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时势造英雄
子阳和子昊前后脚回家。整个晚餐他被周围女子盯得紧紧的,庄姐再也没有机会下手,子阳也冷静下来,激情不再,也不知道怎么过来的。
晚饭后,庄梦蝶、薛青萍、白云霞几个女子暧昧地跟他打招呼,众目睽睽之下,他也只好礼节性的说再见,就回了家。
姜丰禾、任茗,还有沁湲坐在前院聊天,看到他俩,任茗就喊他们过来。
他们坐下后,任茗说:“今天都到了,全家很长时间没齐过。老大、子阳都要离开我们了,你爸要跟你们聊聊。就算一次家庭会议。
又对沁湲说:“姑娘,你要是累了就进屋休息去。”
听话听音,锣鼓听声,沁湲知道她不方便参加,就回房休息去了。
任茗接着说道:“老姜,你有什么要交代的,说说吧。”
在子阳记忆中,从童年到少年,爸爸就常常召开家庭会议,检讨和评价他们的学习和表现,谈些做人的道理。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长大了,他才知道此话很古老,出自先秦时管子口中,所谓“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
他还知道了鲁迅原名周树人,也是取自此意。
此外,父亲讲得最多的是要吃苦耐劳,不厌其烦的说,苦难是人生的老师,吃过苦、能吃苦、不怕苦的才能干成事,好逸恶劳的都是社会的累赘和败类。
父亲不允许他们学习偷懒,总是念叨:“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还有“业精于勤,荒于嬉。”
他知道,父亲是要他们踏踏实实做事,老老实实做人。为了让他们记住,有段时间让他们反复用毛笔书写“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还有“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
不光是说,更亲自把他们兄弟俩送到下乡,不是一般的响应号召,而是要他们去吃苦,体验苦。他想到了自己被父亲丢到毛河一年所吃的苦,遭的罪。
父亲的话把他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父亲开口说道:“你们几个都要到新的工作岗位了,子昊要去萧安任政法委书记;子阳呢,也进了东方厂领导班子,同时调任省委办公厅,具体干什么还没确定,连你孟叔叔也不知道。据说,这事要省委第一书记程文岘决定,他还要亲自跟你谈话。”
子阳又一愣,怎么省委第一书记要亲自跟自己谈话,这是什么情况?
姜丰禾看了子阳一眼:“这谈话对于你很重要,不用我提醒你吧。谈什么,怎么谈,你要做好准备。
子阳知道,父亲又要作报告了。所谓家庭会议,就是父亲检视他哥仨,现在弟弟子君远在千里之外,就他俩了。从来都是父亲一个人通篇讲话,他们就是听众,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心里说:典型的家长制。
果然,父亲开讲了。
“你们都要担任重要职务了,这既是你们自己努力的结果,更是时势所致。现在的时势是什么?改革开放,搞经济建设,干部队伍青黄不接,需要大批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干部接班,实现国家强盛的目标。你们因应了这个时势。没有这个时势,就没有你们的今天。你们再能干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所谓乱世出英雄,时势造英雄,所谓自古少年出英雄,从古到今,莫不如此。
我们这一代,在乱世中为了国家的命运扛起枪,闹革命,出了多少英雄少年。现在轮到你们这一代了,时代给了你们大干一番事业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不用我多说了吧。
你们都年轻,你们的品质都很好,这符合时代的要求。但是你们都各有欠缺,子昊在基层历练多年,熟悉基层,这是很重要的经历。但缺乏的是知识化和专业化,这一课必须补上,而且要快,马上就要去补。
子昊争取到地区党校、省委党校学习,尤其是考取党校大专以上学历文凭。总之,要根据自身实际,争取深造,学习专业和管理知识,如果条件不允许,也要一边工作一边读书,考电大也行,要补上“知识化”这一课。
子阳的优势是有知识、有专业,也在工厂干过,但缺乏基层政府领导工作的经历,这是担任领导工作的短板,也必须补上。
宰相起于州县,这是我们选拔官员的重要参考。
一步步、一级级从基层干起是最好,但现在看来,子阳可能一步登上较高岗位,这是你我都不能左右的。
现在的时势就是如此,成千上万的青年知识分子一夜之间走上各级领导岗位,虽然必要,也有缺陷,没有从政经验,缺少基层历练,一步登天,总觉得不那么踏实。
所以,我希望子阳向省委争取先到基层、哪怕到县级单位历练几年,积累经验,再上台阶未尝不可。我也会向你孟叔叔提出这个问题。”
听到这里,子阳忍不住表示:“其实,这也是我的愿望。”
“你这样想是再好不过了。”
       第七十三章 权力圈
姜丰禾接着说道:“你们都会说这么一句话:‘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提供的’。你们补齐了自己的短板,才具备组织部门所说的那种人才,才有机会在适当的平台上展示自己。这就是才运。有了适合的平台,加上自己的才能,就可以干好事情。
但是,即使再有才,没人赏识你,不给你提供适当平台,一身本事又有何用?
