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冷湖镇这个地方,常住人口不到300人,一旦在无人区迷路,游客如果想徒步找到人来救援,非常渺茫。而且,很多人不知道,这个片区是有独狼和群狼出没的。
不久前,从广东自驾到青海的一家8口就被困在这个无人区。近些年形成的一个舆论惯性是,游客一旦进入无人区,就会受到苛责,被救援后就被骂“浪费社会资源”。但在无人区失联,也该分是误入还是擅闯,而背后众多复杂的原因也常常被忽视。
作者 | 花瓢白
编辑 | 萧奉
题图 | 图虫创意
封面 |《七十七天》
在许多社交平台上,青海省茫崖市的冷湖镇总是与“无人区”的标签贴在一起。
它坐拥俄博梁这个“地球上最像火星的地方”,黄褐色的戈壁苍茫一片;也有黑独山这个“地球上最像月球的地方”,山峦间流淌着黑色砂石,酷似月球表面。这些城市里难得一见的秘境,常年吸引着梦想穿上宇航员衣服、在“太空”漫步的游客。
但近些日子,接连几趟紧急救援都与那片荒漠有关,不断有焦急的外地人打电话到当地求救,称自己的亲友到那旅行后失联了。
近年来大火的冷湖火星营地。(图/图虫创意)
从广东开往青海的一家8口就因此登上了热搜。8月6日15时58分,青海省海西州警方接到广东一女子报警称,其母亲等一行8人在去火星营地途中被困无人区,大致位于315国道冷湖方向。车里有4名老人、2名儿童,自驾的商务车陷进沙里,且已经断水断粮。
接到家属报警后,茫崖、大柴旦两地警方立马投入50余人及无人机、装载机等展开搜救。
自从汽车普及以来,无人区就不再是一个禁忌,我们也常常会看到各种类似的新闻,不久前在罗布泊自驾遇难的4人就引起了极大的舆论。很多人会把车子当作“移动金刚罩”,在车壳上贴上“此生必驾×××”就信马由缰。
(图/新京报我们视频)
但这一家8口,开着普通的商务车,补给不充足,没有卫星电话,还有老有少——看起来万事不俱备,也没有自救能力,为何会进入无人区?
新周刊记者采访了当地的民警和常年在这条“甘青大环线”上跑的旅游领队,聊了聊这家人背后的故事,以及他们认知里的无人区和“冒险者”。
在水喝光之前
当救援队花了5个小时终于找到失踪的商务车,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时,所有人心里都咯噔了一下。一名民警冲上去拉了拉车门,喊道:“人不在吗?好像人不在!”
马警官是救援队的其中一员,在冷湖镇派出所工作多年。他深知大家为何如此担心,因为这一片无人区是有狼的,所以人一旦弃车,有可能碰到独狼或群狼。“独狼在饿极了的情况下,也是有攻击人类的可能性的。如果是碰到群狼,就非常危险了。”
冷湖镇的昼夜温差也很大,有时候可以相差20摄氏度,一年四季都在刮风,飞沙走石是常见的景象。而且,这片荒漠上有些是盐碱地,脚踩上去是没有任何脚印留下的,一旦迷失方向,甚至找不到回来的路。
民警冲向被困车辆,但车内没有人。(图/受访者提供)
民警救援队只能沿着软沙区域的一些新足迹继续寻找,同时启用无人机搜寻。一直到晚上9点39分,操控无人机的马警官终于在5公里外发现了这家人,马上用无人机的灯向他们连续闪烁,这家人也立马用手机的手电筒作出回应。
由于地貌复杂,警车无法前往,民警在一片漆黑中徒步了一个小时才赶到现场,发现这家人身边只剩下一瓶矿泉水,并且只有6个人——为了寻找救援,其中两人与大部队分开了,自行去寻找315国道,不知所终。
救援队很着急,只能先把这6个人送到安全的地方,然后继续深入无人区寻找,最终在半夜12点半左右找到了剩余的两人——彼时他们已经走了几十公里,水也喝光了,正筋疲力尽地在原地休息。
一直到半夜,民警才找齐了失联的8个人。(图/受访者提供)
整个救援过程历经了近18个小时。他们是幸运的,在最后一瓶水喝光之前,等来了救援。但如何把车拖出来也是个大难题,有些路段的软沙有1米多厚,车辆完全没有办法通行。大伙也不可能原路返回,因为中途的几个坡也是软沙,往下开可以,但不可能再冲上去。
最后,大部队只能沿着火车道口向外进行,用警车在前面探路,一点点往外走,中途不断陷车—拖车—陷车,一直忙到次日早上才算结束。
民警把车拖出沙漠。(图/受访者提供)
后来民警得知,这是一对中年夫妻带着父母、两个孩子和叔叔、婶婶从广东一路自驾过来,几乎是穿越了大半个中国。
