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百家号-锐评alk
真实的中国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北上广的繁华似乎代表不了中国,因为那种繁华似乎更多地只属于大城市,有人觉得,县城才是中国的底色,全国数千个县是中国真实社会的反映。
那么,中国的县城是什么样的?一位在县财政局任职的干部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全面地展现了中国县城的现状。在他眼里,县城有好的地方,但更多的地方,似乎急需发展和改善。
县城的“规则”
与大城市不一样,县城有自己的规则,这其实也是许多年轻人想要“逃离”县城的理由。在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你每天与不同的人擦肩而过,谁也不认识谁,你做什么、是什么样别人也不关心,可县城的运转规则却与大城市不同。
县城在很大程度上仍然保留着我国的传统,是一个“熟人社会”,只不过更像是一个陌生环境下的熟人社会。在县城里,上街散步随时都可能遇到熟人,哪怕是陌生人也可能有着一系列连带的亲戚关系。
因此,县城的规则是“关系大于规则”。在县城里,“有关系好办事”,哪怕是小小的交通事故,双方也一定会各找各的“关系”来争个是非对错。不管在哪个方面,在县城里的“关系”都会大于其他的规则、个人的能力,或者可以说“人脉”才是真正的“规则”。
而县城里所有的“人脉”最后都会“汇集”到县城里那几百个真正“有权有势”的人手里,因为他们是县城的“掌控者”。
这几百个人包括科级以上的干部、各行各业有影响力的商人以及有头有脸的“江湖人士”,县城里所有的事情,最终都能依靠这几百个人的“关系”去解决。
也正是因为这样,在县城里,一个人的口碑和名声相当重要,它代表着一个人的几乎全部信息,也代表着一个人未来在县城的生活。大到请人办事,小到结婚成家,县城里的人都愿意与口碑好的人打交道。
如果一个人在县城里有体制内的工作,或者是在事业单位、国有企业上班,那么他在县城里就属于有“正经工作”的人了,假如他还是单身,那必定会有很多人上门为他介绍对象,这也是县城的“规则”。

不过,县城里看起来保留了不少中国传统社会的“规则”,实际上被破坏的规则也不少。
例如,传统社会讲究父慈子孝,但现在的县城人,似乎更多用“实用主义”来指导自己的行为,父亲的门面房要由儿子来收租金,父亲索要租金还会遭到谩骂,甚至还可能被“殴打”,在金钱面前,传统的“父慈子孝”早已不见踪影。
又或者从某种角度来讲,县城的规则也是“没有规则”,大城市讲究的“红灯停”“按顺序排队” 在县城里似乎是不存在的,人们随心所欲地横穿马路,一窝蜂地抢购,这似乎也是县城的“规则”。
县城的“建设”
从大的方面来看,县城的建设当然也是在飞速发展的。过去的破房子升级为了崭新的、带院子的小楼,泥泞的土路也变成了平坦的水泥路甚至是柏油马路。
逢年过节,县政府都会在城里的路上挂上大红灯笼,让县城里显得更是喜气洋洋,体现出了一种与过去完全不同的风貌,但或许从很大程度上来看,县城的建设也存在着问题。
从县城的整体建设上来看,县城的建设似乎是有规划的,这些规划体现在功能区划的分配、绿化景观、建筑风貌等方面,但更多地只体现在公共配套服务上。
对于县城的人来说,只要批了地,就要建房子,能建多大就要建多大,想建什么样的风格就要建什么样的风格,这导致县城似乎总是看起来杂乱无章,邻里之间也总是因为采光、公共道路等发生纠纷。
在经济建设方面,大多数县城都没有一个长期稳定的、可以促进经济增长的企业或者工厂,有些县城可以依靠着资源实现短期的经济快速发展,可一旦资源枯竭,县城将会迅速衰落。
这在很大程度上源于县城留不住人才。年轻人外出读大学之后,很少会再返回县城,985、211大学里的顶尖人才更是极少会愿意留在家乡。
有人觉得县城里缺乏发展的机会,有人觉得县城里缺乏大城市的公平竞争机制,也有人觉得县城里过于安逸,少了那种能够实现人生价值的拼搏氛围。
县城里有很多体制内的人才,体制外、懂高新技术、懂经营管理的人才很少,这导致县城里很难建立起能够盈利的现代企业,拉动县城经济的发展。
