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击下方名片,关注米粒妈,看更多教育好文
文 | 米粒妈 (公众号 米粒妈爱分享)

《再见爱人3》开播了。

第一期播出后,#傅首尔老刘#相关热搜一个接一个上榜,话题度飙升。
说实话,米粒妈在点开话题前设想的画面是,傅首尔坐在观察室,一边吐槽自家琐事,一边对标节目嘉宾。

但没想到,这次傅首尔和老刘居然坐在镜头前,成了“被观察”的对象。

这几年,傅首尔参加过很多语言类节目,她和老刘的故事也被编成段子,传遍全网。

如今,段子的主角逃离了“被讲述”的语境,这段女主外男主内的“顶配婚姻”,也以最难堪的方式,摊开在观众面前。


对于傅首尔和老刘两人来说,参加这个节目,也许是两人为挽救这段感情做出的最后努力。

第一期录制完毕后,其他两对都觉得感情还有救,但傅首尔和老刘却还是一致选择了“离婚”。


看着这一幕米粒妈心情极度复杂,非要表达的话,就和观察员papi酱一样——

“为什么?真的不懂!”

但再回想一下节目里细节满满的片段,又觉得,好像只能这样。

“你俩离不了”

在儿子多乐眼里,父母爱情不是蜜里调油也不是相敬如宾,而是无比坚信——“你俩离不了”。

和很多家长一样,傅首尔也不止一次直白地问过孩子:“我和你爸离婚的话,你跟谁?”

但多乐的答案永远是:你俩离不了。

在孩子的眼里,父母的相处模式像环环相扣的齿轮,又像严丝合缝的卯榫,互补到极致,谁也离不开谁。

大概傅首尔心里也这么认为。所以在节目组例行公事询问两人问题出在哪的时候,她才会无奈地说出——没有具体矛盾。

这不是托辞,是事实。

两个人结婚15年至今,没有大的冲突,往往连架都吵不起来。


这多半要归功于老刘是条咸鱼,还是一条极度自洽的咸鱼。

傅首尔曾问过老刘一个经典问题:有钱之后你会变坏吗?

这个疑问出于对人性的怀疑和对感情的猜测,大概是年轻的傅妈对婚姻崩坏的唯一设想。

可当初老刘剑走偏锋,给了个相当实诚的答案:我不会有钱的。


以前听这个段子好笑,现在却觉得心酸。

因为老刘对自我的这份清晰认知,实实在在给婚姻埋了颗“不定时炸弹”。

刚结婚的时候,傅首尔鞭策老刘积极搞事业。

老刘很配合地去卖榴莲、卖保险,但咸鱼最终没翻身,还被人骗了钱。

傅首尔觉得无力,但看着老刘自责的背影,却开始反省。

明明对方在求婚时就表明没有事业心,也没多大能力,自己这样逼迫他改变,是为了他好,还是一厢情愿?

后来她想通了:一个家庭,有一个人搞事业就够了。

于是,他们顺理成章地开启了“女强男弱”的婚姻模式。

这种模式,在傅首尔事业刚刚起步的时候,给她兜了底。

在顾家方面天赋异禀的老刘任劳任怨,带娃和家务两手抓。

在老刘身边,傅首尔不用洗碗,不用独自开车,无需操心孩子,甚至包掉了都不用自己弯腰去捡。

在节目里,老刘也一样细节,提醒傅首尔穿袜子,给她夹菜、披棉袄、擦衣服……


他不光细心踏实,还浪漫。

2020年,两人一起登上真人秀《婚前21天》,老刘和多乐一起补给傅首尔一场温馨盛大的婚礼。

节目也分享了老刘的情书,才分开四天就用文字向傅首尔表达想念,会因为傅首尔喜欢听方大同的歌专门去KTV学唱。

烟花的惊喜,旧婚纱里藏着的情意,无一不让人落泪,当天还上了一个#傅首尔被老刘感动哭#的热搜。


曾经默契的脚步,丝丝入扣的理解,无须言语,都在行动里。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感情变了味。

“助你高飞”

傅首尔讲过很多次原生家庭。

父母离婚后,她跟着妈妈生活潦倒,住米仓,看逃窜的老鼠。

后来妈妈改嫁,她被抛弃到同样贫穷的外婆家,没有零食、遭人冷眼,甚至嚼过别人吐出的泡泡糖。

这些因为缺钱又缺爱留下的伤,遇到老刘之后被治愈了。

老刘很乐观,对傅首尔也没有要求,颇有种乐天知命的大智慧。

当时参加《奇葩说》,傅首尔压力大,跟老刘说自己要撑不住了。

老刘没有给她打气鼓劲,而是包容地说:放弃也没什么大不了。

还有无数个崩溃脆弱的瞬间,傅首尔有大把痛苦要发泄,老刘总是能安静倾听,接住她所有糟糕的情绪。

爱人无条件的接纳和信任,让傅首尔感到熨帖和宽慰,在老刘身边,她得到前所未有的偏爱,也学会了放过自己。


但傅首尔没想过,老刘这种支持和信任,如今变成心结和负担。

《再见爱人3》里,傅首尔提到两人三周年结婚纪念日的时候,老刘送了花和卡片。

本该感到幸福的瞬间,傅首尔却因为卡片背面的字,觉得不是滋味——

“三年了,谢谢。”


这根多年前扎在心里的刺,在傅首尔看到今年的生日贺卡的时候,再次疼痛起来。

贺卡上写着四个字:助你高飞。


她明白老刘这些年对自己的帮助和托底,但怎么都觉得这句话很不对劲,它和多年前那句感谢一样,不该是丈夫对妻子说的。

所以她在火锅局上跟所有人坦白:“我俩像兄弟,好朋友。”