有人赏识,要用你,这就是官运。有不少人,年轻、有知识,也有才能,看起来符合干部任命标准,为什么不能被任用?一句话,没有人赏识,他们心里会抱怨没有遇到伯乐,怀才不遇。
中国自古讲究读书做官,但从古到今文人做官不得志者众多,心里哀哀戚戚。李商隐卷入“牛李党争”的政治旋涡,备受排挤,一生困顿不得志。可怜杜牧,纵有经天纬地之才,也永远走不进权力的核心圈层。苏轼空有才志,不是被贬就是在被发配的路上。才子不得志者多了去。
究其原因,不外乎两个,一则没有关系,入不了权力圈层;二则,即使为官,但自视清高,恃才傲物,终为官场排挤出局。
前者说的是权力圈,关系网。你们这么年轻就能平步青云,靠的是什么?完全是自己的能力吗?就说子昊,我刚刚当上行署专员,你就被提拔为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跟你级职相当,在职时间比你长、有能力的多的是,为什么偏偏提拔你?
再说子阳,按规定应该哪来哪去,回东方厂,却突然被调任省委办公厅,这是为什么?孟伯伯起了什么作用,子阳应该知道吧?没有孟伯伯居中勾兑,省委程文岘书记就能在千万人中看中你?
说这些,就是要你们明白,不要自以为了不起。不要居官自傲,恃才傲物,飘飘然。
你们还要明白,身在权力圈中,并不是一劳永逸躺着做官。官路遥遥,风高浪急,稍有不逊就会夭折。我曾经的经历,你们也是知道的。段剑云专员出事情,也是他管教子女不严,坑了自己。
我更担心子阳,年纪轻轻就被捧上去,一马平川,太顺利了,如果自恃有才,骄傲自满,目中无人,很容易遭遇挫折。
省委办公厅是个很高的平台,省委、省政府领导,秘书长、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加上大把的处长,还要跟各个权力部门打交道,一个圈套着一个圈,关系盘根错节,错综复杂,身边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一举一动都会被检视和放大,如果不低调做人,恐遭人妒忌或算计。稍有不慎,可能栽大跟头。
低调,对于你们俩都一样重要。
我知道你们了解冯道的为官之道,你们不光要知道他是怎么说的,更要知道他是怎么做的,在为官之路上认真体会。特别是学会权变,善于圆通,不要形而上学,
当官不能高高在上,要多想想周围百姓。人们常常把官员称为父母官,这是错的,是封建专制思想。把自己视为百姓父母是一种僭越。百姓才是为官的父母,没有百姓供养、支持,你能坐得稳江山?所以,对百姓要敬畏,要亲和,要孝顺,要服侍好。
最后提醒你们,为官犯错不外乎三个方面:政治、经济、作风。
政治,说的是站队,紧跟中央路线政策。如果遇到政治上的反常现象,不同意上面的路线政策,可以保持沉默,但不要妄议,更不要顶风干,智慧的做法是冷眼旁观,避其锋芒。
经济,说的是清廉,为官者要想大事,心系百姓,任何时候都不能贪腐。在任上,都有相应的待遇,应该够了。就当下的生活水平,一个县团级官员的收入已经算得上富裕了。不义之财,千万别碰。
从政,手中有了权力,就要远离金钱,也不要想出名,做出头的椽子。沾上金钱,或者名声太大,都会惹祸上身。
谋取金钱、名利是商人或学者的专利,官员沾不得。鱼和熊掌,不能什么都要,什么都想要,最后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自己还要栽进去。
再说作风问题,有三个方面:女色、吃喝、不拘小节。
贪图女色,终会出事。前几天,地区行署办公室覃主任跟帅府老板被捉在床,一下子就栽了。
这个问题跟婚姻有关,贪图女色的,婚姻终究不能坚持到底,也不会幸福。说实话,我和你们的母亲都很担心这个。老大有过教训,好在对方已经松口了,要尽快办理手续,彻底翻篇……”
听到这里,子阳心中一动,疑惑地看着子昊,任茗解惑道:“你嫂子已经同意雪月留在姜家,提出尽快办理手续。”
子阳:“今天的事?”