而县城的文化建设似乎更加“糟糕”一点。县城似乎保留了更多“传统文化”,例如“喝酒文化”。
在县城里,“酒文化”基本上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红白喜事、求人办事、朋友交流都要喝酒,而在这一场场酒局之中,酒文化还发展出了很多“新花样”。
在县城里,喝酒分为“提、敬、耍、收”四个步骤,开席大家便先共同喝上三杯,随后才是敬酒、划拳等“喝酒的高潮”,在最后收尾的时候,大家还要再喝一轮,喝完杯中酒才算结束。
例如随礼同样是小县城里一直流传下来的传统文化。当大城市的人们已经开始取消随礼的时候,县城的人们还在对喜事大操大办,宴席上大量的食物被倒掉,成为了一种严重的浪费,而沉重的随礼则成为了县城人民的额外负担。
再例如打麻将也是县城里保留下来的传统“特色”,县城里的人们似乎随时随地都会用打麻将来打发时光,他们称这是“小赌怡情”,但实际上人们似乎是在这种带着金钱的娱乐当中,获得感官的刺激,并非是什么有益的文化。
而广场舞虽然是一种锻炼、交流两不误的娱乐活动,但其同样对于周边的居民有着噪音等各种各样的损害,所引起的矛盾也不少,如何才能更引领这种文化的健康发展,似乎也是县城需要解决的问题。
当然,小县城里也有“互联网文化”,那些大城市的休闲潮流也同样抵达了县城,但他们只是将短视频平台上低俗的内容当作是茶余饭后的消遣,这更像是某种畸形的文化氛围,而不是真正有生命力的、健康的文化。
县城的“生活”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县城的生活水平是提高了,不过其安逸的本质似乎并没有改变。相比北上广等大城市,县城始终是安逸的,在这里,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似乎就能生活得不错。
县城里的餐饮店是随处可见,从低档的小吃店到高档的、带有包厢的餐馆,从本地菜到各大菜系都有选择,只不过,由于县城的消费群体始终有限,一家店的生意好了,另外一家店就会“门庭冷落”,县城里为数不多和大城市相像的,恐怕就是大型超市,其布局与大城市别无二致,售卖的商品也是琳琅满目。此外,外卖也同样在县城火爆,虽然县城不大,但不愿意出家门的人还是很多。
在生活消费方面,县城中的品牌已经越来越多,其中也不乏像是阿迪达斯、耐克等大品牌。可在县城里,大部分品牌都不会像大城市那样打折甩卖,人们想要购买更便宜的东西,还是要依靠网购。
县城的“阶层”差异也会在消费方面体现,有钱人去省城买衣服,一年会买上好几次,而普通人则在大多在本地购物,而且有时候几年才买上一次新衣服。
除此之外,咖啡馆、电影院等服务型消费在县城也越来越多,看起来县城的经济似乎也很发达。但由于县城的经济发展始终比较缓慢,人口密度也小,高消费者不会在县城消费,低消费者则一直都在低端市场消费,实际上县城的生意也十分难做。
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县城的人也越来越重视孩子的教育,不仅政府对于教育的投入很大,人民也很重视教育。
每年一到开学的时间,学校相关的话题总是人们热议的主题,只是在义务教育阶段,似乎县城的教育水平尚可,而到了高中阶段,县城教育水平的差距就立刻显现出来了。
县城里能够考上清华、北大这样顶级学府的人是凤毛麟角,因为教育资源同样在向大城市集中,导致县里的尖子生都去了大城市,县城里的学生整体水平就实际上地下降了。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医疗领域,县城的医疗服务始终不如大城市,但这些问题在短期内似乎也无法解决。
县城的传统也体现在养老方面。老人们不愿意去养老院,认为养儿防老是应当的,同样的,子女也不愿意将老人送去,生怕背上骂名。
但在一些时候,似乎给父母养老也成为了一种负担——子女可能要外出打工、无暇顾及父母,这种时候,老年生活似乎就更加孤单和无奈。
这就是中国的县城,它在很多方面依旧传统,似乎还没有跟上现代的步伐,这也是我们需要着力改善的地方。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