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9日,一名妇女在俄罗斯军队占据的乌克兰伊久姆市一所被摧毁的学校里收集木头用于取暖。乌克兰在9月初夺回了该地区。(© Evgeniy Maloletka/AP Images)尽管俄罗斯残酷地力图剥夺乌克兰主权,并打压乌克兰特征和文化,但乌克兰人民仍在努力维持自己的日常生活。 
尽管俄罗斯残酷地力图剥夺乌克兰主权,并打压乌克兰特征和文化,但乌克兰人民仍在努力维持自己的日常生活。 
俄罗斯的”吞并步骤“力图破坏乌克兰民生的各个方面。 
正如克里姆林宫2014年在克里米亚(Crimea)所做的那样,俄罗斯9月在乌克兰四个地区举行伪公投时实施了更严格的控制。克里姆林宫利用伪造的结果,试图吞并顿涅茨克(Donetsk)、赫尔松(Kherson)、卢甘斯克(Luhansk)和扎波罗热(Zaporizhzhya)地区。10月12日,联合国大会以压倒性多数投票谴责俄罗斯的这一吞并企图,并宣布吞并非法且无效。 
在举行伪公投之前,克里姆林宫加紧宣称这些领土已是”俄罗斯的一部分”,并采取了影响当地学校、就业和家庭生活的严厉措施。在俄罗斯军队控制的乌克兰其他地区,或在乌克兰军队解放这些地区之前暂时被俄罗斯控制的地区,如11月收复的赫尔松市,俄罗斯也实施了类似措施。 

学校生活

8 月 30 日,顿涅茨克地区一所被导弹摧毁的学校前散落着一本教科书。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数字,俄罗斯的入侵使 300 万儿童流离失所,导致 2 月至 6 月期间 200 多万儿童离开乌克兰。(© Anatolii Stepanov/AFP/Getty Images)
俄罗斯将其强加给乌克兰的学校课程称为 “俄罗斯世界”(“Russian World”)项目。在俄罗斯控制下的乌克兰部分地区,反对该课程的教师面临报复,包括逮捕和监禁。当乌克兰的一些教师辞职抗议时,莫斯科声称将从俄罗斯派教师来填补空缺。 
克里姆林宫所扶植的行政当局还威胁说,对那些拒绝让孩子到教授俄罗斯强加课程的学校上学的家庭,他们的孩子将被与家庭分离。 
以下是旨在取代乌克兰在俄罗斯控制地区的教育系统的其他一些措施: 
– 莫斯科向俄罗斯占领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扎波罗热、哈尔科夫(Kharkiv)和赫尔松地区的父母支付167美元(10000卢布),让他们把孩子送到俄罗斯控制的学校。
– 巴拉克列亚(Balakliia)的一名教师说,俄罗斯军队命令她销毁数千本乌克兰教科书,但她把这些书藏了起来。
– 乌克兰作家的文学作品要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俄罗斯作家的文学作品。 
在某些情况下,儿童教育工作退居次要位置,学校建筑被变成军事设施。据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说,俄罗斯士兵利用伊久姆(Izyum)的学校来拘押平民,对他们实施酷刑,直到他们说出乌克兰警察和武装部队人员的名字。
一名男子走过伊久姆的一所学校体育馆,俄罗斯军队将该校占据作为军医院。据美联社9月21日报道,记者对该镇的10个酷刑场所进行了报道,并进入了其中5个,包括上述学校。(© Evgeniy Maloletka/AP Images)

家庭生活

根据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俄罗斯的袭击破坏了乌克兰约40%的电力设施,该组织称这些袭击构成战争罪。 
许多家庭只能依靠电池、发电机和太阳能在断电期间保持联系,取暖,获得互联网服务。 
一名乌克兰士兵对美联社记者说:”我们为领土、为孩子而战,以便让人民能够过上更好的日子,但这一切代价非常高昂”。
10月24日,在乌克兰尼古拉耶夫(Mykolaiv)市中心,一名男子提着购物袋离开一家用沙袋墙保护的超市。(© Emilio Morenatti/AP Images)
俄罗斯严格的边境管制,导致一些家庭被分开。由于俄罗斯的过滤行动,有报道说儿童被与父母分开,儿童被强行带往俄罗斯寄养或收养。 
试图离开俄罗斯控制区的乌克兰平民必须提供完整的身份证明、返回日期和手机序列号。 
协助平民从俄罗斯控制区抵达扎波罗热的乌克兰官员奥列克西·萨维茨基(Oleksii Savytskyi)对《华盛顿邮报》说:”俄罗斯人正试图建立一个永久性官方边境口岸,因此这些是他们竭力推行的措施”。 
从6月到9月处于俄罗斯控制之下的的斯维亚托戈尔斯克(Sviatohirsk),当地居民甚至不能离家去安葬死者。据《洛杉矶时报》报道,亲属们不得不把亲人埋在邻近的花园里。 

职业生活

当轰炸开始和俄罗斯士兵抵达时,农民们被迫离开农田。小块农业耕地上四处埋满了地雷。 
为了破坏乌克兰经济,俄罗斯在占领区开设银行分行,颁发俄罗斯护照,力图将卢布定为官方货币。俄罗斯占领区的居民必须获得俄罗斯联邦护照和俄罗斯颁发的驾驶执照才能工作。
7月,一名顿涅茨克居民在俄罗斯控制的地区领取俄罗斯联邦护照。(© AP Images)
据美联社报道,在兹德维日夫卡(Zdvyzhivka)等地,俄罗斯通过接管村委会大楼、教堂、幼儿园和将鸵鸟农场转为军用,打乱了老百姓的各方面生活。居民们被检查站所包围。 
在兹德维日夫卡以及布查(Bucha)、奥泽拉(Ozera) 和巴文齐(Babyntsi)的目击者和幸存者告诉美联社和公共广播公司(Public Broadcasting Service)的《前线》(Frontline)系列纪录片摄制组说,俄罗斯士兵只要稍稍怀疑谁可能在帮助乌克兰军队,就会对他们施以酷刑,并将其杀害。 
当乌克兰于11月解放赫尔松市之后,《华盛顿邮报》报道说,很明显俄罗斯“实施的拘留监禁系统的规模是在最近几周被乌克兰军队解放的其他数十个城市、城镇和村庄中不曾见过的”。 
联合国乌克兰问题独立国际调查委员会(U.N. Independent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Inquiry on Ukraine )10月表示,它找到了合理的依据做出结论,在乌克兰发生了战争罪和其他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律和侵犯人权的行为。 
虽然战火纷飞,但许多当地人仍在坚毅地生活。即使在大部分建筑被炸毁后,伊久姆医院的医生们仍在继续治疗病人。其他人则在重建自己的社区。 
伊久姆市居民瓦列里(Valeriy)对CNN表示,”我们向上帝祈祷获得解放”。瓦列里称乌克兰对该城市的解放是对 “灵魂的抚慰”。 
https://share.america.gov/zh-hans/life-in-russia-occupied-ukraine/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