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岁的女儿和91岁的老爸,几乎同时官宣恋情,有钱人的世界,就是
这么豪横
...

就在传媒大亨默多克被媒体拍到,在热心市民搀扶下,和新女友在加勒比戏水前不到2周,默大爷和第三任妻子邓文迪老来得女的女儿格雷斯,也公开示爱,官宣自己的“如意郎君”
耶鲁中的“郎才女貌”
被纽约上东区名媛格雷斯官宣翻牌的男友,名叫Hugo Carney,白富美小姐姐在ins上,常用《绯闻女孩》般的修辞,亲切地以“H“代称。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murdoch,版权属于原作者
这位留着红色卷发,和格雷斯年龄相仿的H,也在耶鲁深造,据说和格雷斯还是同学。
虽然家境不似格雷斯家,名列《福布斯全球富豪榜》86名,但仔细看起来,Hugo Carney也绝对算是“非富即贵”的精英家庭子弟。
父亲Jay Carney是美国新闻界的老面孔,毕业于耶鲁大学,儿子就是凭着老子的“校友”加分,读的耶鲁;
(图片来自the paper,版权属于原作者
Jay曾在《时代》杂志工作20年,后来入驻白宫,为小布什总统工作过,又成了民主党奥巴马总统的白宫新闻发言人,不可谓不传奇。
卡尼的母亲Claire Shipma。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是知名记者,常年撰写政界新闻,拿过不少奖项,也出过畅销书籍。
(图片来自the paper,版权属于原作者
一家人在华盛顿也很有影响力。
(图片来自new york dailynews,版权属于原作者
早在Carney 10来岁时,就和其他3名同学,组成了一个叫“
DC Boy
“的小乐队,出过专辑,还在
华盛顿附近巡演

而整个乐队,可以说是官二代音乐小组,都是时任奥巴马白宫政府的中年干将的犬子们。
(图片来自new york dailynews,版权属于原作者
单从LinkedIn上看,Carney似乎对父母从事的政治新闻圈没啥兴趣,但作为大学本科生的他,目前已经是1家科技初创公司的CEO了。
再加上2家算是世交,高官配巨贾,天长又地久,一言蔽之,做默多克的“准女婿”,是够格的~
小情侣平日如胶似漆的状态,也确实很好磕:
亲亲🙈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murdoch,版权属于原作者
抱抱🙈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murdoch,版权属于原作者
蹭蹭🙈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murdoch,版权属于原作者
秀秀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murdoch,版权属于原作者
随着“青梅竹马”2人恋情的曝光,大家也逐渐意识到,9年前,在邓文迪和默多克离婚时,还是黄口小儿的格雷斯和妹妹克洛伊,在邓文迪的羽翼下,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也成了纽约名媛届的领军人物
而她们的一生,或者准确地说,从受精卵孕育的那一刻开始,她们截止到目前的人生,都和她们姓氏代表的家族,无法割舍地缠绕在一起。
2001年出生的格蕾丝Grace  ,和小她两岁的妹妹克洛伊Chloe,是默多克6名同父异母子女里,最小的两个。
(图片来自纪录片《家事:当爱已成往事》)
不同于一般的“爱情结晶”,Grace和Chole的诞生,和自己老父亲此前签订的一纸“离婚”协议,不无关系。
1999年, 时年67岁的报业大亨默多克,在与自己的第二任妻子,记者Anna Mann结婚32年后离婚,仅时隔17天,就和来自中国小山村,15岁前还没见过洗衣机的苏北女孩,举办了世纪婚礼。
(图片来自纪录片《家事:当爱已成往事》)
哈德逊河上的私人游艇, 全美政要大亨作嘉宾, 1天前还籍籍无名的邓文迪(Wendi Deng), 顿时名声大噪纽约港
然而,风头无两的邓文迪,并没有沉醉于表面的光鲜,当脱下婚纱的一瞬,她清晰地意识到,默多克与前任妻子的一项离婚协议中,如同一双隐形的手铐,将阻挡她未来,在这已经非常庞大而复杂的家族中的任何动作
在这项离婚协议中,安娜和默多克明确:
(图片来自纪录片《家事:当爱已成往事》)
看似安娜这条规定,语气平定,但实则是打蛇打七寸,威力无穷。
默多克和邓文迪结婚时,刚被确诊患有“初期前列腺癌“,后续必须接受放射性治疗,并失去生育能力
换句话说,安娜定下这项要求,是将让她的继任者邓文迪,除了收获一个风烛残年的6旬大爷外,一无所获。
也就是在这一刻,邓文迪明白,在这一前人设置的障碍面前,“无后便是死路“。
所幸,邓文迪也不是什么“宫斗剧”里的小弱鸡,默多克刚查出前列腺癌时,邓文迪就动之以理晓之以情,让67岁的“准丈夫”冷冻了精子
随后凭借先进的科学技术,分别在2001年和2003年,相继试管诞下2名女婴,并取名Grace和Chole。
(图片来自纪录片《家事:当爱已成往事》
可以说,格雷斯和克罗伊的诞生,对于邓文迪,除了是自己10月怀胎的心血,更是她砍破镣铐的利斧
也因为此,在后续12年里,母凭子贵的邓文迪和老来得子的默多克,对这2个混血女儿 ,可谓都是分外重视。
(图片来自dailymail)
虽然从豪宅中贴着的很接地气的中文单词表,以及邓文迪公开对同是耶鲁校友“虎妈”蔡美儿的推崇中可以看出,在两女儿的家庭教育里,更多是“红脸”的角色。
邓文迪家的保姆曾表示,邓文迪是
家中最严厉的那个