子昊:“嗯……”
子阳:“这么巧,都凑到一块了。我俩都是今天谈话,要到新的岗位,哥也从今天开始,要走向新的生活。好呀,好开端,爸妈,是吧?”
姜丰禾打断子阳的话,接着说起他们的婚姻:
“子昊是应该开始新的生活,跟思清的事,我和你母亲都同意,既然有感情,就认认真真好好相处。但是有一点要注意,你还没有办理手续,从法律上讲,还是有妇之夫,跟思清的关系要低调一点,不要搞得满城风云,否则会被人抓住小辫子,以为你也是婚前不清不楚的,黄泥巴掉进裤子里,不是屎也是屎。相信你会处理好。
子阳的问题比较大,有过一次失败的恋爱,居然几年不能解脱自己。这种状况,说得好听点,是认真对待恋爱,说得不好听是感情脆弱。这种状态可能走向极端,要么像现在这样在情感上患得患失,要么在某个点上经不起诱惑,或者把持不住自己,在男女关系上栽跟头……”
子阳一怔,直愣愣地望着父亲。心道:“还真是的呀,说这么准,姜还是老的辣。”想想面对庄梦蝶的性感诱惑,自己就把持不住。心中对自己是否经得起女性诱惑已经产生了动摇。
不是有那么句话:不是在沉默中死亡,就是在沉默中爆发。爱与性恐怕也是如此。过度的禁欲,遇到诱惑也很难抑制住而一发不可收拾。从古到今,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姜丰禾也盯着子阳,说道:“你还别不信。你母亲总在念叨,说你有女人缘,桃花运,围在身边漂亮女孩不少。但是,不要花心,不要看花眼,更不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看准了,不管是谁,就认认真真对待。
再说吃喝,看起来是小事,但最会被人诟病,也容易生出是非,而且,久而久之也会自我腐化。吃喝受礼本身就是贪腐。想想一般人的工资,一个月二三十元,有的请一次客就抵得上普通人两个月、三个月、甚至半年的工资,不是腐败是什么?
