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上方蓝字我们都需要勇气关注我*
读友们好,这是侵乌战第293天。昨天,鹅军又丢了500人。
乌军总参谋部12月12日消息,过去的一天,乌军在东部16个定居点附近击退了鹅军的袭击。
与此同时,乌军袭击了两个鹅控制点、六个鹅军队集中地区以及一个燃料库。
梅利托波尔市市长伊万·费多罗夫报告说,该市郊区的一座主要桥梁被炸毁,鹅军用这座桥从东部运来军事装备,目前桥上的交通已暂停。
鹅当地媒体报道,乌军袭击了布良斯克州克林齐镇的一个鹅军基地,爆炸引起的熊熊大火照亮了城镇的夜空。目前,具体损失和死伤未知。布良斯克州州长亚历山大·博戈马兹证实了该鹅军基地遇袭的消息。
自乌军无人机深入鹅腹地连袭两个鹅空军基地以来,本月,乌军袭击鹅本土军事基地似乎已经成了新常态。

这怪不得乌军,谁让鹅军一直恐袭乌克兰平民和民用基础设施呢?你恐袭我们的平民,我只打击你们的军事目标,这已经很够人道了。
在乌军深入鹅本土反击的同时,鹅军基础设施和物资等等的匮乏似乎越来越严重了。就连在克里米亚的鹅军,也遇到了问题。
鹅军事博客声称,塞瓦斯托波尔的第1472海军临床医院正面临鹅军受伤人员输不上血的问题。
博主声称,医院工作人员已通知鹅军指挥部他们缺乏采血用品,但根本没得到任何支持,以解决这个问题。
据报道,短缺是由于缺乏2022年输血相关材料的预算拨款造成的。博客暗示问题与F败有关。
看来,这个问题的性质跟180万套鹅军冬装神秘失踪一样,属于那种解决不了问题而只能解决提XX的人那类的问题。而鹅军乃至鹅联邦的问题,也就在这里。

正因为问题多多,所以鹅脯现在已经没了退路,只能一条道走到黑,怎么下三滥怎么来。泽连斯基总统在晚间讲话中表示,鹅正在准备新一轮大规模导弹袭击,以进一步破坏乌克兰的能源基础设施。他说:停电是恐怖分子最后的希望。
鹅脯这是存心造孽,不想让乌克兰平民安全过冬啊。
那么,他们的导弹哪里来的呢,不是库存都消耗殆尽了吗?
首先是跟伊朗买。据美媒Axios报道,伊朗计划向鹅提供导弹,但由于害怕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伊朗希望将导弹的射程限制在300公里以内。
先是提供无人机,再是提供导弹,伊朗,已经成了鹅最得力的帮凶。盟国是时候给毛拉点颜色看看了。
跟伊朗买之外,鹅自己也在勉强生产。乌克兰的情报显示,尽管受到制裁,但鹅自2月以来生产了近400枚巡航导弹。
这数量挺惊人的,只是不知道芯片是哪里来的,会不会是从洗衣机上拆下来的?
为了应对鹅恐袭,各方都在行动。
首先是,G7峰会特别讨论了乌克兰的防空问题。发表的声明称,G7国家将继续支持乌克兰在军事装备方面的需求,重点是防空。同时,各方同意建立一个联合平台,以协调在鹅入侵期间对乌克兰的长期和短期支持。
其次,英防长本·华莱士表示,如果鹅继续攻击居民区和民用基础设施,他对向乌克兰提供远程武器持“开放态度”。
英国人的措辞一向很谨慎,华莱士的意思其实是,为应对鹅恐袭,英国考虑向乌克兰提供远程武器。
斯洛伐克外长Rastislav Kačer则透露说,斯洛伐克准备向乌克兰运送其承诺已久的11架MiG-29战斗机,准备工作将在“未来几周”开始。
此外,因为对鹅出售无人机支持鹅恐袭,欧盟12月12日在制裁伊朗的名单上又增加了四个个人以及四个实体。
那么,鹅对乌基础设施的恐袭除了威胁到平民的安全过冬之外,造成的经济损失是多少呢?
这个答案现在有了。乌克兰总理丹尼斯·施梅哈尔12月12日表示,为安然过冬,乌克兰需要高达10亿美元的资金来快速恢复关键基础设施。
他说:“支持电力行业的估计成本估计为5亿美元,供暖行业也需要同样的数额。”
正常情况下,10亿美元对一个国家而言不是什么太大的负担。但问题是,饱受战争伤害的乌克兰现在什么都需要钱,他们真的拿不出这笔钱。好在,乌克兰的身边有欧盟,还有G7,还有整个文明世界。众人拾柴火焰高,一人帮一把,乌克兰人就能安然度过这个最寒冷的冬天了。
关于我昨天提到的鹅脯取消了传统的年终记者会一事,外网十分关注。英国防情报指出,这是10年来鹅脯首次取消这项对他而言十分重要的传统活动,而取消的原因可能是“鹅反战情绪盛行”,担心记者会会被关于“鹅全面战争”的问题所劫持。
十年来首次,这真的是件大事。这就好比,美X总统突然决定,不去国会发表国情咨文了。这样的决定,是注定会引起众多猜测的。而从昔日的骑马猎熊冰泳处处抢镜到害怕面对镜头,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连他也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而自己的好日子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了。
但这事儿似乎并没用引起读友们的重视,因为文章阅读量很低,可能是标题有些低调,所以真的可惜了。
在这里我恳请读友们千万别因为标题低调就忽视了我任何一篇原创,因为每篇原创,都是我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查阅资讯选取材料并绞尽脑汁以相对具备阅读性、趣味性和思想性的方式呈现给大家的。
好了,回到正题,报告几个值得报告的消息。
12月12日,荷兰外长沃普克·霍克斯特拉称,荷兰已经准备好成立一个针对对乌克兰发动战争的战犯的法庭。好,追究战犯,刻不容缓。
波兰总统安杰伊·杜达说,波兰和德国将在未来几天开始在波乌边界部署德国“爱国者”防空系统。可以,在乌波边界部署也行。
欧盟理事会已批准增加20亿欧元的欧洲和平基金。这笔钱用于支付欧洲国家向乌克兰提供武器的费用。不错,还可以再追加几个20亿。
据纽时报道,鹅正在用旧的乌克兰Kh-55导弹攻击乌克兰,这些导弹是在布达佩斯备忘录签署后被移交给鹅国的。可恶,背信弃义,无耻之尤。
泽伦斯基在接受大卫莱特曼采访时说,他相信如果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去世,俄罗斯的战争就会结束。
当被问及战后计划时,他说:“坦白说——我真的很想去海边。去海边喝杯啤酒就行了。”
根据Litres图书服务机构的数据,奥威尔的反乌托邦小说《1984》已成为2022年鹅最受欢迎的电子书。啊?现在才看,为时已晚?
大国已禁止向鹅供应龙芯处理器。啊?如何是好,杂杂哭瞎?
鹅排除了2022年底前从乌克兰撤军的可能性。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12月13日表示,基辅需要接受新的领土“现实”,驳回了泽连斯基总统提出的包括鹅军撤离乌克兰在内的和平提议。
根据佩斯科夫的说法,所谓的“现实”包括鹅非法吞并乌克兰的四个地区-乌克兰的扎波罗热州、顿涅茨克州、卢甘斯克州和赫尔松州。
那么,已经从赫尔松撤退了,还要让乌克兰再乖乖把赫尔松拱手送上才肯撤离乌克兰吗?这有半点求和的诚意吗?那些口口声声要给鹅脯安全保障的绥靖派脸疼不疼呢?