儿童时期的Grace有些婴儿肥,邓文迪就毫不犹豫地要求Grace控制饮食,身材要向她那些荧幕明星朋友看齐。
虽然邓文迪是家中为数不多的东方面孔,她的女儿却在小学时期,就已经达到中文英文无缝切换的水平。
(图片来自dailymail,版权属于原作者)
不过,“虎妈归虎妈”,为女儿铺路,自是在所不辞。
自从2名混血女儿诞生后,媒体的镜头,就没少捕捉到雷厉风行的女强人带着2个”萌娃“,出席各大时尚商业盛典的镜头。
(图片来自the mirror,版权属于原作者
在邓文迪的长袖善舞下,前英国首相布莱尔是Grace的教父休·杰克曼和妮可·基德曼分别是姐妹俩的教父母
川普的大女儿伊万卡,是孩子的信托基金管理人……小姐妹俩接受洗礼的时候,连约旦王后都到场了。
(图片来自dailymail,版权属于原作者)
而父亲默多克,则更像是对小孩
无限宠溺
的老者。

Grace和Chole,不仅从小就穿梭在父亲的私人游艇农场里,
更胜过其他年龄足以作“叔叔阿姨”的姐妹兄弟的是,Grace和Chole,在她们的童年时光,享受着充足的“父爱陪伴”。
(图片来自纪录片《家事:当爱已成往事》
甚至,素有工作狂之称的默多克,还将“神兽”格雷斯带进自己的办公室玩耍。
(图片来自dailymail,版权属于原作者
在Grace不到7岁时,为了将Grace送进位于上东区83街“老钱”家族云集的精英私立女校Brearley School,一向不会低姿态的默多克,竟然亲自向该学校的董事,卡罗琳肯尼迪求助。
对,没错,就是那个日本真子公主也提着礼物拜见的,JFK肯尼迪的小女儿,卡罗琳肯尼迪。
(图片来自new york post,版权属原作者)
由于父母的财富地位,以及学校里卡罗琳的关照,Grace的青春期时光,应该说也是很快乐了。
和卡戴珊家族的四妹肯豆以及辛迪·克劳馥的女儿是好闺蜜,朋友圈里也不乏在加州响当当的新晋名媛谷爱凌
然而,所有的馈赠,背后都早已标好了价码。格雷斯和克罗伊加入家族信托的问题,也让邓文迪和默多克的婚姻,有了一丝不安的色彩。
据坊间很多新闻透露,早在Grace 3岁,Chole1岁时,得势的邓文迪就在老默多克的耳边吹“枕头风”,想给这2件小棉袄,一份家族信托的保障。
原来,默多克家族为了将财产顺利传承下去,很早就建立了家族信托基金。默多克集团旗下的“克鲁登金融服务公司”,就负责家族信托管理。
而根据克鲁登规定,信托基金决策的关键内容、信托受益人的变更、出售集团股份,都需要通过投票决定。
而谁有投票权呢?
这又得回到第二任妻子安娜和默多克离婚时的那份协议说起。
除了对邓文迪的牵制条款,安娜在协议里没有强调自己利益的最大化,而是提出,要将自己和默多克同等权重的投票权,分给她生的三个孩子,以及第一任妻子留下的大女儿普鲁登斯---四个孩子一人有一票,而默多克一人有四票。

