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游研社
ID:yysaag
作者:Okny
围棋这项离大多数人的生活都有些距离的运动,在B站上已经火了有一段时间了。
自围棋八冠王柯洁退隐微博入驻B站以来,“名人效应”为这个平台的围棋内容带来了不少新鲜流量。但如果在B站搜索柯洁,你已经很难找到他正经下围棋的内容,最显眼的往往是大量直播切片视频,这些视频通常与“抽象”“逆天”等词汇挂钩,播放量也相当可观,动辄上百万。
柯洁直播事业的成功与他世界级选手的身份不无关系,不过作为当今棋坛的领军人物,他的“抽象围棋”还是实打实地影响了中国围棋直播界的现状:二段棋手战鹰,靠直播实现了粉丝数量的十倍增长,圣诞节之际,她顺利跻身“千舰名人堂”;九段棋手连笑,曾一度离开围棋直播界,如今掌握了抽象围棋的他,在跨年夜狂砍2600个舰长,一度登顶B站直播热度榜。
新浪棋牌评选战鹰为2022年度围棋人物
过去的几个月里,围棋直播异军突起,在中国围棋圈内刮起一阵抽象直播新风潮。这些直播间通常都有一个共同点:尽管直播内容仍以围棋为主,但却几乎没人在认真讨论围棋。
围棋火了,但火的好像也不是围棋。
1
除开八冠王柯洁,当今中国围棋界的顶流,或许是战鹰这位“边缘”棋手。
从围棋等级分统计网站GoRatings来看,在近期参加过比赛的874位活跃棋手里,战鹰以等级分2856分位居697名,这个成绩对职业棋手来说,肯定算不上多好看。
战鹰的等级分一直在往下降,出道即巅峰
在战鹰的这几年主播生涯之中,她体会过虎牙直播时期的默默无闻,也经历过转战B站后的无人问津,直到几个月前的一次无心调侃,才让她的直播有了起色。
战鹰的成名其实是个很偶然的契机,从B站粉丝增长数据统计来看,战鹰的第一波人气爆发出现在10月16日附近,这个时间段正是她锐评柯洁“有才无德”的直播切片开始受到关注的时期。战鹰自己大概也没想到,自己勤勤恳恳播了这么几年,最后竟会因为这种方式小火一把。
“蹭”柯洁热度并非战鹰本意,毕竟在中国聊围棋,柯洁终究是个绕不开的话题,根据B站用户“2-16勇夺第一”的数据统计,在战鹰两年半的118场直播里,提到柯洁的直播占了115场,如今战鹰的粉丝群体构成,很大程度上与柯洁的抽象直播脱不了干系。
当然,只靠点评柯洁注定是走不长远的,在这之后,战鹰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直播风格,整出了足以出圈的好活:被贴吧老哥气到破防。
事情是这样的,在战鹰一战成名小有名气之后,围棋贴吧里的各位吧友注意到了这位名不见经传的棋手。考虑到战鹰的比赛成绩并不理想,贴吧老哥们的言论必然也不会太好听,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粉丝怂恿战鹰去看看贴吧小黑子如何锐评自己,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
在不少人心里,围棋是一项有着一定“逼格”的竞技体育类项目,与之对应的围棋选手们也该是清心寡欲、与世无争的形象,而战鹰在直播中由愤怒转为沉默再到掩面落泪的心路历程颠覆了大众对于棋手的刻板印象,原来“主播被活活骂哭”这种事,真的会发生在一名围棋职业选手身上。
中国象棋第一人王天一也注意到了战鹰破防事件,就此诞生了“边缘棋手”这个梗
破防事件之后,战鹰在观众和粉丝眼里“又菜又爱玩”的形象愈发明晰。在后续接连数次与柯洁的连线互动中,战鹰都以低姿态经受着直播间抽象老哥和围棋第一人的高强度拷打,她天生热情搞怪的性格,更是在无形之中放大了喜剧效果。
在出名之前,战鹰的节目效果就已经足够抽象
抽象围棋的效果立竿见影,但粉丝数飞涨的战鹰并未彻底放飞自我,与观众整蛊性质的互动是她的特长,坚守棋手尊严的样子同样是大家喜欢她的原因。出圈之后的战鹰做起了“围棋入门小课堂”,通过简单易懂的教学视频为不懂围棋的观众科普基础规则,与直播间里那个跟观众插科打诨的主播判若两人。
“快乐围棋”、“成人围棋”、“抽象围棋”,都不过只是引流手段,战鹰反复强调,她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传播围棋文化,让更多人接触了解围棋,尽管直播间里的大多数观众根本就不是奔着围棋而来。
暂且不谈战鹰的直播到底有没有成功推广围棋,起码在B站这个平台,围棋主播找到了一条全新的出路。
2
抽象围棋的故事并未止步于战鹰圣诞节的千舰,在几天前的跨年夜,九段棋手连笑收获了2641位舰长,这个数字,放到整个B站直播圈里也排得上号。
与“娱乐主播”战鹰不同的是,连笑是个名副其实的技术主播。“天元”、“名人”、“棋圣”,这些响当当的头衔都曾属于连笑;围棋等级分排行榜上,巅峰不再的连笑仍能排在世界第26名,虽然没能将世界冠军的荣誉收入囊中,但连笑的战绩已经足够耀眼。
巅峰时期的连笑在国内接连拿下10个比赛冠军
可即便是强如连笑,在血雨腥风的直播行业里,他也还是难免有些力不从心。根据连笑去年12月30日的直播透露,他曾与B站签下直播合同,旨在传播推广围棋文化。兢兢业业的连笑在过往的直播中专心讲棋,用心科普,却因直播内容乏味,本人不善言辞等原因导致人气低迷。最终,B站选择了解约,连笑也就此失去了围棋主播的这份兼职。
