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系中国国家历史原创文章,转载请后台留言,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全文共10031字 | 阅读需16分钟
河西走廊位于甘肃省西北,西接西域,东连中原,在中古时期,是中国与西方交往的唯一通道。此处位于黄河以西,两山夹峙,北面从东到西分布有龙首山和合黎山,南面为绵延数千千米的祁连山,两山之间形成一条长长的走廊,因此被称为河西走廊。河西走廊宽处不过一百千米,窄处才数百米,可谓咽喉之道。今天我们讲起河西走廊,可能只认为是西北的一条普通的道路,已经感受不到它的分量。可是在两千多年前的西汉时期,河西走廊可是一条牵动朝廷上下神经的西北边陲的重要通道。为了这条路,汉、匈奴之间发生了多次著名的重大战役,卫青、霍去病等就是因为它而声名鹊起,成为一代名将。
我曾经两次踏上河西走廊,两次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出发,第一次是从南到北考察,第二次是从北到南参观。虽然两次各有不同的感受,但我还是比较喜欢从兰州出发,逐渐北上。它能使人体味到一种从繁荣走入荒漠,从奢华走入平淡,从嘈杂走入安静,从狭窄走入广袤,从近处走入远方的感觉。
兰州黄河大铁桥
记得我第一次踏上河西走廊是在2001年7月。7月是兰州最好的季节。兰州处于两山之间,黄河之畔,兰州的铁桥、水车、白塔寺、五泉山等都是当地的名胜,参观这些名胜都能感受到一种西北特有的粗犷。我发现兰州的风光更宜远观,因此第二次到兰州,我就和兰州的朋友在五泉山高处的茶室饮茶观景,兰州全城风光尽收眼底,这座边陲重镇显得十分繁荣。这次我是到兰州参加一个历史会议的,开完会回来后,我们一帮学历史的朋友就迫不及待地一起驱车前往河西走廊。对于学习历史的人来说,河西走廊有太多吸引我们的东西:河西走廊是一条走向西汉历史的必经之路,中外交往的历史由此开辟了新的篇章。
我几乎是怀着朝圣的心情走上这条丝绸古道的。这次我们的导游是一位瘦瘦的北方少女,工作极负责任,讲解得特别好。要知道为一批学习历史的人做导游是件极为不容易的工作,她必须具备丰富的历史知识,而不是一般导游的信口开河。她却做到了,河西走廊的历史被她一路娓娓道来,生动而不失真,使我们这些历史学者也受到很大的启发,深感不虚此行。我后来才知道,这位年轻的女导游曾经给许多到河西走廊考察的国家领导人作过讲解,功力自然不一般。真是行行出状元。在我的旅游生涯中,她是我遇到的印象最好的导游,以至于后来的导游常常使我失望。

河西走廊烽火台
随着车辆的前行, 我在她的讲解中,一步步地走进汉朝发生在河西走廊一带风云变幻的历史,遥远而熟悉的历史残片不断在眼前闪过。我们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河西的门户乌鞘岭。慢慢的一些残破的长城、烽火台开始在车窗外闪过,历史就是这样忽远忽近,使我们似乎能够触摸,河西走廊就是这样一处学历史的人不能不来的地方。

河西走廊之行,沿途一直伴随我们的是巍巍祁连山。祁连山在匈奴语中是天山的意思。它终年积雪。河西走廊降雨极少,正是祁连山的融化雪水使荒漠的河西走廊呈现出一片绿色,滋养了当地的人们,使这里成为西北地区少有的富饶之地,成为匈奴的重要牧场。河西走廊是西北的重要通道,匈奴的占据,隔断了汉王朝与西域诸邦的联系,为此汉朝与匈奴争战多年,最后强盛的西汉夺取了河西走廊。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在此设立了武威、张掖、酒泉和敦煌河西四郡,中华灿烂文明从此在这里发扬光大。