(图片来自纪录片《家事:当爱已成往事》
当时,默多克急于迎娶邓文迪,就答应了安娜这些为自己争取主动权的条款。
仔细研究,明眼人就会发现其中的奥秘。
只要4个孩子统一意见,那么他们就有和集团创始人默多克同等的决策力,对
如若一意孤行的默多克,有着制衡作用。

换句话说,在遗产分配方式上,在谁能享有家族信托的问题前,只要4个孩子达成一致,这钱他们的爸爸,就分不出去。
(2013年前默多克家庭结构图,
图片来自scmp,版权属于原作者)
虽然四个孩子平日也会私下角力,存量竞争,特别是大儿子和二儿子在默多克故意制造的“掌门人”竞争中,已经斗争多年,但在“让其他人再来分一杯羹”这件事上,却出奇有默契。
所以,在格雷斯、克罗伊刚出生的头几年,面对无奈抗衡或许也不想抗衡子女的老默,邓文迪常常显出心事,也面露不悦。
(图片来自纪录片《家事:当爱已成往事》
而默多克第二任妻子生下的子女,更是由于不满父亲对母亲协定的妄图修改,开始对自己的父亲,公然示威。
2002年,默多克最坚定的支持者,和邓文迪同岁的二女儿伊丽莎白,突然辞去了“天空”网络的总裁职位,而天空新闻也是邓文迪曾经初试默多克的地方;
(图片来自business insider,版权属于原作者)
2005年,家里有王位的长子拉克兰,更是辞去新闻集团首席执行官的职位,愤然回到澳洲。
(图片来自sydney morning herlad,版权属于原作者)
虽然在多次争吵中,06年在默多克的力主下(邓文迪的脸色下),默多克还是对外宣布,他和邓文迪生的女儿和其他家庭成员一样,享有有限数额家族信托
但由于这几年间邓文迪争信托的事情,激化了表面维护和平的家族的内部矛盾,默多克也有了些想法----默多克给GraceChole信托,附加了条件,没有投票权
也就是说,Grace和Chole,被排除在了集团事务决策层外。
而随着婚姻生活的继续,默多克和邓文迪,“老富豪”和“狠娇妻”的剧本,也有了些不再甜蜜的注脚。

2012年,安娜的大儿子拉克兰更是向默多克告密,称邓文迪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有染。
虽然布莱尔方面官方公开否认,但因为在邓文迪的字条中,确实发现了夸赞布莱尔“性感,身材好”等字眼,二人的婚姻,亮了红灯。
(图片来自纪录片《家事:当爱已成往事》
再加上默多克的妈妈, 从未正眼看待这个东方面孔的第三任儿媳,最终,2013年6月18日,邓文迪收到了来自纽约曼哈顿法院的通知,了解到自己的丈夫单方面向法院提出了“离婚申请”。
最终在协商下,2人10分钟达成决定,邓文迪未能分得默多克新闻集团任何股份,但拥有默多克买下的一处北京四合院,以及纽约Park Ave时值4400万的豪宅
而还未成年的Grace 和Chole,正式被确定为成年女儿则是价值870万美元的无投票权基金的受益人。
(图片来自China Daily,版权属于原作者)
站在2022年的当下,回望2013年的协议,也许会发现,对于Grace和Chole来说,没有投票权的基金,也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一方面,家族信托,能确保她们此生的衣食无忧
2019年3月,随着迪士尼收购21世纪福克斯,Grace和Chole的信托基金飙升至40亿美金,
妥妥00后女富豪

