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 | 褚杏娟、Tina
运营项目管理平台 Basecamp 背后的 37Signals 公司首席技术官、Ruby On Rails 之父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最近发布了他主导的“下云”项目的最新信息,他表示下云计划已经为公司节省了 100 万美元。
今年 1 月,37 Signals 宣布把大量服务和依赖项从云端转移到内部硬件上,借此削减费用。硬件采购大约花费了 50 万美元,并且均摊在未来 5 年里,也就是说每年该项成本为 10 万美元。考虑到一些不可预见的费用,Hansson 之前估计 37Signals 将在五年内节省大约 700 万美元的服务器开支。
现在,在 9 月 16 日的帖子中,Hansson 写道,他认为该计划可以在五年内节省 1000 万美元。

“我们在云上的支出已经减少了 60%…… 从大约每月 180,000 美元减少到不足 80,000 美元,” 他写道,但也指出这个数字没有包括 Amazon Web Services 的 Simple Storage Service 的费用。“按照这个速度计算,我们每年可以节省 100 万美元,并且预计在 9 月份之前还有另一笔大幅度的减少,之后的支出将在年底逐渐减少,” 他进一步说明。
Hansson 还认为,其他类似公司可以节省的资金比他管理的还要多。
他写道:“通过查看其他软件公司未优化的云账单,我们的节省实际上可能与成本相比并不高。”他指出,据报道 Snapchat 在过去五年中在云上花费了 30 亿美元。
Snap 最近也在采取措施降低支出,削减了向主要云提供商支付的费用。Snap 首席财务官 Derek Andersen 在最近的年度投资者日上表示,该公司一直在努力降低基础设施成本,这是仅次于员工的第二大支出。
“别告诉我他们实际有约十亿美元的潜在节省空间。”Hansson 写道。
“降本增效”,剑指云成本
根据可观察性软件供应商 Pepperdata 的调查,超过三分之一的企业的云预算超支高达 40%。随着科技行业的公司寻求削减成本,客户已经减少了每年向云提供商支付的巨额费用。
这点也被微软首席执行官 Satya Nadella 证实。在最近的收益报告电话会议上,Satya 表示企业在云上的支出在放缓,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企业在优化对云产品的使用以节省成本。
“各种规模的企业都在评估和优化云支出方案,以应对艰难的宏观经济条件。”亚马逊首席财务官 Brian Olsavsky 今年 2 月在讨论公司最新季度财务数据时表示,这一趋势还将持续。
比如,Twitter 是另一家寻求削减云计算支出的公司。知情人士透露,Twitter 计划从服务器和云方面着手,每日削减 150 万 -300 万美元的相关成本,每年可以省下 10 亿美元。此前,Twitter 内部文件显示,去年每日亏损约达 300 万美元。
Twitter 的云供应商也是谷歌云和亚马逊云服务。在之前的合同中,Twitter 每年想谷歌云支付 10 亿美元,马斯克接手后试图重新谈判但似乎被谷歌云拒绝了。此外,Twitter 还要在未来 5.5 年内向亚马逊支付 5.1 亿美元,目前 AWS 用于 Twitter Spaces。
除了大型企业,一些中小型企业也在寻求削减云成本的方法。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此前透露,37Signals 在 2022 年的云上支出费用超 320 万美元,每月平均 26.67 万美元。为此,该公司的做法更为彻底,其计划把大量服务和依赖项从云端转移到内部硬件上,来大幅削减这笔费用。
“经过深思熟虑、多次基准测试以及对 AMD 新 Zen4 芯片与第 4 代 NVMe 驱动器相结合带来的速度体验,我们几乎准备好向戴尔下达我们的巨额订单。”DHH 表示。
虽然要管理自己的硬件基础设施,但 37Signals 非常坚决的抛弃了业内主流的容器编排系统 K8s 方案,推出 mrsk 作为 K8s 的替代方案。
尽管他们自己购买硬件替代了公有云服务,但因为构建方案简单,所以 37 Signals 运营团队的规模保持不变。
减少了云支出,而运营人员成本也没有明显上升,在最新的帖子中,Hansson 表示:“仅从节省的资金与支出的资金进行基本比较,考虑到目前每月的节省额,我们在不到六个月内就会从大型采购中收回成本。”
云厂商:我来帮助你优化
需要说明的是,云厂商的增长并非停止,而是增长速度开始放缓:Azure 的同比增长率降至 30% 左右;谷歌云的增长率为 32%;亚马逊云科技的同比增长率最低,为 20%,这是它在 2021 年第四季度增长量的一半。

三家云厂商增速,来自:businessinsider.com
在过去几年里,云服务已经成为谷歌、亚马逊和微软等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企业在云厂商的计算、存储、网络和软件上花了太多钱。
举例来看,亚马逊集团醉心于亚马逊云科技带来的利润和提供给公司的免费计算能力,就像 IBM 曾经醉心于其引以为傲的大型主机平台的高昂价格一样。但如今的亚马逊云科技也陷入了两难:一方面,云厂商间的竞争从未停过;另一方面,为了节省成本,人们渴望回归本地 IT 运营(通常是在一个托管设施中)。
以前,每当 AWS 的业务开始放缓时,亚马逊云科技的业务部门就会降价,然后一两个季度后其收入和利润就会恢复增长。但现在,亚马逊云科技不再是唯一的提供商,也不是唯一提供复杂产品的公司,也不是唯一降价的公司。
美国已经使用云计算的大型公司,无论是 GCP、Azure 还是 AWS,还都在从长期和绑定的模式,试图调整为季度、月度更为灵活的付费模式。惠普、戴尔、联想、思科等公司推出的按效用定价的系统,不仅可以取代 AWS Outposts,还可以从一开始就阻止其安装。
因此,数据中心回流可能是真实存在的。大企业很可能获得按效用定价的硬件、软件和服务,并把它们放在地理上分散的多个托管设施中,就像他们曾转向一个或一个以上的主流云提供商(甚至是多个相对较小的云提供商)一样。
但亚马逊云科技等云厂商已经意识到:如果他们不帮助客户控制云计算支出,那客户就会自己来完成这项工作。
像很多公司已经意识到要使用多云技术来避免厂商锁定并提高自己的议价能力。企业可以选择部署在任何主流云上的软件平台,并且可以通过云应用商店快速安装及获取云许可,但只从云上获取尽可能便宜的计算、存储和网络。
这种行为也在影响单个云厂商的收入,而这比仅仅因为担心经济衰退而主动勒紧裤腰带要复杂得多。考虑到像亚马逊云科技等厂商近年享有的高利润率,即使在繁荣时期,企业也会勒紧裤腰带。