在陷车之前,他们都以为这是一次轻松简单的旅行,那天的目的地本来是冷湖镇的火星营地。冷湖镇原本就是个无人区,在20世纪50年代因开采石油兴盛一时,后又因油田资源枯竭逐渐没落,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废墟小城”。
荒废后的石油小镇遗址。(图/图虫创意)
而这个火星营地正因为坐落在荒凉嶙峋的俄博梁雅丹地貌群,而成为了国内首个火星研学旅行实践教育营地,吸引了不少“太空迷”,前两年还有外地的学校专门带学生过来,发射他们自主研发的“小火箭”。
这一家人选择在暑假出游,想必也是为了圆孩子小小的太空梦。
按照路线计划,他们本该把车开上“火星一号公路”。这条公路也被称为一座“雅丹博物馆”,入口处的一个牌子显示,这里汇集了最奇幻的雅丹景象,“像人、像神佛、像走兽、像飞禽、像远古城堡、像外星来客”,正好连接到孩子期望已久的外太空之旅。
荒漠之中,还有一个小小的“外星人”坐在门牌上。(图/图虫创意)
但是,这家人在逛完石油小镇遗址后,看到一块“茶冷口”的路牌便一直往前开,以为仍在正常的景区范围内,并会通向那片“火星”。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误入了废弃的茶冷公路,也没有观察导航,直到车辆被软沙彻底困住。
发现再也无法前进后,这家人茫然地下车,才发现大家的手机都处于没有信号的状态。为了向亲友求救,其中两人徒步了几十公里,遇到一个铁道口才找到了微弱的信号,但只成功发出了最短的一条信息:“茶冷,报警”。
在很多人的认知里,手机在没有信号时显示可以“紧急呼叫”,但这其实是有条件的,如果附近没有任何运营商基站,一样无法接通。
那一条简短的信息能侥幸发送成功,可以说是被“命运之神”眷顾的一刻。
被困无人区,全怪游客?
让救援队没想到的是,在这一家8口被救援后的第7天,另外4名河南籍的游客又在同样的地方被困了。
这家人也同样带着两位老人,同样在石油小镇遗址游玩完后,在岔口处拐进了废弃的茶冷公路。他们先是在沙子有1米多深的地方陷了一次车,经过长时间的自救后,车子被捣鼓出来了,但在路过一家8口被困的位置时再度陷车,之后彻底束手无策。
他们在车上待到凌晨2点,决定弃车寻找救援,但按照他们当时走的那个方向,至少得徒步七八十公里后才能找到公路。而且,冷湖镇的常住人口不到300人,能不能碰到人都很悬。
失联4人被困的路线图。(图/受访者提供)
所幸的是,其中一位老人的战友机警且敏感,他在此前看到过老人在冷湖的旅游视频,忽然意识到已经超过45小时联系不上战友了,碰巧又看到前一家8口的救援新闻,当机立断报了警。
马警官后来分析,这两拨游客之所以都会开错路,是因为在天气好的情况下,这条路同样可以看到远处的雅丹地貌风景,会让游客误以为自己走在通往景区的道路上。
再者,废弃了近20年的茶冷公路没有标明“已废弃”,只有一个标示距离的方向牌。这一条全长135公里的盐碱土路,连接着茶冷口和冷湖镇,部分路段已经被风沙掩埋,因此车辆开进去后,很容易就会失去动力和方向感。
一旦在荒漠迷路,想原路返回都难。(图/图虫创意)
小孙是在户外跑了10年的旅游领队,经常跑“甘青大环线”。他对此前一家8口被困的新闻见怪不怪:“别说是游客了,到了晚上,我们经验再丰富的领队也会迷失方向,里面的雅丹地貌在东、南、西、北四个角看起来是一模一样的,活像个迷宫。”
这么多年以来,他已经养成一个习惯:只要太阳一落下去,就把所有车围在一起,安心扎营,等待天亮,“否则即便把油全部烧完了,也找不到出路”。
导航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信。虽说这两家人的一大过错是没有看地图,但据一些回来的游客回忆,当地的导航也并不十分准确,“火星一号公路”上也没有信号。有些地图长时间没被更新,周边一些野外荒地的命名还是很早以前的,有可能会误导人生路不熟的司机。
因此,在无人区失联,有时候不能全怪游客。只是如今形成的一个舆论惯性是,游客一旦进入无人区,网上就一片叫骂,被救援后就被骂“浪费社会资源”,忽视了背后众多复杂的原因。
“火星一号公路”全长95公里,但没有信号。(图/图虫创意)