在河西走廊,我们来到的第一个城市是武威。它是距今2100百年前汉武帝派霍去病收复河西走廊后设立的安西四镇的第一镇,武威的取名也昭示了扬汉军之威之意。武威又名凉州,虽地处边陲,但也不是等闲之地,东晋十六国时期(317-420年),前凉、后凉、南凉、北凉四个小国都在此建都。在我的记忆里,凉州是很远很荒凉的地方。我最早知道凉州这个地名是在《三国演义》中,马超的父亲马腾就任凉州刺史。我当时对凉州的具体地理位置还没有概念。今天我梦一般地踏上了这古凉之地。
其实古凉之地并不荒凉,古凉州在历史上一直还是比较繁华的。当地有句俗语叫:金张掖、银武威,可见武威虽不及张掖繁荣,但也是当地的富庶之地。尤其是它悠久的历史,深厚的文化底蕴,是许多城市所不及的。它曾经吸引了古代许多诗人来此访古舒怀,不少咏叹凉州的诗篇都成为千古名句。我记得唐朝诗人岑参的诗中有两句赞叹凉州繁华的诗句:“凉州七里十万家,胡人半解弹琵琶。”
我们由于时间关系没有在武威城中细细转转,也无法切身体味武威的古风,但我们还有幸参观了当地的一处最著名的名胜——雷台汉墓。我国著名的国宝级文物马踏飞燕铜雕就在这里出土的,后来成为中国旅游标志。

威武雷台
雷台,是一处祭祀雷公的道观,由于此道观建在一个高台上,所以被称为雷台。第一次到雷台,我就寻思这处道观为何建在高台上?通过查资料,才知道此高台果然还有些来历。汉魏时期,我国北方的一些政权统治者,热衷于建筑高台。高台由土堆积而成,台上建一些亭台楼阁,供统治者玩乐。我国最著名的高台是由曹操建的铜雀台、金凤台等,杜牧的《赤壁》诗中提到了铜雀台:“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雷台高台原来也是前凉(301-375年)国王张茂所筑的灵钧台的遗址。此台虽经历两千多年的风雨,依然高大巍峨。我在台前盘桓良久,但见高台平地而起,想当初高台之上,宫阙重重,笙歌夜夜,短暂繁荣,随风而逝。张茂动用大量民力,没有想到最后长驻高台之上的不是自己的后代,而是雷公――一个传说中掌管打雷的神祇。我两次来参观雷台,第一次雷神庙还显得比较破旧,但很有历史的沧桑感,第二次踏上雷台高高的台阶,雷公庙已修葺一新。雷公庙有大门、雷祖殿、三星斗母殿等建筑,但我更倾情于道观周围几棵参天古树,它们依然在昭示着这里古老的历史。
其实使雷台真正闻名天下的是雷台下面的汉墓。雷台汉墓发现于1969年,汉墓坐落在台下东南角,是一座东汉晚期的大型砖室墓,汉墓由墓道、墓门、通道,前、中、后室等部分组成,通道长达40多米。墓内共出土几百件文物,特别是99件铸造精美的铜车马仪仗俑的出土震惊考古界。其中最为珍贵的是被我国著名学者郭沫若定名为“马踏飞燕”的铜雕,最是举世无双的文物精品。我也曾两度进入这座古墓,对于这处建于高台下的汉墓,每次我都在想一个问题:是先建高台?还是先建汉墓?因为从历史来说,自然是高台建造在先,可是从这座穹隆顶的砖墓结构来看似乎应该是建好墓后再堆土,权存一疑。
离开武威西上,就到了山丹县。山丹是我国著名的军马场,这里的马营滩南靠祁连山,北接焉支山。祁连山的雪山浇灌出马营滩一片富饶的草原。这里也曾留下了汉家雄师的金戈铁马。公元前121年,西汉骠骑将军霍去病率领大军在这里同匈奴激战,大败匈奴,收复了这一片丰美草原。匈奴失去这里后,哀伤地唱道:“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据说这里培育出来的马匹彪悍健硕,为军中良马。在古代,马对战争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而早在秦汉时期,这一带的马就十分闻名,汉武帝夺取山丹,意味着军马的供应多了一个保障。从此,山丹马场一直为中原的军队提供优质战马,直到2001年,由于现代战争使骑兵使命终结,山丹军马场完成了它军马饲养的历史使命。但山丹绿草如茵的草原自然风光仍然是游客向往的好地方。
