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深圳微时光(ID:szdays),作者:黄小邪,图:summer、提福,题图来源:深圳微时光
“麦小小萌”是香港疫情后“抢人才”计划的第一批受益者。
2022年年底,香港高端人才通行证计划(以下简称高才通计划)开始接受申请。2023年1月5日凌晨3点,“麦小小萌”在线上提交了高才通申请。两天后,她获得香港入境处批准。
3月中旬,“麦小小萌”拿到香港身份证,开始在香港本地的求职软件上投递简历,5月中旬,她拿到了超预期的offer。
跳槽之前,“麦小小萌”在深圳一家银行工作多年,待遇、福利都不错,但职业发展已接近天花板。她的年龄超过35岁,无论是35这个数字,还是婚育女性的身份,都意味着她在内地职场的困境,况且经济大环境不乐观,再跳槽,她感觉在深圳很难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
去香港,是她寻求职业突破的一条出路。除此之外,她还想为孩子的教育留一条后路,“在深圳卷不动了, 还有机会去香港读书”。
香港的吸引力
过去三年,香港劳动人口减少19万,为招揽人才,香港政府在2022年下半年推出了一系列“抢人才”计划——例如取消了优才计划的配额限制(2022年面向内地的配额为4000人),推出了高才通计划等。
截至今年5月底,香港入境处共收到8.4万宗签证申请,4.9万宗获批,其中高才通接获超过3.2万宗申请,批出超过2.1万宗申请。
“抢人才”计划在内地反响热烈,截止5月底,高才通获批申请中,95%的申请人来自内地。“麦小小萌”的心态与诉求,在内地申请者中颇具代表性——或者为了孩子教育,或者因内地就业形势、职业环境等原因,寻求新的工作机遇。又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作为新的人才政策,高才通申请人的年龄段集中在中青年。前5个月获批的2.1万人中,40岁以下的申请人占比接近8成,30岁以下占比超过4成。获批申请中,毕业于百强大学并有工作经历的人群占比56%。
从数据上来看,第一季度优才计划的申请人数也迎来井喷,接近1.8万人,超过了2022年整年的申请人数。
不过,与高才通相比,优才计划审批流程长,大约需要9到12个月,提交的材料也要复杂得多。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有不少用户像“麦小小萌”一样,主动分享了今年申请高才计划或优才计划的经历,其中不少人提到“优才计划申请被拒”。 
“麦小小萌”入职的新公司,是香港的一家银行,工作内容与她过去的职业经历紧密相关。同时,她也为迅速适应新环境而庆幸,新公司在语言要求上比较宽容,同事互相交流工作时,可以选择自己最擅长的语言,“比如一方讲粤语,另一方讲普通话或英语都可以,只要保证工作能顺利沟通下去,语言并不是太大的问题”。
在香港工作一个多月,新工作在“麦小小萌”眼中最直接的优势,一是薪水提升,且个人所得税税率更低,拿到手的钱更多了,另一点,就是未来孩子在教育上能受益。
赴港求职:职场危机的新出路
“麦小小萌”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了这段经历之后,收到了不少相关的咨询。在她印象中,年轻人打算去香港求职,更多是渴望提高薪水,增加海外工作经验,中年人的目的,则倾斜在孩子的未来教育上。
小圆一直在香港、深圳两地生活,她在几年前就开始从事“优才计划”申请的中介咨询服务,同时也做香港保险销售。今年年初以来,向她咨询“高才”、“优才”申请的人越来越多,这其中,既有相熟的朋友,也有内地保险客户,以及熟人推荐的咨询者。
小圆接待的咨询者当中,未婚或已婚未育人士占了大约3成。这些人顾虑较少,做决定更加干脆,大多就职于互联网大厂或者金融公司,年龄接近35岁。女性一般会提到危机感,她们想到香港换个职场环境。男性则集中在深圳的互联网大厂,“工作强度、压力太大,随时有裁员的风险,所以比较焦虑,想去香港看看机会”。
小圆在香港的互联网公司工作过一年时间, 在她印象里,香港的互联网行业,比内地要滞后许多,正因为行业还处于发展期,香港的互联网公司对内地人才的渴求度更大,“互联网从业者在香港的收入算中等,不比内地少,工作强度也适中,6、7点下班很正常”。
小圆接待过两个建筑设计行业的申请者,他们在内地加班强度极高,收入平平,想去香港建筑业发展。还有从事广告、新媒体等职业的申请者,打算去香港开家广告服务公司,“香港人很少用大众点评,小红书等平台,他们想帮香港商户,在这些平台上做大V引流推广,吸引内地客人”。
一些符合高才通申请资格的内地名校毕业,也跟小圆咨询过赴港求职的机会, 他们大都有两三年工作经验,有人觉得现下的工作一眼望得到头,有人不满于工资过低,有人抱怨工作压力太大,还有人担忧内地就业形势,希望到香港碰碰运气。
李明喻跟小圆一样,也从事香港签证申请的咨询工作,也有数年的香港职场经历。以李明喻对香港社会的了解,“金融、会计类从业者,精通全球法律体系的法律从业者,以及航运相关从业者”,是香港目前渴求的人才方向。