还有,你们应该都知道,贪杯容易出事。既然当了官,就要管住自己的嘴巴,吃人嘴短,酒后失言。为官者不注重这些小节,很容易被人抓住辫子。
好了,你们都是成年人了,该懂的道理都懂。啰啰嗦嗦说了一大通,只是希望你们干好工作,健康向上。”
姜家的家庭会议直至半夜十二点,还是姜丰禾一言堂。只是这次有点例外,子阳大着胆子插了几句话,虽然是自然而然的,但也是史无前例的。
      第七十四章 英武不减
第二天清早,子昊、子阳都起得很早。
子昊接到县委组织部电话通知,说是县委主要领导认真考虑了他的提议,今天召开常委会,就青龙乡党委书记、乡长人事问题进行讨论,作出决定后,再前往青龙乡宣布并办理交接手续,要他在家里等消息。
子昊一听,知道今天去不了青龙乡,就去城关镇找陈辰说说此事,好让他有个思想准备。
这边,子阳漱洗后先去看沁湲。沁湲刚梳洗完毕,坐在床前看着门口。
子阳也倚在门框上看着她,姣好的身材,长长的睫毛下一对水汪汪的桃花眼,上眼睑弯曲弧度较大,内眼角尖深邃,眼尾细而略弯,形状似桃花花瓣,眼周略带浅浅粉晕,不笑的时候,眼神迷离,给人一种似醉非醉的朦胧感。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对着子阳浅浅一笑,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仿佛那风情灵韵也溢了出来,似勾似引,竟然引起子阳遐想,惊叹她的美丽和灵秀,可爱如仙女。
子阳问她是在家里吃早饭,还是跟她一起去外面吃面,沁湲自然愿意跟着子阳,她很怀念小时候像跟屁虫一样跟在子阳哥后面的情景。
子阳就带着沁湲去了桃园面馆,今天来得早,只有四五个人在等开锅。
子阳和沁湲坐下,老板娘就来了,子阳想都没想就报出两碗面名,为自己要一碗白花菜肉丝面,为沁湲要一碗滑肉面,都要紧汤、少青,稍清淡,重浇轻面。老板娘看着子阳,又瞅了瞅沁湲,就对着里面喊出来,再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滑肉面很合沁湲胃口,她吃得津津有味,时而抬起头瞅着子阳笑,这一笑生百媚。子阳很享受这种情调。每当这时,他都还以宠溺的神情。
吃了头汤面,和沁湲回到宅院,叮嘱沁湲好好呆在家里,说自己要去厂里告别,今天一天都不在家,就换了身焊工工作服,上下白帆布,一双高帮劳保鞋,手中拿了一顶焊工白帽。正要出门,碰到父亲从外面回来,姜丰禾正要问他,他抢着说了今天的安排,姜丰禾满意地点点头。
姜子阳穿着这身全白工作服穿过北大街,很惹人注目,竟然有了招摇过市的味道,招来路边行人瞩目。
到了一分厂,先是去了青工们每天抡大锤的地方,看到布穹已经带着十几个青工在那里忙乎了,就选了一柄24斤重的大锤,脱下帆布上衣,来到布穹旁边,找了一个铁桩就开抡。
布穹走过来说:“行不行哟,几年没有干体力活,悠着点。”姜子阳白了他一眼,也不答话,继续抡锤,高高甩起,狠狠砸下,砸在了铁桩上。
要说这抡大锤,不是高高举起砸下去这么简单,而是身体重心位移、抡锤运力借势、感受着力点,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首先前后小弓步站立,重心在前脚,侧身向后成一字线甩起,甩到高,以泰山压顶之势往下砸去,要砸准了,不然会出事故。这抡大锤,不是用蛮劲,而是顺势而为的巧劲,向后甩的动作跟打高尔夫差不多,不同的是,要借势甩向高处,顺势砸下。在这个过程中,身体重心因势而变化,砸下去时,重心回到前脚。
这时,过来几个青工,都是姜子阳不认识的,应该是这几年招工进厂的,他们都站在布穹身边,新奇地看着抡大锤的姜子阳。姜子阳目中无人,有节奏地抡起大锤,又砸下。有人数着数,数到四十时,周围几个齐声喊出四十一、四十二……喊到五十,姜子阳还没停下,歇下来,一口气甩了六十锤,才歇下,擦了把汗。
