应为 1936 年
仗剑寻亲属
蔡威牺牲后,留在党组织档案中的信息寥寥无几,只记载着他是福建人,牺牲情形写着“在战斗紧张时,每天日夜工作二十小时,因劳致病身死”,家庭情况不清楚,没有遗物,也没有遗言。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马文波、宋侃夫等同志一直想为他们的战友找到家乡、找到亲人。可是没有地址、没有遗属信息,寻 亲谈何容易。最后马文波同志 想起了蔡威在大渡河边与他散 步时提起的事:蔡威说过自己 是福宁府人。他的曾伯祖蔡步 钟曾任雅州知府,彼时恰逢石 达开兵败大渡河,便收藏了石 达开的佩剑带回老家。凭着这 两个关键信息,老战友们开始 为蔡威寻找亲人。
蔡氏家族保存的石达开配剑(仿品,陈仕西摄于蔡威事迹展陈馆)
1985年,蔡威与家人失联  半个世纪后,终于“团聚”了。 谁能想到,那个在恶劣环境下  每天工作 20 小时的人、那个在  战争中与战友同甘共苦的人,是蕉城(今宁德市蕉城区)首富蔡百万家的公子——蔡泽鏛。他本可以在家乡度过富裕的一生,却义无反顾地选择成为隐秘战线中的一员。在危机四伏、血雨腥风的险恶环境中,凭着共产党人坚定的革命信仰和地下工作者的机警灵敏,为粉碎敌人对鄂豫皖、川陕苏区的多次进攻和“围剿”,为中央红军及时准确提供情报援助,为配合红军的长征作出了历史性的重大贡献, 还为我军培养了一批优秀的无线电技侦专业人才。
2005 年,蔡威在蕉城的故居及蔡氏家庙的一部分被合并整理成蔡威事迹展陈馆, 由迟浩田同志题写馆名。而 1986 年徐向前同志为他题写的“无名英雄蔡威”,则被制成牌匾挂在展陈馆的正中央。展馆内有两座蔡威的雕像,一座立像、一座半身像,都将他的眼睛和耳朵雕刻得特别大,以纪念他在无线电技侦工作中的突出贡献。
万贯家业不思承,投身革命为人民。
繁华上海君勿念,一片丹心对党诚。
川陕反围建奇功,枪林弹雨是英雄。
雪山草地练壮志,一颗忠心映日红。
长征胜利君先逝,而今长留思君梦。
在世为人作豪杰,在天当是神中雄。
[备注:本文参考了《红四方面军电台始末》(宋侃夫口述、齐特整理,载于《新华文摘》2010 年第 15 期)、《寻剑:无名英雄蔡威传奇》(蔡威研究会著,华艺出版社 2019 年版)、《军中活“菩萨”蔡威》(叶明祥),另有部分内容根据蔡威事迹展陈馆展出说明、讲解员讲解、蔡威研究会叶明祥讲座等内容整理]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号立场)
中国国家历史又双叒叕上新啦!
《中国国家历史》邮局征订套装(征订代码:28-474)正在火热进行,一套四本,一次性拥有全年装!
识别下方小程序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直接购买!
波音空客宁有种乎! 揭竿而起的 C919能否冲破欧美航空霸权?
张咪:美国殖民地时期新英格兰清教徒对印第安人的形象建构
抗战最惨烈的省:出兵340万,伤亡64万
为何梁启超把他心目中的“新中国”建都在南京?
二战中的摩尔曼斯克对苏联生存有多重要?

欢迎转发朋友圈
公号转载须经授权,不得用于微信外平台
商务合作、订购微信号:zggjls01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邮发代号:28-474
QQ群:460382533
电话:13372012240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