另一方面,没有决策权,却能确保她们拥有一个
相对简单而不费力的人生

纵观这个家族中的其他人,从邓文迪到第二任妻子安娜,再到安娜的儿女,犹如被默多克用利益股权拉扯的木偶,狠人斗狠,最终不过是为默多克实现一次又一次的制衡
回望邓文迪和默多克的婚姻,真是因为人群里一杯红酒的邂逅,还是出于新闻帝国扩张时期,找一张东方面孔站台的需要?抑或是为了用一个根系干净但有欲望的小人物制衡和自己一样在公司掷地有声的精明创始人---自己第二任妻子安娜?
(图片来自vantity fair,版权属于原作者)
如果这样看,也就不难理解,在邓文迪用卓越的社交才能,为默多克集团在亚太电影界、文艺界打出一片天后,在野心继母能公开引起子女和自己对战时,默多克便毫不手软速战速决的离婚
(图片来自纪录片《家事:当爱已成往事》
回望大儿子拉克兰二儿子詹姆士同父同母的两兄弟,却在父亲灌输的“争抢集团统治者”意识下,进行了长达30年的“王位“攻守战
立功心切的2人,也带着公司,进入了一段高速发展的时期。2名年富力强的有功“王子”却为年迈父亲马首是瞻时,变相维护地,又是谁的权力
(图片来自financial times,版权属于原作者)
而更可悲的是,这个提着木偶线的老人,在统治新闻帝国的50年间,在前后经历了4次离婚后,在外界面对他第五任新欢,戏谑其“宝刀未老”时,却无法掩藏被权谋消耗而力不从心的疲态。
再和邓文迪离婚后3年不到,2016年默多克又再次走入了婚姻殿堂,和上世纪80年代超模Jerry Hall完婚,然而婚姻没有维系过5年,默多克再次和超模分手。
(图片来自daily beast,版权属于原作者)
“一枝梨花压海棠”,每一次的婚姻,可能是因为迟黄昏的爱情,但也不得不存疑,一个在临床上被证明性激素水平快速下降的老者,一个已经接受了化疗没有健康前列腺的男士,频繁走入婚姻殿堂,是由于荷尔蒙的召唤,还是对真爱的毕生追寻,或是为了驱散迟暮的孤独
又或者,一段段老夫少妻的结合,本来就是故技重施,不过是
一次次为这个家庭,引入来自外部的威胁
,然后
激化它
解决它
团结它

今年 ,默多克就将迎来92岁生日,客观地讲,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本周二消息传来,默多克想巩固自己权力,扩大长子克拉兰职权范围的福克斯和新闻集团合并计划流产
(图片来自daily beast,版权属于原作者)
毫不夸张地说,这个家族的争斗,势必会迎来高潮

而对于Grace和Chole,拿着没有投票权的信托,看似是一份“出局通知”,但何尝不是一枚“免死金牌”,纵观历史,九子夺嫡,贤王装疯,得以保全
毕竟有时候,陷入围城,只能困兽相斗,,愿2姐妹,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
本文由北美省钱快报小编整理,图片及信息来自AbcNews、pix11、CBSnews等,版权属于原作者。本文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否则将追究责任。
THE END
撰稿:Rose
不要错过我们!
朋友们,微信改版随机推送了!
求“在看” 
,求“星标”
不要错过指南君的最新资讯和本地故事哦!
商务 · 合作
纽约消费指南商务合作,请填表格:https://www.dealmoon.com/cn/comments/adcooperation
注:请详细写明您的经营类别、电话联系方式、希望合作的方式以及时间等,我们将尽快与您取得联系,谢谢!
扫二维码,了解更多详情
推荐阅读
唯有出局,方可破局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