连笑直播遇冷并不稀奇,要知道一般路人对于中国围棋选手的了解,除了柯洁,大概也就只剩下聂卫平、古力等老牌棋手。实际上在战鹰成名之前,她的直播数据就已经比连笑亮眼,战鹰尚且懂得取悦观众,而连笑是真的只下围棋。
棋圈有个共识,棋下得越多,流量就越少。柯洁和战鹰先后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这条铁律,连笑也就此加入了“不务正业”的大军。
抽象围棋的确给连笑带来了一次全新的机会,他放弃了传统的围棋直播,除了下围棋,其他干什么都行。在战鹰柯洁的联合引流之下,连笑的直播数据已不可同日而语,元旦佳节之际,连笑在没有事先准备的情况下,仅以口头宣布“上舰就送签名扇”,不料直播间内的舰长数量以秒为单位疯狂增长,不小心成了当晚B站直播顶流。这一晚,史称围棋圈的“抽象之夜”。
签名、签字扇是围棋圈的传统礼物,围棋杂志《围棋天地》在十几年前就曾售卖过众多知名棋手的签字扇。尽管这些扇子上的字迹都是棋手亲笔签字后的量产印刷品,但在那个年代仍能卖出150元一把的高价。
B站开通一个月舰长的费用为138元,即便是忽略这些年来的通货膨胀,花这点钱买一把顶级棋手的签名扇,也绝对算是“捡了个大漏”。
不仅是成群涌现的舰长,像是为连笑开通价值1998元的提督的观众,得到了与连笑下一场指导棋的资格。从各方专业人士提供的价位来看,连笑这种级别的棋手提供的指导棋,起步价恐怕是数千元。
不过再怎么说,连笑终究还是靠一手抽象围棋带火了自己,如果还是往日里那个光顾着下棋的他,肯定无法在直播行业复现今天的成绩。连笑的成功证明了一个道理:即便你不如战鹰那般会整活,抽象围棋还是能捧红你。从当初数据太差被解约,再到如今光速两千舰,B站围棋主播,开始全面朝着抽象的方向发展。
3
职业棋手全面转型主播并非是天方夜谭般的妄想,考虑到近些年来中国围棋的现状,直播很有可能是提供给棋手们的一条“求生之路”。
自疫情以来,国内各行各业过得都不是很滋润,这其中,本就不景气围棋行业更是雪上加霜。疫情限制了大批棋手的出行,让以线下为主的围棋比赛举步维艰,尽管线上围棋是一条可行之道,但作弊、设备等相关问题却迟迟难以解决。
此前的疫情,对中国棋手的影响尤为明显。2022年全年,中国女子围棋第一人於之莹的正式对局仅为4场,作为对比,韩国女子围棋第一人崔精,一年内下了104盘,整整多出100局。
这样的例子同样发生在男子围棋里,像是柯洁这位较为活跃的棋手,在去年的对局为50场,而韩国棋手金恩持的对局数则来到了136盘。
没有比赛就没有奖金,同时,比赛缺失所带来的技术下滑更会直接影响到今后的发挥。柯洁、连笑这类顶尖棋手能在比赛匮乏的情况下养活自己,但那些真正意义上的边缘棋手,在失去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后该何去何从?
根据知乎用户“围棋陶老师的小屋”统计的数据,在1982年到2022年间定段的957名棋手中,仅有44人离开了这个行业,剩下的选手在棋力衰退后仍从事着与围棋相关的工作,而围棋主播,当然也可以是一条全新的赛道。
实际上在虎牙、斗鱼、B站、抖音等平台,的确有着一群专攻围棋的主播,他们之中有着单纯的围棋爱好者,也有像战鹰一样的职业棋手。只是大家都清楚,一门心思专注于围棋的主播,很难等来属于自己的出头之日。
根据战鹰的说法,她曾邀请了好几位职业棋手入驻B站,加盟这个抽象围棋大圈子,其中甚至包括现役围棋第一人申真谞;连笑也在直播中透露,他在考虑是否要将自己身边诸如杨鼎新之类的专业棋手拉入主播行业。此情此景,大有发展为围棋大抽象时代之势。
在围棋爱好者的讨论社区里,近几个月有关主播的话题越来越多。有人认为抽象围棋是在毁了这个行业,用知名度和影响力赚钱无可厚非,但棋手的本职归根结底还是下棋,在自己的职业生涯黄金时期把时间浪费在抽象直播上实属可惜。柯洁这位曾经的中国围棋第一人,在去年下半年经历了惨淡的五连败,不少棋迷就将其归咎于“只搞抽象不搞围棋”。
与此同时,在抽象围棋引流而来的路人观众之中,也确实出现了不少试图接触围棋的全新棋友。在这之前他们大都对围棋毫无兴趣,为了看懂抽象围棋直播间里的棋盘,他们开始主动学习这项颇有难度的棋牌游戏。
直播毫无疑问拉近了职业棋手与普通棋友之间的距离,互联网上的网友能以较为低廉的价格买到顶级棋士的关注,学到不曾了解的专业知识。或许在抽象围棋普及开来之后,专心下围棋的主播反而会变少,不过倘若这个行业真能活下来并发展壮大,你总能找到一两个只下围棋的直播间。
主播收获了流量,乐子人得到了快乐,棋迷学到了技术,路人对围棋产生了兴趣。每个群体各取所需,在这些个充满割裂感的直播间里聊着不同的东西,但至少,围棋收获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
想到柯洁的直播间“正经围棋”
点开是云顶之弈
也太会整活儿了!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