布穹带头鼓掌:“子阳,真的没想到,你还能行,英武不减当年哦。”
周围青工都惊异地看着姜子阳:“你是姜子阳?”几个抡大锤的也停下看过来。姜子阳在东方厂青工中名声响亮,是青工的楷模和偶像,听到布穹叫“子阳”,就都围过来。
姜子阳笑笑:“是的,你们都得叫我师兄。”立马一片“师兄”的叫声。姜子阳对他们点点头,说:“你们继续抡大锤,我和布师傅到车间里去了。”
姜子阳跟布穹招呼了一声,先到了焊接车间一工段。就看到了他那些师兄弟姐妹们,宋媛媛也在,他们已经知道姜子阳要调走了,围过来七嘴八舌说一些亲热不舍的话。
姜子阳就说:“不管走到哪,你们都是我的兄弟姐妹,我都会想着你们。”然后对宋媛媛说,给我安排个活,干两个小时,还要去钣金车间。
宋媛媛也不客气,就给他派活,给了姜子阳一双帆布护脚、一双帆布长手套,武装到了牙齿,完完全全一副焊工模样。然后,带着他到了构建车间,说是跟她一起焊接锅炉护墙的支承部件。她和姜子阳各自来到一个交流电焊机旁,调整了焊机功率,拿起焊枪就工作起来。
这一干就是两个小时。宋媛媛过来招呼姜子阳,说可以了。姜子阳已经汗流浃背,他取下帽子,摘下手套,解开护脚,再把手套倒了倒,滴滴答答的汗水往下流。看到满头汗水的姜子阳,宋媛媛忙不迭拿着毛巾给他擦汗,两眼盯着姜子阳,很是亲昵。看得姜子阳不好意思,玩笑道:“难道是我脸上有花,这样子盯着?”宋媛媛娇嗔道:“就是长了花,让我仔细看看,多摩擦摩擦,再雕几朵金花。”
姜子阳倒不好意思起来,说道:“老大不小的了,还这么皮。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光天化日之下的。”又说,“我现在要去钣金车间,你就不要陪我了,下午我们还要见面的。”
宋媛媛“嗯”了一声,心有不甘地看着姜子阳去了钣金车间。
来到钣金车间,除了卷板机、平板机、剪板机……轰鸣声,就是榔头敲打钢板的咚咚声。在钣金车间,姜子阳最想看的是布穹的师傅李天保的“三指点”。
要说这“三点指”,可不一般,这是李天保的绝活。
这个李天保,七级钣金工,手工敲打技术了得。他有个独门绝活,就是“三点指”。在他这里,不论什么样七弓八翘的钢板,他用一个水平板条沿圈一比划,就按照顺序指着三个点,要徒弟顺次锤打,三个点敲打后,再用水平板条在钢板上一测,肯定平整了。虽然后来有了平板机,但不少还是需要手工平整,还是需要他这手绝活。于是,李天保就成了钣金车间一宝。
      第七十五章 一众大佬
就在姜子阳到钣金车间的时候,尚锦修一行人到了东方厂办公楼。对于东方厂来说,这一行人都是重量级人物,除了尚锦修,还有中组部地方局局长周毅聪,上级部政治部副主任汪正浩、计划司副司长吴权理、企业司副司长龚彰显,他们都带有一个处级助手。
尚锦修是送迎来的,送方熙君,接姜子阳。汪正浩前来宣布新调整的厂领导班子,顺带看看方熙君和姜子阳是怎样的人物。
中组部对这次中江省和部属企业干部互调非常重视,想从中寻找组织制度改革的新路径,所以派周正毅前来进一步考察,同时考察方熙君和姜子阳,是否能纳入后备队伍,进入第三梯队。
这一行人的到来震动了东方厂,东方厂还从来没有这么多中央和省里的重要官员一起来过。厂党委书记林枫、厂长章雨良率领班子全体成员在办公楼前迎接,一一握手。
当尚锦修向大家介绍方熙君时,所有人眼前一亮,这么年轻,还这么漂亮!赏美的、感叹的、腹议的,各怀心思。
一番寒暄后,林枫、章雨良陪着一行贵宾到了党委接待室,好茶好水伺候。一行贵宾按照从中央到地方的顺序,分别说明此行目的和意义所在。
轮到尚锦修时,他说此行目的就两个字“送迎”,一是送方熙君到东方厂任职,简要介绍了方熙君履历和工作能力;二是接姜子阳到中江省任职。说到这里,却是问道:“姜子阳呢?他人在哪里?”