山丹西行60多千米,就到了“金张掖”。张掖地处河西走廊中部,古称甘州,甘肃的甘字就取自这里。据史料记载,汉武帝在此建郡,就是取“断匈奴之臂,张中国之掖”之意。作为一座历史文化名城,金张掖处处显示它的盎然古风。在张掖的市中心,矗立着一座方形钟楼。它周围有四座门,我特别喜欢读它们的门头题额,寥寥数字,就能勾勒出城市的古老历史和地理环境,文笔优美,言简意赅。张掖中心门楼的东西南北分别写的是:金城春色、玉关晓月、祁连晴雪、居延古牧。读着这几个门头题额,我脑海中出现的是四幅充满西疆古意的写意画。而张掖钟楼,则成为张掖古城的标志和历史的印记。
张掖大佛寺
在张掖,显示其灿烂文化的还有著名的大佛寺。我也是两次参观张掖大佛寺,此寺也是我至今参观过的寺庙中感觉最好的之一。由于工作关系,我有机会参观许多的寺庙,印象比较深刻的有河北正定的隆兴寺、山西五台山的南禅寺、佛光寺,山西平遥的双林寺、天津蓟县的独乐寺、张掖大佛寺等。它们的共同特点是历史悠久,原样保存,历史艺术价值高。经过历史的风雨,张掖能够把大佛寺保存下来,乃张掖之幸,中国之福。
张掖大佛寺始建于西夏永安元年(1098年),西夏是与北宋同时存在的我国西北地区由党项人建立的少数民族政权,由党项族元昊建立,国名为大白高国,历史上称其为西夏,地域约包括今天宁夏全部、甘肃大部、陕西北部、青海东部和内蒙古部分地区,面积约83万平方公里,首都在兴庆,即今天的银川,历十帝。西夏创造了自己独特的文明,后为蒙古所灭。由于蒙古首领成吉思汗死于攻打西夏的战争期间,因此招致蒙古人的忌恨。当蒙古兵击败西夏后,对西夏的文明进行了无情的破坏,导致今天西夏留存的东西不多,就是在西夏当年的政权中心银川,西夏的文物也留存极少。而张掖大佛寺作为我国唯一仅存西夏佛教寺庙更加弥足珍贵。
张掖大佛寺距今已有900多年的历史,主殿内卧着一尊35米长的泥塑大卧佛。卧佛是展现释迦牟尼佛涅槃时的雕像,全国有许多卧佛寺,但张掖大佛寺的卧佛是全国最大的。整座大佛雕工细腻,表情安详柔和,正如对联所曰:“视之若醒,呼之则寐”。
张掖大佛寺还藏有许多手抄和木版印佛经真品,并珍藏有明英宗颁赐的六千多卷佛经,它是目前中国国内保存最完整的佛经。其中最为珍贵的是用金银粉书写而成的经文,为该寺镇寺之宝。
其实张掖还有闻名的马蹄寺、万寿寺等众多历史文物遗迹,由于时间匆忙,我只能留待以后再来考察。
晚上,我走在张掖的街上,非常繁荣,几乎感受不到你是身在塞外。我猛然想到了哪位诗人写的两句话:“不望祁连山顶雪,错将张掖认江南”。
张掖往西,就进入酒泉。酒泉亦为汉代所设“安西四镇”之一,以“城下有泉”,“其水若酒”而得名,在唐代始称肃州。我们没有在酒泉逗留,而是直奔嘉峪关。

嘉峪关
嘉峪关,明长城西部的终点,我在图片中无数次看到的这处雄伟关城,今天终于向它走来。我曾两次登临嘉峪关,印象比较好的是第二次。因为第二次到达嘉峪关的时候已临近黄昏,城楼上空无一人,在夕阳的映衬下,嘉峪关显得是那样的苍莽古朴。站在高高的城楼上,极目远眺,一边的是巍巍的祁连山,一边是莽莽的戈壁滩,嘉峪关就是在这片荒凉的西疆之地,孤寂地屹立了上千年。站在这边地雄关上,我眼前不断地浮现出边塞诗人给我们描述的一种意境:“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卷出辕门。”
嘉峪关始建于明洪武五年(1372年),明大将军冯胜荡平河西后,为加强军事防御,在此修筑关城,因关城建于祁连山下文殊山和黑山之间的嘉峪源上,故名嘉峪关。嘉峪关城经过200多年扩建,才形成今天关城的层楼叠嶂。
沿着嘉峪关四周走一圈,你不能不被它的雄伟的建筑,巧妙的构思所折服。诺大的关城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由高大的城楼和城墙组成的外城防御体系,外城的城门即嘉峪关正门,人们必须通过城门才能关内。城门上建有三层三檐高达十七米的城楼,上有“天下第一雄关”的匾额。第二部分是紧挨着外城建造的一个内城,内城呈方形,四周建有高大的城墙,东西各设“光化门”和“柔远门”,城门筑有瓮城,形成一个独立城堡。即使敌人突破外城,内城大门一关,敌人也无法进入内城,可说是进可攻,退可守。内城里面可以常年驻军,并建有游击将军府衙。游击将军在明代是个正五品的武官,主要负责关城一带的军事防御,嘉峪关常年设游击将军一名,步骑兵千余人。
