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好物点这里
传说一千多年前,宋徽宗做了一个梦:

雨过天晴,天空云破,出现了一抹神秘的天青色。
醒来后,即命汝州御窑烧制此色瓷器。徽宗的这道圣旨不知难倒了多少工匠,但最后汝州工匠不负圣望,技高一筹,经过百般磨难,终于烧制出了“雨过天晴云破处”的“天青之色”。
这样一个抽象而诗意的指示一时间难倒多少能工巧匠,最后还是汝州工匠技高一筹,烧出了这玄之又玄、带着诗歌与文艺色彩的天青色,圆了宋徽宗的梦境。
▲故宫馆藏 汝窑天青釉圆洗
汝窑,余尝见之,实为玛瑙末入釉,汁水莹厚如堆脂,然汁中棕眼隐若蟹爪,其釉色有天青、粉青,还有葱绿和天蓝等。
粉青为上,天蓝弥足珍贵。有‘雨过天晴云破处’之称誉,釉面可视碧玉,也不为过。所有历代青瓷应以汝窑为冠。
对汝窑这种诗性的印象,大体来源于两个方面:
首先,是汝窑诞生于一种带有哲学思辨的高级审美。
南宋叶寘在其《坦斋笔衡》中说:“本朝以定州白磁器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窑器,故河北唐、邓、耀州悉有之,汝窑为魁。”陆游的《老学庵笔记》对此亦有印证:“故都时,定器不入禁中,惟用汝器,以定器有芒。”
之所以弃定而尚汝,学术界认为“定器有芒”不过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原因,是宋徽宗更加看重汝窑。
其实汝窑的颜色不是单一的,正如高濂所说:单以有“雨过天晴云破处”特色者为贵,那是一种介于绿色与蓝色之间的颜色,既有蓝色的清冷、又有绿色的温和,这种调和出来的颜色素雅、清逸,适应君王的审美情趣与当时上流社会的时尚风潮。
之所以说“天青色”带着哲学思辨的审美,其本质原因是宋徽宗崇尚道教,而道教尚青,讲究用青色的纸书写“青词”与上天沟通,可以说,青色符合宋徽宗的精神需求和艺术审美。
▲宋 汝窑天青釉三组樽承盘 故宫博物馆藏
另者,古人素有“崇玉”心理。汝窑釉面光滑细腻犹如美玉,器表有蝉翼细小开片,釉下有稀疏气泡,在光照下时隐时现,在30或40倍的放大镜下观看,更有“寥若晨星”之感,美不胜收。这与汝窑不计成本的烧造方式有关。
据文献记载,汝瓷釉层中是有玛瑙的配方的,如南宋周辉《清波杂志》中记载:"汝窑宫中禁烧,内有玛瑙为釉。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近尤难得。"汝州当时盛产玛瑙,为了取悦统治者,往往取用极上好的玛瑙,致使汝窑瓷器被视作珍宝,并有“纵有家财万贯,不如汝瓷一片”之说。不仅如此,其他方面的工艺也颇为用心:
为了实现“釉满足”,汝窑烧制多采用支钉烧,器底会留有细小的芝麻钉,以3、5个支钉为主;胎质细腻坚硬,灰中带黄,类似于香灰色泽,故称“香灰胎”,这也说明了当地胎泥重含铁量较高;烧制火候也有很大学问,央视纪录片《清凉寺的秘密》曾经提到过:“在汝窑的烧造过程中,温度每上升或下降 20 度,釉色就会发生变化”,若想得到美丽的色泽,其艰难可知一二。
▲宋 汝窑天青釉洗 故宫博物馆藏
大雨初晴天色如昙花一现,而以此色的汝窑也盛及一时终归消寂,不可不令人感叹。雍乾时期,景德镇御窑场曾奉旨仿造汝窑,然而反复试烧,也只烧出了的淡淡之色,对此,乾隆皇帝不得不遗憾而发“仿汝不似汝”之喟叹。
如此珍稀罕之物从古至今价格不菲,2017年的苏富比(中国香港)秋季拍卖会上,一只北宋汝窑天青釉洗以超过2.9亿港元的价格成交,刷新了宋瓷拍卖的世界记录▼
▲故宫馆藏 汝窑天青釉圆洗
虽说霁月难逢、彩云易散,但人是有情的,美是长久的。