而老刘听见这句话后默不作声,只是站起来,默默走到一边拨弄柴火。

也许是性格过于含蓄,他不适应跟刚见面的嘉宾们讨论自己的情感,所以选择了逃避。


但在单独采访的时候,他很诚恳地剖白了内心。

离婚这件事,是老刘主动提的。

他不是对婚姻不满,是对自己不满,想要改变自己的状态。
他面无表情地陈述自己“全职爸爸”的一天:

6点起床,送娃上学,堵车来回,午饭,午休,接娃,堵车来回,晚饭……

如观察员孙Y所说,其实这种模式是再正常不过的,只不过男女换了个位置。


但比起传统条件下一直被忽视的女性,傅首尔在这些年里,一直尽全力照顾老刘的心情,让他感觉到自己也是被需要、被依赖的。


但随着工作越来越忙,傅首尔也逐渐力不从心。

在合肥的时候,他俩在一起的时间还会多一点,搬到上海以后,妻子忙得不见人,老刘也没有社交,只能在一日日地重复中封闭下去。


他如此静默而近于麻木地过着日子,守在原地面对井然有序的琐碎,以及飞得越来越高、越来越远的妻子。

老刘的状态有多怪,想必看节目的观众都能感受到。

他回应妻子的话,也会主动开启话题,但面上总是垮垮的,带着苍白和茫然,又丧又颓。

看着这样的老刘,傅首尔清楚自己的婚姻已经出现了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却不知如何解决。

配速不同,放手归零

傅首尔曾经问过老刘:

“我把你讲成段子,你真的不介意吗?”

老刘一点儿都没往心里去,坦荡地说:“只要对你有帮助,我怎么都可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

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连老刘以前的朋友都吐槽他,被老婆拿捏成这样,也就你受得了。

老刘不是装大度,他真不在意。

就像前文说的,他是一条很自洽的咸鱼,哪怕现在到了节目里,他还是能在众人纷乱的视线中,无所顾忌地沉浸于内心的小天地里,独望那盆柴火。


可是,傅首尔看不懂那盆柴火。

露营任务开启之后,傅首尔兴冲冲地跑到房车冰箱里找吃的,老刘则默默生起了火。

他并非想干点活儿表现一下,而是觉得生火有意思。

后来,傅首尔拿着一堆吃的大笑着跟老刘分享,老刘只是看了一眼,说了句:“是吗?”


而傅首尔看见他生了火,也很不理解地说:“生火有用吗?”

老刘回:“就是好看,没什么用。”


这么一个不到一分钟的相处片段,米粒妈看得心里堵得慌。

记得陈奕迅在《我们》里动情地唱:我最大的遗憾,是你的遗憾与我有关。

而对傅首尔和老刘来说,他们对婚姻最大的无力感恰恰在于:两人各自快乐,但都与对方无关了。
要说他们两个谁变了吗?其实也没有。

傅首尔仍旧强势自我,老刘还是那条想躺平的咸鱼,好像一切都和当初求婚时一模一样。

可随着时间过去,两人面对的环境不同了,彼此差距也在拉大,曾经的互补,如今变成了错位的齿轮,对彼此来说,越来越没有价值。

近期的热播剧《骄阳伴我》里,白B合饰演的简冰开局就和丈夫离婚了。

面对曾经的灵魂伴侣最终分道扬镳的结局,她没有责怪前夫,更没有自我检讨,而是坦然地承认了——

在爱情这场马拉松里,与同行的人配速不同了,自己一个人跑反而更轻松、更愉快。


比起和谁同行,她更在乎的是前行的过程和路上的风景。

米粒妈觉得,这也许正是解答傅首尔和老刘婚姻问题的关窍。

2020年,她曾在微博发长文感谢老刘,说能因为跟老刘在一起,成为一个幸福人设,是这辈子最大的意外。

但她也曾告诉过老刘:如果哪天不爱我了,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支持你追寻自己的幸福。

如今在节目里,傅首尔跟其他嘉宾倾诉时承认,她和老刘之间亲情和友情的部分毋庸置疑,但是爱情的部分可能已经归零了。


至今为止,他们两个还是如此默契地坚持这个观点:婚姻不是绑缚,更不是胁迫。

这也是为什么,录完一期节目后,他们一致地选择了“离婚”那个选项。


也许很多人觉得他俩老夫老妻这么多年,纠结于这些是矫情,毕竟,多的是人可以维持一段没有爱情的婚姻。

但人跟人是不一样的。

记得《展开说说》里,傅首尔问过水哥,要是人心碎了怎么办?

水哥回答:“破镜不能重圆,但枯木可以逢春。”


不同的人拥有不同的特质,一切的结局取决于你是那块被打碎的镜子,还是一棵期待捱过隆冬的枯树。

所以归根到底,解铃还须系铃人,问题的症结都在彼此心里。

挽救感情不能只靠一个节目,他们若想继续走下去,必须放弃消极逃避的态度,真正敞开心扉,看清楚彼此最需要的是什么,然后做出两个人都不会后悔的决定。

也许有人会觉得米粒妈这样的观点是在“和稀泥”,但我认为,婚姻在任何阶段,都应该是人生的增量。

在这样一场双方都尽力而为的婚姻里,比起用尖锐审判的目光算计谁错的多,谁付出的多,我更希望看到,双方都找到了自己的最优解。
“赞”+“在看”,希望做出选择的我们都能够幸福,且不必勉强。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