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考古学家最近报告说,在以色列朱迪亚(Judean)沙漠的一个偏远地点发掘出了一段古代碑文,其中转述了《诗篇》第86篇的前两节经文。
根据该大学的一份声明,在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奥伦·古特菲尔德(Oren Gutfeld)和米哈尔·哈伯(Michal Haber)与卡森纽曼大学(Carson-Newman University)和美退伍军人考古复原公司(American Veterans Archaeological Recovery)的合作下,5月份在希尔卡尼亚要塞(Hyrcania Fortress)进行了为期四周的发掘。
在发掘的「试点」期间,工作主要集中在要塞的两个关键区域。在山顶的东南角,发掘出了一段突出的上层防御工事,其年代约为公元前一世纪或二世纪。在东北角,考古学家清除了一层很深的建筑石块,这些石块从上层坍塌成一个长条形的地下室大厅。
大厅的灰泥地板上有一块很大的建筑石碑,上面刻有几行红色的文字,顶部有一个十字架。碑文是用通用希腊语(Koine Greek)书写的,而《新约圣经》也是使用该语言写作的。
巴伊兰大学(Bar-Ilan University)的古文字学家阿夫纳·埃克(Avner Ecker)博士破译了这段文字,他说这是对《诗篇》86篇第1-2节的解读,也被称为「大卫的祷告」。
碑文写道:「耶和华,求你守护我,因为我是贫穷困苦的。」
根据中文和合本圣经版本,《诗篇》86篇的前两节写道:「耶和华阿,求你侧耳应允我,因我是困苦穷乏的。求你保存我的性命。因我是虔诚人。我的神阿,求你拯救这倚靠你的仆人。」
埃克说,《诗篇》86篇「是古代基du教礼仪中最常见的诗篇之一」。
埃克在一份声明中说:「这首诗在马所拉文本(Masoretic text)中占有特殊地位,是指定的祷文,也是教会礼仪中最常吟诵的诗篇之一。因此,这位修道士在墙上画了一个十架,并配上了他非常熟悉的祷文。」
大学教学研究员古特菲尔德告诉《华盛顿时报》,这是他第一次在一块巨大的建筑石块上发现《诗篇》中的话语。
古特菲尔德补充说:「这是非常非常罕见的——一种比碑文本身更独特的东西。」
埃克说,「转录时出现的语法错误」表明,这几行字的作者「母语不是希腊语,而是居住在该区域一带的人,甚至可能是当地人,说的是闪米特语( Semitic)」。
研究人员在该遗址发现了另一处碑文,但尚未破译。
在发掘现场的瓦砾中,发现了一枚小巧的金戒指,大小看起来像是孩子佩戴的。戒指上有一块椭圆形绿松石,上面刻有阿拉伯库菲克(Arabic Kufic)文字。
另一位阿拉伯文书法专家被叫到现场对戒指进行分析。
希伯来大学的尼赞·阿米塔伊·普雷斯(Nitzan Amitai-Preiss)说,文字中的一个独特图案表明,这枚戒指还曾用作印章。
阿米塔伊·普雷斯在一份与该大学共享的声明中说:「这些文字的风格显示了伊斯兰早期的特点,即公元7世纪和8世纪的倭马亚(Umayyad)王朝和阿拔斯王朝(Abbasid Caliphates)的特色。
哈伯和古特菲尔德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警告说,「我们的发掘将引起抢劫者的注意」。
「这个问题依然存在;在我们之前就存在,在我们之后也可能会继续存在,这凸显了学术发掘的必要性——尤其是在像希尔卡尼亚这样敏感的遗址,尽管这只是一个例子。我们只是想领先几步而已,」研究人员报告说。
长按上图  进入赞赏
·end·
—如果喜欢,快分享给你的朋友们吧—
我们一起愉快的玩耍吧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