纵观中国古代历史,真正能担得起"风雅"二字的,大概只有宋朝这个弥漫着淡淡烟灰色,以文艺著称的朝代,汝窑文化作为宋代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以工艺精制,造型秀美,釉面温润,高雅素净的风韵而独具风采,在我国陶瓷史上是一个划时代的标志。
不一样的千年传承,温润古朴色如象牙
雅韵,福为吉兆,圆则美满。目之所及便是那一抹醉人的色泽,温润古朴,色如象牙,质如美玉,手扰润泽油腻丝滑洁净而精致,醉人心魄。
纵有家财万贯,不及汝瓷一片
釉面润如肤 堆如脂 柔美玉润,有“似玉非玉”之美誉。
为汝窑之美不至再度消逝,我们有一个心愿,原汝窑系列成为物证,将汝窑风华传下去,它可以伴生活,可以载历史,为古人珍物,亦为你之珍物▼
匠心所致、风韵惜存,其色幽玄静谧、其质地温婉莹润;
经典香灰胎、蝉翼纹遍布全身,古法支钉烧▼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冬日静室内,与最亲近的人一起,喝一杯“体己茶”,应该没有比这莹润如玉的汝窑瓷更合适的了。
汝窑杯系列
售价:198元起/件
点击下图,即可购买▼

福建省陶瓷艺术大师章正侯

一桌一凳,一团泥一把篾刀;一边是展览现场热闹非凡,一边是专心演示内敛沉静。这是章正侯每次“出场”给人的印象。
多年来,许多场次的陶瓷艺术展,他就在边上默默地现场创作,通过一把篾刀把德化瓷制作技艺完美地演绎出来、宣传出去……
 · 原矿入釉 · “用成色剂烧出的汝瓷很浮,没有神韵。“
章正侯便只取天然矿石、昂贵玛瑙入釉。哪怕釉料难得、价格不菲,也从不添加任何化学成色剂。
 · 现代燃气梭式窑 · 原来古代柴烧,烧成率很低,精品极少,成本高,价格也高。
作为新一代的汝窑陶艺人,章正侯利用现代烧制技术和设备,对汝窑烧制的温度和湿度控制更精准。
为了保证每款杯子釉色的烧成,章正侯依然延用传统的火照插饼法,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勾出火照,观察窑内温度,判断瓷器成色。
▲火照,用于测定窑内温度,一次烧制,需放入十多枚。烧制过程中,间隔取出。
当最后一枚火照被勾出,熄火后能否呈现出完美的釉色,全靠匠人几十年的经验体悟。
 · 二次窑变 · 熄火后的冷却过程中,颜色仍在变化,是汝瓷的神奇之处,也是决定能否烧出汝瓷各个釉色的关键。
“冷却得快就是豆青色,冷却得恰到好处,才得天青色。”这种“二次窑变”,靠技艺、靠经验,更靠天成。
开片的玄妙之音,可遇不可求,但若你愿意守候,它可能会在某个寂静的深夜或者傍晚响起,让你体会到流淌在心底不期而遇的欢喜。
日日以茶养之,少则几个月、慢则半年,你便能惊喜发现开片纹路初显,欣赏到“吾家有女初长成”的细腻之美。
人养器,器也养人,相互滋养,相互观照。
汝窑杯系列
售价:198元起/件
点击下图,即可购买▼
汝瓷之美是文化之美、整体之美、技艺之美的合集,是物质文化与精神文化高度契合的产物。

从颜色上来看,“雨过天青”色是汝瓷外表的诗意表达。
中国传统颜色是含蓄、温润的,突显人们内心对事物的细腻感受,就如“蟹壳青”、“胭脂红”等,提到了这些颜色,眼前立即就会有了具体象形的模样,让人一瞬间心领神会。
天青——青色之前的“天”字是神来之笔,既寓意了雨后天空的颜色,又让人产生无尽的想象。
譬如工笔画上色不能一步到位,需要层层罩染,一层一层染上的颜色,才足够生动!足够通透!
汝瓷被推为五大名窑之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其釉色清淡含蓄、温润通透,满足了文人士大夫的审美追求,给人以仰望天空般的感受和想象。
“汝瓷的造型都经过千锤百炼,做工非常规整”,所以,汝窑不仅釉色美,而且器形优,冠绝天下,以最简练的线条、釉色表现出最美的内容。
汝窑釉面有独特的质感,其造型之丰富;器型之规整;釉色之莹润;比例之协调;开片之妙趣;曲线之优美,都做到了极致。汝窑——无愧于“汝窑为魁”的称号。
宋汝窑是中国瓷器烧造史上的一座高峰,历经世间纷扰,方能感悟汝窑的绝色。一抹内敛的色彩,凝聚着诗意,惊艳了时光,温柔了湖山岁月。
抚摸汝窑的釉面,那似玉非玉的触感让人沉浸于那不张扬的高贵气质中,不禁感叹,经得住岁月的永远是那内敛沉静的美!
从商的友人入手一些,也是回馈客户、合作伙伴品质好礼。
宋韵飘逸遥深,然而也是可亲的,当它与今人生活相遇,能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呢?等你来解锁……
汝窑杯系列
售价:198元起/件
点击下图,即可购买▼
扫码入群,享更多优惠!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