林枫这才感到少了姜子阳,叫秘书赶快通知姜子阳前来。片刻,秘书进来跟林枫耳语,林枫微笑着点头,对尚锦修解释:“姜子阳一早就到了厂里,他去了一分厂,到车间干活去了,顺便跟他的师兄弟姐妹们告别。我马上让人去叫他过来。”
尚锦修一听,顺口就说道:“不用叫他过来,我到车间去见他。”他觉得这是跟姜子阳见面最好的方式,在生产一线看看这小子的庐山真面目。
周毅聪、汪正浩随即附和,说他们也想到车间看看。实际上,他俩的想法跟尚锦修一样。
这一行人就到了一分厂,黄义凡带着他们先到了焊接车间,宋媛媛说姜子阳在这里干了两个多小时后,去了钣金车间,就带着一行人去了钣金车间。
他们到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姜子阳在李天保的指点下,挥起大锤敲打钢板。这时的姜子阳早已脱下帆布外套,只穿了和尚领汗衫,浑身汗透了,大滴大滴的汗水从脸上往下掉。
他们也不言语,静静地看着李天保和姜子阳的互动,跟随周毅聪的处长拿起相机拍了两张照片。
连续敲打三锤后,李天保拿着水平板条在钢板上一测,对几个青工说,换一块。随后吊车吊走了这块钢板,又换上一块。
李天保拿着水平板条在钢板上比划几下,开始指挥姜子阳敲打。
黄义凡跟一众领导介绍李天保的独门绝技,一众领导都露出惊异的目光,连声赞叹。
这块钢板打好后,黄义凡领着一行人走过去,他招呼李天保和姜子阳停下,林枫、章雨良来到跟前,转身向尚锦修一行人介绍道:“这就是姜子阳。”
姜子阳擦了擦汗,懵逼地看着一行人,林枫一一做了介绍后,这才知道他们是前来参加送迎大会的,冲他们笑了笑。
看着一身工人摸样、跟工人们配合默契、干得满头大汗的姜子阳,显然这是最自然的场景,没有提前排练,最能反映姜子阳真实的一面。不仅尚锦修,周毅聪、汪正浩一行也都是心中赞叹,满意地点点头,觉得这小伙子不错。
特别是方熙君,一直用惊奇的目光瞅着姜子阳。她知道自己此次前来,是和姜子阳互调,原本就对姜子阳好奇,现在一见,没想到如此年轻英俊,体格健壮,抡起大锤轻松自如。不禁心中一动,有种异样感觉。
周毅聪走上前,微笑着对李天保说:“师傅,听说了你这独门绝技,能否让这个小伙子试试手艺?”
李天保笑而不语,跟姜子阳说了句:“你来比划比划,布穹抡锤。”就到一边看。
姜子阳心中笑道,这是要当面考他。他看了看李天保,李天保点点头,让换了块钢板,姜子阳拿着水平板条,躬着腰,在钢板上开始比划,然后指点布穹敲打,第一锤重,第二锤中,第三锤也是中,敲打三锤后,对李天保说:“李师傅,还是你来测量一下。”
大家伙明白了,他这是交给李天保师傅评判、打分,以示公平。
李天保师傅从他手中接过水平板条,在钢板上反复比划,抬起头看了看一众领导,意思是你们自己看,他是公平的。然后不温不火地说道:“子阳呀,不错,可以出师了。”等于给了个合格的评判。
一行领导点点头,很是满意。
林枫要姜子阳跟他们一起去办公楼,姜子阳对着一行领导说了声“对不起”,说因为不知道各位领导前来,所以早就安排了今天的事情,中午跟师傅、师兄弟姐妹在食堂吃饭,然后跟厂团委全体成员座谈告别,再去参加厂里的送迎会议,婉转又客气地说道:“实在抱歉,这是早就安排好了的,不知道能不能让我做完这些事。”
林枫看向尚锦修、周毅聪、汪正浩,他们眼神交流了一下,尚锦修回道:“行,你就按照这个安排吧,咱们送迎会前见。”一行人就离开了,继续在厂里巡视。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