所以,看来,和谈是此路不通了,只能打下去了。而打下去,谁会被最终揍扁搓圆呢?
下面是美著名主持人莱特曼专访中泽连斯基讲的一个笑话,答案就在这个笑话里了。

笑话说:
两个敖德萨犹太人见面,一个人对另一个说:“那边情况怎么样?他们说什么?”
“嗯……他们说什么……他们说,这是一场战争。”
“什么样的战争?”
“鹅国和北约正在打仗。”
“真的吗?”
“是的,真的,鹅国正在大战北约。”
“那战况如何呢?”
“七万名鹅兵被击毙了,导弹快用光了,大批武器装备被毁被炸了。”
“那北约呢?”
“北约?北约还没到达战场呢。”
这个专访是10月份录制的,当时,莱特曼来到了基辅的一个地下掩体,面对面采访了泽连斯基。
采访中,泽连斯基一如既往地坦诚犀利并时刻散发着一种置生死于度外的从容镇定。

采访过程中,当空袭警报传来,莱特曼问:“我们该做什么?”
泽连斯基见惯不怪地说:“Nothing(什么也不做)。”

当莱特曼问鹅脯会不会使用核武时,泽连斯基回答说,鹅脯不会使用核武,因为他怕死。
他说:“我看到了他和他对活着的渴望。他非常热爱活着-他甚至坐在一张长桌后面……因为他害怕COVID-19。”
访谈最后,他说:“战争不应该成为一种习惯。”此时,依稀可以看到他眼中泪光莹然。
强烈推荐大家有机会观看这个访谈,因为没等看完,人们都已经看哭了。
在祖先的土地上流浪,每一次写作都像偷渡。可能因为杂杂的密告,我昨天的文章又丢了。恰巧,丢在了我们最重要的纪念日之一。
为多年前那些不幸遇害的同胞默哀,为世界和平祈祷,同时鄙夷那些一边假装国恨难忘一边公然支持侵X者的杂杂。尔等才是X奸。

风里雨里,为防走失,请加关下方小号。谢谢大家的不离不弃。
原创精选: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