计划去香港求职之前,“麦小小萌”咨询了不少拥有香港工作经历的朋友,从她的个人经历,以及朋友们分享的情形来看,今年香港的就业环境也不算好,“找到好工作是有难度的,并非每个人都能找到超越内地的工作”。
“香港职场没有年龄和性别歧视,但对求职者来说,能否遇到一个不错的职场环境,比较nice的上司、同事,也需要运气。顺利入职后,能不能跟新公司融合也是个问题,如果是中资公司,适应起来会容易一些,如果是港资或外资公司,能否融入职场圈子,都是很大的挑战。”
中年申请者:“为孩子多铺一条路”
作为中介,小圆、李明喻接待的咨询人群具有一定特点——广深居民只占一部分,其余为内陆一线城市和省会城市的人群,不少人已经结婚生子。
尤其是内陆城市的咨询者,相较在广深生活的上班族,与香港的交集较少,无论是人脉圈子,还是职场、生活环境,在信息的获取上存在劣势。而且有家庭的申请者,更在意孩子未来在香港受教育的机会,这就更依赖中介机构的帮助。
拖家带口,迁居不易的中年人,更关心香港签证给下一代带来的教育机会——“拿到香港签证,7年后再获得香港永居身份,这样的话,子女将来能以香港学生的身份,参加内地的华侨港澳台联招,这是保底的期待。要是孩子在香港受到更好的教育,将来能申请到海外名校,那就更好了”,小圆和李明喻接待的咨询者如此,在社交平台上与“麦小小萌”交流的薯友亦是如此。
华侨港澳台联招,是内地高校面向海外华侨、港澳台学生的招生考试,相较国内高考,华侨港澳台联招在考题难度、录取分数上均有大幅度降低。以暨南大学为例,2022年该校在广东省的高考录取线高于600分,在华侨港澳台联招中的录取线为350分。
近期某媒体报道中也提到,高才通计划吸引许多内地中产家庭迁居香港,香港各类补习班异常火爆,教育氛围更加内卷。
小圆接待过不少咨询者,申请香港签证的心态其实是“随大流”,“看到别的家长在申请,那我也要申请”。“我个人觉得还是不要盲目跟风,况且华侨港澳台联招的竞争一年比一年更激烈了,现在香港学生要考清华、北大,难度也不亚于国内高考”。
很多中年咨询者,在跟小圆或李明喻交流之后,主动放弃了香港签证的申请。这些申请者的首要目标,是孩子的教育机会。对这些家庭来说,拿到签证只是第一步,其后要付出的,是职业发展上的机会成本,巨大的时间精力成本,以及不菲的金钱投入。
“你得在香港连续工作7年,7年间再经历两次续签。才有资格申请永居,拿到永居资格后,你注销内地身份证,拿到回乡证,小孩才能以香港学生的身份参加联招。”
“香港的生活成本,居住成本,以及孩子的教育成本,对普通中产家庭来说,不一定能负担得起”,小圆接待的咨询者中,“将来的工资能不能买得起香港的房子”是咨询者规划未来生活时,普遍忧虑的一点。
“麦小小萌”这一个多月来,每天奔波于深港两地,她的单程通勤时间在75分钟左右。“虽然看起来通勤时间较长,但早上的出门时间,只比在深圳上班时早半小时,晚上不加班的话,基本上7点半能回到家”。她在社交平台分享了她的深港通勤时间线后,有些深圳上班族回复说,7点半这个时间点,比他们晚上到家的点儿还要早。
从内地切换到香港职场, “麦小小萌”经历的跨越和变动,比内陆城市的中年职场人要小得多,“你想想,如果北京、杭州的家庭,举家迁到香港工作生活,这要付出多大的成本”,李明喻说。
截至4月底,高才通获批的申请人中,约5000人来港激活签证。小圆、李明喻接待的客户中,不少人也正处于观望状态,“趁着政策窗口期,先拿到一张签证再说。至于要不要来香港工作,很多人还没想清楚,尤其是有家庭的人,非常纠结”。
根据小圆的经验,如果申请者拿到工作签证之后,单纯找一家香港公司挂靠,没有实质的工作内容,想获得永居资格,未来花费巨大也存在风险,“挂靠公司的话,搞定一次续签的费用7、8万,两次就是十五六万,你要成功续签,每个签证期要满足180天的在港时间,还要满足一定额度的个人纳税,要有缴纳香港强积金(类似于内地社保)的记录,这些要付出的成本非常高”。
“即便你有这个条件,两次续签都完成了,最后的永居申请也是一道难关,入境处会评估你对香港的实际贡献,你有没有长居香港的意愿等。”
在李明喻的客户中,也有不少中产家庭的全职妈妈,打算读一个香港本地高校的一年制硕士研究生学位,来争取留港的机会。
李明喻接待的咨询者中,大约5成左右的人,期望拿到签证以后,去香港购买房产,“香港也有总价三四百万的房子,他们手里有闲钱,也想力所能及地做点投资 。” 
同样作为家长,李明喻能理解这些咨询者的苦心与焦虑,“买香港教育类保险,申请香港签证,考虑去香港买房,实质上都是为了给下一代铺路,让孩子将来能多一个选择。”
(文中人物李明喻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圳微时光(ID:szdays),作者:黄小邪,图:summer、提福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End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