嘉峪关的两个部分既独立,又互相依存,形成一个不可分割整体。我站在夕阳下的嘉峪关城墙上,看到嘉峪关的三座高大的城楼依次排列,显得那样的寂寥和辉煌。那种感觉仿佛是我一直想要寻找的,使我迟迟不愿离去……
我走下嘉峪关关城的时候,天已经渐渐地暗下来,在黄昏中,我依稀看到关城旁的关帝庙和戏台。今天,关帝庙前和戏台下,只有我们几位游客。遥想几百年前,为了边疆的安宁,多少将士驻守这里,关帝庙为他们带来信仰与勇气,戏台则给他们枯燥的军旅生涯带来一些乐趣。几百年前,在交通十分落后的情况下,家乡对于戍边的将士来说是多么遥远,很多将士也许就永远地埋在这广袤的戈壁滩,像他们生前一样陪伴着这座边城重关。人们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姓名,也不知道他们的事迹,但屹立着的嘉峪关就是他们的丰碑,嘉峪关前呼啸的戈壁滩也日日夜夜不停地在诉说着他们那些平凡又不平凡的故事。
在第二次到嘉峪关参观的时候,我看到嘉峪关城墙下有一棵树冠如伞的大树, 不禁想起在河西走廊的途中断断续续看到一些苍劲的杨树、柳树。在苍茫的西北边地突兀出现如此壮观的古树,确实让人惊奇。我问了导游才知道这就是闻名的“左公柳”。左宗棠乃晚清最有作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之一,我对他收复伊犁敬佩不已,而他在当年西征时沿途广植树木,更显示了一个政治家的远见卓识。“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这是左宗棠的情怀,“左公柳”也给他树立了丰碑。
嘉峪关以西,在西汉时期也是中央王朝管辖的重要地区。但自汉朝以后,河西走廊一带纷争不断,狼烟四起。1524年,明王朝放弃了对这里的管理,退守嘉峪关。从而使嘉峪关以西地区多了一份荒芜的感觉。直到今天,当我们行进在这里时候,这种荒芜的感觉依然伴随着。只有到了敦煌,这种荒凉的感觉才消失。有时你会惊叹大自然的造化:刚才还是茫茫戈壁滩,转眼间就变成了繁荣的小都会。敦煌实在是戈壁奇迹。

嘉峪关
敦煌是汉代所设的河西四镇中最西面的一座,地处河西走廊西端,为丝绸之路上的咽喉之地,也是河西走廊最闻名的城市。敦者,大也,煌者,盛也。其实,敦煌城市不大,但确实十分繁盛与整洁。傍晚,我走在敦煌的街道上,闻名的古董街及夜市,十分热闹,唯一的缺憾是作为一座千年古城,今天的敦煌在这些年的建设中已经失却了西部古城应有的特质。我在没有来敦煌的时候,看过一本名为《寻找失落的王朝》的书,书中有一些对50年代敦煌城的描述,还附有敦煌当时的照片:呈现的是一座西北的古城风貌。从此我一直想来敦煌,寻找这种感觉。但是,当我满怀希望第一次来到敦煌的时候,我极度失望,今天的敦煌已经变成一座普通的城市。以后,我走的地方多了,才知道这种现象已经蔓延到全国大部分的古城,这是中国的悲哀。
只有敦煌莫高窟,才使我每一次都不失望。敦煌莫高窟的魅力使我先后三次来到敦煌。敦煌莫高窟是一个百看不厌的艺术宝库。它有太多的东西让人去欣赏、品味。许多东西不是一下子就能够理解的,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虽说是学习历史的,也有一定的艺术修养,对敦煌莫高窟,虽然来了三次,对敦煌莫高窟的欣赏还停留在表面的层面上,对它的很多内涵的东西理解还远不够。敦煌莫高窟就像一本富有哲理的书,要读很多遍,并随着阅历的增加,才能够慢慢读懂。

敦煌莫高窟
我第一次到敦煌莫高窟,几乎是怀着一种虔诚朝拜的心情,因为之前已经看过太多关于莫高窟的资料,而真正的实地观赏怎能不让人心动。
