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 | 小温
《七时吉祥》刚看到第五分钟:
-这初空仙君到底是何方神圣?
-上古战神,三万年前亲手斩杀魔头,护佑了六界安宁,从不露面神秘得很。
暂停,谁来统计下这是仙侠剧里第几个杀了大boss的男战神?
隔壁《长相思》是没“战神”,但有“西炎王嫡长孙”玱玹,“涂山氏嫡出二公子、九尾神狐后裔、未来族长”涂山璟,以及“海底九头妖王”相柳。三位属于是在人、神、妖届有名有姓,都有光明的未来。
现在是仙侠古偶天上地下,男主角人均天龙人的时代,随便拎一部出来,笑死,根本找不到“普男”。
1. 
先说,这里的“普男”仅仅是指没有特殊身份、没有厉害title的,毕竟长得报看、做人普通且自信之类的缺点,在完美无瑕的电视剧男主身上通通不成立。
开头提到《七时吉祥》,丁禹兮饰演的初空是天界仙君、战神,女主祥云(杨超越 饰)倒是个在姻缘阁打工的小仙女。这个设定乍一看不就是长珩和小兰花吗,怪不得开播前自称《苍兰诀》2.0。
故事始于祥云阴差阳错把自己和初空绑上了红线,开启七世历劫。都历劫了,每次下凡拥有不同身份就很合理。
第一世最猎奇,额,虎精和野猪精,初空是野猪,被祥云创得飞起的那种。
第二世就很标准偶像剧。禁军统领之女宋祥云和护国将军之子陆长空,叠加娃娃亲、青梅竹马、姐弟恋元素。
用脚想也能想到,要凸显将军之子的优秀,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他比他爸更能打仗——少将陆长空“以一千精锐,击退敌方两万大军”,上到皇帝下到百姓全都变身夸夸团成员。
这一世打的是大家热衷BE这个点,陆长空回朝,虐恋的齿轮开始转动,最后一个倒在血泊里,一个一夜白头。
当初那几张氛围感很强的大婚路透就是出自这个片段,嗯但怎么讲,正片效果有点难评。
后面几世也都是老套路,师徒恋,圣凌教教主×被灭门的善良小徒弟;足智多谋将军×俏皮公主;拥有至高无上血统的麒麟族二皇子×一统六界的女帝等等。
省流:女主人设偶尔强一下,男主一路贯彻尊贵高大上。
十生十世的《琉璃》更是囊括了仙侠古偶常见的男主设定,像是天下第一的琴师、权倾朝野的王爷,将军、神医、世子、皇子、杀手、师兄……然后这九世都以BE收场。
最后和璇玑HE的禹司凤,真身是最不得了的天帝之子金赤神鸟羲玄。
啊,突然觉得N生N世万恶之源,《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夜华的“天族太子”被比下去了。
2. 
越到最近的剧里,男主名字前边的定语确实越长越响。

早年间,《花千骨解锁了女性视角仙侠剧,贡献的少女与神仙恋爱的模板热度持续至今。
白子画“长留上仙”的身份,直接奠定了往后仙侠剧里没有无名小仙,只有无数的仙君、仙尊。还有他一袭白衣、孤冷出尘的人设,全部被后面的神仙师傅们继承了去。
光是今年的两部师徒恋仙侠剧《重紫》《玉骨遥》,活泼徒弟恋上高冷师傅,我愿称之为每代人有每代人的《花千骨》。
俩男主title吓死个人。洛音凡,仙盟首座、南华护教、重华尊者,得无极金仙之位,横扫六界;
时影,空桑前世子、九嶷山少司命,云荒术法最高者
比起白子画单薄的“上仙”可以说是一整个升级换代,太牛了,莫名有种“璃莹殇·樱雪羽晗灵·曦梦月·玥蓝·岚樱·紫蝶·颜鸢·希洛·玖兮·凝羽冰(此处省略100字)公主”的尴尬,谁懂。
仙的话好歹沾点儿地气,神的来头在next level。
随便挑几个看看是啥:世间唯一的千年灵龙(《护心》),天界太子、真身凤凰的火神(《香蜜沉沉烬如霜》),上古四位真神之一(《千古玦尘》),天地间最后一个上古神(《与凤行》)!!
