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银全球宏观与策略研究团队本周发布全球及各经济体2023-24年经济与市场展望。整体来看,我们预计2023年全球经济同比增长率仅为2.1%,或会出现近似于“全球衰退”的局面。假设中国明年3月底之后防疫形势大幅好转,国内消费复苏将推动2023年实际GDP增速反弹至4.5%。我们还展望了全球股市、固定收益、汇市的未来走向。
全球:
央行紧缩重压下,
经济停滞不前  
我们预计经济前景从历史角度看较为黯淡:
2023年全球经济同比增长率料仅为2.1%,
将是1993年以来、除疫情和全球金融危机时期之外增长率最低的。

在我们覆盖的32个经济体中,有13个经济体预计到2023年底至少有两季出现环比衰退,这意味着明年会出现近似于“全球衰退”的局面。
对于美国,我们目前预计2023年和2024年均接近零增长(约比市场一致预期低1个百分点),且其经济将从2023年开始陷入衰退。再加上通胀率快速回落(比市场一致预期低50个基点),到2024年初美联储将把联邦基金利率下调至1.25%。从加息到降息的转变速度会影响明年各类资产的走势。 
我们对欧元区2023和2024年的GDP增速预测分别为0.2%和0.8%。这些预测隐含欧元区在Q422和Q123将出现温和衰退,随后的复苏也将较为平淡,因为能源危机料将在未来几年继续抑制欧元区的经济增长。我们预测的核心假设是欧洲不会进行天然气配给制度。不过,这一假设存在重大下行风险。若实施天然气配给,其对工业生产、就业市场和整体信心的冲击将远超我们的基准情景的估算,2023年GDP恐将录得深度负增长。
中国:
地产下行和疫情冲击之后的复苏
我们预计2023年国内消费复苏将推动实际GDP增速反弹至4.5%。随着房地产活动企稳,房地产下行对经济的拖累将明显减弱,基建投资有所减速但仍将会继续支撑经济增长,而制造业投资可能放缓。我们预计CPI同比增速为2.0%,而PPI将进一步下行。
2024年,我们预计经济增速将进一步小幅回升至4.8%,接近潜在趋势增速。
基准情形
我们假设明年3月底之后防疫形势大幅好转。随着积压的需求得以释放,就业压力缓解和居民收入改善,消费者和企业信心企稳,这将推动服务和消费活动显著复苏。我们预计财政政策将保持支持基调,房贷利率将进一步下调,房地产信贷宽松将支撑信贷增长。
我们基准预测所面临的风险
主要来自疫情相关的不确定性、尤其是国内的防疫形势,房地产市场企稳的时点,以及政策加码的力度。
下行风险:
如果明年3月以后国内防疫形势未有明显好转,中国经济动能可能持续乏力,房地产市场复苏亦将延迟。如果防疫形势在2024年之前都未明显好转,则2023年中国经济增速将可能走弱至2%。
上行风险:
如果明年3月之后防疫形势超预期快速好转、叠加政策支持加码,则有望推动2023全年GDP增长小幅超过4.5%。
结构性趋势和政策有何可期?
我们预计未来几年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将逐步放缓,但未来十年仍可保持4%以上的年均增速。随着地缘政治局势紧张和脱钩风险加剧,中国更加强调供应链安全和自主创新,同时进一步对外开放国内市场。
数字化、技术升级以及绿色发展将继续引导经济结构变化,并获得政策大力扶持。
共同富裕是中国长期发展战略的核心组成部分,在政策方面这意味着继续加大对就业市场和私人部门的支持、完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体系,以及逐步推进户籍制度和税制改革。
股市:
美国和欧洲市场低点
尚未到来

股市目前反映出的美国/欧洲陷入衰退的概率仅为41%和80%,增长乏力和盈利疲弱会拉低市场。
我们预计2023年2季度利率下降将促使标普500指数触底,而后回升。在收入和利润率承受更大压力的情况下, Eurostoxx指数可能表现更差。
质量股和成长股的表现可能好于价值股。
固定收益:
美国10年期公债收益率跌至2.65%

鉴于我们预计2023年美国通胀将更快速回落且美联储会快速放松政策,我们预计到2023年底美国10年期收益率将下跌150个基点至2.65%。10年期实际收益率料回吐今年升幅的一半,2023年底时料为65个基点。
我们预计10年期德国公债和英国公债表现逊于美国公债,欧洲央行和英国央行的决策函数更为单一、主要关注通胀,因此会在更长时间里按兵不动。
日本央行料几无新动作,继续坚持YCC(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
新兴市场通胀率出现20年来最明显回落,应会拉动新兴市场债券录得10-12%的回报率。
汇市:
美元兑G10货币和黄金走弱,兑新兴市场货币持稳

美国利差优势和利率波动性减弱的速度比一般经济衰退中的减弱速度更快,因此我们预计美元兑G10货币汇率将缓步下跌。但全球增长疲弱(美元的关键影响因素之一),应会限制其跌幅。
我们认为上半年在贸易疲弱、利差低且需要重建枯竭的外汇储备的情况下,亚洲货币汇率尤其承压。
我们预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2023年初可能触及7.5,2023/24年底会走强至7.1/6.9左右。我们预计2023年底美元/日元将达125;美元/欧元将达1.10
金价对实际利率趋升的Beta值已下降,但应随利率的持续下降而大幅上行。
如果我们对通胀的判断是错的,情况又将如何?

如果我们对于通胀回落的判断是错的,后果则较为严重:

对于市场估值(高)、波动率(低)和债股关联度(负)而言,最佳情况是核心通胀率处于其50年分布区间的第三十分位数左右,同比通胀率平均为1.8%。这大概是我们对2024年的预期。
如果我们的判断有误,核心通胀率落在了第六十分位数(平均约为2.8%),那么估值将大幅回调(标普500指数CAPE将从目前的28回调至20以下)。一片惨淡之下,美国价值股表现应该是相对最好的。
来源:瑞银全球研究

版权声明:部分文章在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