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妹子想分享一个戏剧张力拉满的复仇故事,主角叫杨妞花
5岁被拐,历经十多年寻找亲人;
28年后,她亲手把当年的人贩子送上法庭,一审被判死刑。
这绝对称得上是一场逆天改命的战斗,粗看解气,细扒起来却全是遗憾。
1995年,5岁的杨妞花生活在贵阳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
隔壁租住着一对同样是来此打工的男女,杨妞花还亲切地称女人为“大伯母”。
没想到,某天大伯母以“给你买毛衣针为由,把她骗上了开往异乡的火车,转脸变成了穷凶极恶的人贩子。
小女孩被虐待了一路,大冬天穿着单裤挨冻,还被滚烫的水浇头。
杨妞花猜测,因为她是女孩,不好卖,所以人贩子把气撒在她身上。
直到遇上了河北邯郸的买主,她被2500元卖给一个聋哑、残疾的男人当养女。
养父一家对她很好,但从来没有避讳过她并非亲生的事实。
她背负着周围人的指指点点长大,各种不好听的帽子都往她头上扣。
上了小学,
杨妞花
的成绩很好,可惜六年级时有人劝她“奶奶”,说这女孩太聪明,文化高了以后会跑掉。

于是她辍学了。
12岁离开养父家外出打工,13岁时回想起许多被亲生父母宠爱的细节。
确定自己是被人贩子拐来的、不是被爸妈卖掉的后,她开始想办法找家。
年代久远,寻亲的难度不小。
她记得自己小时候叫杨妞花,也可能是叫杨妞妞。
记得父亲叫“杨新民”,妈妈叫“麻衣”,姐姐叫“桑英”,喊外婆为“阿布代”。
她想不起家乡叫什么,只记得自家距离火车道不远,周围有山,姐姐放学时会从山坡走下来。
志愿者组织找了,DNA库入了,但家人一直没有消息。

2021年4月,杨妞花发布在网上的一则寻亲视频终于被老家的人看到,她辗转联系到了亲生姐姐,杨桑英。

她在视频电话里哭着说:“我找了你们这么多年,你们怎么不知道找我?
桑英也哭了:“姐姐不是不找,姐姐不会。”
杨妞花不知道,她消失后,原本富足安稳的四口之家一夜轰塌。

据姐姐回忆,父母一直没有停止过寻找。
爸爸长达八九个月没有工作,跑去火车站那些人流量大的地方蹲点,晚上就打铺盖睡在那里。
因为悲痛交加,曾经温文尔雅的父亲借酒浇愁,1997年就去世了,39岁。
干练开朗的母亲受刺激后精神恍惚,也死在了第二年,才32岁。
杨妞花知道后反复追问,悲痛道:“妈妈去世的时候还没我现在大。”
妹子最心疼的还是她姐姐桑英。
因为人贩子前期的伪装太好,杨家人对她没什么防备,她再用杨妞花喜欢的毛衣针加以引诱,孩子很轻易就跟着走了。

没有被人贩子带走的桑英却并非“幸运儿”,妹妹在她眼皮子底下被拐走,除了自己内心的煎熬歉疚,还要承受父母忍不住的责问。
妹妹丢后,爸爸总是安慰桑英,“你也只是个孩子,不要有负担。”“我不怪你。”“爸爸对你,和对妹妹是一样的。”只是,桑英再也没看到过爸爸从前的眼神。有时她犯了错,或耍脾气,妈妈会突然说出一句,“当初丢的怎么不是你?”桑英又看向爸爸。爸爸像那晚一样,不说话。她从他的眼神里,看出责怪,还有一点嫌弃。
后来,每次吵架,桑英都会重复那句话,“我知道,你们希望当初丢的是我,不是妹妹。”她离家出走好几次,都被妈妈哭着追回来。
《没被人贩子拐走的女孩》 真实故事计划Pro
直面双亲离世后,成绩在班上数一数二的桑英也不得不辍学
寄住在亲戚家虽没被苛待,但人家并不富裕,她活得小心翼翼感冒了也不敢大人买药直到咳血后被查出严重的肺结核。
村里有孩子当面说她,把爸妈都克死了,妹妹也弄丢了。
为了不给亲戚添麻烦,桑英也早早地四处打工,最后远嫁江苏,逃离了家乡。
看照片,明明只比妹妹大3岁的她,看上去受了太多磨难。
亲人生离后再度重逢,个中欢喜不必多提。

之后杨妞花和姐姐去父母坟前祭拜,记忆中模糊的音容笑貌,如今只剩白骨森森。
梦中呼唤千万次的父母,竟然在二十年前就相继去世,这让人如何接受。
杨妞花果断决定追责。
她要告的,不是她一个人的冤屈,是她爸爸妈妈的两条人命,她和姐姐的完整童年,他们一家的幸福生活,全被人贩子撕碎了。
被强行转变人生道路,被强行失去父母家人,人贩子的罪行她绝不原谅。
2022年,杨妞花在贵阳当地报案,开启了尘封二十多年的追查。
立案成功后24天,民警告诉她,当年拐卖她的人贩子余华英,抓到了。
高颧骨,超短发,面露凶相,杨妞花永远不会忘记这张脸。
审讯后发现,余华英一共拐卖了11个儿童,其中2个婴儿还是她自己的孩子。
通过媒体报道,我们能拼凑出这个可恶的女人割裂的一生。

她生下女儿后不久,丈夫涉嫌盗窃被抓,家里断了生活来源,为了生计,她去县城打工,期间认识了一个大她20岁的木匠,同居产下一名男婴。

没钱+落不了户,两人决定卖掉他,此后拉着
余华英
出狱的丈夫,一起干着人口买卖的脏活。

他们不是没有翻车过,但很快又“站起来了”:

2000年,余华英在邯郸被抓过一次,关了两个月就被放了;
2004年,她换了个身份在云南重操旧业再次被抓,被判了8年,最后减刑到2009年又被放了。
在拐卖的孩子和亲生父母互相苦寻时,余华英已经在重庆过上了安逸的生活。
有四间瓦房,还领到了社保金。闲来无事喜欢打麻将,别人打一把5块钱,她喜欢玩一把20块钱的。
杨妞花是她卖的所有孩子里最便宜的,却也正是这个她最不在意的女孩,在她60岁时亲手将她送上法庭。
但她的反应非常冷漠,看不出丝毫忏悔。
杨妞花说,“我要让她(余华英)知道,曾经她拐走的那个5岁的孩子,现如今长大了,又找回来了,而且把她送进监狱。她直接来了句,我不是向你道过歉了吗?” 
7月14日,杨妞花在庭审时当场下跪,哭着请求法庭判余华英死刑,她说任何谅解都不可以接受。
9月18日,贵阳中院一审判决余华英死刑,走出庭审现场,杨妞花大声地向其他寻亲的家长宣读判决书。
看得人鼻头一酸。

从孙卓、杨家鑫到杨妞花,一个又一个被拐家庭的惨剧令人动容。
不是所有被拐小孩,都能像杨妞花这样,还有很多亲爱的小孩,没有找到回家的路。
杨妞花的复仇对所有被拐家庭是一次激励,人贩子的死刑同样是他们呼吁的。
9月18日一审宣判后,余华英当场上诉,她的死局还不确定。

但所有愤怒于人口买卖的人都期盼着之后的消息,期盼着“维持原判”这四个字。
新闻来源
《杨妞花的复仇:28年后送人贩子上法庭》红星新闻
《人贩子余华英的割裂人生》澎湃新闻
《没被人贩子拐走的女孩》真实故事计划Pro
来呀 一起搞事情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