实际上搁剧里,仙、神的区分没有特别明显,因为每一部剧,真正的内核在于这群貌美、孤傲、尊贵的男人,眼里只会看到女主一个人,爱到死去活来,最后注定得在天下和爱人之间做出抉择(仙侠剧模板有)。有时候都觉得把不同男主对调一下,大概也能顺畅演下去。
就算男主角不是所谓的仙门正派是邪修,也必须是金字塔顶端的“恶人”,参考《苍兰诀》月族月尊东方青苍、《长月烬明》魔神澹台烬。
以及魔王的出厂设置通常没有情丝,这给感情线造成的难度戏剧冲突,比单纯攻略一个高岭之花神仙强点。
Anyway,反正是神是鬼,是最牛X的那个就完事儿了。
再落地到古偶里,男主照样个个是人中龙凤。
要么是富家公子顾九思,有钱有闲,人家还有脑子去考取功名。说穿了就算他不当官,拜托他可是江南首富家的独子诶。
(《长风渡》
要么是皇帝义子、少年将军凌不疑,面上打打杀杀的硬汉一枚,私下偏执地喜欢程少商的疯批一个。
(《星汉灿烂》)
要么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活在自我拉扯中的太子韩烁。
(《安乐传》)
就连《卿卿日常》这样式儿的种田剧,主角也是一堆皇子、世家小姐。
包括颇有正剧范儿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和明兰纠缠的俩人,一个侯府二公子顾廷烨,一个小公爷齐衡。
可以理解为啥古偶也偏爱这类人设,毕竟它本质上就是偶像剧,类比现偶“最受欢迎的永远是霸总文学”这个定律你就懂了。
不信的话来做道题,宋焰和孟宴臣选谁?
3. 
想了半天,这年头好像只有在男性向的剧里还能看到“普男”。
《将夜》的开始,就是小军卒宁缺,为了给自家沉冤昭雪去往都城,一步步考学、修炼,直到担负起拯救世间的重任;《说英雄谁是英雄》,是天衣居士之徒王小石下山游历,初入江湖。
最早的《仙剑奇侠传》,以渔村店小二李逍遥的视角展开,讲爱恨情仇,更重少年意气。
起点式爽文、爽剧,归根结底讲求从小人物一路打怪升级成大角色的代入感,所以男主出身必须要普。
同理,女性向的仙侠、古偶也讲求代入感,不过代入的是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模板,决定了男主不能普,得玛丽苏。
虽说这两年大女主剧盛行,给女主叠了不少buff,但并不影响剧中男主角的强势。
(《宁安如梦》,女主前世是皇后,重生后与帝师谢危、小侯爷燕临、刑部侍郎张遮产生纠葛)
从讲故事的角度看,“尊贵”的男主人设确实更符合成人童话的标准。如果每个壳子类似的男主,内里都有自己的弧光那无可厚非,实际情况是仙侠、古偶日渐变流水线生产,主角脸谱化。
而当下市场对女性观众的判断,仍然停留在很表层的爱看“男强”这个点。
《七时吉祥》原著小说《一时冲动,七世不祥》里,初空只是卯日星君府上的十二星君之一,简单来讲也是个打工人,本来小仙男小仙女凑一对欢喜冤家的设定挺新颖,可惜男主在剧里升咖成用烂了的上古战神,顿时无趣。
反观今年到目前为止最高分的古偶《古相思曲》,“妖后”女主和历史书作家男主(穿越到古代是没身份的普通男人,好难得),共同奔赴一场逆向的、注定要擦肩而过的恋爱。
某种程度上它在人物、故事的处理上都打破了套路,小成本制作催生的是,在很多同类型剧缺失的审美和立意。
该说不说,审美有主流,但绝对没有既定模板。各位战神、上仙、公子、侯爷无罪,把他们塑造成千篇一律的扁平纸片子的人才该被叉出去。
一边偷懒一边要观众买单,可没这种既要又要的好事。别大家不发火就把人当傻子糊弄啊喂!!
是欠了化妆师和摄影师钱吗???戳图片查看答案。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