莫高窟的周围很是荒凉,都是沙漠与戈壁。走近莫高窟,却有一片郁郁葱葱的胡杨林和一条横跨在莫高窟前的河流。此河名为大泉,但当时几乎没有水,干涸的河床上只留下几条长长的水痕,积在河底的盐碱在阳光下闪着熠熠白光。我来自江南水乡,出门就能看到水,一直把水看作是与生俱来的。现在到了西北,我才深深感到水的珍贵,这不,莫高窟前这条不大的季节河就造就了这一片绿洲。这片绿洲成为沙漠宝藏的一道屏障,也为莫高窟增添了别样的风采。今天,当我步入莫高窟,感觉到莫高窟与这片绿洲是这样的和谐,它们谁也缺少不了谁,简直是天造地设,我不能设想没有这片绿洲的莫高窟会是什么样的。
月牙湖
在敦煌,最有名的山是鸣沙山和三危山。鸣沙山的月牙泉确为沙漠奇观,但我更心仪三危山。走近三危山,远远地就能够看到连绵起伏的崖壁上层层洞窟。莫高窟就开凿在三危山后的断崖上。相传,前秦建元二年(366年),敦煌有个名叫乐樽的和尚,一天身披袈裟云游到三危山下的大泉河谷,在沙滩上息歇。突然发现对面的三危山金光万道,三座危峰在金光中化作“三世佛”的真容,又隐约看到无数菩萨在诵经说法、漫天仙女在金光中飞舞。目睹佛国奇景,乐樽认为三危山上的金光就是佛光显现,由此决心要在此长期修行拜佛。于是他四处化缘,并请来工匠开凿出莫高窟的第一个石窟,之后石窟一个接着一个地开窟,三危山的香火也越来越旺。
人们总是喜欢对一些崇敬的事物加以神话,我们姑且不论上述传说是否是莫高窟开凿于三危山的起因。但从环境的角度来看,三危山周围风光优美,有山有水,便于种树种粮,供僧侣生息。同时又地处交通线上,便于往来。而且三危山属于由砾石、沙土等自然胶结而成的砾岩层,容易开凿,因此三危山确实是凿像建庙的理想地方。
莫高窟从前秦始建,经过十六国、北魏、西魏、北周、隋、唐、五代、宋、元、明、清各朝各代不断开凿,形成了三危山砾石断崖上南北长约1600多米的佛国胜景——千佛洞,成为我国石窟群中开凿时间最早、延续时间最长、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石窟群,也是世界上现存最伟大的佛教艺术长廊。经过千年的自然风化与人为破坏,莫高窟至今仍保存有492个洞窟,2300余尊彩塑和4.5万余平方米的壁画。
莫高窟主要有禅窟、中心柱窟、庙堂窟三种形制。禅窟为供僧人修禅用的窟,窟内未绘壁画,不施装饰。中心柱窟呈长方形,在室内后侧中心部位有一高大的方形塔柱。塔柱四面均有佛龛,正面为大龛,窟内四周均有佛龛或壁画。庙堂窟是指在洞窟前面建有庙堂式的建筑。由于多为木结构,较易毁塌。今已剩不多。莫高窟不愧为古代建筑艺术宝库。
敦煌莫高窟与山西大同的云冈石窟、洛阳的龙门石窟、甘肃天水麦积山石窟并称为中国古代的四大石窟,我都参观过。它们都各有特色,但敦煌莫高窟给我更多的是震撼。云冈石窟、洛阳的龙门石窟、甘肃天水麦积山石窟是直接在山岩上雕琢的。而莫高窟凿于三危山沙岩上,无法石刻成像,只能泥塑,所以莫高窟的佛像都是泥塑、彩绘相结合的,显得更多姿多彩。莫高窟雕有30000余尊塑像,主要是各种佛像。古代雕塑家根据不同的场景和需要采用了圆塑、浮塑和影塑等表现形式。为了避免千人一面,又凭着丰富的想象力将同一神像塑造出形神风貌、性格特征各不相同的千姿百态的形象。这些造型生动的塑像极具艺术感染力。
参观敦煌莫高窟彩塑,我们印象最深的是96窟和130窟的唐代雕像,不仅塑像高大,而且造型丰满圆润。这是因为唐代国力雄厚,同时唐代也是我国彩塑艺术的鼎盛时期,雕塑技巧趋于成熟。在我国一些重要的石窟中,唐代雕像总是显现出一种泱泱大国的气势。
参观敦煌莫高窟,除了观赏彩塑外,敦煌壁画也是莫高窟艺术的精华之一。它虽然在石窟中主要是起对雕塑的补充与陪衬作用,以及对建筑的装饰与美化作用,但其数量最多,规模最大,艺术技巧最为精湛,内容最为丰富。它不仅有很好的观赏价值,同时也为我们对古代多方面的研究提供了极其珍贵的形象资料,是非常宝贵的艺术遗产。莫高窟现存壁画达5万平方米,可以分为尊像画、经变画、神话题材画、故事画、供养人画等类型。这些壁画在结构布局、人物造型、线描勾勒、敷彩设色等方面系统地反映了各个时期的艺术风格及其传承演变、中西艺术交流融会的历史面貌,堪称当今最大的艺术博物馆。