2007 年亚马逊云科技带来不错的收入以来,营收增长放缓的程度
当然,宏观经济形势也确实带来了影响。企业正在减少分析工作,优先选择运行时间比较短、规模比较小的作业,而不是预先支付时间比较长、金额比较大的合同。
亚马逊首席财务官 Brian Olsavsky 在近期表示,“我们看到,从 2022 年第 3 季度中期开始,我们的同比增长率放缓,因为为了应对艰难的宏观经济形势,各种规模的企业都在评估优化云支出的方法。和预期的一样,这些优化工作持续到了第 4 季度。与管理自己的数据中心相比,云计算的主要好处是能够处理较大的需求波动并相对快速地优化成本,特别是在经济存在不确定性的时期。我们的客户正在寻找省钱的方法。为此,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帮助他们。”
“我们预计,至少在接下来的几个季度,这些优化工作将继续阻碍 AWS 的增长。”Olsavsky 进一步说道。不过,曾负责亚马逊云科技业务的亚马逊新任首席执行官 Andy Jassy 对云服务业务依然有信心:弹性正是客户喜欢云的原因。“我不认为本地部署会消失,但我真的相信,在未来 10 到 15 年里,如果我们能继续提供最好的客户体验,大部分本地部署将会迁到云端。”
快速增长的硬件厂商
坦率地说,许多工作负载只能在各大厂的云服务之间选择。随着这些工作负载战略重要性和规模的提升,企业就会开始寻找减少账单的方法,回归硬件便是 37Signals 等企业选择的方案之一。
另一方面云厂商的产业上游之一也是硬件厂商。当企业绕过云厂商直接找硬件厂商购买资源、云厂商收入下降时,对硬件厂商会产生什么影响呢?我们可以先看一组数据。
根据最新财报,联想的 ISG(基础设施解决方案集团)收入 28.6 亿美元,同比增长 48%;运营利润实现 3.1 亿人民币,猛增 156%。细分业务中,云服务提供商的销售额为 17.1 亿美元,同比增长 2.25 倍;面向各种规模企业客户的服务器和存储销售额为 11.4 亿美元,下降 2.3%。
其中,联想服务器成为全球第三大服务器提供商,季度营收同比增长 35%,超融合存储、云存储、入门级存储和中端存储也都创造了新的记录,整个存储业务营收实现同比增长 345%。

同样,戴尔的基础设施解决方案集团 (ISG) 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第四财季营收 99 亿美元,同比增长 7%,实现了连续八个季度的增长。其中,服务器和网络业务营收为 49 亿美元,同比增长 5%;存储业务营收 50 亿美元,同比增长 10%。
国内的浪潮赶上了超大规模企业阿里巴巴、百度和腾讯在云计算领域的这一波扩张,但这些公司也都面临各自的挑战,他们往往都是“先吃饱再消化”。而在被问到有关超大规模企业和云提供商削减资本支出预算的问题时,Skaugen 表示:“广义上讲,总可用支出可能是下降的。不过在很大程度上,联想不会受到这些趋势的影响。”
Skaugen 解释道,“我们刚刚宣布了一项云业务的新纪录。多个季度以来,我一直在谈论我们新提出的 ODM+ 业务模式,我们正在为世界上最大的超大规模企业提供定制设计。这些设计已经发展了几个季度——不仅仅是在服务器领域,我们也在大力扩展到存储领域。因此,尽管市场的总支出可能会下降,但在这些年以及过去的几个季度中,联想完全确定,我们已经赢得了主板、系统和机架的设计工作,因为至少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在设计这些产品。”
今年,联想在墨西哥的蒙特雷和匈牙利的布达佩斯开设了工厂,大力推行一个名为 NextWave 的新型销售团队和营销策略,致力于超大规模企业和云提供商的下一波革新浪潮,并在服务器和存储销售方面获得了巨大的回报。
可以看出,能够利用自己的市场地位在半导体供应链上发挥更大影响力的公司正渐入佳境。Skaugen 认为,在接下来的几个季度里,联想的同比增长可能会接近 50%。他们会继续推动服务器和存储市场份额的增长,扩大营收。
结束语
所有关于成本节约和性价比改进的讨论几乎都是在云厂商加速发展与当前经济现实相抵触之际出现的。企业需要降低云成本,云厂商的策略是“打不过就融入”,帮助客户做优化,而这场博弈中,硬件厂商似乎还处于赢家位置。但未来发展如何,我们也拭目以待。
参考链接:
https://www.nextplatform.com/2023/02/21/the-long-patience-of-lenovo-starts-paying-off-in-the-datacenter/
https://www.nextplatform.com/2023/02/06/the-on-premises-empire-strikes-back-at-aws/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microsoft-amazon-google-cloud-business-lower-spending-growth-slowed-charts-2023-2
https://www.theregister.com/2023/09/18/37_signals_cloud_repatriation_savings/?td=rt-3a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