而且,一直以来,“甘青大环线”都被认为是一条足够成熟、商业化完备的旅游路线,很多游客也没想到会误入无人区或“陷车”——马警官称,派出所几乎每天都会接到“车辆被软沙困住”的救援电话,因为很多游客会下车拍照,把车开出路基,民警就只能带上拖车绳、铁锹和千斤顶去挖车。
领队小孙同样证实了这一点。他一年四季在315国道上跑,每年在途中遇到需要帮助的车辆不下200台。城市里的红绿灯和拥堵常让人感觉压抑,所以游客看到广袤的沙漠,一脚油门就冲。很多盐碱地看着非常平整,可车子一进去,稀泥直接就把四个轮子吸住了。
“但如果说要抽出警力在那个地方来回巡逻,也不现实,无人区太大了。”小孙说。
轻率的“冒险者”,残酷的大自然
陷车可能还是小事,最担心的还是误入无信号的地方,最近两次被困无人区的游客,都是依靠别人报警才最终获救。
因此马警官建议,游客在出发旅行之前,可以把目的地信息告诉家里人或朋友,并告知如果超过多少个小时都联系不上,就立刻向当地报警——这是在进入或经过无人区时最保险的办法。
诚然,最让民警头疼的还是那些明知故犯的“冒险者”。在很多无人区,尽管政府已经明令禁止穿越,道路两旁也有警示牌,但还是经常有人以身犯险。
一些专攻旁门左道的旅行自媒体也助长了此类事件的发生,把很多危险的地方包装成“被世界遗忘的秘境”,甚至会分享“攻略”,比如如何穿过铁丝网、绕过检查站,字里行间都是对大自然的无知与冒犯,导致毫无户外经验的游客轻率前往。
很多“探险攻略”都刻意忽视了背后的生命代价。(图/图虫创意)
离冷湖镇不远的可可西里,就是越野爱好者最爱擅闯的一个地方,不时会有遇难者的新闻从中传来。它被称为“中国四大无人区”之一,与新疆的罗布泊、阿尔金山以及西藏的羌塘齐名。因为地处高原,可可西里的救援通常很艰难,一天之内可能会遇到四季的大雨、冰雹和沙尘暴,在温度急剧下降时,人容易失温。
做领队的时间长了,小孙也知道有些人私底下专门做“探险无人区”的生意。但他从来不敢带游客去穿越这种地方,不想冒着生命危险去挣这个钱。
“在可可西里无人区,野牦牛都能直接把你的车顶翻。有些人没有经验,在牦牛尾巴炸起来的时候还去惹它,导致牦牛追着人跑。而且现在可可西里路边的狼都泛滥了,109国道上就能见到很多,狼都可以挡路了。”
很多野生动物都有攻击性。(图/图虫创意)
很多游客之所以会轻率上路,也是因为轻视了大自然的残酷。作为一个经常游走在野外的领队,小孙每次出门都会带上一大车的必备品,比如氧气瓶、指南针、抗高反的药、急救包,还有十天到半个月的食物。如果到高海拔地区,他还会带上制氧机。
最重要的是,只要旅途上会经过这种无人区,小孙都会在车里备两部卫星电话。“这是进入无人区唯一跟外界联系的工具,即便有一部颠坏了,也还有一部是好的。”
在他看来,7月底在罗布泊罹难的4个年轻人,其中一个重大的差错就是没有检查卫星电话:一部落在了别的车队,另一部居然是坏的。
小孙聘请的基本也是有10年经验的老司机,需要那种“闭着眼睛都能背熟路线的”,从来不敢用新手。开的每台车也必须是四驱的,而且要带上绞盘,方便在沼泽、沙漠、海滩、泥泞山路等恶劣环境中进行自救和施救。
不是所有司机都会处理复杂的路况。(图/图虫创意)
之所以如此谨慎,是因为他自身也在无人区经历过濒死时刻。那是在很久以前,小孙和队友们陷入了沼泽地,8台车全军覆没。他们有卫星电话,但竟然坏了,只能干熬着。
到了晚上,七八只狼在附近虎视眈眈,他们只能把全部车围在一起,每天晚上就窝在车里睡觉,连上厕所都是在车里用饮料瓶子解决。

他们在里面被困了七天七夜,唯一庆幸的是预备了足足一个月的食物。最后幸亏是碰到了好心人,用牵引车把他们的车一台台拽出来才算得救了。
旅行可以,别把命玩儿丢了。(图/图虫创意)
从那以后,虽然小孙理解一些旅客想走一些不一样的路线、避开人群,但他再也不敢冒险去跑陌生的区域了。如果不了解当地自然地貌,也没有足够的户外旅行经验和应变能力,还是放弃独自上路和冒险的幻想吧。
“大自然是用来敬畏的,不是用来挑战的,对不对?”
校对:黄思韵,运营:鹿子芮,排版:付赢
8名游客被困无人区,茫崖公安、大柴旦公安历时18个小时徒步救援,海西州公安局, 2023-08-07
被困在「地球上最像火星的地方」28小时,极昼工作室,2023-08-18
读完点个【在看】👇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