莫高窟所有的艺术作品大都出自无名塑像家和画家之手,但艺术水平完全可以和名家媲美。
我三次到莫高窟,两次是随讲解员引导参观的,每次只能参观九至十个左右的洞窟。第二次参观莫高窟,由于我们通过当地有关部门在敦煌艺术研究院找了一名专家不仅给我们作了比较专业的介绍,还让我们参观了几个没有对外开放的原始洞窟。这一次参观真正是一次历史与艺术的盛宴,也使我对莫高窟的艺术成就有了更深的了解。
敦煌王道士墓塔
我来到敦煌莫高窟,在参观之余,脑海里常会浮现出两个同莫高窟息息相关的人:王圆箓与常书鸿。王圆箓(约1850-1931年),湖北麻城人,在战乱时代到莫高窟入道修行。他作为一个道士以他的方式管理着佛教圣地莫高窟,尽管比较清苦,但他还是在此苦修30年,也应该说是尽了职的。清光绪年间(1900年6月22日),他在清除16窟积沙的时候,偶然发现了莫高窟藏经洞。藏经洞宝藏发现后,他步行50里到敦煌县城告知县令,后又挑选了两箱经卷给安肃兵备道,可是都没有引起官府的重视。在政府对瑰宝漠视的情况下,无知使王道士做出使莫高窟宝藏受到空前的破坏的愚蠢行为。在藏经洞被发现后的7年后,英国人斯坦因、法国人伯希和等外国冒险家以极低的价格把藏经洞大量精美经卷运到国外,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损失。王圆箓把卖经卷得来的银子修建了道观、整修了洞窟。也许他认为自己做了善事,但他不知道: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千古罪人。但这也是那个时代造成的。今天,当我站在藏经洞口向里面张望,已经空空如也,只剩下一尊佛像孤零零地看着来来往往的游人,似乎在向人们诉说着那千古遗恨。当我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莫高窟的时候,迎面看到了矗立着的王道士的舍利塔。一个道士却建了一座佛教的舍利塔,王道士也许正是这样一个尴尬的人物。
上帝确实是很公平的,莫高窟出了使宝藏散失的王圆箓,但也给了它被称为敦煌艺术保护神的常书鸿。常书鸿(1904-1994年),杭州人。青年时期,他留学法国,专攻油画。他的作品多次获奖,可谓前途无限。可当他在塞纳河河畔的旧书滩上看到了多本《敦煌石窟图录》后,深感震撼。强烈的民族心促使他毅然回国。从此,常书鸿把自己一生最宝贵的年华献给了敦煌艺术事业。他担任了敦煌艺术研究所的第一任所长,在生活条件异常艰苦的情况下,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修复、临摹壁画,搜集整理流失文物,出版画册,举办展览。为敦煌艺术倾其一生,为莫高窟宝藏的保护和研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中国有太多的文物,又经历太多的灾难,正是有常书鸿等这样一批民族脊梁的保护,才使我们今天还能欣赏到这些民族瑰宝。我们怎么能不对他们怀着感恩的心呢!常书鸿去世后,并没有离开敦煌,他安息在莫高窟山门正前方一个高高的沙丘上,守护着日牵夜挂的莫高窟。每次到敦煌,我都想去拜谒一下这位伟人的墓,在他的墓前献上一束花,深鞠一个躬。可每次都因时间和行程的原因使我不能如愿,这是我每次离开敦煌时的最大遗憾。我只能在心中默默的凭吊。
敦煌莫高窟无疑是中国历史与文化的一个传奇。这里弥漫着太沧桑的历史,太经典的遗藏,太绚烂的艺术……莫高窟无数不同时期的雕塑、彩绘是那么神奇,那么博大精深,站在它的面前,你会升腾起一种不可言状的情感。可惜为了保护珍贵的彩塑、壁画,莫高窟内不准拍照,不然,莫高窟精美的彩塑、壁画将会加入我的照片收藏库。
黄沙落日相伴的敦煌莫高窟,是茫茫戈壁沙漠中绽放出的一朵令世人炫目的花。
离开敦煌,依然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戈壁滩上汉朝土长城遗址依稀可见。我们一般对秦长城和明长城比较熟悉。其实汉朝时期在西北地区也修筑了规模宏大的长城。敦煌以西的长城始筑于汉武帝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从敦煌至罗布泊,主要位置在敦煌西北哈拉诺河和疏勒河沼泽以南。这段长城沿线每隔一段都建有一个烽火台,可见汉长城的防御体系是非常完备的。这条蜿蜒的汉长城在以后的很多年里,保障着丝绸之路的安全畅通。
汉长城主要是以当地的黄土为材料,用夯土板筑的方法垒成。这类土长城非常坚固,修筑时,先开挖基槽,把槽底夯实后,用板夹着铺上一层土,夯实,再铺上一层土,夯实,这样,一直夯土到所需的高度。因此,尽管经过了两千多年,我们今天依然能够清晰地看到汉长城的遗址。想一想两千多年前,在荒无人烟的戈壁滩上修筑汉长城,是多么艰苦,国人的吃苦耐劳由此可以一斑。
戈壁滩上玉门关
我们沿汉长城西行90多千米,来到了著名的玉门关,玉门关又称小方盘城,因西域和于阗一带的美玉经此关输入中原而得名。它是西汉王朝为抗击匈奴而建。设立之后,成为丝绸之路北道上的重要关隘。因此汉王朝及汉以后的很长时间,这里都十分繁荣。到了唐代,丝绸之路改走伊吾大道,关隘东移至今安西县。从此“春风不度玉门关”,玉门关一带逐渐衰落、荒芜。今天我们在戈壁滩上只能看到孤寂矗立着的关城,经过这么多年,还能亲眼看到玉门关城的遗址,不能不感慨万分。
玉门关城保存较好,全部为黄土夯成,呈四方形,西面和北面各开一门。想当初多少南来北往的商人、僧人、各国使者等就是从这里走过,各色人种在这里和谐相处,东西方交流从这里交汇……
丝绸之路分南北两线, 北线是玉门关,南线为阳关,阳关也因为位于玉门关以南而得名,历史上曾经是往来过客不绝于道。但随着历史的变迁和千年的风雨侵蚀,阳关关城已经荡然无存,只留下一个地名让人们怀古思幽。不过对于学习历史的人来说,有遗址固然好,但没有遗存,到过这里也就心满意足了。阳关,仅仅是这个名字,就足以让我浮想联翩。
在阳关旁的小岗上, 至今仍完好保存着一座烽火台。烽火台虽然历经风雨,但依然高大宏伟,让人依稀能够感受到当年阳关的不凡气势。
我离开到阳关的时候,天色已渐渐暗下来,狂风开始肆虐,使人几乎睁不开眼睛。我站在高处,向西眺望,四周空阔浩瀚,昔日的驼铃声已被风沙声所取代,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唐代诗人王维的“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这两句诗所要表达的意境。
文章作者:刘克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号立场)
中国国家历史又双叒叕上新啦!
《中国国家历史》邮局征订套装(征订代码:28-474)正在火热进行,一套四本,一次性拥有全年装!
识别下方小程序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直接购买!
“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前生今世
大宋版「长安三万里」
丝绸之路,你敢走吗?
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关键一战——纪念抗美援朝战争胜利70周年
读着课本去影院,看着电影念诗词——熟读唐诗三百首,久治长安三万里

欢迎转发朋友圈
公号转载须经授权,不得用于微信外平台
商务合作、订购微信号:zggjls01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邮发代号:28-474
QQ群:460382533
电话:13372012240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